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三十四章 未妨惆怅是清狂
    周末,父母并没有催促我回家,我却少有的主动乖乖地回家了。

    </p>

    “唯唯”猫咪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依然对我亲热有加。

    </p>

    而我却是极不耐烦地随老顾他俩叫它“喂喂”。

    </p>

    它想和我缠绵时,我嫌弃地把它踢得老远。它抖抖双腿,我以为它要和我决斗,没想到它只是以为我嫌它脏,忙着把自己浑身打理干净,再重新投入我的怀抱讨好我!

    </p>

    唉,可怜的“唯唯”,哪里是你的错!

    </p>

    我本想静静地躲进我的小屋成一统,闭门思过。但当晚父母见我脸色不好,寡言少食,急得第二天便放下菜店的活,俩人一起带我去中医院看大夫。

    </p>

    虽然我一再违拗,父母硬是连拖带拽加哄骗,我也就勉为其难地随他们出门去了。

    </p>

    我眼睁睁地看着父母跑前跑后,排队挂号,大概几个小时之后,这才终于走进了一个普通内科的诊室。

    </p>

    父母一再仔细询问大夫我是什么病情,是不是肝有问题。

    </p>

    大夫仔细地把完双脉,问了我一些症状,诊断结果是我肝郁,气血两虚。并开了一堆中成不需煎熬的颗粒药,嘱我父母不要跟我急,凡事要我想开一些,而且工作不能太累,需要静养休息。

    </p>

    回家的路上,父母满腹狐疑地说:“这中医瞧病灵不灵啊?别的我还相信,这彩云要是能肝郁,全世界恐怕没几个正常人了。”

    </p>

    “唉,如果诗茵在国内找工作,我们上医院也就方便多了!”

    </p>

    “我都说了我没病,你们非要浪费钱!我最近只是工作太忙,没休息好,过段时间我就全好了。”

    </p>

    说到钱,父母便告诉我,他们过段时间便去买下明月居的房子。这回曾有米给他俩找了个公司领导,给了他们很大的优惠折扣,差不多全款下来便宜了好几十万的房钱呢!省下的钱正好可以投入连锁店里。

    </p>

    “本来我们还想着把家里的小两居卖了,先付个首付再贷款,这样一来,我们这个小房子也先不用卖了,老了我们养老住,明月居的大房子等将来你和诗茵住。”

    </p>

    “哪个领导?”我好奇地问。

    </p>

    “我们也不知道,反正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年轻人。”

    </p>

    “你们这也信?也许正好是赶上销售优惠了,最近好多城市开始限购,房价马上要下降了呢!”

    </p>

    我虽然这么说,但打心里还是很佩服曾有米。

    </p>

    好家伙,他该不会是找了个销售的铁托,把我家的老顾两口子说动了吧!不过听父母说的这份成交价格,曾有米应该是把自己的佣金全部都倒贴了。

    </p>

    说到曾有米,我父母是一万个遗憾我错过了他!但看在我肝郁的份上,他们嘴上也不再责怪我了。

    </p>

    而我,我却又想起沈逸唯结婚的事!

    </p>

    我想,为什么我就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会嫁给他呢?

    </p>

    他真的要成为别人的新郎我似乎并不是特别的伤心难过,人心是多么的奇怪!

    </p>

    虽然一切太快,太突然,有些解脱,有些难过与伤心,反正都已成为过去。

    </p>

    连沈逸唯都要结婚了,我才发觉其实身边有很多的快乐单身身边都有了护花或鲜花,甚至有的开始做爸爸妈妈了。平时见了面嘻嘻哈哈问候开始正儿八经地问起是否处了对像,一副大事在即的样子。

    </p>

    不仅只是沈逸唯要结婚,还有健哥,在我们的一再攻势下,他居然堂而皇之地将小健妹接回了他新买的房子,正式准备结婚了,这大大地在我们的意料之外。

    </p>

    小健妹搬离的那天,对我们每一位姐妹都依依不舍,尤其是对巧巧,一再邀请巧巧做她的伴娘。

    </p>

    巧巧也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提出建议,说要曾有米做伴郎。

    </p>

    曾有米和巧巧谈恋爱的消息恐怕在公司翻了好几个跟斗我才知情的。

    </p>

    并不是他俩刻意隐瞒我,而是我最近确实有些魂不附体。所谓消息翻了好几个跟斗,就是连三岁的小孩子都会在说话的时候,将曾叔叔,巧阿姨联系在一起。

    </p>

    曾有米竟真的成了巧巧的归宿,这是我做梦都希望并愿意看到的结果。更难得的是,马主任现在也没再提公司内部员工不许谈恋爱的那不成文不合理的规定了。

    </p>

    公司年轻人越来越多,明的暗的,领导怕是想管也管不过来了。

    </p>

    她们说起初只是看到巧巧经常安慰曾有米,说顾彩云也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人物,说人生情感成功与失败乃常事,总不能挂在一棵小树上吊死。

    </p>

    正赶上后来健哥找了健妹,曾有米又反过来安慰巧巧。

    </p>

    没想到,一来二去,他们这样互相安慰着竟擦出了火花。

    </p>

    曾有米这次还不声不响地将巧巧单独带回了沙窝村老家,曾叔一点也没有失望,巧巧这个本科大学生,比起那个顾彩云还宝贝呢!

