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五十二章 何如当初莫相识
    沈逸唯为什么要拉我上他的车?他刚从欧洲回来,他怎么会有如此不文明,不绅士的黑衣侠行为!

    </p>

    下周,我们就要每天道貌岸然地相对,我正在想该如何与他在工作上保持距离进行友好的配合。一切都还未开始,他这是闹哪出?

    </p>

    我的宿舍?我的那扇早已被他遗忘了的门,他怎么又来了?在这难得的下班时间,他又来打扰我的清静,扰乱我普通平凡人的生活!

    </p>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即将结婚的新郎。马上他还是我的直管上司!有多少人会在私底下议论我们,期待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p>

    在这关键敏感的时刻,我看到他,我莫名其妙地只想发疯似地跑开,躲开他。

    </p>

    但我所有所有的决心,对他的各种抵制念想,一见到他就土崩瓦解。我相信,也许他就是我的宿命,我逃不开了!

    </p>

    他不由分说将车门关上,旋即坐进了驾驶位上。车开得飞快,他驶出了公寓小区。

    </p>

    沈逸唯一脸的凝重,他的表情一下子就镇住了我。

    </p>

    “脸趴下,不要动!”他再次命令我!

    </p>

    我来不及细问,只是下意识听话地趴下了脸。

    </p>

    直到我感觉到自己这样做有点傻,我这才不解地抬起头。

    </p>

    “发生什么事了?逸唯!你要带我去哪里?她们在一品阁等我呢!”

    </p>

    他并不回话,仿佛没有听见我说话,但车速明显开始变慢!

    </p>

    沈逸唯好像变了,我这才想起自上次他套路我,给我带上订婚戒指后,我已有好长时间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他了。

    </p>

    其实我们真正见面在一起的机会一直是那么少,我对他已经习惯了想念。

    </p>

    是的,有时我们只是极偶尔的在办公区相遇,我们就像二个普通同事那样擦肩而过,甚至不用打一声招呼,只有眼神可以交流。

    </p>

    我恨他吗?我常常这样问自己?所有办公室知情的姐妹们都认为我应该恨他。

    </p>

    可我为什么要恨他?我甚至觉得他已经对我很好!

    </p>

    我这是有严重的受虐变态心理吗!

    </p>

    我不恨他,一点也不!我只是恨我自己为何没有勇气与他走得更近!

    </p>

    比如现在,我又被他莫名其秒绑架似的带到了车上,而我却是想逃,而不是喜滋滋地与他去私会,管他上哪里,跟他走就好了!

    </p>

    我一直缺乏这样的勇气!那我是真的喜欢他吗?

    </p>

    如果说我可以随便定义我对他的感情,只是在喜欢与不喜欢之间选择,那我一定会轻松愉悦很多!就算现在他离我只有咫尺,他满身的酒气,浑身的蛮不讲理,我对他竟然还是:面对面还想念!

    </p>

    他不在时,我可以想出各种理由说服我自己,将这种想念控

    </p>

    制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

    </p>

    只要看不见他,我便绝对能阻止无绪的想念漫延至灰色地带。

    </p>

    但前提条件是不见面,而他此时却就在我眼前!

    </p>

    沈逸唯的婚礼订在古历七月初七,听知情人士说这个日子不仅是中国的传统情人节,更是他未婚妻肖叶青的生日。

    </p>

    听说她来过公司好几回,可惜我只见到了那次她凛然迎刀的那一次,和上次她在车上的惊鸿一瞥。

    </p>

    每想到肖叶青,我便感到一阵悲壮凯歌在寒风中高歌,对她,虽然她真的只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但我对她却如长辈般的敬重。

    </p>

    我想,要做沈逸唯的女朋友是多么的难啊!要不怕寂寞,不怕讥笑,不怕等待,不怕寒光!

    </p>

    她胜利了,有多少女孩羡慕她!她幸福吗?我很怀疑!

