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娘子的逆袭〕〔农家小福女赵阿福〕〔十大美人图〕〔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我的异能是完美复〕〔炮灰女妖在西游〕〔我的功法全靠捡〕〔绝美夫君凉凉哒〕〔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从洪荒开始到诸天〕〔漫威里的德鲁伊〕〔灵天幻梦〕〔农家小娘子上月林〕〔重生空间农家宝〕〔重生之苍莽人生〕〔战神临花都〕〔最强女婿〕〔极限警戒〕〔女神的上门豪婿〕〔妖孽爹地拜拜啦时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六十九章 君问归期未有期
    “嗨,又是美好的一天!”我伸了伸懒腰:“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p>

    清早吃完早餐,我就背上了我的小挎包,嘴上哼着《上学歌》的儿童曲,围着父母这几天在院子里的劳动成果转悠了几圈,然后坐在秋千上晃荡。

    </p>

    母亲照例又在修剪花枝清扫庭院,不时欣慰地看着无忧无虑的我。

    </p>

    父亲继续在院内开拓他伟大的工程,筑坝整地种菜。此时的他正聚精会神地勾出田垄线条,让每一垄地域既泾渭分明又轮廓悠美。

    </p>

    只有我是在愉悦地打发这美好的光阴,准备捱到时间点就去院门口等待俞逸凡来接我出去玩耍。

    </p>

    “趁她们姐俩都在,什么时候你去把房产证更名手续办了心里踏实。”母亲竟然是显得忧虑重重地对父亲说。

    </p>

    “她们几位早上也去跳,你咋早上不去跳舞呆在家里呢?”老顾答非所问。

    </p>

    “也许是怕父亲大人不放心呗!”我并没有故意偷听他们俩的对话,只是心里这么想,并没有说出口。

    </p>

    他们完全不忌讳我,我便继续在他们眼皮底下潜伏,微风下他们的对话有意无意飘入我耳里。

    </p>

    “我要是一早也去跳舞了,谁来侍侯你们给你们做早点?你们又是豆腐脑,又是小米粥又是面包的,花样不少,还都得让你们满意了。诗茵吃完饭还有正事呢。别说这个了,我刚问你的事,你到底拖到什么时候啊?”母亲又问。

    </p>

    “这房本到底写谁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好呢。是写我们的?还是写她俩的?还是只写彩云的?咱们都还没有商量好怎么去办!”父亲回答。

    </p>

    “房本一天不办好,我就总觉得住着一天不踏实。”母亲继续。

    </p>

    “有什么不放心的?住都住进来了,还能赶我们走不成!”父亲满不在乎,语气有些嫌弃母亲的啰嗦。

    </p>

    “爸!妈!我都听你们嘀咕好多回了。就这么点事,翻来复去的,你俩可真行!就写你们呗,或者写姐姐啊,正好她在,不是说姐姐出钱最多吗!真的别考虑我啊,我不在乎这个。”我不屑一顾地打断父母的对话

    </p>

    “为什么是更名手续?为什么住着不踏实?”我又好奇地问。

    </p>

    “这房原来是别人买下来了的。”母亲说。

    </p>

    “啊!不会吧,难道是二手房?”我问。

    </p>

    “不是,不是,是一手新的,不过我们也不是很明白。一直说想让你看看呢,也许你懂的,等办手续时再说吧!”父亲说。

    </p>

    “你姐在美国有房呢,我们也很放心。将来你要成家,万一找的对象没有房,这就给你留着,我们回乡下住去……”

    </p>

    “唉!你们能不能换个新鲜点的话题!对象对象!从我懂事起就开始唠叨这个!”我捂上耳朵,不想空气飘入这样的字眼。

    </p>

    我正十二万份的不耐烦,诗茵出门了,她并没有听见我们前面的聊天。

    </p>

    “爸爸妈妈,您们在家也别太辛苦了,种菜只当是在锻炼身体,多出去散散步。我说了我今天也有个会,我走了哦!”

    </p>

    “好呢,我们知道的!”刚被小女儿近似呵斥的父母,听到大女儿温暖的嘱咐很是欣慰。

    </p>

    “你是在等俞大夫吗?今天他不会带你出去了!”

    </p>

    诗茵提着公文包,一身浅蓝职业装打扮,临出院门时回头匆匆对我说。

    </p>

    “为什么?”我诧异地问。

    </p>

    “哦,说了你也不懂,今天他也有一个重要的讨论会!”

    </p>

    诗茵抬腕看了看手表,整了整衣服,甩了下长发,潇洒而去。

    </p>

    俞逸凡明明与我约好了的,他让我每天吃完早餐,在明月居小区门口等他。

    </p>

    好啊!明明是他俞院长主动跟我约好的,他这么大的人物也会爽约?他还是我的俞大哥吗!

