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生三十〕〔穿书后成了偏执大〕〔重生年代文孤女有〕〔满级大佬被撩了〕〔美漫里的忍者之神〕〔穷归故里〕〔暴君的小皇后六岁〕〔我在末世有栋楼〕〔战神龙婿江北辰〕〔我有一间魔兽店〕〔乃木坂物语〕〔桃运仙尊在山村〕〔顶级弃少林云〕〔叱咤风云〕〔林云王雪_〕〔都市神豪林云〕〔我的首富外公〕〔肥婆种田:山里相〕〔唐时明月宋时关〕〔万界武帝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十八章 词中有誓两心知
    “姐姐,我……我不舒服!”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幻觉,我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p>

    我伸出手,欲抓住姐姐,但我却抓不着!

    </p>

    姐姐和俞大夫在另一头平静地聊着他们的扶贫大事。

    </p>

    或许是千纸鹤的魔力在我的身上显现了,姐姐声情并茂的讲解彻底地感染了我。

    </p>

    总之,梦总该有它醒来的时候。我真想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p>

    难道是我一直就是清醒的?只是我的记忆间歇地断片了?还是我自己不愿意走回那片模糊的记忆中去?

    </p>

    此时在我幽深的脑洞里那隐藏着的深深的眷恋和模糊中,传来一丝丝熟悉的光亮,它闪耀得我睁不开眼,喘不过气来。

    </p>

    “我头晕,想吐……我,真的很难受!”

    </p>

    我眉头紧皱,左手按住额头,右手死劲捂着胸口,几乎要瘫坐在地上。

    </p>

    早知道我的脑子现在是这么的不听使唤,我有些后悔来到这儿丢人现眼了。

    </p>

    我此时的存在,岂不是令他们俩扫兴?他们应该不会管我了吧?

    </p>

    “别急!没事儿!什么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会儿就好啦!”

    </p>

    正当我以为他们不会管我时,姐姐和俞大夫他们俩第一时间扶住了我。

    </p>

    我顺势无力地歪坐在就近的沙发椅上,林黛玉似的一阵喘息。

    </p>

    有两位漂亮的小护士扶我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p>

    她们为我倒了一杯白开水,扶我躺下,放了一首流水轻响的安神曲后,悄然退出。

    </p>

    我环眼房间,十分温馨舒适,随着侵入心田的流水泉乐声,我感觉心神安宁了很多。

    </p>

    我刚才在千纸鹤的心脏里写的那句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它正时隐时现,在我脑海飞舞。

    </p>

    这句话是多么熟悉,多么遥远,多么……久不提及。

    </p>

    那个白衣少年,那忧郁的眼神,他在哪里?为什么我想起便让人心碎!

    </p>

    在这最美的人间四月天里,却是碧水浩浩云茫茫,斯人不在空断肠!如今,我人又是在哪里?

    </p>

    我不能再多想,我现在只能听姐姐他们的话,闭目养神。

    </p>

    姐姐和俞大夫他们俩在做什么呢?

    </p>

    我想转移我的注意力,但是,我根本就做不到!

    </p>

    因为那一丝丝的光亮越来越刺眼,我几乎就要完全想起来了!

    </p>

    我也想知道那束光到底是什么,但我已经适应了现在这些模糊的温暖的光线。

    </p>

    我真的舍不得眼前的暖,刚才我的两只手被分别握在姐姐和俞大夫他们俩温暖的手心里,我感到了片刻的幸福!

    </p>

    他们俩在我的不知不觉中,又为我进行了一次复查诊断。

    </p>

    而我竟糊里糊涂地配合得那么投入!

    </p>

    在我休息的片刻,他们俩正在隔壁窃窃私语,分析我刚才的所言所为。

    </p>

    刚才的沙盘画与故事,只是他们其中的若干诊断手段之一。

    </p>

    “sei

    </p>

    ,你看,这两个女孩,面部表情都是阴郁的。中间这颗树,细瘦而叶稀。”

    </p>

    俞逸凡指着沙盘画,一脸思索地说。

    </p>

    “是啊,尤其是这月亮,离树很遥远,还是弯弯的细月呢。会不会她画是我们一家人?但不像!iva

    </p>

    ,因为画上的父母并不完整,这不符合她的家人实际情况!”

