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影开始签到〕〔仙朝〕〔我真没想做渣男〕〔星际战争:守护者〕〔最强狂婿归来〕〔你跑不过我吧〕〔家有悍妻怎么破〕〔女神的上门狂婿〕〔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反派宿主是大佬〕〔我的北海动物园〕〔大神你人设崩了〕〔陈青阳主角〕〔从大佬到武林盟主〕〔都市之杀婿归来林〕〔最强利刃陈青阳〕〔最强赘婿庞飞〕〔武神纪元〕〔修仙琐录〕〔动力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章 白云三载空悠悠
    暗恋是一幅画,这是谁说的?一点不假。

    </p>

    这份最初的萌动,心无杂质的简单和纯粹,将随时光的流逝而日渐永恒。

    </p>

    第三次见沈逸唯的每一个细节我仍然记忆犹新。

    </p>

    就算后来我因他在痛彻心扉伤心难过时也无法否认这最初的美好。

    </p>

    那晚沈逸唯在月下送我回家后,难得父母两人都不在家,第一次一个人在家的我起初真的是翻来覆去,辗转反侧,难以安睡。

    </p>

    我脑子里浮现出好几百幅将来各种可能再见到沈逸唯的画面,甚至编好了我们再见面时的有趣的对话。

    </p>

    我自编自导我俩再见面时的场景与对白,他一句来我一句去的,婉转含蓄,言传意会,有趣极了。

    </p>

    我自认为我们对话的锦言妙句不逊于五千年历史长河遗留下来的任何暗恋经典对白。

    </p>

    这些想像的画面一直延续到我们已老,地老天荒。

    </p>

    反正是不可能成真的事,还不如就尽情打开少女想像的翅膀,异想天开,胡思乱想涂抹成一幅绝妙画卷呢。

    </p>

    万一将来某些画面果真成真了呢?那岂不是人生最浪漫的事情!

    </p>

    这样一想,自信倍增。我索性打开有些手生的画夹,兴之所致,画了一幅一对中年男女月下伴归图。

    </p>

    可想而知,这美妙画面的主角肯定不是我的父母这样的平民务实型夫妻。

    </p>

    我画的就是我和沈逸唯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在庆祝我们第一次望月的纪念日。

    </p>

    画面上,我俩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p>

    看着我信笔涂鸦的画面挺有意境,我意犹未尽,又不惜慎重题上我轻易不落的墨宝。

    </p>

    各种题词我都想了一遍,最后还是题上: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p>

    少女情怀总是诗,此诗句虽非惊世骇俗句,但却最能表达我画的主题。

    </p>

    关键这是只有我和沈逸唯才懂的秘密。

    </p>

    我又龙飞凤舞地签上我的大名“顾彩云”,标上日期“2012年11月5日”。

    </p>

    依此以备将来有痕可踏,有据可查。

    </p>

    最后只缺盖上红章小印就可以私藏了。我顺手把它放进我书包里冷落多时鲜有佳作的美术册里,准备课下随时拿出来自我欣赏。

    </p>

    反正自古名画除了当事人,别人谁也无法真正看懂它的深意,我也无需避讳它的表现形式了。

    </p>

    第二天清早我还在睡梦中,母亲就来电叫醒了我。

    </p>

    母亲解释说是昨晚手机没电了没法联系我,接下来连着一周老家都有事回不来,让我自己照顾自己。

    </p>

    “什么大事啊?你们连着一周都不卖菜,好多人会想你们的哦!”

    </p>

    我为昨晚我自己的晚归有些心虚,故意装作有些想他们的语气,不过说别人想他们可是大实话。

    </p>

    除了我,菜市场批发的伙伴们少了一份生意,城管的同志们少了一个对手,新认识的隔壁左右们少了一些免费送上门的剩菜碎叶,他们都会惦记着他俩。

    </p>

    当时我总结他俩能过上如此平凡幸福的生活,就在于他俩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夫唱妇随、乐于助人、舍己为人的一对傻瓜。

    </p>

    但愿吉人自有天相,傻人自有傻福。

    </p>

    不然,他们怎么会跟福利院搭上关联,此刻还在福利院忙活,而置家里高一上学的女儿顾彩云我而不顾呢!

    </p>

    “一周不卖菜咱们家会不会破产?一天不开业就一天没有钱进帐,这年头挣钱不容易啊!”我又少年老成顺便关心了一句。

    </p>

    “你别管那么多,吃饭只管在街面上的那家面馆对付着。那里又便宜又卫生。”

    </p>

    “千万别自己做啊。早餐买两根油条一个鸡蛋一杯豆浆边走边吃。”

    </p>

    “别噎着啦,节省时间别迟到啊!”

    </p>

    “饭钱在妈床边的柜子里,你自己取。关好门,别与陌生人……注意安全啊!”

