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俩宝,老婆大〕〔宠妻总裁坏透了〕〔重生之亿万首富继〕〔痴傻前妻不复婚苏〕〔爱你在尘埃里苏晴〕〔诸天大造化〕〔斗米仙缘〕〔大佬媳妇甜又野〕〔玄清卫〕〔失忆之王〕〔我从禁地来〕〔木叶之残火太刀〕〔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叶新林清雪〕〔慕斯盛莞莞〕〔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十章 庭叶声声深几许
    就在我跟我家猫咪“唯唯”表白的当天晚上,沈逸唯随王天泽董事长回到了他们所住的翠玉轩别墅院。

    </p>

    肖叶青坐在王天泽的专座宾利车上,与王董并排坐在后座。

    </p>

    沈逸唯单独驾驶奔驰车随后。

    </p>

    王董本想和平时一样,眯眼在车上小憩片刻。但一路上身边精力旺盛的肖叶青像只百灵鸟儿,叽叽喳喳地唱过不停。

    </p>

    “王叔呀,您公司规模可真让我开眼界了!”

    </p>

    “没想到在地产界的寒冬季节,我们的利天这儿还是难得的姹紫嫣红的春天啊,我是越来越崇拜您啦!”

    </p>

    “逸唯跟着您干,将来肯定会越来越有出息!”

    </p>

    肖叶青眨着大眼睛,慵懒地伸了个小懒腰,虽有困意却打着哈欠连连说。

    </p>

    “叶叶,现在正是秋天哦!”司机回头说。

    </p>

    “今天你也有点累了吧?各行各业,只要努力,行行都能出状元!”王董说。

    </p>

    王天泽看着这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怜爱。

    </p>

    “嗯,平时我都要睡到下午2点才起床,今天跟着您跑了一天,才知道这皇上不是好当的啊。就您这上早朝的累我就受不了!”肖俏皮地说。

    </p>

    “所以你才当不了皇上只能当公主嘛!”王董也和她开玩笑。

    </p>

    “王董,您对这两孩子可真好,比亲生的还亲啊!”司机插话。

    </p>

    “那当然了,叶叶是我从小就抱着长大的。我和她爹是好兄弟,我又没有亲生女儿,只好把她当公主宠了。”

    </p>

    王董看着她身边的小公主,当年那个他开着车帮着接送幼儿园,爱哭爱闹的小女娃瞬间长大了,比自己还高出一个头来。

    </p>

    “那您对逸唯不也这么好嘛?他可不是您的亲儿子!您对他比对我还亲还好呢!”肖叶青装出一副吃醋的样子,继续跟王董撒娇。

    </p>

    “你的淘淘弟不在我身边,有你和逸唯偶尔陪着我,我这老头子才不孤单!”

    </p>

    “王叔!瞧您说的!您还正当壮年呢!把自己说得多老似的,还老头子呢!不过您以后可要少喝酒哦。”

    </p>

    “今天中午您可是一顿豪饮,几月不见,最近您可发福明显啊,瞧您的总裁肚!”

    </p>

    肖叶青比划了一下:“您的总裁肚又能装下几个楼盘啦!”

    </p>

    “哈哈,我闺女越来越会哄我开心了。我以后注意点就是,还是我闺女知道心疼我!”王天泽难得愉快地笑笑。

    </p>

    “快到高尔夫了,不知道今晚夜场的人多不多,王叔您以后要多抽时间加强锻炼啊!”

    </p>

    说笑间,两辆车已绕过高尔夫,前后驶入翠玉轩3号别墅院。

    </p>

    肖叶青家住在王董家隔壁翠玉轩1号,但今晚她直接一同去了王董家。

    </p>

    早有看门的保镖打开院门,两位居家阿姨出门迎接。

    </p>

    “王总回来了,逸唯,叶青,今天你们都回来了啊。”两位阿姨还是习惯地叫王天泽王总,这称呼一直延续了好些年了。

    </p>

    “人真齐,真热闹哈,饭菜都准备好了。”阿姨们喜笑颜开。

    </p>

    “林阿姨好,王阿姨好!”沈逸唯和肖叶青显然对这里很熟悉,礼貌地打招呼。

    </p>

    这是一栋三层庭院别墅,独立墙院。

    </p>

    院内四周树木茂密葱翠,既有花草水池园林风,也有雕栏画栋古朴范。

    </p>

    三层中西结合的庭院建筑掩映在一片过道竹林中,庭院小径蜿蜒,通过花园走廊,曲径通幽处即是大厅。

    </p>

    晚餐当即摆好,满桌菜肴却是极为素简。

    </p>

    桌上四菜一汤。其中四菜却是一荤三素。

    </p>

    三人在餐桌坐定。

    </p>

    “王总,晚上按您的要求饭菜做得有些清淡,你们吃不饱随时吩咐啊。”

