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俩宝,老婆大〕〔宠妻总裁坏透了〕〔重生之亿万首富继〕〔痴傻前妻不复婚苏〕〔爱你在尘埃里苏晴〕〔诸天大造化〕〔斗米仙缘〕〔大佬媳妇甜又野〕〔玄清卫〕〔失忆之王〕〔我从禁地来〕〔木叶之残火太刀〕〔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叶新林清雪〕〔慕斯盛莞莞〕〔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三十六章可怜飞絮太飘零
    那天沈逸唯从我宿舍离开,他像个夜游神般,在市里转了几圈后,最后把车停在闵江市某大院不远处的马路上。

    </p>

    大院管理森严,进门登记,保安全副武装站立。

    </p>

    他看见天逐渐黑了,来来往往进出大院的人,个别人眼熟,大多却是从没有见过的年轻人。

    </p>

    现在他盯着院内亮着的灯火发呆,这里早已人事更替,没有人知道停着车出神的小伙子是谁。

    </p>

    沈逸唯使劲地抽着烟,吞云吐雾,红着眼睛看着这里的一切。

    </p>

    他平时并不抽烟,这也是他新近学会的男人应酬的技能。

    </p>

    在这个大院里,他从小疏远而崇拜的父亲,曾经经常带他来这里加班。

    </p>

    他对父亲的印象,也只剩下小时候的美好记忆了。

    </p>

    那时候父亲一心扑在工作上,加班的灯火常常通宵不灭。母亲常嘱咐他让他听话,不要打扰父亲的工作。

    </p>

    他父亲后来越来越忙,根本就顾不上他。他母亲一个人家里家外,忙得四脚朝天,她一定也曾经望子成龙吧!

    </p>

    哪成想她最信任的丈夫的仕途最终毁在她内心反感的肖富成手里。

    </p>

    刘芸曾经想阻止他们之间的交往,不仅是肖福成,还有那个福利院叫范红的沈剑涛深爱的女人。

    </p>

    但他们三人之间根深蒂固的情谊始终无法割断。时间长了,她也就听之任之了。

    </p>

    而她学习成绩优异前途远大的儿子,在家庭灾难性的变故后,竟然人小鬼大,不愿再重新回校复读参加高考!

    </p>

    最让刘芸难以接受的是,沈逸唯竟然选择了和肖富成手下的王天泽在一起!小小年纪去私企瞎混,那还能有什么前途!

    </p>

    刘芸不知道,当年沈剑涛被带走,无家可归的儿子被王天泽收留。王天泽劝他继续上学,真的是他自己拒绝放弃继续上学了。

    </p>

    其实当初这俩孩子自己并不知道该怎么办!青春期的孩子更多的是觉得没脸见人,全世界的人都在贬斥他们!

    </p>

    沈家没有什么家底,他还想到他将来怎么生存。当他进入翠玉轩,才发觉原来还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p>

    如今当年的市长父亲早已成了阶下囚,这里熟悉的灯火竟成了他刺眼的光芒。

    </p>

    转眼几年过去了,他的那些同学朋友们,有的在国外,大多数还在上大学,过着原本他沈逸唯也应该走的求学之路。

    </p>

    一切天翻地覆!他不愿意见到往日的同学和朋友,不愿意见狱中的父亲,更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父亲叫沈剑涛!

    </p>

    是父亲毁了他的理想和前程!既便如此,父亲在他心中的形象仍然崇高伟岸!

    </p>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自己的命运发生了巨变,他在最美好的年纪早早地走入了社会,年纪轻轻的这几年他似乎度过了半生!

