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静温〕〔惹火孕妻,总裁别〕〔爹地,妈咪要逃婚〕〔一孕双宝:总裁爹〕〔重莲劫〕〔[综武侠]拆散一对〕〔医女福妃荣华路〕〔温柔深处是危情陆〕〔道破逆乾坤〕〔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不搞事的修仙者〕〔妻来孕转〕〔梦境封神〕〔雪狼出击〕〔龙血战神萧辰姜诗〕〔上门龙婿(叶辰萧〕〔早安,陆先生时初夏〕〔妖孽爹地拜拜啦时〕〔时初夏陆琰〕〔英雄联盟之最后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四十章 明月高楼休独倚
    听到沈逸唯的声音,曾有米和我都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

    </p>

    “请你下去等我一会儿,我有几句话跟她说。”沈逸唯不像是请求,更像是命令。

    </p>

    “好的,我下去等你。”

    </p>

    曾有米随意地看了我一眼,我投去请设法带我走的眼神,他根本不理。他只是对我眯了眯眼,似乎在说“没事的,我不打扰你们,你保重!”

    </p>

    他听话地退了出去。

    </p>

    这家伙,你都辞职了,混成曾总了,还听他什么话?平时你巧舌如簧,关键时刻却不顾姐们生死!

    </p>

    沈逸唯顺手关上了房门,整个人堵在门口。

    </p>

    “你这是想干嘛?放我走,我们没什么好说的!”

    </p>

    我没有好脸色,欲紧跟着曾有米离去。

    </p>

    但沈逸唯却拽住了我的手,只随便一揽,我便被迫扒在了他的怀里。

    </p>

    我心里立即闪现出肖叶青的身影!

    </p>

    今还在办公楼上看到她在他车里茫然四顾的样子,她那即便茫然自处,亦难掩她的美丽动人。

    </p>

    此刻我岂有心情与他玩暧昧?

    </p>

    难得我在他怀里不仅没有意乱情迷,还能思维清晰,意志坚定地想与他划清界线。

    </p>

    我使劲地推他,绝没有一丝一毫的半推半就。

    </p>

    但他靠在门上,每天健身的他力大无穷,稳于泰山。

    </p>

    而懒于锻炼的我却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撼动他,更无力挣脱他的魔爪。

    </p>

    “以后你背着我,不许碰任何别的男人!更不许与别人投怀送抱!”他无厘头地来了这么一句。

    </p>

    “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吃醋吗?我没有!我和他只是……只是……就算是,又关你什么事!”

    </p>

    我急欲解释,突然想到肖叶青!

    </p>

    我为什么要跟他解释?他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p>

    “你别以为只有你沈逸唯可以……你以为你是谁!我总可以……将来我也会……”

    </p>

    我开始搜寻言辞打击他,以便让他松手。

    </p>

    他突然将我转过身来靠在门上,双手捧住我的脸,俯身用他柔软的唇堵住了我的嘴,也堵住了我一肚子的怨言。

    </p>

    我只有咬紧牙关,痛苦万状地拼命躲闪。

    </p>

    最后与其说是我用力将他推开了,倒不如说是他终于放开了我。

    </p>

    此时的沈逸唯又变成了无赖。

    </p>

    “你!简直是流氓加无耻!”

    </p>

    我已气得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

    </p>

    “你记好了,这辈子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p>

    他未得逞,竟狠狠地说。

    </p>

    “你不是说我可以找个好人家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大家要做朋友?你现在却又生啊死的!你怎么总是变来变去?我早晚也要被你逼得疯魔!”

    </p>

    “哦,对不起!”

    </p>

    他的一句对不起,便又让我心软。

    </p>

    “彩云,你要好好的。你看曾有米宿舍收拾得多干净,厨房看起来也不常用,和我的一样。你是这里的常客吧?你还没有去过我宿舍呢!”

    </p>

    他瞬间又转变了话风,在宿舍里四处打量,找话题和我尬聊。

    </p>

    “这间宿舍我和巧巧只是来过几次,你宿舍?没人邀请,也没机会去呀!”

    </p>

    “你会做饭吗?”他问。

    </p>

    “不会!我爸妈都是卖菜的,还是炒菜高手,我英雄无用武之地,我父母从来不让我进厨房!”

    </p>

    “真好!有机会我给你下面条。”他羡慕道。

    </p>

    “好啊,我们可以一起做!下面条我应该会,你就会这个?”我亦语气转缓,应和他。

    </p>

    “从小我家的饭就是我自己做的,我父母忙,他们没有时间管我!”