    </p>

    “林嫂,王嫂,我们中午吃得太油腻了,晚上特意清简些。你们吃了吗,也一起吃吧?”王董邀请她俩入座。

    </p>

    “我们已经提前吃过了,您慢慢吃,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p>

    “谢谢你们,辛苦啦。”王董说。

    </p>

    林嫂为三人盛好营养汤,和王嫂一起离开。

    </p>

    三人边吃边聊,王董坐下开口便开始谈工作。

    </p>

    “逸唯,我很高兴你愿意主动正式加入到利天来。”

    </p>

    “你这几年跟着我,我觉得你很聪明。可你以前不愿露面只是私下帮忙,现在怎么想通啦?”王董问。

    </p>

    “我就是,嗯,我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我这几年到处晃悠,觉得我应该有一个正当职业了。”沈逸唯想了想,好似认真回答。

    </p>

    “嗯,你俩今年都是二十二岁,好多像你们这么大的孩子正好本科毕业继续读研究生。我总是为你们俩没有继续念书感到遗憾,我还是希望你俩去读书。”

    </p>

    “我们都这么大了再上学就太老啦,也捡不起来了!不上学我们也一样过得很好嘛!”肖叶青摇头。

    </p>

    “你们俩对自己的前途还可以多考虑考虑!”王董说。

    </p>

    “干嘛这么严肃嘛!我们来庆祝逸唯正式上班,以后逸唯的一举一动王叔就可以掌控了!”叶青笑着说。

    </p>

    三人举起茶杯,杯响并不饮下,意思表示祝贺。

    </p>

    “怎么,想让王叔帮你掌控他?”王天泽开玩笑。

    </p>

    “王叔,我凭什么要掌控他嘛!”肖害羞地看了一眼沈。

    </p>

    沈逸唯脸上并无表情,看不出是忧是喜。

    </p>

    “我学历不高,水平有限,又喜欢自由,只怕做不好反给王叔添乱。”逸唯沉默片刻后说。

    </p>

    “工作上的事情倒不着急,你要不要征求你父母的意见?”王天泽知道他母亲刘芸对自己成见很深。

    </p>

    “不了,我父亲还在里面我就不打扰他了。”沈逸唯顿了一下,不由咳嗽一声。

    </p>

    提起父亲,沈逸唯吐字很是艰难。

    </p>

    “我母亲您也知道,她很固执,这三年她深居简出。她办了退休后,索性搬回乡下去住了。再说我的事儿她几乎也不管,商量起来也不会有结果。”

    </p>

    说起母亲,沈逸唯倒是话多一点。

    </p>

    话说到这里,三人一阵沉默。

    </p>

    “逸唯不要担心,这份工作慢慢来,你可先试试。现在行业不景气,只要你俩愿意,你们都可以来帮我。你们有自己的爱好,我也支持你们。”王董说。

    </p>

    这三人,不知不觉中,似乎成了真正的一家人。

    </p>

    沈逸唯和肖叶青,现在都是没有父母关爱的孩子!

    </p>

    而王天泽自己,三年前儿子王海淘去国外上大学,妻子杨静怡在国外创业发展。

    </p>

    “国内的房地产行业已进入冬季,我们必须将战略思维转向国外!”

    </p>

    妻子多次催促他放下国内产业,共同去国外发展,他坚决地拒绝了。

    </p>

    如今夫妻二人长年分居,他王天泽在国内也是独身一人。

    </p>

    他刚参加完国内的房地产高峰论坛,他发表了中国房地产业在政策密集出台深陷高库存泥潭后,行业将冷暖交织,蝶变不断。

    </p>

    “逸唯,你怎么看现在的房产市场?我们最近的几次论坛,大家都不乐观啊。”

    </p>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市场预期看弱,持续需求动力不足。我认为整体低迷态势还需紧跟国家政策和市场新的消费需求。”沈逸唯说。

    </p>

    “王叔,您回家就不要再想工作上的事啦!”肖叶青给沈逸唯使眼色。

    </p>

    她的意思是让王叔回家多休息才是我们晚辈该做的事情啊。

    </p>

    沈逸唯心领神会,立即为王董夹菜盛汤,夸赞林阿姨做的饭菜真不错。

    </p>

    王天泽平时在国内也是到处飞来飞去,今天难得回到翠玉轩,更难得的是有两个孩子同时陪伴。

    </p>

    自沈逸唯和肖叶青两人高三出国登机同时被遣返后,他们三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巨变。

    </p>

    沈逸唯这才知道自己从小尊敬的父亲沈剑涛被检查院带走。

    </p>

    肖叶青的父亲肖富成更是突发疾病身亡,这个可怜的女孩成了无父无母的孩子。

    </p>

    而王天泽原是肖富成的得力助手,富达集团解体后,他竭尽全力,重新改建利天股份。

    </p>

    他除留下富达集团的部分精英外,从社会大量招聘年轻人才补充新鲜血液。

    </p>

    他第一时间全程操办了肖富成后事,并派人从机场接回了这两个孤立无助的孩子,并给予了二人相应的股份。

    </p>

    墙倒众人推,树倒弥狲散。

    </p>

    众人唯恐避之不及,没有落井下石已是仁义之士,他王天泽为何如此重情重义?

