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网游之机械时代 第1126章

时间:2018-06-21    小说作者:萌的我一脸  章节目录   书页
    “宁缺你故意的吧?”

    牧然靠在车门上,往后重重一踢,卡车后箱的大门自动打开,他看着两人,动了动下巴,“搬上去。”

    两人没动。

    这样看了一会儿,牧然眯眼,“我可不是你两人男朋友。”言外之意,别指望他帮忙搬。

    林婕白他一眼,“没指望你搬。就是好奇让你帮个忙,怎么跟吃火药一样。”

    北溪两手轻轻提起箱子,走到车后直接扔了进去。这时候,附近聚了不少人。这车把整条路都堵上,质感十足,外型酷炫,不少人指指点点说价格不菲。

    北溪对车不感兴趣,不过觉得宁缺绝对是故意的。

    “你怎么在s市?”林婕又问他

    牧然凉凉回答道:“北溪都在,我为什么不能在。”

    林婕摸着下巴,他们也没有惹这人啊,怎么说话语气那么冲呢?说起来这人前两天就没有上游戏,今天也没有。

    北溪拍着手走过来,跟人道:“你这两天没上过游戏,现实有事好歹说一声。”

    牧然垂眸,靠着车门没什么表情道:“正好今天你们两个都在,我说一下,最近都不上游戏了。”

    北溪不禁看向他,看不出这人现在想着什么。“最近?给个具体时间不行么?”

    “三,四个月吧。”

    林婕讶异,“你干什么要去三,四个月。”

    牧然无奈一叹,“有事。”

    林婕原本还想问到底什么事情,北溪过她旁边时,拍了一下肩膀,对她摇了摇头,林婕心领神会,到嘴边的话也收了回去。

    “恩,知道了。你别担心游戏,几个月不长,你回来还是那样。”林婕比个剪刀手,北溪让她上去赶紧收东西,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等会儿那些上课的人下课回来了,这地方估计还能成一个风景名胜。

    等人跑回宿舍楼,北溪视线收回对上牧然的眼睛,就这样看着没有说话。牧然受不了,撇开视线,可北溪还是盯着,一分钟后,牧然看着她,无奈道:“有问题就问。”

    “我没有问题。”

    那盯他半天做什么?

    “应该是你有问题吧。”北溪说。

    “家里的事情。”牧然双手插兜,倒不是像在说假话。

    “如果我能帮到什么,你可以来找我。”

    牧然笑笑,“有些东西也不是钱可以解决。我这边,你还是不要轻易插手,以免惹上缠人的脏东西。”

    “沈家那边也插不上?”

    牧然摇摇头,“沈家洗白很多年了,现在沈靳不管这块,白家也插不上话。唯一有说话权的沈老爷子也不在了。而且,毕竟也是我牧家的事情。”

    北溪便也不说话了。

    “要不是听林子说你刚好在这边,你打算一直不说这事儿,等着我们主动找你?”

    “也许吧。”

    北溪总觉得这人还有事情憋在心里不愿说出来,但她也不是太想刨根究底。

    “你等着,我上去帮她把重的东西先弄下来。”

    “恩。”

    北溪赶紧上宿舍楼,再过一会儿他们院阿姨得赶人了。

    早之前邢艺榕就在大门口处偷偷听着三人对话,后来林婕一回去,她就迫不及待拉着人问。

    林婕只想搪塞过去,只能说口误,那人叫宁雀。北溪一上来,邢艺榕就凑过去,用尽全力喊道:“北溪!北溪!北溪!”

    整层楼的人怕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北溪是被吓了一跳,对上林婕无奈的眼神,一脸疑惑。

    林婕道:“她不是那个北溪。”

    邢艺榕不信,“她长得很像,特别是眼睛,眼睛。”随后看其他两人,“乐乐,你说是不是?”

    王轻乐点点头,现在越看越像。

    北溪没理会走到林婕旁边道:“重的东西先搬下去,我让宁缺腾个箱子出来。”语落,北溪蓦地意识到为什么她宿舍的人突然那么激动了。

    林婕低下头扶额。

    北溪:……

    她在游戏里喊这个称呼喊习惯了,比起喊牧然,宁缺这个称呼要更加熟悉一些。

    邢艺榕眼睛闪闪发亮,“北溪,你是北溪对吧。”

    北溪和林婕对视,看着林婕鄙视的眼神,再看看其他人,无奈之中又带了坦然,笑道:“麻烦替我保密,谢谢了。”

    “啊啊啊啊啊~”

    林婕捂上耳朵,北溪无言。

    “嘘嘘!”林婕赶紧阻止邢艺榕和王清乐。“小声点,一会儿阿姨要过来骂人了。”

    两人赶紧捂上嘴巴。

    邢艺榕看着林婕眼睛贼亮,“小婕你也在机械时代?”

