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庞飞安瑶〕〔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夫人每天都被套路〕〔贵妃有心疾,得宠〕〔女神的上门狂婿〕〔万古第一仙宗〕〔绝世斗神〕〔重生之投资大亨〕〔都市最强小村医〕〔女神的上门豪婿〕〔逍遥战神〕〔都市之魔帝归来〕〔斩月〕〔万古第一神〕〔重生之狂暴火法〕〔大佬们都在疯狂讨〕〔我在日本当警部〕〔天下狂医张铭〕〔混沌夺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十六章 雪里已知春信至
    我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坐在沈逸唯的车上。

    </p>

    车上开了暖空调,车座加热,很是温暖。

    </p>

    此刻,他就真真切切地坐在我的身边,他还记得他曾经随口许下的诺言!

    </p>

    酒后不胜酒力一时感性的我,真感动得,幸福得,委屈得想哭!

    </p>

    我感动什么?幸福什么?

    </p>

    好似这几年的思念和纠结,一切都值得!

    </p>

    我又委屈什么?想哭什么?

    </p>

    多少个月下,我在举头望明月,问今夕是何夕。

    </p>

    我以为他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而他却一直在闵江,与我咫尺天涯!

    </p>

    可为什么,我还会有深深的,隐隐的不安?

    </p>

    我真担心我会跟上次一样,坐过他的自行车后,他突然又从我眼前消失不见了。

    </p>

    我不知道他将要和我说什么,也许是说,公司最近会有什么重大变动?

    </p>

    房产行情?公司股票?股东股权?董事长的八卦私密?

    </p>

    或者是关于我个人的岗位变动?

    </p>

    不可能!沈逸唯似乎不是一个随意议论是非的人。

    </p>

    刚才他的那些培训的“同学们”说了,他是一个不近人情的怪胎!他们和他相处简直就是受罪!

    </p>

    我不得不承认,离开育才中学后的沈逸唯,他变了。

    </p>

    那个被满场喝彩,领跑阳光的沈逸唯,他变得特立独行,沉默寡言,双眼饱含忧郁。

    </p>

    他或静静地坐着,或一溜烟的跑得无影无踪,他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旁人无法走近。

    </p>

    我静静地看着沈逸唯就坐在我的身边,我们离得是那样的近。

    </p>

    我努力克制自己,但我仍然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p>

    我也不知道我们就这样坐了多久,我侧目看他,真的不忍心惊扰了他。

    </p>

    他双手抚着方向盘,将整个身体都靠在上面,整个脸深深地埋了下去。

    </p>

    他满身疲惫之极,薄薄的羽绒上衣裹着他,似一瘫淤泥赖地。

    </p>

    他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酒后失仪的状态来见我!

    </p>

    为什么他又不再说话?又是好一阵的沉默!