    </p>

    有什么情况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反而是由诗茵丢下一句话就打发了我?

    </p>

    不行!我要打电话向俞逸凡问清楚!

    </p>

    “俞大哥,你怎么说话不算话,我一直在等你呢!”我的语气充满责备。

    </p>

    “是你呀,我今天……下次吧!明天,或者后天!”第一次接到我的电话,传来他同样诧异和为难的声音。

    </p>

    “不行,就今天!我都准备好了,我在院门口等你呢,是你定好的事情,我腿都站直了!”我从秋千上站起来,不顾父母瞪大了眼。

    </p>

    “啊!好,我马上就到!”他挂了电话。

    </p>

    我半信半疑地跑到院门外等他,人来人往的上班族和为了生活行色匆匆的人们,在我眼前卷起一幅幅生动的画面。

    </p>

    只有我,是出去虚度光阴的。我不仅在虚度自己,还要牵涉别人!这个人还是很忙碌脱不开身的俞逸凡!

    </p>

    有那么几个瞬间,我有些后悔要求俞逸凡来。如果他再给我来个电话,说他突然有事来不了了,我想我肯定会顺水推舟,返回家自已呆着或是给父亲帮忙去。

    </p>

    但是,一会儿我就看见俞逸凡如约而至。

    </p>

    “俞大哥,你真好!真守信用!我没有耽误你今天重要的事情吧?”我眉开眼笑,冲他直乐。

    </p>

    “没有,没有!谁的事也没有你的重要啊!”不知是不是看我没个正型,他话说得也很不严肃。

    </p>

    “嗯,我也是!昨晚我盼望了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呢!”

    </p>

    “不像啊!”他审视我的脸,无情地揭穿我。

    </p>

    “哼!要不是我打你电话你才不来呢,被逼无奈吧!”

    </p>

    “你还真是个直性子,说话不绕弯子!上来吧!用我扶吗?”

    </p>

    “不需要,你看我身轻如燕呢!我跟我姐姐不一样吧,市井小妹粘人精一个!”我打开车门,轻盈地携包上车。

    </p>

    “哇!等等,我裙子被车门压住了!”刚关上车门的我一声惊叫!

    </p>

    “小心点啊,你!毛手毛脚的!”传来俞逸凡责备的声音。

    </p>

    “你俩是不一样,你有时胆小如鼠,有时胆大包天!”他眼神充满好奇与探究。

    </p>

    我并不反驳,重新打开车门,提起裙角,还好裙角没被车门挤破。

    </p>

    我“啪”地一声,重重关上车门。

    </p>

    “轻点,小姐!”车门声听得俞逸凡心惊胆战。

    </p>

    “没事,车门摔坏了我赔!”我毫不在乎。

    </p>

    我想起姐姐早出时的职业精致模样,再看看毛手毛脚的自己已成功地坐上了俞逸凡的车,有点得意。

    </p>

    我仍然坐在后座中间,自以为最安全的位置。车往前走,我晃悠着身体,任凭时光流逝。

    </p>

    “今天我们去哪里?”车开了一会儿,我这才想起问他。

    </p>

    “沙窝山!”他说。我听了身体惯性地往前反弹,语气很是惊讶。

    </p>

    “怎么啦?去过吗?”他问。

    </p>

    “沙窝山?我好久没有去过了。”

    </p>

    “听你这口气,你真的去过?”他有些不相信。

    </p>

    “嗯,我去过,不过只去过一次!我不确定我是否能爬上去!”我说。

    </p>

    “就没指望你能爬上去,只是让你换个地方,呼吸下新鲜空气而已。如果你害怕爬山,我们现在还可以改道换个地方?”

    </p>

    “别换了!去吧!新鲜空气乃无价之宝!”

    </p>

    我深吸一口气,无限享受着鼻尖口的流入的车上喷酒的香水味。

    </p>

    只要不是我独自呆在家,在哪的空气都是新鲜的,尽管有我并不熟悉的味道!

    </p>

    “沙窝山上有个寺庙,听说很灵验的。山下有个村庄叫沙窝村,那里的农家菜很好吃!那山底下,还有我家的蔬菜基地呢,这马路上跑的,也许有我们家的货车!”

    </p>

    为了表明我去过,我开始自作导游,向俞逸凡介绍。

    </p>

    “哦,原来沙窝山与你家还颇有渊源哪!你对那里的记忆还很清楚,看来我选对地方了!就沙窝山,出发!”

