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最强超神军团〕〔大渔农〕〔天降我才必有用〕〔王的女人谁敢动〕〔霸婿崛起〕〔绝世战神〕〔重生之再铸青春〕〔无敌副村长〕〔恃婚而骄〕〔指尖暖婚:晚安,〕〔逢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遇事不决开个光〕〔一剑朝天〕〔傲月天章〕〔神魂武尊〕〔大国名厨〕〔少年风水师〕〔娘娘有毒:王爷,〕〔武谪仙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闲妻不下堂 364 久别重逢
    . ,最快更新闲妻不下堂最新章节!

    “三百两就想打发我?你当我是什么人?”村霸却是越发的笃定他们身上还有更加值钱的东西。

    “没人告诉你做人不要太贪心这个道理吗?”阮小满稍微一动作,轻轻拨开了村霸拿着匕首的手。

    “少夫人。”朱翘松了一口气,幸好阮小满能够自保。

    “绑了他们的脚,帮他们摆个好看点的姿势。”阮小满一边说一边活动活动筋骨,差不多天亮,他们可以出发的了。

    至于他们两人,麻药至少得四五个时辰才失效。

    “可是……没有绳子啊。”朱翘有点为难,要不编条草绳?

    “不是有裤腰带吗?”阮小满笑得无害。

    朱翘了然,坏笑着上前动手,这么冷的天,废了他们下半身也是可以的。

    “你们想干嘛?你们是不是女人……”村霸叫嚣着。

    “你好像有很多问题,但我不想知道,再吵让你去见阎罗王。”阮小满晃了晃手里的银针。

    村霸怂了,闭上了嘴巴,尿了裤子,任由朱翘摆弄,撅着屁股拿着匕首做阉割的姿势,这让他以后还怎么样做村霸。

    阮小满都被朱翘的鬼才给惊到了,憋笑憋到憋不住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阮小满示意朱翘赶紧离开。

    她们离开没多久便有人出来发现了村霸他们,没少被欺负的村民几乎喊来了整条村子的人。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动不了,最后一直认为他们这是中邪了。

    且这位置分明是那两个陌生女子呆过的地方,她们怕是山里出来的妖精,村霸冲撞了她们才会被捉弄的。

    刚好官差过来传达指令,他虽然深知个中缘故,但选择了沉默,这事是越传越广。

    嵇北那边疫情算是过去了,高门大户开始走动。

    齐家家主回来了一趟,齐元妙的亲事便提上了议程。

    齐夫人尽职尽责地将各家候选人利弊一一告知,选择权在她手里,也在别人手里。

    少女怀春,尚未来得及对亲事抱有一丝幻想便被齐夫人泼了盆冷水。

    至于怎么选,齐元妙尚未做出决定,或许最终决定权并不在她手里。

    而阮小满和朱翘后面很顺利地回到了玉枝县。

    玉枝县曾出现过三个外地来的病人,因为早就做好了防范,倒没出现什么大乱子。

    至于病人也活了下来,最初是田七和另外一名大夫进行救治,勉强保住了性命,再后来救命的药方也有了,被隔离的九个人全部都活了下来。

    胡敏儿也是那时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

    陆府里,阮小满窝在陆远峰怀里听着他说玉枝县的事情。

    “我娘和我妹妹她们怎么样了?”阮小满忍不住问了句。

    “她们都还好……你妹妹成亲了。”陆远峰迟疑了一下,还没想到怎么说这事她便问了。

    “成亲?怎么可能!”阮小满都被这话给吓了一跳。

    阮小吉才叫十五岁而已,怎么可能那么快便成亲了?

    “是真的,因为疫情的关系喜宴也没摆就过门了。”陆远峰叹了一口气,具体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

    “我明天想回家看看。”阮小满幽幽地说,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不敢问。

    陆远峰点了点头,“我没告诉你娘你去了嵇北的事情。”

    “我知道了。”阮小满应道,捡了些在嵇北的事情告诉了陆远峰。

    “我还没喝过你煲的汤呢。”陆远峰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

    “谁说没有的,不是被你嫌弃的不要不要的。”阮小满努了努嘴。

    “不嫌弃。”陆远峰自知理亏,不敢再拿乔。

    这一夜陆远峰抱着阮小满安安分分地睡了一觉。

    不安分的倒是阮小满,睡姿一如既往的不安分。

    陆远峰醒来,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某人,有点不大习惯啊。

    而阮小满一大早便出发回娘家,家里只剩阮三娘子一人,这个家看着有些破败。

    阮小满是外嫁女,但也算是三道口的人,没人拦着她不让她进。

    这政令比她还要先一步到玉枝县,虽说风波过去,但依旧是提防多一些时日。

    她的家,她的娘家看上去很是破旧了,年年修葺依然是破旧不堪。

    但阮三娘子在这里却是活得怡然自得,哪怕是一个人。

    “娘。”阮小满下了马车,看到在菜园里忙碌着的阮三娘子,一如既往的瘦弱,只是头发已经花白,叫她心酸不已。

    “小满……”阮三娘子转过身,眯着眼看了一小会,有些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句。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和女婿吵架了?夫妻……”阮三娘子唠唠叨叨地说着。

    “没有,没有吵架,就是想娘亲了。”阮小满有些愧疚地说,一别数月,没能经常回来看看是她的不是。

    “没有吵架就好,小两口有什么好吵的。”阮三娘子松了一口气。

    但听她这话里的意思,阮小满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阮小吉成亲之后过得不如意吧?

    “娘,我们进屋说。”阮小满扶着阮三娘子进屋。

    而朱翘安置好马车之后便帮忙打扫一下院子,没靠近客厅那。

    “娘,小吉她真的成亲了吗?”阮小满迟疑了一下,开门见山地问。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女儿大了,留不住的,留来留去留成仇。”阮三娘子虽是这样子说,但一想到阮小吉的事情仍是忍不住气哭了。

    “她分明是中了别人的圈套,偏生还要护着那畜牲。”阮三娘子想到那日阮小吉对她的指责,忍不住又哭了一场。

    哭得她心都碎了,她真没想过阮小吉会闯那么大的祸,阮小满拿手帕给娘亲擦着眼泪,“不哭了,不哭了……”

    又听阮三娘子断断续续的说了几句,阮小满勉强拼凑出一个事情的始末。

    那男的是阮大娘子娘家那边的一个远房亲戚,叫李越文,模样长得周正,又油嘴滑舌的,三言两语便把阮小吉骗到手,叫她死心塌地地听了他的谎话。

    李越文家在悦来镇,家里经营着一家小饭馆,日子却是过得紧巴巴的,因为有一大家子要养。

    悦来镇比兴隆镇稍微远一点,三道口的人没几个去那边的,这些事是阮小吉回来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绝代战神归来江南〕〔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弃婿归来叶凡小说〕〔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被宠成米虫的夫人〕〔农家傻女〕〔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年雅璇霍凌沉〕〔隽爷苒姐依然爱我〕〔斗罗大陆之神圣龙〕〔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夏夕绾陆寒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