    </p>

    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伸手盲目地按下音乐键,并未抬头。

    </p>

    一首老歌在车内幽幽地响起,它循环播放,似乎耳熟。

    </p>

    几遍之后我才想起,这是一首《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p>

    夜阑人静处?/响起了/一厥幽幽的saxophome/牵起了?/愁怀于心深处

    </p>

    夜阑人静处/?当听到/这一厥幽幽的saxophome/想起你?/茫然于?/漆黑夜半

    </p>

    在这晚星月?/迷朦/盼再看到你面容?/在这晚思念?/无穷/心中感觉似没法操纵

    </p>

    想终有日/我面对你/交低我/内里情浓/春风那日会为你/跟我重逢/?吹送

    </p>

    夜阑人静处?/当天际/星与月渐渐流动/感触有如潮水般?/汹涌

    </p>

    若是情未冻?/请跟我/哼这幽幽的saxophome/于今晚/?柔柔的?/想我入梦中

    </p>

    夜阑人静处/?当天际/星与月渐渐流动/感触有如潮水般/汹涌

    </p>

    若是情未冻?/请跟我/哼这幽幽的saxophome/它可以?/柔柔将?/真爱为你送

    </p>

    若是情未冻?/始终相信/我俩与春天有个约会/i?have?a?date?with?sp

    </p>

    i

    </p>

    g

    </p>

    听得我几乎记下了所有歌词,他还是没有说话,我便在心里跟着哼这幽幽的saxophome。

    </p>

    好几次我都想试图说点什么,或者扶着他的肩膀问他哪儿不舒服,这样颓废沉默的他令我不知所措。

    </p>

    我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p>

    车窗前李进和其他同事陆续经过,疑惑地侧头朝车内张望。

    </p>

    沈逸唯头埋得很低,她们大概是无法看见他的。

    </p>

    在她们经过车前时,我不得不将头低下避开她们的视线。

    </p>

    我看着他短浅的头发,玻璃车窗外射进的寒光笼罩着他,我真不知道在这种音乐氛围下,开口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好。

    </p>

    我只好努力地平静自己,闭目不再看他。

    </p>

    我对自己说:“顾彩云呀,别犯贱啊!你这些年就是一个十足的大傻瓜!你千万不要再犯傻,要忘记眼前的这个男生,也许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啊!”

    </p>

    “而且,你这样一个平凡的女生,男神沈逸唯又凭什么会喜欢你!”

    </p>

    他如果再不说话,我打算默默地下车回宿舍去,从此死心!

    </p>

    就让他像游戏中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倭瓜似的,瘫在那融化在那里吧!

    </p>

    我要过我开心快乐的生活,远离他,再也不要理他!

    </p>

    请相信,如果你真的曾暗恋过一个人,这千转百结的甜蜜和痛苦就是如此轻易地随时切换和折磨人!

    </p>

    唉,自从认识沈逸唯后,我的粗线条的神经里,凭空增加了敏感和脆弱这两条不着痕迹的神经末梢。

    </p>

    我真的讨厌这个敏感和脆弱的自己!

    </p>

    我刚起想下车的念头,他却说话了,他好像知道我的全部心思似的!

    </p>

    他开始说话,声音却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p>

    “谢谢你陪我,我好些了!”

    </p>

    他好像魂儿回体,身体回归了正常,活过来了。

    </p>

    只要他一出声,我就觉得世界又变明亮了,一切美好瞬间又回来了。

    </p>

    “你怎么也喝酒了?”我关心地问。

    </p>

    “这些天,你到哪里去了?我到处找你!”

    </p>

    他并不回答我,只是问我。

    </p>

    “找我?”我小心翼翼地问。

    </p>

    我在心里暗暗想着,他怎么会关注我的行踪?

    </p>

    他到底关注我了,还知道我不在公司了,我已经甚是感激。

    </p>

    只是他如果是真的要找我,难道他没有向办公室去打听吗?

    </p>

    就算不去打听,公司培训记录与培训信息里总会有上报的文字。

    </p>

    他再忙,但他随便翻阅《利天房产周刊》,上面总会有我们六人的培训信息,哪怕只是一行简讯。

    </p>

    对了,他也去培训了!我猛然想起。

    </p>

    他这是在追问我们“逃课”私下去哪了!

    </p>

    “我们,我们三人去沙窝村曾有米老家了,我们还去了沙窝山,我们玩得很开心,那里真好玩。”

    </p>

    我语气轻松,试图说些开心的话题。

    </p>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他如实相告,巧巧已经嘱咐过我们除六人外要保密的!

    </p>

    我以为他会追问我们如何玩得开心,可是他没有问。

    </p>

    “哦!”他只是哦了一声,又不再说话。

    </p>

    我们又是沉默尴尬良久,他终于又再次抬起了头。

    </p>

    “你走了,我好想你。”

    </p>

    他笃定地看向我,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p>

    “你?好想我?”

    </p>

    我茫然地看向他,他的脸,还是那张轮廓分明的极帅的脸,他的眼神变得柔和迷人。

    </p>

    他的眼神让人容易沉陷,我赶紧避开,不再看他。

    </p>

    “你走了,我好想你。”

    </p>

    这句话不正是我在心里涌起过千万遍,应该是我说给他听的话吗?

