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影开始签到〕〔仙朝〕〔我真没想做渣男〕〔星际战争:守护者〕〔最强狂婿归来〕〔你跑不过我吧〕〔家有悍妻怎么破〕〔女神的上门狂婿〕〔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反派宿主是大佬〕〔我的北海动物园〕〔大神你人设崩了〕〔陈青阳主角〕〔从大佬到武林盟主〕〔都市之杀婿归来林〕〔最强利刃陈青阳〕〔最强赘婿庞飞〕〔武神纪元〕〔修仙琐录〕〔动力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十一章 你是人间四月天
    两年后的春天,在闵江堤岸不远处的明月居庭院式别墅小区,到处是一片春暖花开,生机盎然的景象。粉色的桃花已开得笑意盈盈,还争相簇拥娇嫩欲滴的海棠花骨朵却还在羞羞答答。

    </p>

    小区开阔的“明月居”门墙外,树立着醒目的“清风明月无价,浅水深山有情”!

    </p>

    围绕着刚冒出绿尖新芽的树木环绕的小区湖心,露出一幢幢红色围墙具有乡村庭院风情的二层别墅,它们懒散而错落有致地点缀卧映在午后的暖阳里。

    </p>

    在小区东向的一幢别墅里,我蹙紧眉头,轻飘飘地抬了一下眼皮,似乎是睡了一个世纪才一觉醒来,浑身都酸痛欲裂。

    </p>

    房间里不似户外到处鸟语花香,这里却是阴沉沉的,光线很暗,不知是不是又下雨了。四月的天气,本应该是姹紫嫣红,草长莺飞。陌上花开,神清眉舒。微风起,花香溢。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

    </p>

    而我却感觉岁月蹉跎,黯然神伤。芳菲殆尽,悲伤莫名!一切都好似被一架毒运机枪刚刚扫射过!

    </p>

    “彩云,彩云……”我似乎听见有人在遥远的地方轻轻地呼唤我。我努力在想,我是谁?

    </p>

    我头一次从昏睡中醒来,似醒非醒,是仙境还是人间?是姐姐的声音还是?难道是我已穿越?

    </p>

    姐姐好似林徽因站在我眼前,这位民国美妙绝伦的才情佳人,竟为我这位平凡普通的女子亲自念着《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p>

    这声音如此美妙,它如雨丝,一寸寸浸润到我心田里;如音符,在我心尖上跳舞;如细沙,从我记忆里滑过;如游丝,牵引我折返重生!

    </p>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一秒记住

    </p>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

    </p>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p>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p>

    黄昏吹着风的软,

    </p>

    星子在无意中闪,

    </p>

    细雨点洒在花前。

    </p>

    那轻,那娉婷,你是,

    </p>

    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

    </p>

    你是天真,**,

    </p>

    你是夜夜的月圆。

    </p>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

    </p>

    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

    </p>

    柔嫩喜悦,

    </p>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p>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p>

    是燕在梁间呢喃,

    </p>

    ——你是爱,是暖,是希望,

    </p>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p>

    多么美好动听的声音!我不敢相信地、好奇地微微睁开了眼。

    </p>

    有位绝色俏佳人正在为我朗读,她不是民国的林徽因,而是现代的顾诗茵,是我的亲姐姐。她更是一位才貌双全,温柔可人的国外医学博士生导师!我骄傲而又自豪地咧嘴傻乐。

    </p>

    “姐……姐……”我想要呼唤她,可我努力了半天,嘴唇未吐出一片声息。

    </p>

    模糊中我看到母亲与姐姐坐在我的床边嘀咕着什么,见我醒来,急忙住了嘴。

    </p>

    好似又搬了新家,从我记事以来,我们家总是在不断地搬迁。我家越搬越远,越搬越大,越搬越陌生,以至我总是梦不见自己的家,总是在稀奇古怪的梦里行走。

    </p>

    “好妹妹,这回又做了什么美梦,可曾梦见我回来?”姐姐笑着问。

    </p>

    “姐姐回来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哦,我梦见我去了地府,到了奈河桥,可是我是仙类灵气护身他们不敢收留我,我还要在人间再修炼些日子。”我虚弱地笑笑说。

    </p>

    房间里好新潮的摆设,这是在哪里?这到底是谁的家?如此宽敞!如此舒适!如此整洁!却又还是如此陌生!

    </p>

    我的床头居然破天荒地放了一束什么花,好像是五彩的蝴蝶兰,又好像是纯白的玉兰花,在我眼前迷漫扩散成白茫茫的一片。

    </p>

    依稀又有隐隐的香味向我扑来。能散发出这种香味的花一定经过无数无眠的黑夜的摧残,又经过最晴朗的清晨的爱抚,才酝酿出如此醇厚清香的露珠的味道。

    </p>

    我真想用手上去摸一摸,轻轻的摸一摸,千万不要将花瓣儿花蕊儿弄脏了,只须将我的手放在花茎上,如果那花儿真是新艳的而不是霜打后的薄脆干焦遗留下的唯美。

    </p>

    “诗茵,你也休息一会吧,你也累了,妹妹知道你回家了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p>

    妈妈的声音从遥远的院外飘过来,妈妈是否在打理那些盆栽?或是坐在院里择菜,那青翠的菜叶旁,“唯唯”猫咪在阳光下嗅着菜根的味道?