    </p>

    尤其一想到自己就这样度过了只属于他一个人美好而懵懂的青春,他无名的邪火便无处发泄。

    </p>

    在他寂寞的灵魂里,却始终有一个小女孩,是他心中唯一的一束光。

    </p>

    这个小女孩,后来,他告诉我,就是我顾彩云,但他却不敢向我表白,直到我高中毕业。

    </p>

    沈逸唯他好几次想向我交待他的家庭变故,但他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而敏感的我只看到他眼底的忧郁,却因为爱得卑微,不敢问起。

    </p>

    现在沈逸唯早没有了家,家成了他的奢望,父亲成了他的心头刺,他真的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p>

    他生在闵江,长在闵江,而这个闵江市,却没有属于他自己的房子,更没有他自己的家。

    </p>

    他叹父亲竟然没有留下一套属于自己家的固定资产,却锒铛入狱,家破人散。

    </p>

    他觉得他有责任和义务凭着自己的努力,为父母重建一个温暖的家园。

    </p>

    这些,沈逸唯没有向我透露半句。他害怕我不会相信,更害怕我因此拒绝了他!

    </p>

    他想总有一天,等到自己事业有成,或者等到父亲出狱后的某一天,他再向我解释一切。

    </p>

    可如今混了几年,他收获了什么?做到了什么?

    </p>

    他想起我突然间问起他明月居房子的事。他暗想我真是一个好哄骗的傻女孩,容易起疑,也容易相信。

    </p>

    原本他攒下了一笔钱,签下了明月居的房子,却没有想到竟然碰见了曾有米带着我的父母去看房的现场。

    </p>

    他听曾有米说,我父母为了买套房,已经把全市各个楼盘都走遍了,但最中意的还是明月居的房子,他们已经在明月居多次奔波往返。

    </p>

    见到老顾这对朴实的市井小民,他们精打细算,为女儿未雨绸缪,平民老百姓的小日子原来是如此的踏实简单。

    </p>

    在他看来这完整的家庭就是莫大的幸福啊。

    </p>

    沈逸唯找到了曾有米,一番耳语后,他把刚签的这套房更名给了他们,并要曾有米保密。

    </p>

    他不知道,也就是从这次起,曾有米才下了决心放弃我顾彩云转投巧巧的怀抱!

    </p>

    沈逸唯看着我父母像是突然从天上掉了个大馅饼惊喜万分的样子,想到将来我住在那套他选的房子里,他觉得很开心。

    </p>

    想到这里,沈逸唯又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烟圈。他摇开窗户,深吸一口气,把烟掐灭。

    </p>

    “小同志!你有事吗?”院里出来一个人,经过车边,看见了他,顺便问了他一句。

    </p>

    沈逸唯认出来,他原来是大院办公室的小伙子,现在已是中年人更加成熟,他一定是刚加完班出来。

    </p>

    “没什么事,我等个人。”沈逸唯说。

    </p>

    “等人?好!注意安全,别久停!”他回头看看院内,嘱咐他说。

    </p>

    以前,父亲沈剑涛走出大院时也是这样和路人说话吗?习惯性地善意提醒别人,似乎是他们的工作习惯。

    </p>

    世人好像把沈剑涛遗忘了,更别提他这个小孩子了。但没想到房界业内却有一个人当他的面恶心提起。

    </p>

    那天,王董并不在场,沈逸唯单枪匹马在一个三线城市开拓接洽。

    </p>

    在一个同行应酬酒会上,沈逸唯和恒地董事长胡武几人同在一桌。

    </p>

    酒醉的胡武突然举杯向在座的众人道:“感谢各位对恒地的支持!我们恒地发展到今天真的不容易!来,敬各位,谢谢你们!”

    </p>

    三杯两盏下肚,胡武便露出了他的酒鬼本色,嘴不把门道:“我们恒地白手起家,不像利天,它就是一个杂交品种。跟它拼,它不配!”

    </p>

    “利天他妈的王天泽算什么东西?把前任的女儿,倒台的公子,富成集团的老弱病残全抓在手里替他卖命,算什么本事!”

    </p>

    他忘了在座的利天的沈逸唯了,或者,这个毛头小伙子,他胡武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p>

    “什么前任的女儿?哪位领导的公子?”酒桌上的江湖,别说是闵江那点儿事,就算是全国,全世界,外星球,他们都能指点一二。

    </p>

    此时随便吐出点消息,听着都是亲眼所见的绝密。喝了点酒,世界的动态都在他们的把控之中。

    </p>

    王天泽前任的女儿?前任是谁?倒台的公子?倒台的那真是不少,到底又是哪位?这还真没有听说!