    </p>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句话是沈逸唯亲口对我说的。

    </p>

    但我却又似乎对此早有预感。

    </p>

    “是的,我好想你,我心里好难受。”他重复着这句话,又将头埋下去。

    </p>

    他为什么这么难受?难道他想我,不是开心而是一件这么痛苦的事情?

    </p>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为什么他想我,我并没有觉得开心和快乐!

    </p>

    他难受,我便也难受!

    </p>

    我现在该怎么办!

    </p>

    我在心里矛盾着,似乎一下子停住了思想。

    </p>

    不知何时,他已将车慢慢地启动了。

    </p>

    “哦,不要,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惊恐地问他。

    </p>

    “我也不知道,边开车边说话好吗?”他语气温柔,刚才颓废的表情完全消失了。

    </p>

    “可是你喝了酒,酒驾是件很严重的事情!”我说。

    </p>

    “刚才我趴了一会,好多了。我不开远,我们就在附近转转吧。”

    </p>

    “哦,不可以!我们叫上巧巧一起去好吗?”我语气坚定,却又似乎在恳求。

    </p>

    “可是她没有在房间里。”他竟然孩子般地笑了。

    </p>

    “是的,她刚和我一起回来了,可是她突然有急事又去办公室去加班了。我可以去叫她。”

    </p>

    他没有说话,只是顺从地将车开到了离办公楼不远的地方。我忐忑地向办公楼走去,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巧巧解释沈逸唯的事情。

    </p>

    办公楼内到处还亮着天道酬勤,不知疲倦的加班加点的灯光。

    </p>

    我进了办公室,李进已走,巧巧和芊芊正在合作写一份材料。

    </p>

    两人正忙得目不转睛,聚精会神。

    </p>

    “嗨,白骨精们(白领,骨干,精英),该睡美容觉了啊!”我进去与两位白骨精打招呼!

    </p>

    “彩彩,干嘛来了?”巧巧连头也没抬,敷衍着问了我一句。

    </p>

    “巧巧,早点回去睡觉吧,大冷天,我一个人睡不着哦!”

    </p>

    我劝巧巧回去,预备到了楼下再单独告诉巧巧关于沈逸唯的事情。

    </p>

    “这活儿马队长明天着急要用,彩宝贝,你乖点!别闹!自己回去睡觉哦!”

    </p>

    芊芊生怕我拉巧巧回去,她也跟着催我走。

    </p>

    她们知道写东西的事情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就帮不上忙,她俩也根本无暇搭理我。

    </p>

    她们还真以为我是一个人睡不着觉,闲得无聊呢!

    </p>

    看到芊芊,我又想起她喜欢沈大助理的宣告,真不知道她见到沈逸唯和我坐一起会不会掐死我!

    </p>

    我想了想,还是赶紧走吧!

    </p>

    沈逸唯在那里等我,见我一个人回来,竟开心地笑了起来。

    </p>

    我只好垂着头一个人乖乖地回进了沈逸唯的车里。

    </p>

    车缓缓地行驶着,我俩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刚才的沉默与忧伤好像没有发生过。

    </p>

    车开着开着,突然车窗前飘起了雪花。

    </p>

    “咦,下雪啦!”我指指窗前。

    </p>

    “是啊,这么准,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雪呢!”沈逸唯说。

    </p>

    开初雪花只是星星点点,不知不觉,外面飘起了鹅毛大雪,此刻正漫天飞舞。

    </p>

    沈逸唯把车停在了一个宽阔的草地边,我们兴奋地下车捉雪。

    </p>

    只一会儿,我们的脚下已是一片雪白,整个世界一片银白闪亮。

    </p>

    城郊的夜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如此多娇!

