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鸡之噩梦玩家系〕〔凌霄大圣〕〔九极战神〕〔大梦主〕〔莽明〕〔克死七个未婚妻的〕〔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封时修仙记〕〔妖妃是祸水,得宠〕〔娘子万安〕〔我有一个真理眼〕〔大汉从吹牛开始〕〔一万年新手保护期〕〔我婆婆重生了〕〔无限提取基因〕〔最强女皇大人〕〔红楼之山海志〕〔温暖战九天〕〔周凡〕〔超级贴身王者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敌,从修仙归来开始 第95章 落荒而逃
    莫潇眼神无比的温柔,淡淡的说着。

    “我愿意!”

    女子内心无比的满意,朝着莫潇的那个方向慢悠悠的走来。

    目光深情侃侃,伸出了自己那稚嫩的双臂,动作特别轻柔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一举动令莫潇神情十分慌张,手不自觉的抚摸在她的腰上,内心无比的激动。

    惊鸿仙子的长相特别的俊俏,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绝世美人了,所有的修仙者都被这个女人给迷的神魂颠倒,更何况是莫潇呢。

    “咳咳……”

    突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莫潇这才缓了过来。

    仔细一看,原来自己搂着的女人是花轻舞,而双手正舒适地攀着两座雄峰,看到这一幕莫潇彻底傻眼了。

    这一刻,莫潇突然醒悟,原来刚才自己是陷入了幻境中,意识到这一点心中有些惊慌失措。

    花轻舞头埋得低低的,一脸羞红的盯着莫潇,莫潇的大手正贴在她的胸上,随着心跳,可以感受到散发温热的手微微起伏,一阵软绵绵席卷全身。

    饶是莫潇仙帝重生,这下也不知所措了,随着花轻舞的一步步靠近,内心也越来越慌张了。

    “抱歉!”莫潇对于这些男女之情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表达什么好。

    花轻舞脸上笑容逐渐褪去,原本温柔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冷淡了起来:“跟我道歉干嘛?难不成你是想占完便宜就跑吗?”

    “没有没有,你别误会啊,刚刚都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我陷入了幻境中,所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莫潇解释道,手心不禁冒汗。

    “然后呢!”花轻舞把话落下,随后又继续开口说着:“占完我的便宜,你还想溜吗?没门。”

    “啊……”

    莫潇瞬间哑口无言了,花轻舞贴近到他的脸庞,几乎就差那么一点的距离,两个人就嘴就相碰了,莫潇心跳加速了,一直在往后缩着。

    花轻舞见莫潇的这副举动,嘴角微微的上扬着,柔软的身子趴在宽广的胸膛上,一双雪白匀称大长腿顶在莫潇的腰上摩—擦,柔声道:“你可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什么了,要对你自己刚才说的话负责任。”

    “咳咳……”

    莫潇本来话都在嘴边了,突然的咳嗽声却把他的话给打断了。

    莫潇还没有反应过来,花轻舞松开暧昧的动作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这房间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她母亲在呢,要是让母亲看到眼前这个画面的话,羞死人了。

    莫潇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皮发麻。

    两人胆颤惊心转过头去,发现轻舞母亲仍旧在睡觉,两人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花轻舞拍了拍傲人的胸脯,看向莫潇吐了吐小舌头,口气温柔说道:“现在我们都这种关系了,以后该如何叫你啊?”

    莫潇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应付这些事情,对于感情这种事他向来都是个榆木疙瘩。

    “老公?”花轻舞轻轻叫唤起来,朝着莫潇越靠越近。

    莫潇直接愣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跟他靠的这么近,这让莫潇的整个人都僵硬了。

    “别这样,咱们正经一点好吗?”

    “这样是哪样啊?”花轻舞觉得这样还挺有意思的,假装不知道莫潇的心意,坐等着他的解释。

    莫潇在感情面前他经常被玩弄,但是从来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

    然而莫潇也不习惯一个女子靠的这么近,身子一直往后缩着。

    “老公,难不成你就那么的怕我?”花轻舞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怕你干嘛!”莫潇挠了挠头,却又不知怎么解释。

    “既然不怕我的话,那你一直往后缩干嘛呀?”花轻舞笑盈盈道。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

    莫潇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根本不敢在此地多待一秒钟。

    花轻舞看着门口逃离的莫潇,笑吟吟说着:“老公,这辈子赖定你了!”

    说完,花轻舞的小脸蛋越来越红了。

    花轻舞对莫潇的感觉绝对属于一见钟情,然而第一次见面,莫潇如同神人一般高不可攀,让她望而却步,如今只不过鼓起勇气表白而已。

    但是面对着花轻舞的各种调戏,莫潇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根本就不太想搭理他,这让花轻舞感到有点儿不悦。

    但是她还是挺机智的,对什么事情都比较敏感些,能够轻轻松松就能看得出来一个人的性格,就这几次的接触他能够看得出来,其实在感情面前莫潇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与其干等着这种白痴主动,还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抓住他的心,从目前看来,效果有点惊人。

    听到花轻舞背后的表白,莫潇头皮发麻,腿脚一软差点摔倒。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难搞的女孩子?

    造孽。

    ……

    鬼老站在门外。

    忽然里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鬼老连忙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发现莫潇正朝着他的那个方向走来。

    鬼老无比尊敬的朝着莫潇鞠躬,恭敬道:“先生,夫人病情有没有好转了?”

    莫潇理了一下情绪说着:“好转了许多,你就不必担心了。”

    鬼老原本还在担忧的心一下子都落下了。

    “先生,现在时候不早了,我先带你来去休息!”

