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地鸡毛的美好〕〔元帅您马甲掉了〕〔娇女种田,掌家娘〕〔霍不凡宁晴雪〕〔奶油味的她〕〔谁说摆地摊的不能〕〔玄天后〕〔我的神通有技术〕〔大佬的小祖宗又凶〕〔太子爷的鬼迷心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夫人每天都打脸〕〔荣耀战神〕〔错过高考,系统教〕〔清妾〕〔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攻略的反派都黑〕〔吞噬进化:从一朵〕〔我不要再当圣女了〕〔大夏封神记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五十九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百无聊奈迫不及待的第二天终于到来,天气风和日丽,分外晴好。我的莫名其秒的第二回合即见分晓。

    </p>

    但令我意外的是,我臆想中过招的对手俞大夫却没有来!

    </p>

    对这个回合的期待,其实我并没有太大的取胜把握,心想今天我最多只能与俞大夫打个平手。所谓的平手,也就是我们彼此会礼貌地打个招呼而已!

    </p>

    我想我会尽力不要拉住他的手,或是对他不要露出好奇的眼神,或是直接开口问他一些问题。但他没有来,他的“扑空”这一招,我最是没有想到。

    </p>

    这招式忒无趣,让本就无聊至极的我有力无处使,让整天躺在床上看太阳移进移出无所事事的我变得更无聊!

    </p>

    更令我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一连三天,俞逸凡都没有来。而关于俞大夫的事情,我仔细的听父母和姐姐的对话,但我并没有听到父母和姐姐提起关于他的只言片语。

    </p>

    我是不是太无聊?我为什么想要与俞大夫过招?过的又是哪门子招?难道是我心里臆想的“医”见钟情或是那个白衣少年的梦?

    </p>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又是无巧不成书。清早姐姐即出了门,她告诉父母说她的扶贫项目她需要去一个贫困村庄,她要抓紧时间去为她的项目去实地调研。

    </p>

    她难得回家,当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比如好几位亲戚要请她吃饭,我大姨家就来了好几次电话说要来家看望她,但被母亲委婉拒绝了。说姐姐还有同学聚会,还要去看望她的班主任老师,还有她的母校育英中学校长邀请她去给毕业班演讲……等等。

    </p>

    我猜想诗茵姐姐的预约的事项大概已经排到三个月之后了吧!但她选择的第一件事还是下乡去,她的专业敬业精神令我暗暗敬佩。

    </p>

    姐姐全身换装,全副武装换上了爬山用的休闲衣物,俨然似一个女勘探地质队员。

    </p>

    “你和谁去?一个人吗?注意安全哦。”母亲不放心地问。

    </p>

    “有同学陪我一起去呢!放心吧,安全得很!彩云,要听话哦!”姐姐轻松地回答,回头没忘了嘱咐我,我回她一个ok的手势。

    </p>

    时间即是效率,姐姐一向是决定了的事便马不停蹄,她说走就走了。

    </p>

    她这是见我好转,开始去做自己的事情。

    </p>

    我也乐于她不再全天侯地守着我。她在,我总觉得自己是拖累她的累赘。另外,她在,俞大夫的目光肯定只会盯着她看!她还是不在家的比较好!

    </p>

    我听见父母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一个关于范老师的话题。

    </p>

    “去齿山的路上人很多吧?有没有碰见别的什么人?”母亲问。

    </p>

    “没有想像的人多,去扫墓的人好些人都是提前去了。范老师的墓相对而言有些冷冷清清,但墓前有人送过花了,还是有人记得她的!”父亲答。

    </p>

    “一晃都好些年了,范老师怪可怜的,一辈子一个人孤孤单单!我们要是带诗茵也去看看就好了!”母亲继续说。

    </p>

    “她忙,以后有的是机会呢,咱就别给她添乱了!”父亲答。

    </p>

    我听不明白父母在说什么,等我想再仔细听,他们的话题却停止了。

    </p>

    于是我便又回到我的臆想里。俞大夫没有来,诗茵姐姐说她需要去至少三天的时间!我似乎有些说不出的开心,这个房间里,只剩下一个无事无能的我。但姐姐去为什么恰好是三天?

