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三十一章 明月何曾是两乡
    沈逸唯的可气想法令我反而释然了许多,这想法更坚定了我要分手的决心。

    </p>

    事已至此,我们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况且,他躺了一会,精神也似乎恢复了不少,我又忍着气愤给他喝了点茶水,只消再过一会儿,等他完全酒醒了,我便可以赶他走。

    </p>

    但他似乎并没有想要离开我的宿舍,而是执着地继续不断地解释着。他是害怕我从此看贬了他?还是他觉得我有可能被他的谬论所打动?

    </p>

    “你先别耻笑我,你听我好好解释!我真的是迫于无奈!你知道严重性吗?肖叶青是一个好女孩,我有责任照顾她!她需要我,没有我,她就活不下去了!”

    </p>

    “是,这事儿的确很严重,她离不开你,你的确很重要呢!”我一边照顾他一边冷笑。

    </p>

    “彩云,你对我真的很好,像亲人一样,甚至比任何人都好!对不起,我还是只能选择她,我并没有拿你们作比较!”

    </p>

    “但是,你看,她从来不跟我生气,也从来不会不理我,只有我不理她,对不起她!而你呢?最近总是跟我生气,原来温柔听话的你哪去了?”

    </p>

    “彩云,你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女孩,你总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更适合你的人家。而她,却没有可能,她太难了!”

    </p>

    他还嫌对我打击不够,又举例说明。

    </p>

    我算是听明白了沈逸唯的意思,原来,在他心里的我,温柔听话,坚强乐观,据他的安排,我选择和他做情人后,将来还可以选择别的适合我的人家嫁了。

    </p>

    这就是他对情人的定义,果然他超级博爱大方!

    </p>

    他平时话并不多,但现在说起肖叶青来,滔滔不绝!我和肖叶青在他心里的分量,他明显偏重于那个姓肖的。他不是在与我说话,他眼前一定站了一个肖叶青,他更像在向她表忠心!

    </p>

    “行了,你别以为你撒谎,就可以刺激到我!你以为你是她的救世主?她离开你就活不下去了?你骗谁呢!”

    </p>

    “是,你的确是对不起她,她既然这好那好,千好万好,你就不应该出现在我这里,不应该总是喝醉了酒,跟我胡说八道纠缠不清!”

    </p>

    我不由对他连声讥讽,我内心的沮丧感越来越轻,反而是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越来越低,低到快要落入尘埃,与垃圾桶的废物一起销毁去!

    </p>

    我真的不希望我们是这样的结果,如果他真有所爱,我宁愿远远地走开,宁愿低到尘埃里的那个人是我。

    </p>

    他却并不理会我在想什么。

    </p>

    我听见他继续在说:“我们从小就认识,最近她生病了,很严重,我恐怕需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她!”

    </p>

    “生病?她生了什么病?”我强忍着内心的不快,竟然还关心起她来。

    </p>

    “唉!抑—郁—症!”

    </p>

    “抑—郁—症?她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得这病?有多严重?会不会伤人?”我不相信地一连声地问。

    </p>

    “你还是关心我的!”

    </p>

    他欣慰地摇摇头,顺势握住我的手,我再次把他的手推开。

    </p>

    “我谁也不关心,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p>

    “你看,这是她送我的玉佩!她用它每天监督我的行踪,这方法是不是很科学?”

    </p>

    他从脖子上取出一块玉佩拿给我看,他抬起眼看着我的表情变化。

    </p>

    他这是想刺激我还是想试探我的底线?他有点疯了!

    </p>

    “你看,这是你送我的银手链,我也每天都戴着。你说,它们像不像镣铐?哪个更沉?哪个更重要?哪个更适合我?”

    </p>

    “沈逸唯!你!你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p>

    “还我吧!看见它们在一起我觉得羞耻!”我伸手去夺,但手被他像老虎钳似的握住根本无法动弹。

    </p>

    “你们的东西我都不会还,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它们都是一家人,我偏要与它们生死与共,看谁更长久!”

    </p>

    “你是无赖,是魔鬼!”

    </p>

    我抢不过,别过脸去,眼角流出一串不争气的又咸又苦的泪水。

    </p>

    “怎么啦,又哭了?我可是最见不得女人哭的呢。”

    </p>

    他松开手,想替我擦眼泪,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用衣袖使劲拭去,反正这应该是最后一回了,那不争气的泪水就让它流淌吧!

    </p>

    我的眼泪还未擦尽,却突然听见沈逸唯嚎啕大哭起来,让我惊得一时吓住了。

    </p>

    自小我就没见过我父亲老顾流过眼泪,我从来没有见过男生在我面前哭得如此不成体统,更没有见识过沈逸唯这样哭得溃不成军毫无遮掩的阵势。

    </p>

    何况这哭声透着万分悲凉,发自肺腑,洞彻灵魂。亲见他哭,想到我们从相识,到如今分手的结局,我也不禁悲从中来。

    </p>

    沈逸唯,我心目中曾经的男神,育才中学众女生和利天公司众美女的暗恋对象,本应该是阳光与力量的象征,他怎么会在我面前哭成一个孱弱的孩子模样?

