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二十三章 两小千里无嫌猜
    我和沈逸唯的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我们悄悄地恋情已成为公司没有公开的秘密。

    </p>

    经过了那个美丽的雪夜,浪漫的圣诞约会,以及惊艳的联欢之夜后,我们每天都笑得那么开心。

    </p>

    我脸上每天都挂着掩饰不住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或许这样微笑的样子才是爱情的模样。

    </p>

    很多利天的美女们见到我都说:“哟,你看顾彩云,有什么喜事呢?眼睛都可以传情哟,怕是中了大奖也没有这么开心吧!”

    </p>

    除了办公室的美女战友们,别的部门的她们却绝不起哄我和沈逸唯。

    </p>

    我知道对于沈逸唯,她们都有一份难言的羡慕嫉妒和不甘之心。但在事情还没有明了之前,对于我挂在脸上的微笑和我们之间的一些传闻,大家终究不过是猜测而已。

    </p>

    我们都没有说破,就表明大家都还有希望!

    </p>

    因而遇到她们也并不挑明的玩笑,我们都只是再报以心照不宣地相视默契对笑。

    </p>

    于我而言,不承认,不否认,或许便是最大限度的默认。

    </p>

    每天对沈逸唯的牵挂,牵动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p>

    我担心他突然出差,担心他不开心,担心他喝酒,担心他感冒,担心他头晚睡眠不足,担心他寂寞……

    一秒记住

    </p>

    总之,我对沈逸唯是一千种担心,一万种不放心!

    </p>

    上班时,我不停地看向办公室外,有时跑到办公楼前去探望,只要听到沈逸唯车响的声音,就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

    </p>

    那是一段美丽的时光,晚上,他会换上非公司的车,带我出去兜风或逛夜景。

    </p>

    有一次我说我特别想念当初他在蓝球场上的英姿,他竟然带了篮球,我们换上旧校服,骑车一起去了育才中学。

    </p>

    几年不见,校园已有了很大的变化,在曾经的男神沈逸唯的指导下,我俩轻轻松松地避过传达室哨岗,旁若无人地进入。

    </p>

    在这里,我们原本都有无限的青春失落和惆怅,但现在却因为是结伴而来,我俩竟犹如是凯旋故里。

    </p>

    操场还是老操场,月亮还是那轮旧月亮。

    </p>

    人,此地新人换旧人,而我们还是我们,不同的是我们已经长大,定情信物同款的银色手链我们都戴着,一切都是多么美好!

    </p>

    穿着校服的沈逸唯仍然少年英姿,私人教练般,手把手不厌其烦地教我投篮,然后考我。

    </p>

    望着天上的明月透下的清辉,我暗暗发誓,在这一流的前辈“一对一”的指点下,我一定要勤学苦练,十投十中!

    </p>

    我暗记要点,双脚原地开立,右脚稍前,重心两脚中间。手腕后仰,持球于右眼上方。左手扶球侧,两膝微屈,上体放松并稍后倾,目视描篮点。下肢蹬伸,伸腰展腹,手腕前屈。投!

    </p>

    投,投,投!

    </p>

    可惜笨拙的我,使出了浑身解数,理论联系实际,连投十次竟然未有一次投中!

    </p>

    “那你干脆什么都别想,就像投饼干一样,再来一次!”沈逸唯再鼓励我。

    </p>

    “唉,我真的不行啊!”

    </p>

    “你一定行!”

    </p>

    我真的像丢饼干一样,再投了一次。

    </p>

    “哟,中啦!”我俩一阵欢呼,击掌庆祝!

    </p>

    这次虽中,却是撞栏险中!

    </p>

    “顾彩云,你真棒!再来!”

    </p>

    “沈逸唯,我不玩了,这次中是瞎猫遇到了死耗子。我,高手面前,无地自容啊!”

    </p>

    “哪有!你行的,就当锻炼身体!”

    </p>

    沈逸唯一再鼓励我。

    </p>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他,恐怕走出校门后的我不会再摸篮球!

    </p>

    见我不玩,他藏起一只手,单手投篮,竟然随手做到了十投十中。

    </p>

    我只顾替他捡球,当年的小迷妹崇拜情绪再起。

    </p>

    直到我们正准备再试十个投篮,这时有保安来询问我们是哪个班的,我们这才落荒而逃!

    </p>

    和沈逸唯玩得开心,后来我问沈逸唯,问他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他竟然说是想带我去闵江湖畔骑自行车环湖游。

    </p>

    于是周末我们便去闵江湖畔“自驾”游!我们并驾齐驱,沿着湖畔,骑了一圈又一圈,直到最后,我弃下我骑的自行车,赖坐在他的后座上。

    </p>

    靠在沈逸唯的背上,环圈着他的腰,此生花样年华般的幸福,莫过如此了吧!

    </p>

    这样的沈逸唯,青春阳光,魅力四射,我又如何不喜欢他呢!

    </p>

    我越来越想全方位的了解沈逸唯,我很想走入他的内心世界。

    </p>

    他很少带我见他的朋友,也难怪,平时他工作很忙,经常出差,我们见面也难呢!

