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俩宝,老婆大〕〔宠妻总裁坏透了〕〔重生之亿万首富继〕〔痴傻前妻不复婚苏〕〔爱你在尘埃里苏晴〕〔诸天大造化〕〔斗米仙缘〕〔大佬媳妇甜又野〕〔玄清卫〕〔失忆之王〕〔我从禁地来〕〔木叶之残火太刀〕〔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叶新林清雪〕〔慕斯盛莞莞〕〔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四十九章 准拟花开人共卮
    自从李煜和王芳两位徒儿在工作上勇挑重担后,很快,她们的游戏爱好便又卷土重来。每天盘座举机,随时都要组局进行巅峰决战。

    </p>

    李进、芊芊和我三位师傅的工作压大大地减轻,办公室人员工作生活质量整体得已提高。这些年轻美女们有了多余的精力,她们的空闲时间哪里会闲着?

    </p>

    吃完午饭,我们五人一起刚准备一起出去散步消食。现在的五朵金花,已经是开遍利天的各个角落,日日鲜艳,几月保鲜不败的小花团了。

    </p>

    “一会干嘛去?”芊芊问大家,下午二点才上班,还有近二个小时的时间。

    </p>

    “要不,今天咱们别睡美容觉,来几局呗!”李煜试探性地提议。

    </p>

    “好,那还不快走,我们回宿舍去!”王芳立马响应,四人立即争分抢秒地往回走。

    </p>

    “彩云,你呢?回宿舍眯觉觉还是回办公室发呆呆?”她们抬脚走前回头问我。

    </p>

    她们知道我一向不爱玩游戏,尤其是最近,甚至有些郁郁寡欢,常常坐着发呆。

    </p>

    “我还是回办公室呆一会儿!”我不用多想,这也在她们的意料之中。

    </p>

    坐着发呆,很舒服很正常啊!

    </p>

    反正在她们这些聪明人的人精堆里,我就是芊芊嘴里的“傻冒儿”。她越这样称呼我,我似乎变得越傻。尤其是游戏,我手机里几乎是零下载,倒也省了不少存储空间!

    </p>

    最近,她们几乎每天都要随时随地玩一些热闹的人气游戏,吃鸡、王者荣耀、人格、飞车……她们玩得不亦乐乎。

    </p>

    李煜和王芳来了后,不仅引爆大家的游戏爱好死灰复燃,而且这两位年轻的小妹妹还带来了一些新的爱美小妙招。

    </p>

    比如说中午和晚上睡美容觉,各种美甲、自制面膜的diy,甚至各种省钱拼团,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充满女孩甚至女人的气息。

    </p>

    现在是中午,她们都溜走玩去了,我冲她们的背影喊:“记得定上闹铃啊,下午别迟到哦!”

    </p>

    中午休闲娱乐玩游戏?这并不是我们以前四美的工作习惯。相反,以前中午加班,晚上熬夜似乎一直是我们的敬业常态。

    </p>

    我一个人无聊地回到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p>

    经过芊芊的办公桌旁,我忍不住地在她桌上扫视。她桌上零乱得简直杂乱不堪,是她的名字和形象判若两人。

    </p>

    芊芊桌上,显然是同时干三件活的她,横七竖八地摊着各种纸质文件和她个人的养生护肤用品,在中午临下班时还来不及摆放整齐。

    </p>

    那张结婚请柬呢?她常常随手拿起的请柬好像并没有在桌上啊!

    </p>

    我有些失望,继续在她桌上的各个弯弯绕绕处搜索。

    </p>

    我的目光最终停留在她桌上最左上角,那个在日期上画着各种大小圈圈,用红黄蓝各种颜色标满了她龙飞凤舞的各种备注,歪斜倒立着的三角台历中间,露出了她经常拿着欣赏把玩的那张沈逸唯的结婚请柬红色的一角!

    </p>

    我站定,注视着它!要不要打开它看看?

    </p>

    其实有好几次,我坐在芊芊的身后,我都忍不住透过我的玻璃隔板,绕过她的披发背影,悄悄地寻觅她桌上的那张精致典雅而又喜庆神秘的结婚请柬。每次都被她不安份的活动的背影或是一回头的注视挡回了我的视线。

    </p>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会笑话我!

    </p>

    犹豫再三,我决定鼓起勇气偷偷地打开它,看看这张请柬里面到底长什么样子!