    </p>

    巧巧说这要感激我,如果不是当初因为经常安慰曾有米她可能是要错过这个机会的。

    </p>

    然后巧巧又坦承,其实早在我们一起培训去沙窝村乡下的那次,巧巧就对曾有米心动了,只是她看到曾有米对我有意思,她也不能强求。后来他们同病相怜,一拍即合,此乃缘份。

    </p>

    而我在心里也真的感谢巧巧,是她让曾有米感觉到人间的真情,而不至于一直守侯让我心生内疚,甚至让我父母也满怀希望。

    </p>

    尤其要感谢的,是巧巧和曾有米在一起如胶似漆的时候,看到我,他俩眼里还能都充满了关心与温暖。

    </p>

    我不由一阵感叹,她们都成双成对了,唯独只有我,形单影只。尤其是每到周末或夜晚,平时热热闹闹的公司瞬间便不见了她们的身影。

    </p>

    第二天回到公司,到了黄昏,芊芊听歌去了,临去前同情地邀请了我,我自然回绝了,因为我知道我消费不起。

    </p>

    王丽华被活动接走了,巧巧此时与曾有米也不知道在哪一条月光绸密的小道上游来荡去,每一个角落,他俩的身影一定映照得如影随形。

    </p>

    就连李进她们男朋友也换了好几届了,每一次都谈得轰轰轰烈烈,不过她们的眼泪挥洒自如,此时,她们互邀去聚餐了。

    </p>

    热恋中的她们原本也是记得我的,因为每次我都是坐在一旁发呆,有些扫她们的兴。

    </p>

    所以这次,她们索性不再邀请我参加她们一起的活动,既使偶尔碰到,她们会找一些我一听就知道是借口的借口,所以我只有识趣地躲进宿舍。

    </p>

    还有几个公司朋友正在准备结婚,只有我,傻傻地准备若干红包看着她们向成家立业冲刺呢。

    </p>

    每听到这样的消息,或置身于这样的他人扑耳而来的喜讯,而我只感到落花流水,南屏晚钟,有些凄凉。

    </p>

    好在王丽华虽身为交际花,却也还是尽给她人作嫁衣裳,也还是单身汉一个。

    </p>

    我还拥有什么呢?我总是这样问自己。

    </p>

    也许我还有,还有对沈逸唯的浅浅的思念吧。

    </p>

    而且思念如黑夜一般漫长,他就要结婚了,难道他竟没有一丝丝的想我吗?

    </p>

    实在耐不住了,我跑向了幸福大道的商铺,终于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

    </p>

    因为我不想用自己的手机,更不敢用办公室的电话。

    </p>

    也许沈逸唯并不会接听我的电话吧!我更不敢让她们看出自己的那所谓的思念的。

    </p>

    “沈助理!”电话打通了,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突然也没有可说的话题。

    </p>

    “彩云,怎么啦?我在外面忙呢!有什么事情吗?”沈逸唯听出了我的声音,很是意外。

    </p>

    他是那么正经的语气,只一秒钟,我便百般委屈。

    </p>

    哦,我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呢?这就是我思念的尴尬吗?我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p>

    “我,打错了。”我支支吾吾地回答,欲放下手中的话筒。

    </p>

    “彩宝贝?想我啦?”他的声音转向温柔,就是这一声语气的转折,我的心里便涌上柔情万千。

    </p>

    对他的想念,对他的埋怨,倾刻间便化成了水,绵绵的柔情,将我的仅存的自尊淹没,委屈的泪水漫出来。

    </p>

    “你好吗?你结婚前,我们可不可以再见一次面?”

    </p>

    我不知该如何说,又怕他不能明了我的心思,我终于吐出这样一句一出口就后悔万分的话语,但既然话已出口,便再也收不回来。

    </p>

    “好啊,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想你,刚想找机会去看你,今晚吧,今晚无论我多忙我都会去看你。”

    </p>

    “不,我等不到晚上了,你现在马上就来。”我得寸进尺!

    </p>

    “好,都依你,我立刻,马上!”

    </p>

    他温存的声音,随着又是他孩子般的笑声。

    </p>

    沈逸唯的话里,我再也无力去分辨哪几句是真,哪几句是假。但我知道,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我宁愿选择相信他一定会马上就来。

    </p>

    我立刻回到房间,翻开所有的衣裙,散开长发,对着镜子开始妆扮起来。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