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抽个美女打江山 第201章 众怒
    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信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

    这首诗是寇白门的追悼诗,而作者是钱谦益。

    没错,就是那位五十九岁时娶二十三岁柳如是的家伙,一句‘水太冷不能下’于是不跳河殉国,而后还降清做大官的家伙。虽说周少瑜对这家伙很不感冒,但不能否认,他的名望和才学的确很是可以。

    周少瑜念一句,寇白门便写一句,第一句还很是惊讶,寇家姐妹,她不就是寇家的么,可越到后头越心惊,压根下不了笔,当最后一句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念出来的时候,寇白门都傻了。

    追悼诗!寇白门哪能听不明白,但问题是,她还活的好好呀,呆是不假,可脑瓜子也不笨好吧。

    “公子莫非与寇家有仇。”寇白门紧张兮兮又可怜扒拉的道,小模样还带着惊惧,显然是认为周少瑜要杀掉她什么的,而能坐厢房的,基本大有来头,她身份卑微,就算真杀了,怕是也没什么后果。

    “莫慌,本公子不过曾经和一位老神仙学了点相术,观你面相算到了一些未来之事,这诗,也是你死后有人所作。”周大忽悠开始骗人了。

    封建古代嘛,道士和尚什么的,还是很有市场的,信的人一堆堆。饶是如此解释,寇白门也吓的不要不要的,小脸煞白,她还小呢,二八年华,哪里想过死字。

    “奴,奴,奴很快就要死了么?”寇白门心惊肉跳的道。

    寇白门多久死的,周少瑜还真不清楚,反正也不会太长,索性避而不答,却是张嘴又念出一首诗来。

    “朱公转徒致千金,一舸西施计自深,今日只因勾践死,难将红粉结同心。”

    这诗没什么深意,浅显易懂,总得来说,就是她将来会嫁给一个姓朱的,然后感情很不好,她自己也过的很不好,再加上前头那首追悼诗,寇白门整个人都不好了。

    寇白门到是没怀疑周少瑜在骗人,在她看来,两人的身份差别太大了,她一个弱小的青楼女子,而对方虽然还不知深浅,可坐在厢房就不一般,若是要玩弄她,有的是手段,何必拐弯抹角的绕这么大个圈子。

    心慌慌啊有木有,若是个寻常道士,寇白门肯定求助一番,询问一下可有法子避免啥的,可对方显然是个公子哥,啥也不缺,实在可不了口。

    周少瑜哪晓得对方想了这么多,正等着求助呢,结果一瞧,好嘛,又呆上了。一拍脑门刚要说话,就听楼下一层安静了下来,诗会即将开始。

    做为发起人,郑元勋发表了言辞,感谢一番,然后说道说道此次诗会的宗旨,大家互相交流,互帮互助云云。

    接着各大名妓上前表演,李香君唱了首小区,卞玉京画了一幅诗画,气氛逐渐热烈,写诗作词的,发表文章的,谈论观点的,什么都有,就是不谈时事。

    咬文嚼字拽古文,周少瑜听的哈欠连天,实在没啥兴趣,想要听懂得集中注意力,时间一久脑仁都疼,扛不住。

    正无聊呢,就听楼下再次为之一静,就听对面的厢房有人站在栏杆前高谈阔论,定睛一瞧,啊嘞,这不是侯方域侯公子么。

    莫看他老爹还在京城大狱里待着,这不影响他的地位,他老爹怎么也是东林党的核心人物,他人看来,复起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侯方域自噶又是复社头头一枚,名望高着呢,也怪不得大伙听的安静,时不时还来几声喝彩。

    那淡淡的装x模样,周少瑜真心看不过眼,没办法,谁让这位是情敌呢,不然他在得瑟关咱啥事。

    侯方域说着,时不时看李香君两眼,想要来个深情对望,李香君哪好意思啊,这会人太多了,一扭头,不看他。

    到也不恼,上嘴皮碰下嘴皮,侯方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颇有点意气风发。

    周少瑜端起茶杯压下心中的不爽,怎料这家伙没完没了,居然早就发现了周少瑜,见李香君不看他,便改为挑衅的时不时看周少瑜两眼。

    我靠,老猫不发威你当我病危?再听侯方域各种谈论读书人要高雅,周少瑜扛不住了。冷哼一声,出声道:“荒谬,迂腐之见!”

    好嘛,这一下炸了蚂蚁窝,捅了马蜂窝了,古代嘛,读书人哪个不认字自己高人一等,那些个寻常泥腿子怎么能和他们相提并论,要彰显不同,自然要高雅,要彰显读书人的身份,一句荒谬,直接惹了众怒。

    闻声望去,瞧见周少瑜一副少年郎模样,旁边还有如此美人相陪,大感嫉妒,于是更不客气了,坐厢房又怎样,怕你不成?咱读书人厉害着呢,发起威来皇帝都奈何不得,还怕你?

    “哪来的黄毛小儿,敢在此大放厥词,侯公子如此高见,竟然出言反对,尔小小年纪,才读过几本圣贤书!”

    一时间七嘴八舌各种批判之言全部铺天盖地的喷了过来。

    周少瑜苦笑,一时冲动啊,这声势,即便想说啥,估计也没人听的见,索性提笔,写下‘烟锁池塘柳’挂了出去。

    穿越众么,很喜欢用这个绝对,不过烟锁池塘柳,在明末已经有了,也有不少人尝试,不过多少差强人意,但也并非没有不错的。

    在坐的读书人,哪里没听过这号称千古绝对的上联,还没来的及开口,就见又挂了一幅字,桃燃锦江堤。

    场面顿时为之一静,不过没关系,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上了又如何,该喷的继续喷,于是第三幅字出来了,灯钥港塔橙。

    这还没完,接下来什么‘灯垂锦槛波’,‘烛钞海地椰’,‘杈烦汉域钩’,‘秋镶涧壁枫’,‘灯深村寺钟’,‘茶烹凿壁泉’。

    周少瑜写的兴起,差点没把港城铁板烧给写出来,信息大爆炸时代,只要有心,什么查不到,能记住就行。

    众书生傻眼了,见过能对上此对的,没见过对的这么凶狠的,没完没了啊简直,虽说有些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可架不住数量太多不是。

    “本公子可以说话了么?若是不够在下还可以再写几十联,还是说,嘴上说着以德服人,其实是靠以人多为胜,让人即便反驳反正也无人听得见,所以你们就赢了,若是如此,那么不说也罢,本公子还不屑与这般无耻之人说话。”

    周少瑜站在栏杆前,嘴角一扬,趁着安静淡淡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