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俩宝,老婆大〕〔宠妻总裁坏透了〕〔重生之亿万首富继〕〔痴傻前妻不复婚苏〕〔爱你在尘埃里苏晴〕〔诸天大造化〕〔斗米仙缘〕〔大佬媳妇甜又野〕〔玄清卫〕〔失忆之王〕〔我从禁地来〕〔木叶之残火太刀〕〔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叶新林清雪〕〔慕斯盛莞莞〕〔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十七章 多情只有春庭月
    几天后的上午九点整一大早和煦的阳光便让人心酥意醉。抬眼看院亭顶上,只见蓝天祥云腾绕。新树绿芽空隙处,阳光闪耀,空气中散发着青草花香的味道。

    </p>

    我恢复得很快,在姐姐的照顾下,我已能基本活动。春风拂面处,我已能独自挪步到庭院中,享受这满院的新花绿芽。

    </p>

    现在,家人的重心似乎在慢慢地从我身上抽离,姐姐也偶尔不在家,因而我只有找猫咪玩。

    </p>

    我可以抱着“唯唯”猫咪一起坐在秋千上晒太阳呢!偶尔我们俩各据一席,比赛谁打盹时间长。当然每次都是它闻到风吹草动,便忍不住地跳下去观察,而我却还稳于磐石。

    </p>

    “我又赢啦!”我向它比划v字手势。

    </p>

    家人千叮万嘱我是不可以外出的,我只好又惦记起姐姐跟我说过的陪她一起去医院调研的事情。

    </p>

    不知她和俞大夫是否记得?最近来我家的都是孙大夫,他不再亲自来了。

    </p>

    去与不去,我并没有抱很大的希望。我一直以为我的运气很差,因为我所期待的事情总是落空,就算是一句空话我也能接受。

    </p>

    但这次却非常顺利,看来姐姐和俞大夫都是言出必行的人。

    </p>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们这次带我去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简单。简单来说,从前一段出车祸到现在为止,我得了一种他们诊断后的病。

    </p>

    这俩医学海龟经过他们高科技和自己聪明的大脑缜密研究诊断后,他俩确诊我的病为脑神经局部失忆和臆想症。

    一秒记住

    </p>

    他们每其名曰带我去调研,其实他们同时顺便带我去复诊。

    </p>

    蒙在鼓里的我觉得我比任何人都正常,我只是一向爱幻想,包括最近我所想的“医”见钟情。

    </p>

    好久以来的我第一次出门,还是俞大夫亲自来我家接姐姐和我,我内心的兴奋可想而知,比出国旅游还要开心。

    </p>

    这次俞大夫带有专职司机,一下子让我想起了他俞院长的身份。

    </p>

    他身穿白色西装,红色领带,脚蹬铮亮皮鞋。他从上至下气宇轩昂,神采奕奕。

    </p>

    干嘛着装这么正式?他又不是当新郎!我觉得他突然在形象上有些太讲究!

    </p>

    一瞬间,我怎么感觉好似他俩是去度新婚蜜月,而我只是随行的菲佣?最近我一直身着休闲装,渐渐地快被养成了一只小胖猫了,就算是个随行的菲佣,一定也是个需要他们照顾的不合调的随从。

    </p>

    那还不如我们一起前去海滩度假,大家都换上休闲装,差别也许可能会缩小呢。

    </p>

    我隐隐有些自卑和失望!

    </p>

    诗茵被俞逸凡绅士地请到了前座,诗茵非常自然地浅笑拂发而入。

    </p>

    红色的宝马新款,诗茵开路。香车美人,这格调,怎么看怎么搭。

    </p>

    但红花还是需要绿叶来陪衬,他俩带上走路还有些微颤的我,简直完美!

    </p>

    俞逸凡和我坐在后座,我俩坐得很近。我的小手开始是很自律地放在腿上,后来我干脆将双手自握,以免自己不小心越界触碰到俞大夫的手。

    </p>

    我想信此时天上的太阳公公也羞红了脸,我家院内蔓陀罗新开的枝叶也想要快些升出头来张望!

    </p>

    俞大夫坐在我身旁,他身上隐约传来香水味。

    </p>

    似乎是古龙的味道,与诗茵身上传来的香奈儿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我不由打了个喷嚏!

    </p>

    “咳!”我还是没有忍住!

