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庞飞安瑶〕〔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夫人每天都被套路〕〔贵妃有心疾,得宠〕〔女神的上门狂婿〕〔万古第一仙宗〕〔绝世斗神〕〔重生之投资大亨〕〔都市最强小村医〕〔女神的上门豪婿〕〔逍遥战神〕〔都市之魔帝归来〕〔斩月〕〔万古第一神〕〔重生之狂暴火法〕〔大佬们都在疯狂讨〕〔我在日本当警部〕〔天下狂医张铭〕〔混沌夺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五十三章 天长地久有时尽
    车一溜烟地开远了。我突然双脚跌落在地,不小心绊倒在地上。

    </p>

    我爬起来,双手因为撑地,地上满是荆棘,只觉两手掌心生疼难忍。我为自己的双手哈气,拍了拍自己的双腿,发现两个膝盖处裤管已磨破,双膝也酸疼。

    </p>

    幸好刚才我们相互纠扯车速已几乎停止!否则我突然落地跌倒,后果一定会更严重!

    </p>

    但我顾不上想我自己。我仍然想着,刚才沈逸唯说,他要辞职?他要我等他两年?他这是什么意思?

    </p>

    他是不愿意我与他一起工作?因而他只是辞去副总裁的职务?那么他还在利天,还是王天泽董事长的助理吗?那我们将还在同一栋楼里上班?

    </p>

    下周一如果我去总裁办报到,沈逸唯会在吗?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p>

    我们一定会再见面!我一定要向沈逸唯问清楚!为什么他会觉得有人要害我们?难道,他是为了保护我,他才会想到辞职?

    </p>

    此刻,我头脑一片混乱!

    </p>

    我抬眼四望,天气渐黑。我所处的地方已离一品阁我们聚会的地点有些距离,并无直达公交车。身无分文的我不敢坐车,我只好忍着疼痛凭着方向感一步一步地往回走。

    </p>

    好几次我想拿出手机求助,但我又想起,我的手机已被沈逸唯扔进了水塘中!我不敢想像芊芊,李进她们面对我突然爽约又打不通我的电话后,她们对我会是如何地咬牙切齿,乱骂一气!

    </p>

    唉!我的苦衷?她们怎么会相信!这完全是我活该!一切解释都是多余,千刀万剐都只好由着她们了!

    一秒记住

    </p>

    沈逸唯,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我心里不停地在问,不停地喊,又不停地往前望。

    </p>

    我总相信沈逸唯会担心我受伤,他一定还会将车再开回来。刚才他还和我信誓旦旦,我不相信他对我没有感情!

    </p>

    我又忍不住想,沈逸唯是不是回了家?肖叶青是否在安慰他?但愿他能冷静下来,他们俩能在婚前好好沟通,我真的希望他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别因为我出什么岔错!

    </p>

    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他都没有回来接我!路上的行人都好奇地看着我,我只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傻!

    </p>

    也许,他是赶着回去向肖叶青虚假解释吧!

    </p>

    我不需要“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我只需要现在,沈逸唯能关心我是否受伤?是否安全?能送我回去!

    </p>

    沈逸唯,我看着他车开走的方向,我在心里呐喊:“你这个骗子!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从此我对你的所有感情已成过去!”

    </p>

    1一转念间,此刻的沈逸唯便变得狰狞可恨!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他凭什么要这样对待我?难道就凭我对他的死心踏地?

    </p>

    一瞬间,我似乎又做了一场恶梦!

    </p>

    我慢慢地走着,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往回走。她们一定还在等我,但我无雎见她们。我绕过那条马路,继续往前走,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脑子完全陷入混沌中。

    </p>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的两只鞋挂满了泥桨,原来我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处水洼旁,我的手机便被沈逸唯扔进了这里。我围着水洼处转了半圈,找了个光线明亮的地方,终于无力地坐下来。

    </p>

    这是一处荒丘,却有一片绿地,水洼里长满了几枝水草,倒映在黄昏的水里。它们显得是那么安逸,休闲,与世无争。我无聊地掷了一块泥浆在水洼中央,荡起层层涟漪,将我的瘦影一片片地荡开去。