    莫潇点了点头。

    鬼老就带着莫潇来到了房间里,把一切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就走了。

    莫潇一进到房间就席地而坐,准备进入状态修炼,但是却发现自己无法静下心来安心修炼,静下心来满脑子想的都是花轻舞如何调戏他的画面。

    这让莫潇一下子想修炼的心思都没有了,无奈只好取出玄明石,准备炼器。

    这一次,他一定要把木剑提升一个档次。

    …………

    到了第二天早上。

    花轻舞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正站在莫潇的房间门前,正打算敲门,有个声音叫住了她。

    “小姐!”

    这个时候,鬼老正好也在这里。

    花轻舞把目光转移到鬼老身上,随后说着:“鬼老,请随我来一趟。”

    鬼老很是疑惑,便跟在了花轻舞的后面,来到了一个地方。

    “小姐,找我来是干嘛呢?”鬼老感到很不解。

    “鬼老,你现在尽管攻击我。”

    原先是想找莫潇的,但是仔细一想,自己怎么可能比得过莫潇呢,在莫潇的眼里,她的实力就像一只蚂蚁一样,而鬼老恰好能够来检验自身实力。

    “啊?”鬼老愣住了,内心的疑惑又加重了。

    “你就尽管向我出手吧,我只是想要试看看莫潇昨天教我的那些法术到底有没有作用。”花轻舞见他这副表情马上解释着。

    鬼老眉头紧蹙着,提醒着:“小姐,我们必须对先生恭恭敬敬的,不能直接叫他的名字啊,他可是一位神仙,你这样成何体统?”

    “啥玩意儿,就他那胆量还当个神仙?”花轻舞在心里小声地说着,表面上还是不敢怼鬼老的这番话,朝着鬼老微微一笑:“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那小姐我出手了,你要注意一点!”鬼老说完这句话马上就挥了挥手中的武器。

    鬼老的这攻击速度很明显是谦让让花轻舞。

    “鬼老,你就不必担心了,拿出你的实力,速度再提升一点,就这种速度,我完全可以轻松应付。”花轻舞提高了声响。

    鬼老听完了他这番话就马上加快了速度,朝着花轻舞发起猛烈的攻势,但是没想到最后却落空了。

    鬼老加快了速度,花轻舞还是能轻轻松松的躲过他的攻击,证明了花轻舞的实力经过一夜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让鬼老感到有点儿不可思议,一脸惊讶的看着花轻舞,激动地说着:“神仙果然就是不一样啊!传授给小姐的这些法力实在是太厉害了啊!”

    鬼老内心一酸,自己苦苦修炼一辈子的实力,却比不上先生教导小姐的这几个小时,心中不禁失落起来。

    花轻舞突然也感到很不好意思,本来只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但是现在看到了鬼老满满的失落感,不由开始责怪起自己。

    毕竟以前有什么大风大浪永远都有鬼老替他扛着,如今鬼老的年龄愈发老迈,已经不能再指望这个残烛老人了。

    花轻舞的内心很是自责,“抱歉啊,鬼老”。

    “你也不必跟我道歉,要不是夫人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死在哪里了。”鬼老内心感到很失落,在一旁唉声叹气着。

    要不是花轻舞的母亲在十几年前救他的话,恐怕他这条命早就没了。

    所以为了报恩,近几年来都一直待在他们母女两身旁保护着他们。

    “如今我已经老了,留在你们身旁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正好现在有先生在,又可以教小姐一些法术,这样一来小姐的实力肯定是会日渐增长的,我走了!”鬼老把话落下,扭头就走了,此时的背影看起来很让人心疼,就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老人。

    花轻舞这才意识到鬼老真的是年纪大了,想想以前自己是多么的自私,从来都没有体会过他的感受,这让花轻舞的内心开始责怪起自己了。

    “鬼老,别离开我好不好。”花轻舞马上就制止了鬼老离去的脚步,大声的喊着“你要是走了,以后谁来保护我呢?”

    鬼老嘴角微微的上扬着:“小姐瞧瞧你这话说的,你的实力都已经远远超过我了,你现在完全有自保的能力了。”

    鬼老这活着的唯一目标就是为了保护花轻舞,但是现在花轻舞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鬼老待在她身旁也没有什么多大的用处了,一想到这内心就无比的心酸。

    “你要一直待在我身旁,保护着我。”花轻舞马上开口说着:“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家人,所以不能失去你这个家人,你要一直待在这里,时刻的保护着我们。”

    鬼老被花轻舞的这番话给愣住了,以前都是孤苦伶仃的,没想到小姐竟然把自己当成家人,内心惭愧之余,更多的是万分的感动。

    “鬼老,别离开了,我需要你在我身旁。”花轻舞一把挽住了鬼老,很是着急的说着:“现在我的实力有所提高了,虽然不需要你的保护了,但是我也可以保护您呀。”

    花轻舞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鬼老,她万万没有意识到当鬼老要离开时,自己的内心会有多么的难过。

    鬼老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小姐,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不会让小姐被别人给欺负的,一辈子誓死守护着小姐你。”

    “嗯,以后不许再提离开的事。”花轻舞开心道。

    鬼老话到嘴边的,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声音。

    他们朝着声音传过来的那个方向看着,脸上布满震惊,眼前出现了一道肉眼可见的锐利剑气穿透整个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六零小夫妻〕〔从斗罗开始逆天成〕〔狐灵杂谈〕〔王军马婷〕〔红豆〕〔我宅在家里成世界〕〔你是我无二无别〕〔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斗罗之我能种出葫〕〔斗罗大陆之神圣龙〕〔快穿:宿主她一心〕〔重生八零药妻有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