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二十六章 云吁唯以不永伤
    沈逸唯虽然只是个董事长助理职务,在公司并未身居高位,但显然公司总经理或总监们却对年轻的他恭敬有加,所有人对他另眼相看。

    </p>

    大家都认为沈逸唯并不只是利天公司数一数二的帅哥,他还是一个有思想,会管理,懂规划,能写会玩的多面手。

    </p>

    在美女们眼里,沈逸唯还是一个性格沉稳,能唱会跳,多才多艺的青年才俊。

    </p>

    “王董好像格外喜欢沈助理,亲儿子没见过,但沈助理与他形影不离,比亲儿子还亲呢!”

    </p>

    “不知沈助父母是干什么的,高富帅跑不了!”

    </p>

    “沈助理就好像是利天公司的少东家,全公司的美女都想嫁给他呢!”

    </p>

    “马主任很少拍过哪位领导马屁,但好像也格外欣赏沈助理!”

    </p>

    我常听到李进、芊芊和巧巧她们在办公室这么议论沈逸唯。

    </p>

    因为沈逸唯喜欢车,平时他经常换开不同品牌的车。

    </p>

    他开的都是我说不上名的豪华车型,有一次开着蓝色兰博基尼,引起美女们的一众惊叹。

    </p>

    “如果说车如其人,沈助理骨子里就是那种嚣张跋扈,骁勇非凡的斗士!”

    一秒记住

    </p>

    那次芊芊居然这样评价沈逸唯,令我对芊芊刮目相看。当时我也有此感觉,所谓英雄所见略同啊!

    </p>

    但大多数他私下接我时,开的都是同款奔驰,因而我便格外喜欢奔驰这款本仙女专座。

    </p>

    他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他的家人,也没有提起过肖叶青,更没有提起过翠玉轩。

    </p>

    至今我还不知道肖叶青是谁,也不知道叶蕾就是肖叶青!

    </p>

    不论他换上哪一种型号的车,只要是他所驾驶的车响,我总能听出不一样的声音,总会感觉到他的到来。

    </p>

    我抬起头,准会遇上他注视的眼睛。

    </p>

    我害怕,这种害怕来自于潜意识里,就像所有女生的第六感一样。

    </p>

    我姐姐诗茵曾经说过我是一个表面上开朗,而实际上性情比较消极的人,我惊叹姐姐真的是我的知音。

    </p>

    我害怕,是因为我预感到我和沈逸唯最终并不会在一起。

    </p>

    我何德何能?上天,凭什么会用如此的幸福来眷顾我!

    </p>

    就算在一起,我也似乎预感到不会如此顺利,就算顺利也不一定会长久!

    </p>

    我虽然入职进了利天,凡是进利天的人都是兴高采烈,而没有任何学历也毫无专业特长的我,其实如履薄冰。

    </p>

    我生怕时间长了会因为自己的无才无能,露怯让人笑话看不起。

    </p>

    我虽然人在办公室,也深得马主任和李进大姐她们三位美女的照顾,但我所做的工作只不过是些跑腿的活,我总觉得我与她们有很大的差距。

    </p>

    在这里我还认识了很多的同事与朋友,但我总觉得我最好的朋友仍是我锁在抽屉里的日记本!

    </p>

    中考前,诗茵姐姐曾经买了一本钢笔字贴送我,并嘱咐我复习时别忘了好生练字,说字如其人呢。

    </p>

    但我暗笑诗茵姐姐真是书呆子一个,我回头转身便买了几根烤串,随手便将字贴撕了二页,剩下的送给烤串老板了。

    </p>

    如今我眼见沈逸唯打得一手好球,写得一手好字,画得一手好画,写得一手好文章,而我却是字到用时方恨少!

    </p>

    虽然现在是无纸化办公,办公室也轮不上我手写任何字,但我连自己偶尔的签名也自觉羞愧,我写的字写得实在是无颜面对马主任和众姐妹。

    </p>

    就凭这些蚂蚁上树的纵横难分的字儿,不用上锁,估计芊芊和巧巧她们也很难看清我日记里我的秘密内容!

