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倾世凰妃:魔王宠妻无极限 122 找虐的毁容郡主
    北宫月!

    夜兮影死死咬住嘴唇,盯着云姬公主轿子后面,走来一道熟悉人影。

    正是被她毁容、灵力尽失的北宫月。

    拜她所赐,北宫月四重山火灵力化为乌有,还算清丽的容颜,也成了如今的丑八怪。

    跟云姬公主一样,她也用白纱遮挡了大半张脸。只是云姬是为了遮美,而她是为了将那一道丑陋的伤疤遮挡起来。

    虽然毁容,北宫月穿衣大胆的风格,却丝毫没有改变。

    此时,她正拖着一袭明黄淡粉相间的长裙,一步一步走到云姬身后。

    众人见了美艳无双的云姬公主,再看北宫月,瞬间有些吃不消。

    可碍于对方的身份,只能低声议论。

    “这就是毁了容的月姬郡主,如今回炉再造来了。”

    “哼,就算不毁容,她跟小公主比起来,也差着十万八千里。”

    ……

    北宫月浑然不知人群中的低声议论,昂首挺胸,拖着长裙向前行走。

    突然,她杏眸一瞥,竟恰好与夜兮影的眼神,对视而上!

    看着夜兮影,她阴测测的眼神里,蓦然迸发出阴冷之光,脚步随之调转,竟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怎么?难道说被她认出来了?

    夜兮影缓缓低头,心中却有些担忧。若是此时被戳穿真实身份,可是大大不妙!

    不过凭北宫月这二货的智商,不像是如此聪明之人。

    不等想下去,北宫月已经来到面前。

    “你,抬起头来。”

    夜兮影犹豫片刻,缓缓将头昂起。

    燕子辰站在一旁,立刻不乐意了。

    他横跨一步,挡在了沈青岚面前,全无畏惧的抬眸,看向北宫月。

    “月姬郡主,找我兄弟何时?”

    北宫月抬眸,看着眼前人高马大的燕子辰,眸中阴光一闪,“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挡本郡主的道?”

    燕子辰双臂在胸前一搭,唇角微微勾起一线弧度,“我不是什么东西,可想欺负我兄弟,我燕子辰决不答应。”

    “燕子辰?你就是燕子辰?”

    北宫月眸中又是一暗,再次将目光越过燕子辰,投向他身后的夜兮影,“就是你和北境沈青岚,暗害了南渊郭世子是不是!”

    听到“郭世子”三个字,夜兮影一颗悬着的心,倒是放了下来。

    呵,原来是替郭锦楼那败类寻仇来了?

    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刁蛮二货郡主、狂妄不知世子,的确像是一家人。

    燕子辰最烦郭锦楼,此时神色越发阴冷。

    “郭锦楼之死,乃是竞赛之时被魔兽所杀,怎么能赖到我们头上。还请郡主慎言!”

    “你!”

    见北宫月的小暴脾气又要发作,夜兮影赶紧将燕子辰往旁边一推,傻呵呵的走到北宫月面前。

    她无辜的瞪大眼睛,声音却十分呆板。

    “郡主,你误会了。我们跟郭世子,可是最好的朋友。”

    泉下有知的郭锦楼,在地狱之火中疯狂咆哮:谁特么跟你是朋友!谁特么跟你是朋友!谁特么跟你是朋友!

    “朋友?”北宫月的瞳孔一缩,“据我所知,自入门以来,你们就多次你难为锦楼。依我看,锦楼等人最后遇难,就是你们设下的圈套!我现在就替锦楼教训你!”

    ——啪!

    北宫月突然抬手,猛地一巴掌拍向夜兮影!

    光影一闪,燕子辰迅雷一般,挡在了夜兮影面前。

    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燕子辰的脸上!

    “燕兄……”

    燕子辰左侧脸颊赤红,满头黄毛炸开,抬手握住北宫月手腕,将她猛地一推。

    “你!你竟敢推我!信不信我……”

    “月姬郡主!”燕子辰毫无畏惧,死死盯着北宫月的脸,“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告诉你,郭锦楼的死,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若再纠缠,休怪我不客气!”

    北宫月倒退两步,扼住手腕,双眸已溢满愤怒。

    “你,你竟敢对本郡主无礼!”

    “不好意思,燕某眼中,只有兄弟,没有郡主!”