    </p>

    “没有感冒吧?”前面的姐姐问我。

    </p>

    俞大夫很紧张地递给我手帕,我没敢接,我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手纸,捂了捂鼻子。

    </p>

    难道香水还是医学博士专用?他们俩这是高度的一致啊!或者这是俞院长的作派?

    </p>

    我脑袋里医院可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啊,我印象中那些医学学霸们可是抬头不见日月的金字塔里的四眼狗啊。

    </p>

    他俩完全颠覆了我对医学博士的传统印象,事实上,姐姐在我心里一直就是女神的形象啊!

    </p>

    我回过神来,想到我们前往的是医院不由有些扫兴。那里应该是拥挤的人群,心电图的滴滴,楼道保洁们的让道?

    </p>

    总之,此刻我心里涌现出的就是医院遍眼都是排队,排队,永远排队的老幼病残,生老病苦。

    </p>

    走吧,走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p>

    一路上却是一个人获得新生后的阳光灿烂,景色怡人。

    </p>

    如此美景,他俩却并不说话,起初气氛有些尴尬。

    </p>

    车穿过市区,直到车上了闵江堤岸。

    </p>

    只见两岸桃花夭夭,绿水盈盈。海棠娇羞,樱花烂漫。一阵微风习来,心旷神怡。

    </p>

    “哦,好美,闵江好像诗情画意的莱茵河!”我发出一声吹呼打破这宁静。

    </p>

    “你见过莱茵河?”他俩几乎同时问。

    </p>

    “没有哇,我当然是没有见过这条河。因为姐姐的名字诗茵才临时改的!莱茵?诗茵嘛!”我这样解释。

    </p>

    他们是明知故问嘛,本小姐至今还未离开过闵江市!好在他俩因此打开了话题,但他俩的话题我却插不上一句话。

    </p>

    他俩说的还是莱茵河,但却不是我眼前的美境,他们俩的对话简直就是对答科普。

    </p>

    诗茵的语气柔婉动听,俞大夫的回答干脆利落却是声音磁性好听,以下是他们俩的一问一答。

    </p>

    诗茵:莱茵河发源于中欧内陆哪个国家的阿尔卑斯山脉以北?

    </p>

    逸凡:瑞士。

    </p>

    诗茵:瑞士之后,流经的第二个国家,举世闻名的袖珍小国是?

    </p>

    逸凡:列支敦士登。

    </p>

    诗茵:列支敦士登有多小呢?

    </p>

    逸凡:160平方公里。

    </p>

    诗茵:出了列支敦士登,接下来它就成了谁的界河?

    </p>

    逸凡:瑞士与奥地利

    </p>

    诗茵:再接下来成了谁的界河?

    </p>

    逸凡:德国与法国。

    </p>

    诗茵:继续由南向北流,出了法国,又单独进入了?

    </p>

    逸凡:德国。

    </p>

    诗茵:为德国的历史做出了巨大贡献后,进入了最后的国家是?

    </p>

    逸凡:荷兰。

    </p>

    ……

    </p>

    “哈-哈-哈!”全部答对,他们俩竟然笑得那么开心。

    </p>

    天哪!这跟医院的消毒水味道有什么两样?拜托!这不是地理课!

    </p>

    两位学霸大神,我听你们的聊天瞌睡虫来也!他们俩却讨论得津津有味!

    </p>

    还好,我插不上话也并不无聊,只听他俩好听的声音也是一种享受。

    </p>

    那偶尔从他俩中文里冒出的若干英文,比如他俩说起国家名,都是地道的美国音。

    </p>

    还好,终点站终于终止了他俩的聊天内容。“莱茵河”也终于峰回路转进入了母亲河不用再奔波了!

    </p>

    车停了,逸凡下车请两位公主下车。

    </p>

    我定睛一看,这里哪里是什么医院?这里简直就是度假村,或者是疗养院。

    </p>

    这里依山伴水,花团锦簇,环境清幽。但“红纽扣福联医院”的牌子却非常土气地挂在那里,印在每位医护人员的医帽上。

    </p>

    “您好,院长好!欢迎来到福联医院!”一路上,身穿粉色制服的医护人员礼貌地招呼着。

    </p>

    看过去,她们全是年轻貌美的年轻女孩,婀娜的身姿,天使般的微笑,让人感觉到了春天般的温暖。

    </p>

    她们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态度,而不单单只是对我和姐姐。

    </p>

    同样,院内与河堤两岸所见一样,无处不是春风荡漾,令人心安神怡。

    </p>

    也许这只是院长的冰山一角?

