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十二章 情似雨余黏地絮
    “诗茵,你歇会儿吧!从美国回来,你就没有闭眼好好休息过!你连时差都还没有倒过来,你这身体哪能受得了!”母亲心疼地嘱咐大女儿。

    </p>

    “嗯,彩云这状态,这次不知她又要睡多久才能醒来!”诗茵过去帮母亲打理庭院前木质台阶上新移的盆栽,几株五瓣粉色的花枝正开得茂盛。“妈,这花是什么花,叶儿也青翠,花儿又粉艳,真好看!”

    </p>

    “这是长春花,也不知彩云从哪弄来的,一年四季都花都开着。你还不知道你妹妹,她能养什么难养的花?她养的花呀,都是给水就活的,就跟她自己似的,从小到大,我和你爸都没有操过什么心……唉!就是这回不知她是中了哪门子邪,平时走路就冒冒失失的,没个稳当样子,糊里糊涂地还撞到车!”母亲说着说着就边埋怨边掉起了眼泪。

    </p>

    “妈,彩云命大福大,有惊无险就好!爸爸呢?”诗茵继续问。

    </p>

    “今天清明节,他去买些香烟纸钱,去墨山公墓给一位过世的朋友祭扫去了。本来我也要去的,留着家里陪你们。”母亲回答。

    </p>

    “哦,看来是你们很重要的朋友!清明节!清明时节雨纷纷,行人路上欲断魂,难怪这几天的天气阴雨绵绵!你去休息会儿,我再盯着会彩云,我怕她突然醒来,有我在,您也放心。”诗茵道。

    </p>

    “姐妹有个伴真好,她有你一半懂事就好啦!”母亲哪舍得去休息,继续上楼去忙别的去了。

    </p>

    间歇的醒来我似乎看见了姐姐诗茵,清晰地听见了她天籁般的声音。姐姐她真的好美,她的出现似春风拂面,暖阳捂胸。可惜我又无法控制地进入了再次的昏睡中,进入到我似曾相识的梦境里。

    </p>

    其实我很享受这样睡梦的状态。自从沈逸唯离我而去后,我就盼着每天有这样的梦。只要是有他在的梦境,无论情节如何,美梦噩梦,我都愿意承受。

    </p>

    这次的梦里与前不同,不仅有逸唯,还有他的女朋友兼未婚妻肖叶青。他俩同时存在我的梦里还是头一次,而且肖叶青在我梦里竟是一副头缠青藤的仙女模样!

    </p>

    这样的梦,几年来好似一直在不断地重复着,时长时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梦里只有沟壑黄昏,没有阳春白雪,只有挣扎搏弈,不见人影高低。

    </p>

    但这次,我很开心它的影像更清晰。出现了一位翩翩白衣少年,出现了人声,坚持的时长更长。

    </p>

    这位白衣少年,一定就是消失的逸唯了。在梦里,他是记得我的。每次做这样成型的梦,在梦里我都格外珍惜,这次也是一样。

    </p>

    我一方面希望它能走得更远,一方面又希望我能在醒来时记住它的全部内容。

    </p>

    半梦半醒半清晰半糊涂的我,已于梦中不知不觉浮身于荆棘丛生的山峦之峰。

    </p>

    没有我落脚的地方,我的脚下,是一条滑而软的黄色飘带,它随我搜索的目光弯弯荡荡地延伸,没有结尾。

    </p>

    飘带上长满带刺的山渣野草,一团团一簇簇喷着火焰的火玫瑰球始终眩晕着我的双目直至肺腑,我恨不能扑下身去踩灭了它甚至吞噬了它。

    </p>

    这想法我知道很愚蠢,因为只要我稍作努力,就会有无边的网刺狠狠地朝我扎来,并发出一种虽轻微却万分讽刺的刻毒的充斥漫山遍谷的讥笑声。

    </p>

    我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在阵阵扭曲,我的肌肉也因剧痛而颤栗不止,我的精心修饰了的彩色衣裙此刻已被刺得破烂不堪,一条条随我的灵魂在狂飞乱舞。

    </p>

    我屏神敛气,积聚能量,推动我的双掌,气势如虹,扫清障碍,豪气万丈,继续稳步向前。有很多的声音在我耳边轰鸣,我仔细地辨听有一种这世上最令我心动的声音。

    </p>

    前面有一团红色的光,幻幻约约中,那位翩翩少年捧花而立。他哼着歌,歌子时而兴奋激昂,时而温婉哀伤,正是我已熟悉千年的曲调。

    </p>

    他踩着月华,带着他特有的宽厚而含蓄的笑意,走向我,迎接他那轮回千年终将相逢的苦难知己。周遭的网刺再次缠绕住我,我感觉到了它将会把我从他身边拉走。

    </p>

    我听到了不远处母亲的啜泣,我万般犹豫着徘徊着难以抉择。回头凝视那一湾宁静的风景,父母亲银丝般的白发根根纠扯着我全身的神经,那点点泪光凝成星光点点。

    </p>

    但我毅然走向沈逸唯,走向我不知所终的黄飘带。少年已伴我同行,父母亲的幽怨已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p>

    黄飘带伸进了一片黑暗的地段,寂静的黑夜中少年和我对唱着老掉牙了的欢快的情歌,歌声在山谷中回荡。

    </p>

    不久他取出一块绿色的宝石,他不屑地朝身后做出一个潇洒的食指向天的手势,霎时淡绿色的荧光弥漫开来,眼前的景物笼上一层淡雅的光辉。

    </p>

    紧接着我看见一条条蛇蝎向我吐出舌尖,一团团红色的火球朝我们凶蛮地扑来,一个个五身不全的光怪陆离的鬼影也向我们逼近。

    </p>

    “别怕!”他紧握着我的手说:“闭上眼睛,让所有所有的杂念都消逝吧。这是天下无敌最强的顶级心法!”