    夜兮影侧眸,看着燕子辰左脸颊上的红印,面上没有变化,心中中欲火中烧!

    好你个北宫月,杀死瘦丫的帐还没算,如今一见面,又打我兄弟!

    很好。

    本来想放你一马。如今你找上门来,我就成全你!

    夜兮影环顾四周,看着广场左侧的鱼潭,一个鬼主意顿时爬上心头。

    夜兮影上前,就要扶北宫月的手。

    “郡主别气,郡主燕兄他不是故意的。”

    北宫月将头高高昂起,杏眸中尽是不屑与嫌弃,“沈青岚,你这傻子也配碰我!”

    “郡主,我不傻。”夜兮影无辜的摇摇头,“我娘说了,愚蠢的人才会说别人蠢呢。”

    “你!”北宫月看着她呆板的脸,脸色顿时通红。

    这该死的蠢货,这明明就是在说,她才是傻子呗!

    此时,广场上突然激起一针狂风。

    好,就趁现在!

    夜兮影唇角一勾,远处一根细小如发的冰针霍然朝北宫月飞射而去。

    北宫月脸上的薄纱,被飞针扯松飞远。在狂风的席卷下,飞到了半空中。

    而北宫月的脸,以及脸上丑陋可怖的疤痕,当即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啊!月姬郡主的脸!”

    “哎呦,怎么这么丑!传闻说她受了轻伤,想不到竟伤的这么重,真是难看死了。”

    “对啊对啊,如果我是女人,脸变成这样,早就不想活了。月姬郡主真是勇气可嘉啊……”

    听到众人的议论,北宫月抬起袖子遮挡脸庞,惊恐失措道,“我的面纱呢!面纱呢!紫燕,快给我找来!”

    听到主子的号令,紫燕立刻招呼着两个婢女,去抓空中的纱幔。

    夜兮影将手踹在口袋里,以手指控制冰针。

    “那边那边!”

    紫燕指着空中的纱幔,指挥两个婢女去抓。可她们每一次刚能伸手抓住纱幔,却又被它飞走了。

    “这边这边!跳起来就抓到了!……诶诶诶,又跑了!”

    “蠢货蠢货,一群蠢货!”北宫月看着三个婢女呆头呆脑的模样,气的直跺脚。

    经过一番折腾,北宫月以及三个婢女,不过多时便狼狈不堪。

    这倒是充分满足了吃瓜群众看热闹的心里预期,看着月姬郡主以及婢女,笑得肚子都痛了……

    “笑死人了……哎呦我的肚子。”

    “月姬郡主,哈哈,今天算是饱了眼福了……咱们魔域,可真是藏龙卧虎!”

    夜兮影觉得差不多了,暗中控制冰针,只见那白纱打了个旋,恰好落在她的脚下。

    “在这里,郡主。”

    她将白纱从地上捡起,递给北宫月。

    北宫月气的牙痒痒,却无奈伸出去接纱幔,谁料手伸到一半,夜兮影却又将白纱撤了回去。

    “郡主你看,这白纱都脏了,我给你吹吹。”

    说完,便将白纱凑到唇边,一本正经的猛吹起来。吹着吹着,还打了个喷嚏。

    当然,喷嚏的方向,都是冲着白纱去的。

    “这下好了,干净了。”夜兮影浑然未决,无比诚挚的将染着她唾沫星子的白纱,友好的递给了北宫月。

    “你!”

    北宫月看着那白纱,可她处境不妙,只能将白纱接过……

    湿漉漉的白纱提在手中,她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傻子勒死。

    “戴上吧,郡主。”夜兮影的目光更真挚了,“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北宫月气的浑身颤抖,可看着众人的目光,还有抬着遮挡脸庞已经发酸的手掌,几番犹豫,还是怀着生不如死的心情,将那一团湿漉漉的白纱,重新戴了回去。

    夜兮影看着北宫月黑如锅底的脸,又真诚的补刀道,“郡主,这里风大,你千万小心,别再被风吹了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神尊归来当奶爸〕〔捉鬼天师〕〔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擒妻入怀:岑少别〕〔贴身女王〕〔第一入赘〕〔顶级强者张玄〕〔正道屠龙〕〔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实验体13号〕〔神秘老公惹不起〕〔奶系甜心:吸血殿〕〔公主嫁到:腹黑将〕〔足球因为热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