    </p>

    到了第三天我这才意识到,她不在的时间和和俞大夫不来的时间一样长。傻乎乎的我并不知道,其实带她去的同学并不是别人,正是我苦苦等待的俞大夫!

    </p>

    我在此时并不知情,其实他俩认识,不仅认识,他们的关系……留待以后再述。

    </p>

    姐姐和俞大夫都不在,我只有一个人晒太阳发呆!毕竟我和父母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我们老顾家的放心菜店,已被十多家小店挂牌连锁经营了,我家父母成了幕后老板,并不像以前还需要进货收摊,终于苦尽甘来,大踏步跨入了小康生活。

    </p>

    如果把“唯唯”猫咪算在内,我们现在一家五口,楼上楼下,院前院后,整天大眼瞪小眼。在家时间长了,除了“唯唯”猫不嫌我,我觉得大家都嫌弃我的多余,连我自己都嫌弃自己。

    </p>

    这三天里,上门来为我进一步做身体安全访视的人,是另一位我从没有见过的年轻的孙姓小大夫。孙大夫照例每天都要带来一束不同颜色的花束。

    </p>

    我便套孙大夫的话,俞大夫长俞大夫短地问他干嘛去了。他被缠不过,一不小心说漏嘴,他说花是俞院长亲自订选并特意交待的。至于领导的行踪,他真不清楚。

    </p>

    “俞院长?”我问,俞大夫只不过是我们家的家庭医生,怎么会是院长大人?

    </p>

    “嗯,俞院长!”孙大夫肯定地回答。

    </p>

    “你们到底是哪家医院?院长还能亲自……”我好奇地问。

    </p>

    “闵江市红纽扣联福医院,闵江人民老幼皆知。”他说。

    </p>

    我摇摇头,好怪的名字,我似曾听说,却没什么印象了。

    </p>

    “俞博士难道没有跟你提起过?他可是逢人就宣传的!”他很吃惊地看着我,聊着聊着,又改变了俞大夫的称呼。

    </p>

    “俞博士?俞大夫?俞院长?是同一个人吗?”我更吃惊了。

    </p>

    而孙大夫也有些不相信地盯着我,从此再问他关于俞大夫的问题他都是摇头。见母亲连连给我使眼色,我只好住嘴不再瞎问。

    </p>

    俞大夫去了哪里?我每天抱着希望盼着他第二天能来。

    </p>

    但直到第三天他也没有来。第四天,我浑身已舒坦多了,慢慢地快忘了过招的事情,也不再期望他来与他交手。我开始希望我们可以和平共处,不要因为我的怪异的想法吓跑了他。

    </p>

    来与不来,我都在这里,我可以试着只把他当成一个陌生人。

    </p>

    但意外地,三天后,俞大夫却来了,他仍然带着花。我不由想起孙大夫透露的花是他亲自选订的话,我心里无由地便甜蜜得很。

    </p>

    可是不巧的是姐姐也回来了,我真希望她再过几天再回家。

    </p>

    姐姐风尘仆仆,她好像是满载而归,回来父母便围着她。听她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一路的见闻和乡下的故事。

    </p>

    看来诗茵这回真的不是弄着玩的,放着好好的米国高知日子不过,不知她回国要折腾什么中式花样。

    </p>

    她讲的是某个村庄孤寡老人自立自强,不愿拿**补贴高龄劳动让人感动,还有一些残疾儿童上学医疗条件和校舍设施陈旧需要帮助的故事。

    </p>

    “没想到农村还有这么贫困的村庄,简直让人不忍直视!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一定要努力把这个项目完成!”