    </p>

    “回来吧,回来吧!”闭紧双眼的我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是朋友们的欢笑。我忍不住地微睁开眼,茫然四顾,除了一片吓人的影像,看不见一个人的身影。

    </p>

    克莱德曼的“献给爱丽丝”天籁般动听,有几双手伸过来,被绿色的荧光灼伤击退了回去,我只有含着泪水向我看不见的朋友们挥手致歉。

    </p>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短笛,顿时,悠扬的笛声响彻天宇,骇人的景象消失得无影无踪。

    </p>

    我们来到一片汪洋大海,这里有绿色的水藻,肥硕的海螺,金色的鱼,它们对着我们载歌载舞。美人鱼儿摇摆着金色的鱼尾,手捧着鲜花迎候着我们。

    </p>

    他取下几朵最艳丽的花朵插在我的发上,我俯下身对水照镜,镜里面的我娇艳胜花,我和心爱的少年与她们嘻笑欢唱。

    </p>

    远处,薄雾缭绕,一叶叶小舟悠悠地向我们驶来。我看见领头的是位银须飘飘的老人,他对我说:“姑娘啊,真正的幸福在天堂。”

    </p>

    真的只有天堂才有幸福吗?假如真的是,我愿意和他一起上天堂!他和我相视而笑,于是飘带飞了起来,我们朝着海边日出的方向,飞上了天堂。

    </p>

    天堂里果真无限繁华,然而我们却没有找到幸福。我们找啊找啊,终于找到了一个水声帘动的洞口,洞口上有四个硕大的字:“幸福之门”。

    </p>

    然而我们无论如何都无法迈步进入。正在我们焦急万分的时刻,走出一个头缠青藤,腰紧羽绒的美丽女子。这个女子神似肖叶青,好像是这位少年的未婚妻子。

    </p>

    她有着温泉般的眼睛,柳絮般的睫毛,瀑布般的长发。她姗姗地走到我们面前,她的声音自四周流过来漫过我的心海:“我等他回家已经多时了。”

    </p>

    然后她用她那双海潮般的双眸深深而又忧伤地看着我,并用玉质般的身子朝我鞠下躬去:“他迷失了回家的路,谢谢你一路的陪伴。”

    </p>

    我求救般地看着沈逸唯,但此时的他满身的光华顷刻消失,他飘逸的身姿顷刻衰老,他精亮的眼神顷刻黯淡,他回望我的目光竟也如此呆滞!

    </p>

    我的泪汩汩而下,不是因了我的际遇,而是因了他的举止。因为他正缓慢而沉重地拾起飘带的末端重重缠绕于我的脖颈,而后用那种陌生的声音向我作别:“回去吧,我心爱的姑娘。”

    </p>

    他们轻而易举地进入了洞内,我的心随着他俩的身影消失而一层层地向下跌落。我拚命地扑上去竟拽下了逸唯的一角衣裳。洞口徐徐关闭,我被无情地挡在了洞外。

    </p>

    我的身躯如火焚伤,我的肝胆如玉石俱碎,最后我双腿瘫软在“幸福之门”的洞口前,久久不听使唤地匍匐于洞口。

    </p>

    洞口逐渐残旧破损显不出什么形状了,而我却还久久地企盼着有一天有一刻有一个我轮回了千年的他再回来,用我心仪已久心醉的声音唤我站立起来。

    </p>

    我晕死在泪海里,而我的手里,竟还紧紧地拽着他的一角衣裳!它慢慢地铺展成一叶扁舟,将我从泪海里托出。我说:“让我的灵魂下地狱吧,用当年锁住齐天大圣的五台山压住我!”

    </p>

    然而回头的路却充满了光明,我看见苦难的普罗米修斯偷来的火种在人间闪闪发光,它带给我温暖和方向。

    </p>

    无路可进,我只能尝试着调转回头,却惊觉去时山高路险,回时却脚踩祥云,轻飘飘一路畅行。很快我便看见了我的母亲正朝我奔来,我的朋友们正热情地迎候我。

    </p>

    我频繁回望走过的行程,看见有一枝娇艳无比的玫瑰正尽情地开放,它迎光而长,越开越大,我更清楚地看到每一个花瓣上都滴有鲜红的血印。我的梦正在消散模糊,一瞬间我无限留恋。

    </p>

    那个白衣少年和青藤女子的模样也正在慢慢地模糊,越来越飘渺虚无,让我抓不住看不清。

    </p>

    他们是谁?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从别后,梦相逢,我会每次魂梦与君同?我怎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我眼前离去从我记忆里消逝?

    </p>

    梦中的我再次抬眼望去,只见天上挂着一轮高高的满月。那少年与女子,早已云深不知处。

    </p>

    “你,你去哪里?”我去追他。

    </p>

    “彩云,你醒啦。”诗茵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姐姐,我饿了,我好渴。”

    </p>

    这次我是真的醒了,一切都不是梦,姐姐诗茵果然在我身边。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