    </p>

    老妈真的老了!她千叮咛万嘱咐,但奇怪的是同样的话,今早的语气却显得很是生硬严肃,搞得跟班主任老师早训似的。

    </p>

    “好啦,好啦!真啰嗦哦!”这话从心情好的我嘴里说出来就像是撒娇。

    </p>

    “一周不回来啊?”我再问一次,这才是重点!

    </p>

    “没问题吧?”

    </p>

    “太没问题了!”我愉快地答道。

    </p>

    哇!一周时间的自由,爸妈两人都不在,我能不愉快地答应吗!

    </p>

    老妈这才放心地挂了电话。

    </p>

    早上的时间本来就争分抢秒,妈妈还在嘱咐,我顾不上洗脸,乱抓一气,挂了电话到处找校服。

    </p>

    当然我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让视菜如命的他们能滞留上一周的时间。

    </p>

    若是大事,我相信我来不及细问的事情,事后他们一定会告诉我。

    </p>

    其实他们正在红纽扣福利院帮忙,这是与范红范妈妈从年轻时就结下的一份深厚感情,让他俩深表痛心,只有最后力尽所能出些力气以表心意。

    </p>

    还有姐姐诗茵拒绝回国,他们唯有每天二十四小时就地随时听侯差遣,才能略补内疚心意于万一。

    </p>

    难怪母亲电话里连一声笑音都没有,他们从没有带我去过那里,我自然连想都不会想。

    </p>

    正忙乱中,糟糕,屋漏偏逢连夜雨,慌乱中我的自行车钥匙找不到了!

    </p>

    幸好老妈告诉我钱在哪,我抓了二十元钱,套上校服,背上书包,往外冲。

    </p>

    从我家到育才中学没有直达的公交车,我还哪顾得上买油条和那一堆零七八碎的早餐啊。

    </p>

    我正驼着背哈着腰,背着沉重的书包往路口赶。

    </p>

    意外地,我竟然看见一个穿着蓝色夹克青春洋溢熟悉的身影,他在昨天的老地方,他跨着自行车,朝我路口张望!

    </p>

    天哪,竟然是沈逸唯!他怎么会这么巧经过这里?

    </p>

    瞧我这一早的狼狈样,和卖菜有什么两样!

    </p>

    我预演了一晚上的见面场景和台词画面竟没有这一幕。

    </p>

    见到他真实的感受是期待后的自卑、害羞和胆怯!

    </p>

    我下意识地赶紧双手捂脸装作没看见他,低头看脚,碎步朝他相反的方向一路小跑,慌张地左右张望过往的出租车。

    </p>

    他看见我了吗?一定没有!我准备奢侈一回打的士上学。

    </p>

    可周一人多,一辆辆车不顾我的迟到,排队绝尘而去。

    </p>

    招了几回手,没有一辆车停下,不见一人表示同情!真是急死人了!

    </p>

    但愿我这小心翼翼的躲避他的这一幕,那位同学突然眼盲没有看见。

    </p>

    正着急,一套汉堡麦当劳营养早餐套餐送到了我嘴前。

    </p>

    果然刚才我没有看花眼,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正是沈逸唯!

    </p>

    “别掩耳盗铃啦,傻瓜,你就这么不愿意看见我!”

    </p>

    “你的早餐,我在店里吃了,顺便买了一套。上车,我送你!”他提了提自行车,指了指后座。

    </p>

    “学长早,谢谢了,这么巧,我们又碰到了!”我硬着头皮回头挤出尴尬笑脸,接过早餐。

    </p>

    唉,今天是什么运气,这第三回让他看到的又是我的狼狈样,倍没面子。

    </p>

    “不是赶巧,我是特意来接女朋友上学,专车等候呢!”他开玩笑。

    </p>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虽然知道他在开玩笑,但我这小心脏,仍然差点炸裂。

    </p>

    “你这专车还不错。受宠受惊啊,不知是接送第几任呢?”我吐了下舌头,使劲压住心头恐慌,故作平静对答。

    </p>

    “只此一任!唯此一任!唯只一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哦!”他似乎是认真地说。

    </p>

    这话我听得晕,似懂非懂。

    </p>

    反正他的声音好听,我喜欢听他说的每一句话。

    </p>

    但我强迫自己只能随便一听,否则会晕菜得黑白不分。

    </p>

    “星期一很幽默哦!那,谢谢了。”恭敬不如从命,我美美地上了车。

    </p>

    “你等着啊,等你大学毕业了,我开奔驰车来接你。”他双手突然放开车把,我一声惊叫,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角。

    </p>

    他得意地骑着车,吹起悠扬的口哨,哈哈直乐。

    </p>

    这样调皮搞笑的男神沈逸唯我始料不及!