    </p>

    我伸出的手有些颤抖,我好奇又紧张,愤怒又不安。

    </p>

    “彩云!”

    </p>

    我刚从台历的腹中抽出请柬,正哆哆嗦嗦地准备打开,突然有个似曾熟悉的女声呼唤我。

    </p>

    “啊!谁呀!”

    </p>

    我吓得赶紧将请柬塞回原处,缩回手,到底是做贼心虚啊!

    </p>

    “是我!你怎么啦!”

    </p>

    有人进来办公室,走到我的身边,问我。

    </p>

    我这才回头,原来是贱妹,健哥的老婆。

    </p>

    只见贱妹剪了一头干练的短发,皮肤晒得黝黑,鼻尖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她胸前蓝色挂绳上挂着标志性的房产中介工作牌,上面应该是写着某某公司总经理吧?我懒得细看。

    </p>

    我想着该如何称呼她,叫贱老总?贱妹?现在应该改称呼叫她“健嫂”了吧!

    </p>

    好久不见,只听说她现在是中介公司的老板,整天风尘仆仆,不着家不管家。真可气她从巧巧手上巧取豪夺弄走了健哥后,却又不知道珍惜,把健哥打回了原形,健哥搬回单人宿舍,整天惨兮兮地和单身汉们混在一起。

    </p>

    上次见她,还是她和健哥的结婚酒席上。那天巧巧和曾有米都还在,我们大家玩得很开心!她和健哥幸福的眼泪让我们所有人都原谅了她!

    </p>

    “健嫂,你怎么来了?谈合作来了?”我还是称呼她“健嫂”比较合适!

    </p>

    虽然我心里对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感,但办公室的门没有关,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她主动进来,出于礼貌,我必须得跟她打个招呼。

    </p>

    “你挺好的啊!我就来看看你!倒杯水我喝,渴死我了!”她倒是一点都不跟我客气!仿佛自己真到了婆家!

    </p>

    我给她倒了杯水,她拿起“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完,竟然呛着接连打了好几个水嗝!

    </p>

    “坐下慢慢喝嘛!有话慢慢说哈!水还多着呢!”我又给她倒了一杯,递给她纸巾让她擦汗水,用手帮她轻轻拍背。

    </p>

    我心想,也许贱妹是中途办事,特意过来喝口水的吧!自己当老板还这么拼命!这老板当得也真不容易!

    </p>

    “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她见我这么关心她,像个大姐般的跟我说话。

    </p>

    “瞧你说的,我能不好好的吗?倒是你和健哥,现在是什么状况了?好好的吗?”我问。

    </p>

    “别提他了!最近也不知道他都忙些什么,挣了好多钱,在我面前又活灵活现了,倒是帮我把公司租和员工工资付了。这不,我过来帮他搬家,顺便过来看看你!”

    </p>

    “这样好啊,老住在单人宿舍别人总以为你们俩是分手了呢!对了,他发了什么财了?工资又没有涨,业绩也没见他涨啊,是在外面兼职吧!”我提醒她。

    </p>

    “我也这样问他,他说是恒地公司的一哥们找他要顾彩云的照片,给了他一笔钱,还要我保密呢!所以我不放心,就来看你了。你说他是不是鬼话连篇?你一普通的小丫头,你的照片哪能卖钱?我还是老样子嘛,你的照片要是能卖钱,那你自己岂不是发财了!”贱妹一连声质疑。

    </p>

    “他的话哪有真话!他是逗你玩的呢!要是我的照片能卖钱,你倒是可以多拍点,让你们发家致富去!哈哈!”

    </p>

    我并没有当回事,我俩都当健哥是胡说八道。

    </p>

    只要他俩日子好好地过,巧巧不在了,拿我开次玩笑真无所谓!

    </p>

    送走了贱妹。下午,芊芊她们四人笑嘻嘻地提前回到办公室。

    </p>

    看来大家都还拥有自律的人生,游戏并没有让她们工作作风变得堕落。

    </p>

    “谁动我的结婚请柬了?”

    </p>

    芊芊刚坐下,就发出一声惊呼。

    </p>

    “师傅的结婚请柬?师傅要结婚?”李煜和王芳一阵惊讶,叫芊芊师傅尤其顺口,因为最近的游戏,芊芊是圈内高手!