    </p>

    我打开日记本,将头和本摆成一百八十度的直线,努力的握住笔。

    </p>

    我真的无力将头抬起来,也真的无力将笔用力地提起。

    </p>

    我打开它,因为脑袋里一直晃着一个人,沈逸唯的影子在我的眼前隐隐绰绰,我无法安生。

    </p>

    我偷偷地看看办公室外,今天是周六,她们都回了家,只有我一个人在。

    </p>

    办公室里除了一大堆的零零碎碎,麻木得没有了思想的电脑桌椅、保险柜,便只有我这个没有了灵魂的躯壳。

    </p>

    我只好打开我新买的字贴,随手临摹了一篇《诗经·周南·卷耳》:

    </p>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p>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p>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p>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p>

    临摹完,我这才歪歪草草地,在我的日记本上写下了这样几行字:

    </p>

    记湖畔月高/记飘雪晚上/记圣诞闲阁/记操场夜跑/只好梦一场

    </p>

    唯以不永怀/唯以不永伤/唯以不相知/唯以不相忘/叹云亦何吁

    </p>

    我伏在桌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也掉不完,落也落不尽。

    </p>

    好多好多天,我看见沈逸唯,我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p>

    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结,那就是:“沈逸唯有女朋友了呢!”

    </p>

    “顾彩云,你别告诉我,你和沈逸唯在谈恋爱!”这个雷一直在我头上轰隆作响。

    </p>

    是的,我怎能告诉她们,我并不知道我们是否在谈恋爱,我只知道我每天的每时每刻都会想他。

    </p>

    谁相信,我们之间从未说过一个“爱”字!

    </p>

    我是不是应该鼓起勇气去问他:“沈逸唯,你老实告诉我,你爱我吗?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女朋友?”

    </p>

    为什么我没有勇气去质问他呢?我还是害怕。

    </p>

    我害怕我害怕我害怕……从一见到他,我就感到害怕。

    </p>

    我害怕他回我他有女朋友的肯定答案,那我将怎么办?

    </p>

    自取其辱?还是绝地重生?我暂时还没有修炼到闭息自救的级别。

    </p>

    我的心好乱,我的爱情为何这么难以张口?

    </p>

    到了周日,我还是独自躲在办公室,擦试了半天的眼泪水还在不时地往外涌,不一会儿又哭成了孟姜女。

    </p>

    咳,如果不是有了她们对我说的:“沈逸唯好像有了女朋友呢”这句惊世骇语,我还会像一个小公主般地每天期待着他的到来呢。

    </p>

    而沈逸唯,可怜的沈逸唯,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p>

    他叫我,我不理他。他为我递茶杯,我不接。他下了班去找我,我不在。

    </p>

    我尽力地避开他,我要像一个隐形人般地躲开他。

    </p>

    我怨他!怨他不该欺骗我!不该不回我信息,不接我电话,不跟我说清楚!

    </p>

    如果他爽快地跟我说声他沈逸唯有了女朋友,我绝对会拱手相送,扭头就走,自我疗伤去!

    </p>

    芊芊自始至终不太搭理沈逸唯,最近她交的正式男朋友叫何雾,这些天他们在到处看房子。

    </p>

    芊芊说她俩不久就要领结婚证呢,要我们早些准备红包,发的工资别乱花了。

    </p>

    还有王丽华,她每天也有排队的约会。

    </p>

    她的原则是广撒网窄收鱼,她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目的是为了给我们一帮姐妹们制造机会,有吃又有玩,还可以结识新的朋友。

    </p>

    周日晚上,她们陆续回到了公司。

    </p>

    芊芊与王丽华夹在一大帮人中间,她们找到办公室叫我:“彩云,别闷着了,一起玩去啊!”

    </p>

    “好啊,我去!”

    </p>

    我眼睛每天都有偷哭后残留的红肿和血丝,但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p>

    “咦,你还不知道玩什么呢?答应得那么爽快?”芊芊说。

    </p>

    “随便你们玩什么,我都去!”

    </p>

    “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呀?重色轻友的人也是会变的,顾小姐也不例外!”

    </p>

    一大群年轻同事在楼下等我,曾有米也在其中,见到我,关切的眼神一秒钟也不离开我,直往我跟前凑。

    </p>

    我们穿过办公楼,经过总裁楼,我看到了沈逸唯的车,他站在车不远处,昏暗处孑然站成一轮暗云缠绕的弯月。

    </p>

    沈逸唯远远地便看见了我们,他老远便叫道:“彩云,有空吗?”

    </p>

    我只是那样漫不经心地向他摆了摆手,对身边的某男同事说:“我好冷,可以借你的外衣穿穿吗?”并故意靠近了他。

    </p>

    “好啊!”男同事正准备脱下外衣。

    </p>

    曾有米已经抢先脱下外套为我披上。

    </p>

    可惜我看不到沈逸唯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是气疯了吧!

    </p>

    谁规定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难道我就不会与别的男生交往!

    </p>

    夜色下,谁也看不清我脸上的复杂的表情!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