    </p>

    短短三公里的路程,一眨眼就到了。

    </p>

    一路上不知道是何风景,见到了什么人什么事。

    </p>

    我只知道云在飘,他在骑,我在笑。花样的年华,是多么美好。

    </p>

    到了离学校至少五百米外,我就急急地跳下车来,与他挥手说再见。

    </p>

    然后我准备掩藏起嘴角的甜笑,再一溜小跑地到校。

    </p>

    我生怕同学看见沈大男神和我这个无名鼠辈岌岌无名的女生在一起,这会降了他的身价。

    </p>

    “放学后老地方接你,有重要的事告诉你!”他在车后跟来这么一句,我不知如何接这话。

    </p>

    我还真不敢和他再一起出现在校门口,那简直是自寻死路,那是现世报,拉全校啦啦队的仇恨啊。

    </p>

    我才跑了几步,发现他的自行车还未超我,便回头去看他。

    </p>

    他竟然还站在那里,满眼的迷茫和忧伤,和昨晚站立的姿势一样。

    </p>

    我又是一种莫名的心疼。

    </p>

    半秒的犹豫后,我跑回去问他:“沈逸唯,你今天不上课吗?”

    </p>

    “我不上课,我只是来送你,宣誓主权。”他仍然故作洒脱,开玩笑地说。

    </p>

    “这个,送给你!”我急急地挪下书包,拿出我昨晚画的画作。

    </p>

    还未等他细看我的杰作,我早已羞得无地自容地跑开了。

    </p>

    这是我第一次送给男生礼物,虽然非节非假,甚至可以说无缘无故。

    </p>

    本来我还以为最近不知能不能见到他的背影呢。

    </p>

    一切发展得这么快!这简直让人心花怒放啊。

    </p>

    可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感觉,这一切都太不真实。

    </p>

    我真害怕这只是梦境,我好担心眼前的见面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p>

    一整天上课,我都心神恍惚,担心放学后见不到沈逸唯。

    </p>

    课间我特意跑到高三年级教学楼,破天荒地去查找高三月考的年级排名榜单。

    </p>

    榜单上榜首已赫然没有沈逸唯的鼎鼎大名,我一路往后仔细排查过去,也没有找到他的名字。

    </p>

    我听到偶尔有同学在说:“热烈庆祝沈逸唯同学终于退出了考试,腾出了位置……”

    </p>

    “沈逸唯为什么没有考试?”我挤过去问。

    </p>

    “你是沈大男神的小迷妹吧,这都不知道啊,他要出国哦。”几位男生冲我一阵嬉笑。

    </p>

    “听说还是和女朋友一起出国呢,双宿双飞啊。”他们似乎是故意说给我听,或者完全没有把我这位看似没有份量的迷妹当回事。

    </p>

    也曾听说过沈逸唯要出国,育才这小小的庙是装不下沈大男神的。

    </p>

    但我总以为还有一学年的时间,没想到一切都发生的这么快。

    </p>

    临放学前,教我们生物课的班主任老师给我们临时开了一个班会,利用生物进化原理和上升到基因遗传变异的高度和同学们讨论高中生早恋的优劣话题。

    </p>

    班主任的眼神在几位漂亮女生的脸上扫视,男生们窃窃私语。一阵紧张后最后大家在轻松的哄笑声中愉快地结束。

    </p>

    还好,全班师生都完全忽略了我。

    </p>

    放学了,我在老地方去等沈逸唯,我才发现我没有沈逸唯的任何联系方式。

    </p>

    我们原本只见过三次面,一切美好的想像都是我想太多了。

    </p>

    三个小时后,仍未见他的身影。天黑了,怕黑的我只好坐公交车回家了。

    </p>

    后来的一周内我也未见他的身影。

    </p>

    我父母回来后,告诉我姐姐诗茵博士毕业,经过自己的努力,她将继续留在美国深造。

    </p>

    我只能望其项背,家里其他一切都如常。

    </p>

    只有我闷闷不乐,活泼开朗的我突然变得沉默、内向、敏感。

    </p>

    没多久,院里的叔伯大婶们都在议论着,各大报纸和电视都在报道,闵江市副市长沈剑涛经查入狱。

    </p>

    连路人都在惋惜。

    </p>

    闵江市首富,福达集团企业因多项违法违规,董事长肖福成突发脑梗,畏罪身亡。

    </p>

    大家都在唏嘘。

    </p>

    这些我并不关心,这些都是市民们的茶余饭后。

    </p>

    我并不知道这期间在匆忙中出国留学的沈逸唯和肖叶青在登机中被羁留遣返,他们消失于这茫茫人流,却从未与我相遇。

    </p>

    我只以为沈逸唯在远方过成了另一个男神模样。

    </p>

    过了些日子我独自一人亲眼见到了难得一见的月食,亲眼见到了明月在群星烘托后,从细微的缺口开始,逐渐被吞没在黑暗之中。

    </p>

    当时我想,也许,沈逸唯在他国,也和我一样仰望着天上。

    </p>

    国外的月亮一定不如国内的圆。

    </p>

    我庆幸我们仍然能共望一轮明月,不知他是否还记得我。

    </p>

    直到我高中毕业,白云三载空悠悠。

    </p>

    三年内我都没有见到沈逸唯,就好像月没起过,他没来过,我没心动过。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