    </p>

    我沉住气,随他们在院里转了几圈,接着往办公楼里走去。

    </p>

    俞大夫先是把我们带入了他的办公室,一间打开落地窗便可见“莱茵河”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中国结“福”字。

    </p>

    “你不是要调研吗?我先给你们介绍下我们的医院的结构。”

    </p>

    “好啊!”诗茵很认真,俞院长便在一幅航拍定位图前,为她煞有介事地介绍起来。

    </p>

    听着听着,我竟然听出了一幅美妙的画卷。

    </p>

    这个福联医院,并非我想像中的传统意义的中医院和西医院,而是集“医疗、养老、扶助、托养”于一体的民营运作的福利机构!

    </p>

    它不仅有门诊,有住院。更有老人和小孩的福利托养,重在精神慰藉,心灵治愈。

    </p>

    俞大夫说,尤其是对智残智障人群的扶助,精神患者的帮助。

    </p>

    “你们都是免费的吗?”我问。

    </p>

    “对遗弃的老人和小孩是免费的,我们这里有很多社会组织的义工。”俞院长答。

    </p>

    “除了这些,你们还想创建对一些贫困人群的医疗扶贫吗?”诗茵问。

    </p>

    “是的,我们一直在这么做,不止是医疗扶贫,我最关心的还有教育扶贫!”

    </p>

    “天哪,我们想到一块了!”诗菌主动伸出手,他们俩的手当着我的面握在一起。

    </p>

    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点,说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p>

    于是他们带我来到了一间布局温馨的房子,里面挂满了千纸鹤,有山水画,还有一些沙盘。

    </p>

    我随意地用沙盘画起画来。

    </p>

    我画了一棵树,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树,只有几片稀稀的叶子。

    </p>

    树下有两个女孩,树上挂着一弯细细的月亮。

    </p>

    我觉得画面有些单薄,便又在月亮四周涂了几笔,勾勒出云彩的飘渺。

    </p>

    但这样一来,本来细小的月亮似乎显得就重云厚雾,我又想涂擦掉重新再画,但又被我弄得凌乱!

    </p>

    月亮似乎喊着:“唉唷,别涂啦,月食啦,我出不来啦!”

    </p>

    我看着千纸鹤,音乐响起,我好似置身在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中。

    </p>

    “我给你们讲个千纸鹤的故事吧。”诗茵说。

    </p>

    “好啊!”虽然我似乎曾经听过这个老掉牙的故事,但姐姐讲出来的故事,一定会更好听!姐姐的声音传来,我的眼前也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p>

    “千纸鹤祈愿的故事,来自日本广岛遭受***辐射侵害的小女孩。传说千纸鹤是代表你对被送的人的祝愿,每只千纸鹤承载一点祝愿,最终成为一个愿望。”

    </p>

    “于是她借着折一千只纸鹤来达成病痛痊愈及已过世父母能回来接她的希望,然而纸鹤没能折完,她却先离开了人世。”

    </p>

    “但是,小女孩强韧的求生意志与乐观态度,却是如此深刻感人……至此之后,折千只纸鹤,许下愿望,即成为一种诚心祈求祝福实现的方式。”

    </p>

    “与你的第一次初遇,却怀着一种莫名的忧伤。”

    </p>

    “一张张纸鹤那串起的彩翼,也换不回那剪不断的回忆。”

    </p>

    “爱太深,容易看见伤痕;情太真,所以难舍难分。”

    </p>

    ……

    </p>

    姐姐讲完故事,听着歌曲,我竟然泪流满面。

    </p>

    “我也想折一只,可以吗?”我问姐姐和俞大夫。

    </p>

    “当然可以!你还可以许一个心愿,一只也能成真!”

    </p>

    于是我坐下认真折叠千纸鹤,并用小小的粉签附上一句话置入它的心脏。

    </p>

    这句话是“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p>

    我把这只千纸鹤郑重地挂在墙角,久久地凝望着它。好似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我的所有记忆全在于此。

    </p>

    诗茵与俞大夫却在假装聊着他们俩的话题,一点都没有关注到我!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