    </p>

    父母并没有了解太多她真的要做什么,只是一再嘱咐她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一个人单独前往。

    </p>

    至此,我仍然一丝也没有看出姐姐和俞大夫有什么关联。我想如果真有,那也一定是因为我。

    </p>

    因为每次姐姐和俞大夫见面的场景,他俩的表情显得格外的生分客气。我甚至觉得他俩交流如同五星级服务人员说话一样,彼此鞠躬点头。

    </p>

    这次我还终于看见了父亲,父亲没有对我笑,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

    </p>

    这次父亲老顾竟然是与俞大夫一起出现的,我那些招式在心里全部自行缴械投降。我满怀欠意地叫了一声“爸爸”,他似乎也没有听见。

    </p>

    父亲是在责怪我的不小心吗?还是其他?我不明白以前一向对我慈爱有加的父亲,为何突然间变成了严父!

    </p>

    母亲想圆场,却又还是停住了。姐姐对我吐舌头,姐姐的意思是,你看,咱爸爸就是这么率性可爱!

    </p>

    人多热闹的时候总是扎堆,其实我希望俞大夫在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才好。

    </p>

    父亲的脸色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他的额角不知何时已长出了好些白发,连胡子也白了好几根!

    </p>

    “爸爸!”我又歉意地叫了一声爸爸,他这才“嗯”了一声,表示承认并接受了我的现在。

    </p>

    还好,父亲并没有当众责怪我,在我面前也丝毫没有提起因车祸引起的其它若干令他不满的其他事情。

    </p>

    我也就算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我努力装出一副健康的样子,对他们所有人挤出一脸的微笑。

    </p>

    我听见父亲极尽尊敬地对俞大夫说:“俞院长,辛苦您了,难得您还来亲自看她。她的伤口发炎好得差不多了,这段日子真不知该怎么谢谢您才好。”

    </p>

    “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的!”他开腔说话,他的声音真好听。

    </p>

    我看见一双温柔含情的眼睛,从我爸的脸上顺移到我的脸上。

    </p>

    “彩云,你好!我是俞逸凡!愈合不要一颗心的俞,安逸的逸,平凡的凡。”他用始终含有笑意的双唇,正式与我对话。

    </p>

    “你的医生,也是交通事故的倒霉鬼。”他还正式伸出手与我握手,意在祝我康复。

    </p>

    “你好,俞大夫!”我礼貌地伸出手。

    </p>

    他温暖的大手握住我冰凉的小手!

    </p>

    我突然记起来这熟悉的声音,好似听过无数次这样的呼唤,我那时是躺在病床上吗?

    </p>

    当时他的手紧握着我的手,拼命地按住我的额头,轻言地安慰我。他一直在我耳边说:“彩云,闭紧眼睛,不要怕,放轻松。”

    </p>

    我听见磁盘里铁器轻微碰撞的声音飘远了,他的声音,像飘在远处的天国。轰隆隆的爆破嘈杂声里,唯有他的声音清晰有力……

    </p>

    而且他的眼神,他的脸上的神情,好像在哪里见过,多么熟悉。

    </p>

    “你就是那个倒霉的司机?幸好是我命大,不然你就完了!”然后我又抱歉地说:“花了你不少钱吧,实在是对不起,不过以后你要小心!”

    </p>

    他一直微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只是对我蓄意深刻地一笑。

    </p>

    我在想,当时,我为什么一直不曾睁开眼睛看过他?我为什么要将眼睛闭得那样紧?

    </p>

    而现在,如此清晰的他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却不敢相信了。他是如此的年轻,富有朝气。还有他的声音与眼睛,为何如此亲切?

    </p>

    我梦中的白衣少年?然道是众里寻他千百度,他却在我眼前?

    </p>

    父亲连忙给我使眼色:“还不赶紧谢谢俞大夫,你的一条小命都是他给捡回来的,这些日子没少麻烦他了。”

    </p>

    “我……不用了,谢谢你。”

    </p>

    我词不达意地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不知道到底是要责怪他,还是要感激他。我的声音有些古怪很不自然。我将眼光投到别处,太不争气,我的脸发烫了。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