    </p>

    提到父母家人,两人都不由得同时保持片刻的沉默,从某种程度上引起了他们俩人的共鸣。

    </p>

    但很快,他们就恢复了表情原状。

    </p>

    诗茵指了指树顶上空的月亮,又继续说道:“月亮的周围,她不自觉地划了好几圈,像云又像是雾,她心里也许有着很不痛快的心结!”

    </p>

    他们俩随即取下我折的千纸鹤,原样把它打开。

    </p>

    一张粉色的便签掉出来。

    </p>

    他俩如获至宝,打开看是我写的那句秘密:“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p>

    “sei

    </p>

    ,想不到你妹妹很有诗情画意呢!‘明月在’,‘彩云归’,很有意思!她写的这句关于月亮的诗句,竟然放在纸鹤的心脏里。我觉得,她可能有一段关于月亮的感情,她可能是一个有感情故事的人!”

    </p>

    俞逸凡好似发现了什么。

    </p>

    “故事?怎么可能!我这妹妹,她最没心没肺了!我看着她长大的,她能有什么故事?”诗茵听了不信地一笑。

    </p>

    “那我们假设她有一定的感情心理障碍,我们可以引出她的……我们一起来试试?你放心吗?算是你回国后我们的第一次合作!”

    </p>

    俞大夫对他的构想很有信心。

    </p>

    “那有什么不行的?我完全相信你!只要对我妹妹有益无害,我都配合!”诗茵与他握手。

    </p>

    “谢谢你的信任!我们现在只是合作关系,只怕我还不相信我自己呢!”刚才还一本正经的俞逸凡突然开玩笑道。

    </p>

    “好你个iva

    </p>

    !回国后变得贫嘴了啊!你该找个老婆管管你了!这医院这么多莺莺燕燕的小美女,难道就没有你心动合意的?我看刚才你的小护士就很不错!”

    </p>

    他们说话彼此放松,又彼此提防,诗茵试探着问道。

    </p>

    “你忘了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我倒是真的找了不少,可是有你这个前任标准,我拿谁都和你比较。所以,最终,我总是找不到感觉!唉,我怕是要光棍到老啦!”

    </p>

    俞大夫半认真,半开玩笑回答。

    </p>

    “您说的我差点就信了!不过我只哈呵!”

    </p>

    诗茵嘴里虽满不在乎地回答他,却掩饰不住满脸的开心。

    </p>

    他们俩小心翼翼地将我折的纸鹤复原挂在原处,小护士过去告诉他们我休息的情况。

    </p>

    “报告院长,刚才那位小姐的情绪状况逐渐稳定,现在应该是处在清醒状态!”

    </p>

    “谢天谢地,几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诗茵双手合十,虔诚祈祷。

    </p>

    他们彼此含笑对视,为了这个结果他们付出了几个月的努力,他们很高兴他们的成绩。

    </p>

    由此可知,我出车祸的日子至少是在二个月前,并不是父母所说的只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

    </p>

    我画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是我,另一个女孩还没有出现,但也许很快她就要出现了。

    </p>

    但月亮还在隐藏之中,也许他很快就会出现,也许他永远都不会出现了。

    </p>

    我不想光明来得那么快,但黑暗又怎能挡住黎明的到来?该来的一切总是会来!