    </p>

    难得那晚在歌厅里,沈逸唯带上我和他的一帮朋友们聚会。

    </p>

    我第一次听见沈逸唯唱着忧伤的歌,看到他和他们一起大口喝闷酒。

    </p>

    他看到独坐一边有些手足无措的我,便点唱了一首“我的初恋”。

    </p>

    他郑重地站起来为我献了花,并调皮地说:“献给我的初恋,我最心爱的顾彩云小姐。”

    </p>

    他们顺势起哄叫我沈大嫂,沈逸唯拉起我,我们在舞池中翩翩起舞,我们凝神对望,我的心里是幸福陶醉的。

    </p>

    他唱了很多歌,我是完全陶醉在他的歌声里了。

    </p>

    他的歌声,比原唱更动情,忧伤而深沉。

    </p>

    我不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酒,总之他喝得大醉,我却是爱莫能助,我甚至不敢劝他少喝一点。

    </p>

    因为他们说今天是他们另一个朋友的忌日,他们一起悼念他。

    </p>

    谁也不许阻碍他们怀念他们的朋友,他们唱着,喝着。

    </p>

    他们唱着喝着便又都孩子般地哭了。

    </p>

    这是怎样的一个沈逸唯?少谙生死,纵酒阴沉!有些陌生,不,是如此陌生!

    </p>

    但我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他的泪真的令我心痛,而我却爱莫能助!

    </p>

    他终于止住了伤心,对我说:“对不起,这才是我的生活,和你在一起,我不想掩盖我自己。”

    </p>

    他又问我:“你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我?是否愿意把时间留住,我们永远在一起?”

    </p>

    “我没有选择,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样的忧伤和过去,但无论什么样的你,我都愿意和你一起承受。”

    </p>

    “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我只是担心我无能为力!”

    </p>

    我点点头,我说的是真心话。

    </p>

    是的,和他在一起,我真的希望将时间留住啊。

    </p>

    在他笑,在他哭的时候,我都可以陪伴在他身边。

    </p>

    他脱下外衣,将衣服轻轻地披在我的肩上。

    </p>

    因为夜已深,有了寒意。

    </p>

    代驾将我们送回公寓。

    </p>

    无论多晚,他都会安全地将我送回到我的宿舍里,然后发动车,消失在夜的温柔里。

    </p>

    可是这一次没过多久,他又折回来了。

    </p>

    他说他是忘了嘱咐我一句话。

    </p>

    我知道,他是找借口来看刚分开几分钟的我。

    </p>

    我笑着哄他离开,可过不了半小时,他又再次折回来了。

    </p>

    这一次,他说他想我,他不想走了,他只想在我们宿舍呆一会儿。

    </p>

    巧巧在被子里暗笑,终于笑出声来,说:“既然你这么舍不得走,你俩就在这里再聊一会吧,我听不见的。”

    </p>

    最近我总是和巧巧谈沈逸唯,说沈逸唯的若干优点和好处,巧巧也终于肯认同他了。

    </p>

    有时巧巧也甚至说:“沈逸唯好像确实对你不错呢,不过比起曾有米就差太多了!你不知道,她们都在暗恋沈逸唯,故意在嘴上说他坏话罢了。”

    </p>

    “你不暗恋沈逸唯吗?”我不放心地问。

    </p>

    “你碗里的菜,我不想吃剩菜呢!”巧巧说。

    </p>

    “去,谁是剩菜,宫里的上等葡萄贡品还差不多!”我反击巧巧。

    </p>

    沈逸唯第二次进来后,我们谁也不说话。

    </p>

    他觉得无趣,他说他得走了,我们大家明早还要上班呢。

    </p>

    他走了,我却再也睡不着。

    </p>

    想着他刚才的傻样,我不禁和巧巧一起窃笑。

    </p>

    因为他一走,巧巧就从被子里钻出来了。

    </p>

    巧巧说:“哇,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啦,可千万别梦见我表嫂又来啪门。”

    </p>

    “谁是你表嫂?”

    </p>

    “我是说曾有米表嫂。你忘了培训那次回沙窝村他老家,他表嫂总想把你介绍给曾有米,这回只怕她在打喷嚏呢。”

    </p>

    “嗨,那是她们乱点鸳鸯谱,其实你和曾有米才配呢!”

    </p>

    “你瞎说什么嘛!”巧巧羞涩地笑。

    </p>

    我和巧巧都笑,我突然想起曾叔和曾有米去过我家的事,这事儿巧巧还不知道呢。

    </p>

    我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p>

    话音还未落,就又听见了啪门声。

    </p>

    沈逸唯竟然第三次又折了回来!

    </p>

    这回,倒是看看他再找什么借口?

    </p>

    他垂着头进来了,握着我的手说:“你们行行好,让我睡这里吧,离开这里,我是再也睡不着了。”

    </p>

    沈逸唯竟然好厚的脸皮!

    </p>

    我歉疚地看看巧巧,巧巧严肃地说行吧,仅此一次啊,绝对下不为例!

    </p>

    我心想谁叫当初你求我搬进来时,说将来双方有男朋友了可以混居?这回倒成真的了!

    </p>

    经过巧巧的同意,我爬进了巧巧的被窝,沈逸唯则钻进了我的被窝里。

    </p>

    不到一刻钟,便传来了他如雷的鼾声,我和巧巧则拉起了肚子,轮流跑洗手间。

    </p>

    我们睡不着,互相嘀咕地数沈逸唯的鼾声,说这人也真是,哪能说睡就睡呢?

    </p>

    这倒好,巧巧和我倒是一个通宵都睡不着了。

    </p>

    我看着沈逸唯伸出来的长腿,像欣赏一个可爱的孩子。

    </p>

    这个男生,多么像一个小孩子,可爱,调皮,需要人的关爱。

    </p>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p>

    我们就这样甜蜜地谈起了恋爱,我以为我们将再也不会分开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