    </p>

    他闷头开车,我隔着玻璃窗远远地看到芊芊她们正走进一品阁。可惜我的呼叫声她们听不见,她们也没有回头看到车流中失去自由的我。

    </p>

    沈逸唯嘴里透出浓浓的酒味,显然是又喝晕了头。

    </p>

    他不停车,我只好从车后座爬到前座,他并未阻止。

    </p>

    我说:“你怎么又喝酒了?要不要下车我送你回家?肖叶青呢?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她,通知她找人来照顾你……”看他的样子我已急得不知所措。

    </p>

    他的双眼鼓鼓地瞪着我,重重地在我的肩头抓了一下,似要抱住我。

    </p>

    “停车!”我急忙闪开,拼命地想打开车门下车。

    </p>

    他含糊地说:“彩云,有人要害我们!我们走吧,跟我走,你可愿意?”

    </p>

    “怎么会有人害我们?你到底怎么啦?有什么难受的事情可否跟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我脱口而出。

    </p>

    “你帮我?你一个小女孩能帮我什么!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一定对你好!如果我对你不好,我不得好死!这里我们呆不下去了!我们离开这个城市,到哪里去都好,只有你这个傻瓜愿意跟我走,我们走吧,我们现在就走!”

    </p>

    我问:“你想去哪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发疯!你父母同意吗?她知道吗?我并不能像你一样,自私自利,没有责任心!”

    </p>

    “自私自利?没有责任心?你说得太对了!你还要问我去哪里?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啰嗦?喜欢我就相信我!我去天上,你就上天。我要入地,你就下地。跟着我,什么叫跟着我?你懂吗?如果你还惦记我以外的父母家人和任何事,没有甩开一切跟我走的决心,你这就给我下车!我决不勉强你!你跟我走,你还要给我发誓,你是心甘情愿的,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你。你不许回去拿任何东西,我们一起去流浪!”

    </p>

    沈逸唯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继续说:“你知道吗?一想到结婚我就不想活了,我早就活够了!我不想害了肖叶青,她是我妹妹!我也不想害了你,你是无辜的!现在我只想你跟我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p>

    “她是你妹妹?你们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还哥哥妹妹?好奇怪的称呼!真够虚伪的!”我忍不住对他一阵讽刺!

    </p>

    “我也觉得奇怪,虚伪!”他并不反驳。

    </p>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好似这世间都是他的敌人。他身后有无数的追兵,唯有我是他此刻可以依靠的人。

    </p>

    他全身透着一股绝望,这种气息几乎要感染了我。

    </p>

    一瞬间,我又有些心软。我真想说:“好吧,我不想跟你吵架!只要能让你不伤心,我就跟你走!上天,入地,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p>

    可是我该如何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并不能做到因他而抛弃父母家人和一切!更不能无视他已有未婚妻的事实!

    </p>

    我的心思不用我说他也是明了的,他又何必再来反复地质问我刺激我!让我稍回理智的心又开始动摇,难道他是想让我也和他一样,时不时就疯魔一次吗?

    </p>

    女人的脆弱更胜他百倍千倍,他真的只顾自己,完全不顾我的感受!还有肖叶青,她是否比我更倒霉,她要嫁给这么一个浑蛋!

    </p>

    沈逸唯一定是抓住了我俩共同的弱点,他自忖他有如此魅力,所以他这才无缘无故地醉酒后随随便便地来找我。他跟我说的这些胡话,他只是不经大脑信口雌黄!

    </p>

    他早就知道我无法抗拒他的可怜,就像无数个夜晚他叩开我的门扉休息一会,清醒后他又离开一样。

    </p>

    我真恨自己为何如此不争气,就像一个被他耍弄的玩具。

    </p>

    “既然肖叶青对你这么好,你为何还要这么痛苦?你有没有认真想过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应该好好珍惜。改掉自己喝酒的坏毛病,你们总会有温暖的家庭的。”我努力地安慰他。

    </p>

    “好歹你也不是个孩子了!在公司,你还是个人模人样的副总裁,我还要对你的工作负责。你这个样子,你自己说,你成熟不成熟?我们俩怎么配合工作?你怎能让父母家人放心!”