    </p>

    好事者正伸长脖子,等待胡武狗嘴里吐象牙。

    </p>

    沈逸唯虽也喝了不少酒,但关键时刻却早已站起身来,躬腰向胡武举杯回敬酒。

    </p>

    “胡董,您的恒地在闵江是数一数二的房企,您的名字在闵江也是掷地有声响当当,酒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我敬您一杯!”

    </p>

    沈逸唯先干为敬,一饮而尽。

    </p>

    “哦,沈公子!不,沈总!我来敬未来的沈总!都是一些江湖传说,我也不提了!没有别的意思,你是后起之秀,房界新星,未来前程不可限量!”

    </p>

    胡武继续醉眼惺松道:“拼命的小酒偶尔醉,喝垮了酒厂伤不了胃,喝得事办成了就是对!喝!”

    </p>

    “胡董,好酒量啊!”众人继续捧酒。

    </p>

    “我真诚地邀请沈总来我们恒地指导工作,咱哥俩平起平坐,一切待遇只管提,只管提,我都能答应!”

    </p>

    “谢谢胡董抬爱,谢谢各位对我这位小辈的帮助,我再敬大家一杯!”沈逸唯再次向大家敬酒。

    </p>

    “房市风云,无奇不有,见怪不怪,我们都敬沈总一杯,祝沈总前途无量!”他们也纷纷举杯回敬沈逸唯。

    </p>

    大家几番觥筹交错后,全桌的男人都丑态毕露,最后竟有人醉得手舞足蹈。

    </p>

    钻桌的跳舞的尿吐的,好一个酒杯一端,手脚放宽,哥们义气,放心可以,不可办妥的事情醉里轻松成交。

    </p>

    这就是沈逸唯跟我提的让他难受的醉生梦死生活的冰山一角!

    </p>

    沈逸唯回到闵江后,向王董递交了辞职申请。王董并没有拒绝他,只是问了他三个问题,让他想好了再作决定。

    </p>

    “你走了,你爸出来怎么办?”这是王董问他的第一个问题。

    </p>

    “不知道!”沈逸唯回答。

    </p>

    “办公室有个叫顾彩云的小姑娘,是你招进来的!你答应她进来你才进来,现在她还在。”

    </p>

    “你走了,顾彩云怎么办?”这是王董的第二个问题。

    </p>

    “你快当爹了,叶青的孩子是你的吧?这婚事不能再拖了。”

    </p>

    “不知道!”沈逸唯回答。

    </p>

    “胡闹!你走了,叶青怎么办?”这是王董的第三个问题。

    </p>

    夜色中,望着大院大楼,沈逸唯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暂时不能离开利天,这条不归路他必须走下去。

    </p>

    谁能信他?岂是拈花难解脱?可怜飞絮太飘零!

    </p>

    沈逸唯长叹一声,调转车头,特意去了难约的贵人花坊,挑选了一束百合花。

    </p>

    这次他没有让肖叶青反复催促,便自觉地回到了翠玉轩1号。

    </p>

    他已经在这里住有一段时间了,最近肖叶青配合治疗,情绪比较稳定。

    </p>

    他主动向她承诺,只要他人在闵江,不管多忙,每晚十二点前他必定回家陪她。如有应酬,他一定向她备案。

    </p>

    沈逸唯进家门,柔和的室内光线下,肖叶青窝在沙发里,抱着巨大的抱枕,专心致志地看电视剧,笑得很开心。

    </p>

    她趿着拖鞋过来接过他手上的花,把它插在花瓶里说:“逸唯,谢谢你!”

    </p>

    “我累了,乖,你也早点休息!”沈逸唯上了二楼,肖叶青立即乖乖地关了电视,进了一层的卧室。

    </p>

    他们一直分楼而睡,只要他回来,这便是他们的家,她已经习惯。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萌宝天降总裁爹地〕〔最豪赘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