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一十二章 最珍贵的记忆

时间:2018-07-21    小说作者:水色烟头  章节目录   书页
    听到穆丰的反问,所有人都是一呆,慢慢的转过头看着殷无咎。

    此间有事,必然有事,否则穆丰刚才为什么要说荀洛、狄淩没有去剁了他。

    “是,是好朋友,绝对是!”

    殷无咎没有躲避穆丰的目光,并且还努力的睁大了双眼,瞪了回去。他的嘴一丝停顿都没有,斩钉截铁的回答着。

    虽然穆丰没有解释过,他有什么资格竟然敢参合到他们之间,参合到二十多年前的事情里。

    可不知为什么,殷无咎就是感觉到,如果穆丰认可他,并接受他,横担在他和狄淩、荀洛之间的敌视,全不是问题。

    “那当年...”

    在殷无咎的注视下,穆丰张口吐出三个字,随即又停了下来。

    他真的想问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刚一开口,旋即就停了下来。

    穆丰不知道他这样问对不对,因为他不知道他该不该问。

    如果,如果殷无咎反问他一句,你凭什么来问。

    穆丰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如果只是他和殷无咎在这里,穆丰怎么回答都行。

    可这里还有一个彤城儿,还有一个狄淩和不知道那个女人生的孩子在。

    他直接揭开自己的身份好吗?

    虽然穆丰不在意狄淩那个父亲,但轻易的伤害一个孩子,好吗?

    是的,穆丰就是认为,当着一个孩子的面,讲他父亲和一个女人的事情,真的不好。

    可惜穆丰的想法只是穆丰的想法,殷无咎并不在意彤城儿如何想的。

    也许他甚至认为,当着彤城儿把当年的事情讲一遍,他回去在跟狄淩学一遍,比自己直接面对狄淩要强。

    十六七岁的世家嫡子,绝对不是孩子。

    “那事,还要从将近三十年前说起。”

    殷无咎上前一步,走到穆丰身旁坐下,抬手拎起一坛翠影碧香,敲去封腊,扯开封口,仰头灌了一大口,然后才讲了起来。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不到二十岁,刚刚突破天罡境出外游历,恰好遇到年纪情况相同的狄淩、穆静文还有荀洛、柳溪、师羽珂。”

    说着他的话一顿,双眼投向穆丰。

    穆丰明白,如果提着几个人的名字他知道,就说明有资格听殷无咎讲过去的事情,如果不清楚,那他就是欺骗,两人会瞬间反目成仇。

    不过他没有说话,而是将双袖挽了挽,将双腕露了出来。

    幽暗的月光下,所有人虽然不知道穆丰是什么意思,还是将目光投向穆丰的双袖。

    黑漆漆的两套铁链在穆丰的双腕上缠绕,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可殷无咎却惊愕的又一次站了起来。

    目光炯炯的望着铁链,用力的揪着眉头,使得他的额头出现一个大大的几字。

    “这,这...”

    他呆愕的伸出手指,指点着穆丰的手腕,数次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穆丰的左手一抖,铁链哗楞一声散开,跌落在地面,露出里面那只丑陋的黑铁镯子。

    “这是‘机’,我知道‘牵’在荀洛那里!”

    殷无咎上前一步,紧紧的贴着穆丰的手腕蹲了下去,手指颤巍巍的伸出,试探着想摸一下。可他的手就在半空颤抖着,悬浮着,怎么都伸不过去。

    穆丰的手一抖,铁链哗楞一声,灵蛇般缩了回去,紧紧的缠在手腕上,把黑铁镯子隐了起来。

    殷无咎的手在空中用力的一抓,力量很大,旁边的人都清晰听到指骨与指骨之间碰撞摩擦的声音。

    “它在你这里,任何话都无需说了。”

    殷无咎慢慢的向后一蹭,倚着青石又坐了下去,双眼留恋的看了一眼穆丰的手腕。

    头一仰,任凭飘雪洒落在他的脸上。

    “唉,那铁链就是静文的勾魂锁,我认得它,虽然变了一个模样,可我还是认得它。”

    殷无咎仰天张着大口,任由冷冷的飘雪落入然后融化。

    哗楞...

    穆丰的双腕上铁锁微微一动,鼓起袍袖,传来轻轻的碰触声。

    殷无咎笑了,虽然他知道那是穆丰在回应,可给他的感觉却是勾魂锁链再与他对话。

    “那时的我们跟现在的你们一样。”

    殷无咎的手轻轻的叩着青石,嘴角流出一抹笑意。

    “少年出游吗,最喜欢的就是呼朋叫友。做什么事都是一起来一起去,即便搞出些事情,也都是一起扛的。那个时候,很欢乐,也很痛快。因为做任何事情都无需考虑什么,想做就去做。不像现在,什么事都要思前想后的。”

    穆丰当年从谿谷重狱刚出去时,在闲聊时也曾听荀洛讲起当年的琐事,跟殷无咎现在一模一样,也是无尽的欢乐。

    想来,当年那段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最最珍贵的记忆,都被他们细心的珍藏在心底,时不时翻出来品味一番,否则不可能提起来还恍然昨日一般的清晰。

    穆丰端正的坐在那里,就连大夏龙雀斩都和翠影碧香被他抛在一旁,无比郑重的摆出一副侧耳倾听模样。

    殷无咎没有在意这些,整个人彻底投入到回忆之中。

    “那个时候,静文和柳溪是最先认识的,我和师羽珂是最先认识的,狄淩和荀洛是后来才相识的。不过我们一见如故,迅速成为好友。”

    说到这里,殷无咎的声音顿了一下。

    “静文和狄淩的身份很神秘,轻易不愿提起,但我们都知道他们是极其尊贵的。师羽珂看似差一些,但也差不到那里,同样神秘而尊贵。后来我和柳溪熟识后发现,原来我们是同一路的人。所有人里,唯有荀洛是草莽之中闯荡出来的,算是唯一的平民吧。不过那个时候他十分孤傲,即使修为是所有人最低的,他仍然不认为自己比谁低贱,算是自卑到一种极致后的自信与自傲吧,他始终相信,他的未来是无法想象的。”

    殷无咎的脸充满了善意的一笑,然后调侃道:“果真,当年一战,我和他都身负重伤,我伤了根基,修为永远桎梏到太玄巅峰,永远不可能突破。而他早在十年前就成为东陵王朝最年轻的凝魂尊者,世事就是这么奇妙。”天下我为峰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透视狂兵〕〔龙魂特种兵〕〔幽冥妖陵〕〔至尊神农〕〔伯爵的侵略指南〕〔我在天庭地府插个〕〔久爱成疾〕〔一名隐士的前半生〕〔惊天剑帝〕〔王爷请上榻〕〔重生八零之军妻撩〕〔绵绵婚路:豪门总〕〔都市特种狼王〕〔透视仙王在都市〕〔仙缘无限〕〔女领导的贴身男秘〕〔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小妖不上天〕〔海贼王之反派〕〔神农别闹
热门小说推荐:美男榜〕〔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神话禁区〕〔萌妻来袭:小叔,〕〔大唐好相公〕〔我是个葬尸人〕〔诡谲屋的秘密〕〔医妃惊天:王爷,〕〔一步登天〕〔官道巅峰〕〔茅山捉鬼笔记〕〔王者荣耀之无敌逆〕〔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护国公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