    </p>

    我的眼泪流干了,双脚也麻木了,我又开始一步一步地挪动脚步向公司走去。

    </p>

    肚子饿得咕咕叫,我这才想起不知他们是不是散了。

    </p>

    天已完全黑了,我找了个有路灯的地方看了看表,天啊!我竟然一个人在外游荡了四个多小时。

    </p>

    此时已是凌晨,路边偶尔有人鬼鬼崇崇地对我不怀好意地一笑,好几次碰见无家可归的露宿街头的黑影,每次都吓得我大气不敢吭一声。我只有加快步伐,走着走着,不由地飞快地跑起来。

    </p>

    跑着跑着,一下子雷声大作,响雷在我头顶上滚滚而来,似乎一下子炸在了我的头顶,不一时竟下起了冰雹似的雨水。

    </p>

    我到处拦车,却哪里见着tax的影子?

    </p>

    我跑来跑去无处躲雨,竟然因为害怕黑影摔了两跤。顾不得疼痛,我又爬起来继续往回跑。

    </p>

    也不知我是怎样雨水泥泞地回到了宿舍,我只感到浑身湿冷,惊魂未定!我换了套冬天的加厚睡衣,裹了被子,坐在床脚,缩成一团。

    </p>

    沈逸唯!我这一辈子恐怕将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只有这样一个念头,我的牙齿在不停地打颤,是的,不能原谅!

    </p>

    我就这样一直坐到天亮,快要上班了,我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p>

    也许我只是困倦得打了一个盹,但我却真真切切地梦见了沈逸唯!以前梦见他,总是我在到处找他,他的身影总是一片模糊的影子。

    </p>

    这次,我却是真真切切地梦见了他,看清了他!

    </p>

    我梦见自己起了床,洗漱完毕,芊芊在外面叫门说:“彩云,我上班去啦!”于是我快步开门跟上去。

    </p>

    我看见李进和她走在并排,正向食堂走去!这两个享受主义者,她们从来就是很看重早点的,说是她们的保养工程就从早餐工程开始。而我却从来是凭心情凭起床的时间吃早点,这个习惯与沈逸唯不吃早点雷同。

    </p>

    我冲她俩的背影一笑,独自朝办公楼走去。

    </p>

    一路上我看到许多的同事都进了公司大门,上下班的班车就停在公司门口。

    </p>

    奇怪!沈逸唯坐在大车上!他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衬衫,打了一条黑色的领带。我在心里暗想,他什么时候换了开班车?

    </p>

    我故意将视线移开,假装没有看见他,我听见他在叫我:“彩云,有时间吗?”

    </p>

    “有啊!”我答。

    </p>

    “师傅,原来你们?”李煜与王芳疑惑不解看着我。

    </p>

    芊芊正从保洁王嫂手里接过拖把,追着巧巧的脚步在办公室里假装勤劳地拖地板。巧巧回转过头和我开玩笑说:“彩彩,沈助理脚踩两只船啊,不如曾有米靠谱呢!”

    </p>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李进大姐制止我们一大早的瞎聊八卦虚度光阴!

    </p>

    我刚坐定,马主任进来了。还好,我这次赶在主任前面进办公室,办公室的整体敬业工作作风果然体现在平常。芊芊抬头叫:“马主任好!”

    </p>

    我正在梦中上班,宿舍门却被拍得天响!

    </p>

    “顾彩云,顾彩云……”竟然是马主任的声音!

    </p>

    天哪,主任亲自来叫门了?刚才我那真是在梦游!我腾的一下爬起来,衣衫不整地将门打开。

    </p>

    “你在就好了!吓死我们了!”李进、芊芊她们都在,她们围在门口惊异地看着我!

    </p>

    “你真在宿舍啊,李进与芊芊一早就过来叫门,都说你不在,都以为你出事了呢!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要不,公司派车送你回家休息几天吧。”

    </p>

    我以为是我睡过了头迟到了,我不明白主任在说什么,猛听见主任说要公司派车送我回家,我对领导的关心很是惊讶。

    </p>

    我感激地说:“主任,我没有生病,只是不巧迟到了,真对不起!是不是我干得不好,公司要辞退我?”