    林婕无奈一笑。

    “传说组?”

    王清乐也变得热情起来,“游戏里什么称呼?”

    “挽扇。”

    “啊啊啊~”

    “嘘嘘~”林婕赶紧让两人安静点。两人捂着嘴巴,兴奋的跺着脚。

    “难怪你都不跟我们一起了。”

    林婕收拾着东西,“抱歉啊,我这边得保密。”

    那睡裙的女孩不屑地轻轻“切”了声,嘀咕着,“有什么好保密的,搞得好像就是那么一回事一样。”

    北溪听力可好了。

    瞥了眼,也懒得计较。让林婕去床铺上把头盔拿下来,然后她连提带扛的,拿了一堆东西走了下去。

    牧然看着北溪一身,有几分黑线。连忙接过她手里的头盔,然后另一只手的折叠椅子和一箱子的不知道什么鬼东西。

    佩服北溪的力气。

    “还有东西么?”

    “有吧。”

    牧然把腾出的箱子推给她,“难道一个宿舍都是她的东西?我这车子果然是开对了啊。”

    “你绝对故意的。”

    “我听说,林婕是他们学校名人。不过那些被包养的传言可就不怎么好听了,所以想着替她震震一些人,不用感谢我。”

    “你确定不是想她男朋友多的这个传言坐实?”

    “旁人再怎么传,知道他们是出于嫉妒就好,这也说明她这个人有值得被人家酸的资本。”

    北溪倒不反驳,提着箱子回宿舍楼。

    邢艺榕这边知道林婕是挽扇后更加热情,王清乐也开始帮忙。另一边那睡裙女孩,站在一边静静看着忙碌的三人。

    北溪加入行里,很快收拾干净,十分钟后所有东西搬空,邢艺榕两人还下去送了林婕。

    趁机跟牧然说了几句,得知是真的宁缺后,更加激动不已。

    林婕没让多说几句,之后东西全上车,她跟北溪上了车,牧然上了副驾驶,一行人很快离开。

    “找好房子没?”牧然回头问两人。

    “林子那边说找了。”

    “地址。”

    林婕念了个地址,牧然听后不禁扬眉,果然大手笔。

    到了目的地,付圣麟的人早已等待许久,用不着几人再费力,很快就有人把东西搬进了屋子。

    牧然看也没有他什么事情了,原本想走,看了看跟林婕说话的北溪,想了一下,还是唤了她一声,两人走到一边。

    “怎么?”

    唤她过来,牧然却半天都不开口,北溪不太明白,以这人性子难道还有说不出口的事情?

    “我后天会出国,有一段时间会不在国内。”

    北溪默。

    牧然继续说道:“机械时代是一个好公会,你若是希望它变得更强大,一定不要对敌人掉以轻心,不要太过自满。”

    “不过我相信以你的本事,应该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北溪觉得这样的宁缺不太对劲。

    “最后一件事,倘若有一天我出了什么事情,传说组再无宁缺这个人,替我跟糖糖说一声对不起,一直拿她开玩笑。”

    “牧然,我们是朋友吧?”

    北溪怎么感觉这人出去一趟,说得好像回不来一样。拉着人紧紧盯着,“我可以帮你。”

    牧然望着北溪,“纵然千万财富在手,人一旦死了,这些东西也会成为别人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这世界可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踏足的地方还是太少。”

    语落,淡淡一笑道:“随时保持联系。”

    自此离开。

    林婕走来低声问道:“宁缺说什么了?”北溪却是低头沉思起来,好半晌回答道:“饯别的一些话。”

    “真的?”

    “恩。”

    林婕怎么不懂北溪,她不愿多言,她便不愿多问,随后拉着人去参观了房子。到了两点左右,北溪和林婕去了医院。

    呆到晚上,在外吃了个晚饭北溪才在深夜回到b市。

    一开门,沈墨言就像大型狼狗一样扑了过来。嗅着发丝上的淡淡香味道:“想你了。”

    “大半天没见而已。”

    “就是想。”

    北溪拖着他到客厅,“去坐好,让你帮个忙。”

    “什么事情?”