    </p>

    “好,出发沙窝山!”

    </p>

    上次我们来沙窝山时,还是辗转坐的大巴车。现在我放眼望去,才发现这山头连绵蜿蜒很是雄伟挺拔。与上次来时的印象,已完全两样,我真怀疑我是否真的来过。

    </p>

    开始爬山了,这对于现在的我还真是个重体力活儿,还未开始往上爬,我两腿便已开始发软!

    </p>

    也许因为是上班时间,爬山的闲人并不多。

    </p>

    天上飘着慢悠悠的蓝天白云,还好,出门前我喷了些防晒霜,戴了遮阳的帽子。否则,我怀疑我未到山顶便已面色漆黑,很是可惜了我苦苦经营多年的面部美白工程。

    </p>

    事隔几年,沙窝山竟然还是保持了它纯正天然的原貌,略徒的石阶,一旁是没有青草,怪石和野草丛生的树林,偶尔有小松鼠在林间跳窜。

    </p>

    俞逸凡在前面带路,我仰望着他,不一会儿,我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

    </p>

    “来!”他向我伸出手。

    </p>

    我看着身边有位三岁左右的小朋友,蹦蹦跳跳的从我身旁经过,朝我投来轻视的眼神。

    </p>

    “我自己行!”我拒绝帮助!

    </p>

    天空已从树林中的泛起屡屡阳光,微风拂过,我不断在心里设定小目标,鼓励自己突破向。

    </p>

    终于,经过三个多小时的万米长征,我们来到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沙窝山的山顶。

    </p>

    俯眼望去,这原始的山峰层峦叠翠,远处村庄布成一副山里人家生活图画。

    </p>

    山顶的侧面小径通幽处,显现出掩映在青山绿翠下的“灵隐寺”。

    </p>

    微风吹来全是弥漫在空气中的好闻的香灰的味道。

    </p>

    “你去吧,我在下面等你!”俞逸凡示意我再进一步。

    </p>

    而他原路返回,在不远处等着我。

    </p>

    我突然意识到诗茵在国外有他们自己的信仰,也许俞逸凡的信仰也与众不同吧?

    </p>

    “我很快就出来!”我理解地点点头。

    </p>

    我再抬头看“灵隐寺”三个字,它正在我前面信徒们的头顶上闪闪发光!

    </p>

    久仰大名,这还真是我头一次到灵隐寺呢!

    </p>

    依稀记得上次我来沙窝山时,大家只顾着看风景照相,我们根本就没有爬到山顶。

    </p>

    就算是缘份吧,我顺着人流虔诚地买了香纸,准备进去敬拜各路神仙。

    </p>

    我前面有一对夫妇,他们一起上香点蜡,女人毫不犹豫地跪下叩拜,男人鞠躬行礼。

    </p>

    “老沈!”女人拉着男人一起跪下。

    </p>

    “刘芸,我?我不能……”男人犹豫着。

    </p>

    “有什么不能?佛都是向善的。”

    </p>

    “求佛菩萨保佑我丈夫身体健康……全家平安吉祥,保佑我家逸唯的孩子健康长大……”

    </p>

    “保佑你们心想事成,吉祥如意……”一旁的主持敲磬祝愿。

    </p>

    他们在说什么?我听着有些奇怪。

    </p>

    让人心灵沉静的敲磬声再起。我来不及多想,我已顺着他们接着跪下。

    </p>

    “愿一切恶梦都是假的,愿一切美梦都能成真,愿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永远爱我!”

    </p>

    我再起身想看前面那对夫妇时,他们已经消失在人流中。

    </p>

    我走出灵隐寺,果然,俞逸凡在不远处等着我。

    </p>

    “你看,你看,山下那些菜地,有我家的!”

    </p>

    “这山头也有你家的股份吧?我看山下都是野地呢!”俞逸凡并不相信。

    </p>

    “你什么眼神,是真的啊!”

    </p>

    我再往下看去,曲折蜿蜒的山脚下,真的是炊烟袅袅,模糊的村庄似乎飘来农家菜的味道。

    </p>

    “饿了吧!走,我们去吃农家菜去。”俞逸凡兴致勃勃。

    </p>

    “可惜不能喝酒!”我突然有些扫兴。

    </p>

    我想起,曾几何时,在这天高地阔的村庄,我第一次看到彩云追月的美景,意识到自己心中牵挂一人。

    </p>

    物是人非,故人不在,君问归期未有期,如何再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p>

    今晚农家菜味道再鲜美,可惜亦不会再有彩云飘飘,月隐月现,月朦胧云朦胧!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萌宝天降总裁爹地〕〔最豪赘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