    </p>

    我们俩在雪花里穿行,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我们的两串脚印。

    </p>

    沈逸唯自然地拉起了我的手,我们的手紧紧地扣在一起。

    </p>

    天与地,雪与我们,我们不时相视而笑。

    </p>

    此时的沈逸唯,又回到了育才中学时的模样。

    </p>

    “顾彩云,看雪!”他向我扔过一个小雪球来。

    </p>

    “沈逸唯,接招!“我也滚了一个更大的雪球,对他毫不手软地扔过去!

    </p>

    雪地里,留下了我们欢快的追逐声和笑声。

    </p>

    他走过来,揉搓我冻僵的双手,问我:“冷不冷?”

    </p>

    我摇摇头说:“不冷!”

    </p>

    他用胳膊帮我挡住雪花,我抬头看他。

    </p>

    纷扬的雪花下,他像个白马王子般,一身晶莹。不知何时,他已不慎走入我的灵魂深处。

    </p>

    “我喜欢你!“他情不自禁地说。

    </p>

    ”你喜欢我什么?”我好奇,想知道。

    </p>

    ”喜欢你没有理由!你就和这雪花一样,单纯可爱!”他说。

    </p>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我问。

    </p>

    “从第一次你帮我系鞋带,我第一次看到你开始。”他答。

    </p>

    “我也是!我喜欢你,沈一逸一唯!”我张开双臂,雪地狂奔,向天地呼喊!

    </p>

    他追上来,我情不自禁地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激动的泪水和着雪花一起在脸上流淌。

    </p>

    他的脸慢慢地向我靠近,他的眼睛整个地闭上了。

    </p>

    我看清了他的睫毛,清晰地盖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他的鼻梁,他的气息……

    </p>

    他用手替我擦拭泪水,用手指头轻柔地捏了捏我的鼻子。

    </p>

    然后他轻轻地亲了下我的额头。

    </p>

    “傻瓜,这么高兴,哭什么呢?”他问。

    </p>

    “我好像,好像是在做梦。我怕梦醒了,你又不见了!”

    </p>

    “如果是梦,让它永远不要醒!”

    </p>

    “我真希望,就跟现在我们的雪白头发一样,我们就这样白头到老了!”

    </p>

    我看着我们雪花点缀的白发,不无向往地说。

    </p>

    “那怎么行,我们还要从青丝到白头呢!”

    </p>

    他轻轻地拂去我们双方头上的雪花,笑着说。

    </p>

    此情此景,我感到从所未有过的甜蜜。

    </p>

    是的,沈逸唯说他喜欢我,我所喜欢的人,他也喜欢我!

    </p>

    我们彼此浪费了多少时间,害得是多么苦,现在我们终于牵手走在了一起!

    </p>

    可是这一切,是真的吗?是在做梦吗?

    </p>

    你听他说,如果是梦,就让它永远不要醒。

    </p>

    我们终于敞开心扉,好似相恋了几个世纪的恋人,终于雪中相拥。

    </p>

    我们轻轻地说着话,温柔地拥抱在一起。

    </p>

    我们规划着将来,谈自己的理想,我只知道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

    </p>

    常常是我们的笑声打断了我们的话语,常常是彼此深情凝望代替了我们的笑声。

    </p>

    深夜十二点,他送我回公寓,一路上夜色纯白安静。

    </p>

    为了不让公司熟人看见前车的我,我特意坐在车后座。

    </p>

    一路上,我用双手搭着他的双肩,认真地看着他开车。

    </p>

    我看到反光镜里的他的眼神,深情而专注。

    </p>

    快下车时,沈逸唯依依不舍地问我:“圣诞节有空吗?”

    </p>

    我毫不犹豫地说:“有啊!”

    </p>

    “那我们圣诞见!别忘了我们还和春天有个约会呢!”

    </p>

    “嗯,好!”我们会意一笑。

    </p>

    我们这是一见钟情吗?

    </p>

    有他的笑容,这世界便是多么美好!

    </p>

    我相信这一生,不论他如何改变,他将令我刻骨铭心。

    </p>

    就如车窗外的雪花,也许它总有融化的时候。

    </p>

    但此刻的美丽,又有谁能否认呢?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