    </p>

    这还是我头一次听他说起自己的父母,难道小时候的他不是生活在蜜罐里?没有阿姨侍侯着?

    </p>

    我记得十七岁那年,我们第一次一起卖菜时,他说他爷爷奶奶是种菜的,当时他卖菜手法娴熟的样子我仍然记忆犹新。

    </p>

    见他说得这么可怜,我竟希望我还有机会为他做一顿好吃的饭菜。

    </p>

    我一定好好学学美食,只为做给他吃!看着他品尝美味时孩子般的模样,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

    </p>

    不仅是做美食,其他方面,我也要努力提升自己,把自己变得更加优秀,这样我才有资格做他真正的女朋友。

    </p>

    可是这样的机会,我确信我已永远地失去了。

    </p>

    “逸唯,我们都好好地生活吧!你还等着做新郎,做爸爸呢……你来了,她走了吗?”

    </p>

    我欲言又止,还是吐出了这残酷的事实。

    </p>

    “她早换了车,走了!我是来接曾有米的。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我和她只是协议结婚,你等我二年,你能等我吗?”

    </p>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我们都不要再闹了,她特殊情况经不起折腾,你说过她离不开你!”

    </p>

    唉,他为何总是反反复复,拖泥带水!

    </p>

    “彩云,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相信我,信念可以打败一切!我们需要时间,将来总会有一天,我要扫除所有障碍,就如后羿射日,我要创造一个属于我们俩的新世界。你告诉我你不会飞走,会在原地等我吗?”

    </p>

    “我们?我不懂我们还会有什么未来?如果我懂了,我愿意心如磐石无转移!可是如果我不懂,我只知道这世界上从来就只有一个太阳。太阳落山了它还能从东方再升起,花儿凋谢了次年它还能再开放。可是,新升起的太阳,新开放的鲜花,一切都是新的!”

    </p>

    “何况,我们的感情,它经不住世俗的定义,禁不住冷月照射的疤痕!我不是嫦娥,我只是个普通人!即使你是那株在明月桂花树下永远等侯我的后羿,可我们的感情永远也无法回到最初了!”

    </p>

    “那将是升华后的我们,就算我们脱胎换骨,也并不改变我们彼此守侯的本质。我保证我不会变,时间一定会证明。”他说。

    </p>

    “求你!别再保证了!如果你选择了她,请让我们彼此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p>

    “你只需答应我一件事,我立即就走!我先走,你后走!”

    </p>

    “什么事?”一不小心我又被他牵住了牛鼻子。

    </p>

    “放心,它不违背法律法规,无碍利天利益,更无关生死。”

    </p>

    “听着好像是《倚天屠龙记》里赵敏与张无忌的三掌之约呢!好吧!”我半信半疑,忍不住想笑。

    </p>

    “把眼睛闭上,伸出手来。”他要求我。

    </p>

    “到底是想干嘛?”

    </p>

    “你只需听我的,你刚才答应了!”

    </p>

    “故弄玄虚!不过你要说话算数!”我顺从地闭上眼,伸出手来。

    </p>

    反正这肯定是最后一次!

    </p>

    我感觉我的双手被他拿握住,我的手指好像被他套上了什么东西,于是我睁开眼。

    </p>

    我的左手中指上,被他戴上了一枚闪闪发亮的钻戒!

    </p>

    它星月造型,纯净透明,恍若置身宇宙浪漫闪耀的爱情童话世界。

    </p>

    “喜欢吗?”他问。

    </p>

    “我不喜欢!你骗人!”我答。

    </p>

    我想要摘下它,还给他。但它戴在我的中指上,刚刚好。

    </p>

    我无法轻易地将它取下。

    </p>

    “这是我俩的订婚戒指!你戴上就表示同意了!我先走了,你想办法怎么取下来吧!正好等我们走了你再下楼。”他边说边嘱咐我,转身离去。

    </p>

    “不行!”我欲追,又自觉停住了。

    </p>

    我担心利天的同事们看见我和沈逸唯在一起,早已平息的传言会再起!

    </p>

    沈逸唯刚和未婚妻成双来,转又再和我结对出,我怎么解释?