    </p>

    我继续试图把他拉回到现实。

    </p>

    他的手机声响,他摸起手机,当着我的面接电话。

    </p>

    “你不要再找我了!如果她出了任何问题,少了一根毛发,我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你!”

    </p>

    “是的,股权转让协议我已交给律师,我们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了!”

    </p>

    “我没有怪你,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

    </p>

    电话一定是肖叶青打过来的,他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电话再响,他不再接!

    </p>

    “健哥打来的!”我看了一眼他的来电,这个电话不是她的。

    </p>

    “把他们甩了?什么?往我这个方向来了?知道了!”

    </p>

    等沈逸唯接完健哥这个电话,他对肖叶青的态度一下子惹怒了我。我原来只当他是酒喝多了,但现在我看他思维很是清醒,便止不住地生气!

    </p>

    “你知道七月初七是什么日子吗?你还记得你说过肖叶青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吗?你忘了你们的孩子?好好珍惜吧,你俩的问题少在我这里装疯了!你发疯全世界都要跟着疯了!”

    </p>

    我刚骂出口,沈逸唯便不相信似的痴痴地笑了起来。

    </p>

    我的手机也在狂响。

    </p>

    我拿出我的手机,芊芊她们打来的!一路上一直在不停地呼叫我!

    </p>

    我要接,我要告诉她们我正在往一品阁的路上,别让她们久等了。

    </p>

    沈逸唯现在是酒驾,我还想找人给他弄走!

    </p>

    他再不让我下车,我要呼救了!

    </p>

    可是,沈逸唯竟然一把夺过我的手机,一下子扔出窗外。我伸头看去,我的手机竟然被他丢进了水塘里!

    </p>

    “你疯了!你这个浑蛋!我的所有信息都在手机里!”我简直不敢相信他的举动,我愤怒地发出一声哀嚎!

    </p>

    沈逸唯却“咯咯咯”地直乐!他真的在装疯!

    </p>

    他故意把车开得东扭西歪!

    </p>

    “求你了,停车,危险!”最后,在我一路的呼叫恳求声中,沈逸唯终于将车停了下来。

    </p>

    “你知道这是在哪里吗?”他问我。

    </p>

    “不知道!”我说。

    </p>

    “那个下雪的晚上,我们在这里踩雪。前面有一棵树,我们一起量它的腰围!你怎么会不记得?”他问。

    </p>

    “哦,是这里!难得有这么一块开阔的地方!那我们下车看看吧?”沈逸唯就是这样,一会让我下地狱,一会又让我感觉像上了天堂!

    </p>

    我也想起了那个雪夜,我们第一次真正牵手。早知如今我们会是这样的结果,早知与他会如此绊人心,真是何如当初莫相识!

    </p>

    “现在安全了,我们下来吧!”他打开车门,我下来,然后再把他扶下来。

    </p>

    上次来这里是白雪凯凯,现在却是黄昏,我们在树旁站定,我们这才看清这是一棵大柳树。

    </p>

    刚走近大柳树,沈逸唯就一把抱住我,不顾一切地吻我,像是生离死别般,这一刻,我又以为回到了那个雪夜。

    </p>

    “我感觉好像在做梦!”我说。

    </p>

    “如果是梦,就让它永远不要醒来!”他说。

    </p>

    沈逸唯牵着我的手,拉着我随他跪在树前。

    </p>

    “我沈逸唯!”他示意我跟着他往下说。

    </p>

    “我顾彩云!”我还继续在梦中。

    </p>

    “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们愿意患难与共,二年之后,结为夫妻,此树为证!”

    </p>

    “两年后,我再来找你!”

    </p>

    “我们说的都是梦话吗?”我问。

    </p>

    “我们没有做梦,我也没有醉!我辞职了,二年后我再来找你!”

    </p>

    沈逸唯踉踉跄跄地向我挥手再见!

    </p>

    “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荒山野岭的,我害怕!”我拼命跑过去,挤上车。

    </p>

    但他却探身过来,将我使劲推下了车!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