    “你先去坐好,在沙发上,快点。”

    沈墨言只能放开,绕过桌子坐在沙发直愣愣看北溪。

    北溪坐在他对面,整理着思绪,问道:“h市牧家,你知道么?”

    “知道。”

    “宁缺是牧然。”

    “恩,红蛟说过他名字。”沈墨言还是不懂她想说什么。

    北溪没卖什么关子,把今天牧然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你能帮我调查一下牧家?”

    沈墨言沉吟道:“不一定能够查到什么。沈家已经不沾黑,不过我会让人去试试。”

    宁缺这样,沈墨言也的确在意。毕竟在公会呆那么久,只要是机械时代的人,北溪在意的朋友,他肯定也想出手帮个忙。

    这件事让北溪一直放不下心,第二天上了游戏,也没什么状态。宁缺现实里,身份比他人复杂多,接触的东西和人也具有危险性,他那话,像是生死离别一样,就算不是北溪,传说组的其他人听他那样说,也都会这样担心。

    北溪没有将宁缺的事情跟其他人说,挽扇那边也嘱咐了暂时不要提,等过几天再跟其他人说是出国旅游了。

    快中午时,微生墨上了游戏。

    “怎么样?”

    微生墨摇摇头,“牧家封了消息,打探不了什么。”

    北溪心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难道牧家内部起了什么争端?

    “北北,黑白分界,互不干涉。所以对于那些人来说,一旦脱离黑的范围,便没有任何说话权。黑是黑,白即是白。我们查不到他的情况。”

    并不是没有集团在沾黑,但一般这种都是表面上买着正当的商品,背地里又在干着杀人越货的勾当。

    沈靳不会碰军火,也不会碰毒品,因为他们父母就是死于仇家的手,哪里像外面说得只是出事故那么简单。后来,到了沈靳掌控沈家,他只希望自己的弟弟平平安安的活着,所以不再碰那些。

    沾了另一种颜色,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

    北溪是知道他们的规则,也是她从未深入过牧然生活的环境。

    她忘记了,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跟其他人有差别的,可能就是多赚了些钱。

    这年头钱是万能,可也是万恶的。

    北溪一旦进去了那个圈子,她手上的资产,总会有人盯上。就像牧然说的,一旦她死去,这些财富什么都不是。

    微生墨拉过她搂在怀里,“不要试图越过那条线。那地方,连我也护不了你。”

    有的人负责活在阳光下,而有的人则负责活在黑暗里。

    “倘若我一定要踏足呢?”

    微生墨低头,两人对视。半晌,微生墨无奈道:“如果没有选择,我希望承担后果的只是我们两个,而不是将身边的朋友与家人也连累进去。”

    北溪搂紧微生墨。

    她不想连累他人,微生墨这话让北溪陷入深思,这番思索,她突然发现,她能在游戏里只手遮天,在现实里有不少财富外,似乎也不是所向披靡的。她也不懂享受生活,她一直觉得唯一的目标就是向莫天行复仇。

    莫家就算倒了,她也有触及不到的地方。再多的钱也护不了一条命。

    北溪是理智的。

    微生墨也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说出的那句话。

    他了解北溪。所以阻止她涉险的办法只有朋友和家人。

    北溪之后不再提起这件事。

    过了休息的日子,竞技比赛的热潮再度卷席了格尔雷诺帝国。

    八强晋级四强,比赛一共两天。游戏清晨,玩家们就兴奋不已的赶往竞技场。

    到了九点,主持人出现,不再是抽取金球,而是代表八人的数字一串列开,系统很快随机匹配。

    万众瞩目下,四场比赛的人选逐一列了出来。

    第一场,罗生门vs我是星光!网游之机械时代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蛮族战皇〕〔刀锋1939〕〔再造大明中兴〕〔农家丑媳来种田:〕〔风水迷局〕〔韩娱之透视未来〕〔天才驯兽师〕〔全民进化时代〕〔太上剑典〕〔五行御天〕〔六零俏军媳〕〔盛世红妆:世子请〕〔透视小仙医〕〔喜剧天王〕〔超级兵王俏老板〕〔超级军工科学家〕〔仙医小神农〕〔凰娇〕〔公牛传人〕〔乡村大导师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九转道经〕〔穿越之变身绝色女〕〔恶魔就在身边〕〔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一路仕途〕〔艾泽拉斯游侠之王〕〔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蒸汽时代的道士〕〔神话禁区〕〔绝美女神的贴身小〕〔官梯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