    </p>

    “你醒了吗?哦,彩云,你看,这是你所喜欢的康乃馨,代表健康,也代表安宁与吉祥,你看这花,真漂亮,就跟我妹妹一样漂亮,是不是?”

    </p>

    这是谁的声音?是姐姐!真的是姐姐!

    </p>

    她在说什么?我跟花儿一样漂亮?我朝她露出羞涩而感激的一笑。

    </p>

    她总是时时地夸奖我,可在我听来却总是充满了讽刺或鼓励的意味。

    </p>

    如果我跟花儿一样漂亮,那也一定是一朵扔在臭水沟里的花,或者被遗弃在垃圾桶里的残枝败叶,而不是与她摆放在一起!

    </p>

    而她却总是不能明白我所想,又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脸说:“饿了吧?妈妈在给你煮好吃的呢!”

    </p>

    真的是在家里!姐姐回了家了,不是我一个人在家,我回到了自己的家。

    </p>

    难怪连空气也如此怪异,既清新又压抑,让我无所适从却又不得不装出万分享受的样子!

    </p>

    我下意识地将头朝枕头两头摆了摆,轻声咕哝道:“妈妈,我不饿,姐姐现在还不适应西餐吗?那咱家的中餐一定让她吃个够!我还想再睡会儿呢!”

    </p>

    “早餐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吗?哦,天还黑着还早呢!我不要吃啦,我真的不要吃啦!”

    </p>

    “你们等我很久了?可是我真的不饿,我只要再睡一会儿!”

    </p>

    “五分钟,不,就一分钟,真的就一分钟!”

    </p>

    其实我什么也没有说出口,我气若游丝,很快又睡过去了。

    </p>

    为什么我四肢无力,竟无力说出完整的话?

    </p>

    可是姐姐的手我却舍不得松开,我又拼命地睁开眼,把那可爱的瞌睡妹妹赶走。

    </p>

    还好,姐姐还在床边守着我没有走。

    </p>

    我歉意地、睡眼惺忪地终于又睁开了眼睛,模糊中看到妈妈和姐姐坐在我身旁露出惊而喜的样子。

    </p>

    姐姐激动得提高了声音:“妈妈,爸!快来看,妹妹醒了,妹妹醒了,彩云在说话,声音一点没有变耶!”

    </p>

    姐姐从来都是一个安静至极的人,乍听见她连呼带叫的,我还真不习惯。

    </p>

    看来无论学问多高的姐姐也是个长不大的女孩子。我眼前的她,外形上好像比我还显小呢。

    </p>

    我朝她摆了摆手,冲她一笑,示意她先去吃饭,不要等我。

    </p>

    更重要的是我懒得去理会她的夸张,在国外呆久了,她脸部的表情似乎更加丰富了。

    </p>

    她们忙乎着给我喂着什么,甜丝丝的,我轻轻地咳了下。

    </p>

    我只是微微地咳嗽,比婴儿还轻,而她们却紧张地抚摸着我的胸口,这种感觉真好。

    </p>

    我真庆幸刚才从奈何桥返了回来,不然,我怎能如此切身地感受她们对我的这份关爱?

    </p>

    但无论如何努力,我仍然又睡了过去。约摸过了一秒钟,我又出现了我起床的幻觉。

    </p>

    幻觉是我爬了起来。他们早已在餐厅里摆好了饭菜,母亲正在替我装饭,父亲和姐姐坐在桌边,我披着衣服,散着头发快步冲到洗手间。

    </p>

    匆匆匆!我刷牙、洗脸、梳头发、抹擦脸油……

    </p>

    不好了,父亲在催我别磨蹭,我又赶紧擦干净手,快步冲到了桌边。

    </p>

    妈妈说:“你看我们家彩云,总是咱们家一大早最忙的一个人!”

    </p>

    父亲的脸早已阴沉下来,他瞟了眼我的狼狈样,毫不留情地接过话茬:“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你看你姐姐,你再看看你自己,你自己不惭愧吗……”

    </p>

    放心菜店的顾老板如今怎么会对我这个态度?他们不是从来不关心我的吗?我很是纳闷!

    </p>

    我闷头坐定,并不理会父亲,我拿起碗筷,嬉笑着赶快叉了几大筷菜送到嘴里……

    </p>

    还好,母亲做的菜真香,有我最爱吃的口水鸭、溜肥肠……桌上的蔬菜并不多,正适合我这个肉食动物,可以大快朵颐啦!

    </p>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今天难得姐姐回家,难道那些都不是为了我而做的?一定又是父母为了奖励诗茵得了什么奖或取得了什么好成绩特意炒给她吃的吧?

    </p>

    我偷偷瞅了一眼诗茵,看她一脸淡定,一切表情正常。她正默默地埋头吃饭,父亲不时地替她夹菜。

    </p>

    我赌气地端起父亲刚夹过的菜碗,ka嚓全扫进自己的饭碗里。掩饰着连声道:“啊哈,姐姐要减肥,真好吃,真爱吃!”

    </p>

    管他们呢,我就假装不知道,吃得饱饱的,哈哈……我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暗笑……

    </p>

    我的幻觉在姐姐的声音里中断了。

    </p>

    “她还很虚弱,还在昏睡,需要休息……”

    </p>

    姐姐在跟母亲说话,一会儿她们的谈话便飘远了。我再一次进入了昏睡中!我好像见到了沈逸唯!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