    </p>

    曾有米一直站在楼下等沈逸唯,看到他开开心心地下楼来,他俩钻进车里。

    </p>

    曾有米坐在副驾驶,两人一副老朋友的样子。

    </p>

    他不是坐沈逸唯的便车,而是沈逸唯一直在等他办完离职手续后,亲自送他回家!

    </p>

    肖叶青早已换车走了,走前她全副武装,戴好口罩墨镜,保姆保镖左右跟随。

    </p>

    原本他们来,就是两辆车一起来的。

    </p>

    “公司筹备得怎么样了?”沈逸唯边开车边问曾有米。

    </p>

    “有你指导,一切都很顺利!放心吧,沈总!”

    </p>

    “咱都是兄弟,我相信你,公司前期一切由你打理!”

    </p>

    “上个月以来,多家银行表示上调贷款利率,之后网签的购房者,二套房贷款利率更是大比例上浮,房市政策越来越收紧了。”曾有米说。

    </p>

    “一切都瞬息万变。现在a公司公布的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中,已经见不到某大佬的名字。放弃股权,交手年轻一代,我们将肩负接力棒的艰巨任务。”沈逸唯道。

    </p>

    “我只想带着我们全家人解决温饱奔小康,没有那么大的使命感!”曾有米笑说。

    </p>

    “在s城,你先争取资源,打造智慧住房租赁平台。健哥如果想投奔你,暂时千万不要把核心的业务交给他。市场需要完善的信用评价体系。他这个人如何用,你要费心。”

    </p>

    “嗯,健哥跟我说了多次了,我心里有数。”

    </p>

    “房地产的暴利时代已经结束了,我更想做的,是做一名网络安全卫士,登上云梯,把安全之网,撒向全球。”

    </p>

    “云梯?顾彩云的云吗?”曾有米开玩笑地问。

    </p>

    “曾有米,我提醒你,你少惦记她啊!”

    </p>

    “我不明白,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要和别人结婚!”

    </p>

    “你不也是一样吗?”

    </p>

    “不一样!我和巧巧是有感情的!”

    </p>

    “唉,羡慕!”

    </p>

    沈逸唯电话突然响起,是肖叶青阿姨打来的。

    </p>

    “小沈,叶叶让我打电话问你从公司出来没有?什么时候到家?”

    </p>

    “哦,跟她说,我和我同事已经出来了,很快就到家了。”

    </p>

    “你到哪了?她让你发个定位过来。”

    </p>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红纽扣福联医院!你们一路上还安全吧!”

    </p>

    “幸好听了你的。还说呢,刚出公司门,就有几个拿镜头的拍照!回到了小区门口,还有几个小姑娘在院前蹲守!唉,要是让他们拍到照片,还不知怎么瞎写,简直是黑白颠倒!”

    </p>

    传来肖叶青的声音,她接过了电话。

    </p>

    “我们也经过红纽扣,听说那里环境不错,可惜没有妇产科。等以后有机会我们进去看看啊!”

    </p>

    “好,下次我陪你去!”沈逸唯挂断了电话。

    </p>

    “听说红纽扣的老板很年轻,年轻优秀的前辈,让人仰慕啊!”曾有米说。

    </p>

    “是的,听说是位归国精英!未来十年,年轻人都长大了,这个社会也成熟了!”

    </p>

    “沈哥,你说话真像我父辈的人!”曾有米改变了称呼。

    </p>

    沈逸唯正想说什么,电话又响起。

    </p>

    “逸唯,怎么办?刘阿姨,刘老师找来了!她在院里等你,你快来吧!”

    </p>

    “啊!她怎么会来?别担心,你什么也别说,等我回来!”

    </p>

    沈逸唯大惊失色,立即停车让曾有米下车,他独自开车快速而去。

    </p>

    他俩走了,我却在曾有米宿舍想方设法费了很大劲才将戒指脱了下来。

    </p>

    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盒里,并飞速地想如何将它稳妥地还给沈逸唯。

    </p>

    最后,我终于想到了不留寄件人地址,快递到他办公室的办法。

    </p>

    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戒指!

    </p>

    或许,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戴上第二枚了吧!

    </p>

    当晚,我一个人在灯下观赏它,一夜都无法安睡。

    </p>

    不知沈逸唯为何会有我们还会在一起的念想?

    </p>

    好几次我走出宿舍,只见明月高楼依然,我寒影独倚孤单。

    </p>

    回屋,我又忍不住不时掀开窗帘,真盼望再听到沈逸唯突然叫我的声音。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