    </p>

    沈逸唯的母亲刘芸便觉得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p>

    但沈逸唯却不顾这些,他从此就一直住在翠玉轩,和王天泽同居一栋。

    </p>

    “王叔,我既然是利天的职工了,我想搬住利天职工宿舍!”

    </p>

    “那怎么行!平时我打游戏找谁玩啊!”肖叶青第一反应表示反对。

    </p>

    “在家里住不习惯吗?还是住在家里吧,在家里吃住都方便些。”王董说。

    </p>

    “我只需要在公司有一间独立的宿舍,这样也好熟悉公司情况。”

    </p>

    “万一加班加点的,我就不回来了,不忙时我还是两头跑呢。”

    </p>

    “但我父亲的身份还请您保密!”沈逸唯说。

    </p>

    看样子这孩子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他并没有把这个家当成自己的家。

    </p>

    王董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p>

    “你想什么时候搬?”王董问。

    </p>

    “就这个周末吧。”

    </p>

    “回头我安排一下。”

    </p>

    “这种小事还是我来安排吧,您忘了我现在是您的助理呢。”沈逸唯笑着说。

    </p>

    “逸唯,果然有你在,王叔会轻松不少呢!”

    </p>

    肖叶青见王董同意了,也不再说什么,趁机替沈圆场。

    </p>

    吃完饭三人又聊了会,沈送肖回到翠玉轩1号院,并未进院便返回。

    </p>

    沈逸唯住在翠玉轩3号三层顶层。

    </p>

    他默默地走进卧室,从衣橱里搬出一个最大号的行李箱,箱子已落满灰尘。

    </p>

    里面并没有放什么东西,只有他珍藏的一幅画。

    </p>

    这是在育才中学时一个叫顾彩云的小学妹送给他的。

    </p>

    当天他说他要去接她放学,他要告诉她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p>

    可是当天他却被母亲强行拉去办理出国手续。

    </p>

    今天在利天公司,他与她再次正式照面。

    </p>

    他拿起画看了很久很久,想起她的样子,他脸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

    </p>

    而王天泽的二层的卧室里,他在房间里踱步走来走去。

    </p>

    他抽了一会烟,还是难以入睡。

    </p>

    他便走到书房,打开书柜,若有所思地翻找了一会。

    </p>

    他终于找出了一张一寸泛黄的老照片。

    </p>

    这照片上的人正是肖叶青的母亲,她叫叶翠芝。

    </p>

    照片上的她明眸皓齿,冰肌玉骨,仿若仙女下凡。

    </p>

    他不由地嘴角挂起笑容。

    </p>

    他还记得第一次和肖富成见到叶翠芝时的场景,当时他还戴着安全帽,泥手泥脚的他,叶翠芝对他菀尔一笑。

    </p>

    他便也跟着她一阵傻笑。

    </p>

    这张照片,还是当年他帮肖富成跑企业变更手续时,谎称照片丢失了暗自扣留下来的。

    </p>

    如今,二十年多年过去了。肖叶青长得婷婷玉立,就像她母亲的翻版,连声音也像。

    </p>

    叶翠芝嫁给了他的好上司好兄弟肖富成。

    </p>

    无论从哪个角度,这个可怜的孩子他必须管下去。

    </p>

    他很希望把肖叶青培养成企业精英,继承她父母的事业。

    </p>

    但她不爱学习,从小却爱唱歌,梦想成为明星。

    </p>

    现在的年轻人,他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p>

    没办法,他只好尽力地去帮助她,帮她实现她的愿望。

    </p>

    小孩子爱玩,就让她玩去吧?。

    </p>

    就算是失败,总算是让她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了一回。

    </p>

    最近他发现,肖叶青看沈逸唯的眼神不对了,以前还叫逸唯哥,现在就直接叫逸唯了。

    </p>

    这两孩子如果能促成一对,那倒也是天作之合。

    </p>

    半夜秋风起了,窗外竹林阵阵摇曳,风过处竹叶簌簌作响。

    </p>

    这“翠竹轩”的名字,还是当年叶翠芝亲自起的名呢。

    </p>

    他内心放不下她,他选择了与她择邻而居,就像当年的金岳霖择林而居一样。

    </p>

    这也是他一直舍不得搬离此处的主要原因。

    </p>

    在这万千盛世繁华,可怜竹林翠枝年年发,而故人伊人却都已不在。

    </p>

    尤其是在这寂寞的半夜里,人到中年,庭叶声声深几许,最怕听这穿林打叶声啊!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