    </p>

    休息了一会后,我又随他们俩在院中参观了许多地方。

    </p>

    姐姐一直牵着我的手,我们又参观了养老区,儿童区,扶助区……

    </p>

    但我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论他们俩聊得如何开心,我所见有多么感人,我都默默无语。

    </p>

    就算中午我们一起在医院食堂就餐,我也是心事重重,食不下咽。

    </p>

    俞大夫把我们送回家,他下车为我们开了车门,父母已经早早地在院口等侯我们。

    </p>

    俞院长始终像一抹温暖的初夏暖阳,诗茵的眼睛里有点点的星子在闪。

    </p>

    而我已另有心思。

    </p>

    俞大夫再来到我家时,我们全家人俨然已把他当成了我们家的老朋友。

    </p>

    我听见俞逸凡和父母在聊天,不知不觉他们的话题就离我的病情十万八千里了。

    </p>

    我知道,?无论走在哪里,我都不会是核心所在。在我遇见所有美好的那一刻,我都是最糟糕的自己!

    </p>

    他们的话题轻而易举地就转移到了诗茵身上,虽然诗茵刚巧并不在家。

    </p>

    “我们家的诗茵也是学医的呢,具体做什么学问,我们做父母的也不懂,只知道学医很苦啊,也不知道她到底都研究些什么……”

    </p>

    没人阻止父亲老顾同志,他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诗茵的光荣求学史。

    </p>

    这次令我意外的是,俞逸凡竟然说他原来认识诗茵,他说诗茵在医学界在闵江市是谁都知道的。

    </p>

    他说闵江市没有哪一个本地医学专家不以诗茵为骄傲,她做出的成果在国际上享誉全球,发表的很多国际期刊论文是他们学习膜拜的偶像,他也不例外。

    </p>

    “你不仅只是听说过诗茵,你们还认识?怎么认识的?这孩子!可没听她说起过呀!”

    </p>

    父亲显然和我一样并不是真的相信,但他却选择了宁愿相信,且对他们俩人的认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p>

    “叔叔,其实我和顾博士也不是很熟,我们上学也并不在同一所学校上学。但我们中学却是同一届的。她的高中成绩在育英中学全校闻名,在我们国际中学也有耳闻呢!”

    </p>

    俞逸凡的眼睛往记忆深处探了探,似乎有一些非常美好的往事一下子凝聚在他的记忆中。

    </p>

    他说着说着突然间铺散不开,他的额头纠结成一团雾。

    </p>

    他似乎是认真想了想,然后问:“她现在一定变化很大了吧?她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像她那样的女孩子真是少见啊!”

    </p>

    还好,他们俩曾经并不熟络!

    </p>

    是的,他并不了解我的姐姐。我想,就算他真是冲着诗茵来我们家的,姐姐肯定也不会看上他的!

    </p>

    看来我是走到哪里都离不开诗茵的影子了。

    </p>

    假如他还知道诗茵除了知识和财富,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变化,不仅是一个大才女,更是一个绝世大美女,我想他该不会就赖在我们家不走了吧?

    </p>

    还好知道诗茵是一个要强的人,多少有点自知之名,我突然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厌恶之情。

    </p>

    父母脸上始终露着欣慰的神情,诗茵的名字就是他们脸上的微笑,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p>

    他们又围绕着诗茵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我早已识趣地退进了自己的卧室里面,却还是趴在门边听他们的谈话。

    </p>

    不一会儿俞逸凡开始向父母告辞,父母一再留他吃完饭等诗茵回家再走。而他坚持说他还有工作,不得不离开了。

    </p>

    他是真的该走了!

    </p>

    不然,等一会儿姐姐回家了,只怕赶他走他也会找借口留下来吧!

    </p>

    我锁住房门,挪步到窗户边,终于等到了他的背影的出现。

    </p>

    阳光下,他的身影越发清晰,我能看清他蓝色的格子衬衣随着他的背影也散发出极梦幻的颜色。

    </p>

    他过了马路,在一株开满了浅粉海棠花树下回过头来。

    </p>

    他的眼睛在搜寻,他终于看见了站在窗边好奇发呆的我。

    </p>

    他的脚步停住了,不再挪开。

    </p>

    我们就这样呆呆地站着,看着。

    </p>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诗茵在外面推门,于是我向我他急急地挥了挥手。

    </p>

    我看见他也挥了挥手,快步跑开了。

    </p>

    哦,好一位可爱的大叔呀!我终于扑哧一笑。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