    </p>

    “不是我的,是沈逸唯的!我记得我收起来了,现在放桌上了!难道是保洁大姐动过了?”芊芊问。

    </p>

    “看看现在的请柬什么样。”李煜和王芳过来观赏请柬,我中午想干的事她俩轻而易举地干成了。

    </p>

    “咦,你们注意到没有?这请柬与众不同啊?”李煜说。

    </p>

    “有什么不同?不就是时间地点人物吗?还有什么不同呢?”芊芊问。

    </p>

    “这也太老土了吧,现在都流行电子请帖,上面有照片有动漫,看他们的请柬没有照片。”

    </p>

    “嘿,大惊小怪!买来的是什么格式就是什么格式,只是填空嘛!彩彩,你也过来看一眼啊。”芊芊叫我。

    </p>

    “我就算了,懒得看!”我漫不经心地答了一句,实则心里乱乱的。

    </p>

    李煜和王芳奇怪地看向我,芊芊附在她俩耳朵边来了句:“她老情人!”这两徒弟立即心领神会,同情地看了我一眼。

    </p>

    “沈逸唯?这名字我好像耳熟呢!但就是想不起来了。”王芳说。

    </p>

    “过些天他回来你就面熟了!超级大帅哥,利天的大众情人!”李进接话。

    </p>

    见她们扎推讨论沈逸唯,我走出办公室透透气去。

    </p>

    屋外,阳光明媚,秋风徐徐,我冷却了会不平静的小心脏,再回到屋里。

    </p>

    自从得知沈逸唯和肖叶青去法国度假的消息之后,有时候我心里也暗想:沈逸唯,为什么你就不能多发给我一张请柬呢?难道我们之间不是同事吗,还是为了证明我们之间不寻常的过去?

    </p>

    但更多的时候,我不会让自己去想这些,我只对自己说:“他们结婚了,我们一切都结束了!”

    </p>

    沈逸唯给我的那枚璀璨异常的订婚戒指,我也很久没有拿出来自讨没趣过过干瘾了。我在网上订了个铁皮密码小箱,将有关我和沈逸有关的东西,锁在了箱子里。

    </p>

    回到办公室,她们还在热烈讨论。

    </p>

    只听芊芊在说:“干脆你们都赶快结婚吧,王芳与‘马拉松’也不要再拖了,大家都不要整天闷在公司里,要不晚上我带你们去party?”

    </p>

    “自从我们与王丽华交际花分开宿舍之后,我们都很久没有看看外面的世界了。party上的帅哥美女一把一把抓!不信你们问李进,我们上次去,一下子就认识交往了好几个,只是李进爱搭不理的,怪不了我没有出力!”

    </p>

    “是啊,要不我们大家都多出去活动活动,我们全赶在国庆前结婚,谁也不欠谁人情,这样更好!”

    </p>

    “你们想想看,现在经济如此紧张,谁知将来有没有回收啊。万一一辈子结不了婚,这些红包岂不是全白送了?”

    </p>

    “唉,想想也是,几年来的工资,全扔到红包里去啦。干脆不送红包,我们来点浪漫精神点的东西好不好?比如芊芊,我们就去野外采些花得了,她平素最喜欢花呀鸟的。”

    </p>

    “比如沈逸唯,还不如在红包里头送他一张渣男称号的字条吧,让他新婚之夜去反省反省!”

    </p>

    李煜听完这两位师傅的对话笑道:“这市场经济的年代,想不到师傅你门的想法比幼儿园的儿童还要幼稚!不信你问芊芊师傅她愿意不愿意?谁还将花草与花心当回事?师傅们要是不喜欢那个姓沈的,干脆将他的婚车偷偷地放了气,车到半途车没气了,新娘进不了门,或者撞车死了两人去做鬼鸳鸯更好!”

    </p>

    听听!多么的恐怖!这可是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们啊!新奇思维远超过了芊芊和李进这些师傅老大姐们!

    </p>

    所有的这些,我总是对她们的好心报以感激的一笑。她们都是为了宽慰我的心,并不见得有多么的恨沈逸唯。甚至李煜和王芳她们俩还没见过他呢。

    </p>

    听到她们这样聊着,想到她们聊的恐怖场景,突然我有一种莫名的担心。

    </p>

    “折花枝,恨花枝,准拟花开人共卮!”我只希望花心的沈逸唯平安归来。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萌宝天降总裁爹地〕〔最豪赘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