    </p>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浑蛋?你笑话我了吧!”我用毛巾为他擦眼泪时他问我。

    </p>

    “我本来只想跟你说声对不起,我本来什么都不想告诉你,你就讨厌我吧。以后也求你别再喜欢我了。我要结婚了,肖叶青说她怀孕了,我也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p>

    结婚?怀孕?这回我的天真的塌了,这怎是一个哭字了得!

    </p>

    “可是,我还是丢不下你。我每天都在说服我自己,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真想带着我的阿狼去流浪,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去,你们都不要跟着我,我感到我好累……”

    </p>

    阿狼是沈逸唯养的一条宠物狗,我们曾经一起去给它买过狗粮。我想像着可怜的沈逸唯牵着阿狼在一个陌生的野地流浪奔走。

    </p>

    如果突然失去沈逸唯的消息,我会不会到处去找他?那个肖叶青的病情会不会更加严重?难道真的是我们这两个女孩逼得他无路可逃?

    </p>

    沈逸唯如此无情无义,我怎么还会想他离开以后如何?还会想到那个肖叶青?他走了,他和她与我何瓜!

    </p>

    这样一想我又流出了对自己的痛恨和不知是为谁流的酸楚的泪水。

    </p>

    沈逸唯终于泣不出声了,他无助的声音和他的叹息声,让我感觉世界末日正在来临。

    </p>

    他到底来干什么呢?是来解释告别的吗?还是来宣告他和她的双喜临门的喜讯?

    </p>

    “让我在这里休息一宿吧,回去我又要失眠了?”他竟然还有脸说。

    </p>

    “你走吧,求求你真的不要再来打扰我了,你做人不能太自私自利!”

    </p>

    我绝望地站起来,一股怒气油然而生:“你酒醒了,解释完了,我也听明白了,我们从此互不相欠。你赶紧走吧,去珍惜你们的幸福!”

    </p>

    他不想动,我更加生气了。

    </p>

    “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哭给我看?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p>

    “我并没有你想得那样坚强,让我脑子静一静,求你不要再这样反反复复地折磨我!”

    </p>

    我简直要疯了,我向天发誓,等他这次酒醒离开后,我的这扇宿舍门将永远为他关闭,我永远也不会再理他了!

    </p>

    我催促他走,但他拉着我的手兀自痛苦着,男儿的哽噎声难以平息。我真的无法忍见沈逸唯这样伤心痛苦,最后我们竟然抱头痛哭起来。

    </p>

    我们哭得好似一对情深意切的恋人,突然遭遇不可阻隔的天灾人祸不得不分手,全然忘了刚才他所有的不可理喻的分手理由和我起码的女生尊严。

    </p>

    直到他说累了,他酒醒了,他走了,我的心也彻底乱了,垮了。

    </p>

    我接连又昏昏沉沉地睡了好些天,我再也无法孟姜女哭长城,我这回仿若生了一场大病。

    </p>

    就算明天他沈逸唯再看见我跟没事人一样,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鸿沟再也无法逾越了。

    </p>

    不久巧巧告诉我,当晚,曾有米曾和她一起去我宿舍找我,看到我屋里亮着灯,楼下停着沈某人的车,他们便明白了一半。

    </p>

    “你和沈助理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他有了女朋友,还敢明目张胆地去找你?曾有米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呢!你也该给曾有米一个明确的态度!”巧巧说。

    </p>

    “我们真的分手了!我和曾有米绝无可能。”我简单明了地回她。

    </p>

    “那你们还纠缠不清?他晚上还找你?”巧巧有些疑惑。

    </p>

    “不关他事,是我还有些扫尾工作没有完成!”我不愿多说。

    </p>

    “要不,我们再去沙窝村玩一次?你也去散散心,也试试你和曾有米你俩是不是还有发展的可能?”巧巧似乎想撮合我和曾有米。

    </p>

    “不了,我哪也不想去,曾有米他从来就没有说过喜欢我,我哪有那么自作多情去跟人家表明态度!”

    </p>

    “怕是你,对人家曾有米有心吧!不过,男人心,海底针,没一个好东西!”我现在不再看好巧巧和曾有米了。

    </p>

    “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曾有米绝不是那种人!”巧巧没受过伤,她还真的不明白。

    </p>

    但我也不由想起沙窝村来,听父母说起过,第一期的蔬菜基地的菜长势不错,村里的闲散人员都纷纷加入了这个小小的种菜队伍。

    </p>

    曾叔现在忙得没有时间来闵江市串门提亲了,我父母也没有闲得无聊再提曾有米。至于他们和曾有米一起去看房,我从来不参与,也懒得去过问。

    </p>

    沙窝村那空旷的田野,那满天的繁星,那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可惜并不是我的家。

    </p>

    否则我真想回到那个地方,睡它个三天三夜,等梦醒了,再处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不迟!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婚久成殇〕〔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狂妃逆袭记梅开芍〕〔苏北伊雪〕〔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从骷髅岛开始横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