    </p>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小,主任又接着说:“小顾,公司怎么会辞退你!你怎么老往坏的方面想?再怎么说,这二年我们大家都处得还不错啊!唉!不说了!年轻人感情的事我们年纪大了也弄不明白,总觉得你们都还是小孩,你们都要好好的啊,我们当领导的,对你们家人都负有责任呢。”

    </p>

    我稀里糊涂地还没有反应过来,芊芊与李进冲进了房间,大声嚷道:“唉哟,彩云!我的天,昨天晚上出大事了!沈逸唯他,他……”

    </p>

    “他怎么啦?”我颤抖着问。

    </p>

    “他,他,他……出事了!”她们吱吱唔唔地,冒出三个可怕的字眼!

    </p>

    “出事了?什么事?求你们,快告诉我!”我近乎哀求!

    </p>

    “师傅,他死了!”王芳来了一句晴天霹雳。

    </p>

    天塌了!我两眼一黑,她们赶紧扶住我,我支撑着听,我绝不相信!

    </p>

    要带我上天入地的沈逸唯,他怎么可能!

    </p>

    “是啊,听说走得好惨,大奔车都撞得稀烂了!听说他母亲听到信后当场就晕过去了!他的未婚妻知道后赶到现场任谁也拉不住,也一头撞车,孩子都快要分娩了正在医院抢救呢!唉哟,真是想不到啊。沈助他平时那么高傲,那么傲慢,我们总是说他哪一天会受报应,这种诅咒的话以后再也不能说了,真会灵验的……”

    </p>

    “你为什么不说话?彩云,你不要那么吓人啊!你不该恨他入骨吗?像他那种自私自利的人,他什么时候对你好过?幸好你没有要跟着他,像他那种人,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李煜说。

    </p>

    我突然发出一连串恐怖的笑,笑得不能自制,笑得眼泪直随意往下流,笑得他们再不敢议论一句话。

    </p>

    李进摸了摸我的头说:“天啊,彩云在发烧!”

    </p>

    李进和芊芊架住我,几乎是哭着跟我说:“彩云,千万要挺住,不要做傻事啊!他又不是你什么人,人家未婚妻还能引得别人同情,你如果做什么傻事,只会让人笑话呢,何苦呢!”

    </p>

    我指了指门,从牙缝里蹦出四个字:“你们出去!”

    </p>

    我不想倒在他们的眼前,但我又实在无力再说出一句话!他们在房里检索了一翻,拿走一些他们认为有可能我会想不开做傻事的物件。一再叮咛我,终于出去。

    </p>

    我扑倒在床上,眼里流不出一滴眼泪。我终于知道有一种心痛,叫做痛到无法呼吸!叫做痛不欲生!这种疼痛,一直漫延到脸步的肌肉,漫延到手指头,漫延到脚尖。我感到我浑身都在抽筋,身体在不停地颤抖,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

    </p>

    沈逸唯,刚才我还在怨你,你是来向我告别的么?我对不起你,我早该看出你神情不对!在雷电交加的时候,我对你的恨,一定是老天要惩罚你,是我不该诅咒你啊!

    </p>

    此刻就我一个人,我一个人……你进来吧,像往日那样!我不会再要下车,让我们再来一次告别,好么?让我上车,无任你去哪里,上天,入地,我都跟你走,一定会死死地抓住你!

    </p>

    我突然清晰地听到了我和他的对话。

    </p>

    “我沈逸唯!”

    </p>

    “我顾彩云!”

    </p>

    “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我们愿意同甘共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p>

    “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们愿意举案齐眉!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p>

    沈逸唯,我不再计较你到底喜欢谁,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们从未好好地开始,也从未真正的结束。我们彼此甚至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可为什么你的离去,却让我觉得天塌地陷!

    </p>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喉咙一阵涌动,我喷出一大口鲜血!我依稀听见沈逸唯又问我:“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p>

    “我一定要找到你!”冥冥之中,我正拉住沈逸唯的手!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