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庞飞安瑶〕〔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夫人每天都被套路〕〔贵妃有心疾,得宠〕〔女神的上门狂婿〕〔万古第一仙宗〕〔绝世斗神〕〔重生之投资大亨〕〔都市最强小村医〕〔女神的上门豪婿〕〔逍遥战神〕〔都市之魔帝归来〕〔斩月〕〔万古第一神〕〔重生之狂暴火法〕〔大佬们都在疯狂讨〕〔我在日本当警部〕〔天下狂医张铭〕〔混沌夺天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七十一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
    每想到俞逸凡就要来的时候,我的两眼就会冒出光来。我像等待期待已久的亲人,并渴望诗茵忙于应酬有事外出,不要呆在家里。

    </p>

    我拼命地想要将衣服穿得漂亮整齐一些,甚至有时趁诗茵不在时溜进她的房间,偷偷地将她的衣服一遍一遍往身上试穿。

    </p>

    但无奈诗茵仙女般的身材,加上我太过灰暗的脸色,我越试越顾影自怜,最后弃而置之,沮丧地换回自己的服装。

    </p>

    最可气的还有我原来引以为傲的我的发型!

    </p>

    本来我并不关注自己的发型,可俞逸凡似乎每次见我的第一眼都将目光聚集在我的头发上。而我的那些头发们突然变得桀骜不驯,它们总是在见到他时不听话地到处飞扬跋扈,似在向谁挑战呢

    </p>

    我用了各种办法去抚平它们,但效果总是不太理想。最后我索性将额头的流海故意遮住眼睛,正好它们可以遮住我心灵友好的窗户!

    </p>

    偶尔我也会想,我的曾经整齐顺滑的一头短发,被姐姐修理过后,如今为何变得乱七八糟?令我自己见了都窝心!

    </p>

    我记得我曾经也有一头长长的秀发,不算很漂亮,但也总算是男孩子喜欢的那种飘逸披发。

    </p>

    我问过母亲,她说是因为我生病的时候,担心我头发上的鲜血结了壳不好梳理,她们只好自作主张地要求护士将它们剪掉了!

    </p>

    她们绝没有想到一向听话顺服的长头发,一旦被剪短就这般难以侍候不再服帖了。

    </p>

    难怪有一次俞逸凡说我这形像乍眼看去,活像一只窥探敌情的病刺猬!只有两只眼睛躲在乱发下,像两把匕首在闪着寒光,随时准备向敌人反扑。

    </p>

    唉,他这形容!倒也准确!

    </p>

    可叹!如今我这形象!知我者,俞大夫也!

    </p>

    俞逸凡真的几乎每天都来,而且每次他来,都恰好是诗茵不在的时候,好像他们算准了时间似的。

    </p>

    这正是我期待的结果!

    </p>

    慢慢地我和俞逸凡便熟悉起来,父母亲看到我们在一起聊得很开心,有时候他们便也例外出门去,只留我们俩人在家。

    </p>

    “什么时候可以不再量血压测体温了?这些有什么用嘛,既麻烦又浪费你的时间!”

    </p>

    每次我看着俞逸凡为我例行常规检查,并认真填写我的病历档案时,我都有些过意不去。

    </p>

    “你好好配合,一切就结束得快!”他说。

    </p>

    “哦!”

    </p>

    我哦了一声,心想那还是慢一些吧。结束了,就没有人陪我玩了!

    </p>

    干他自己的事情,不再在一旁客气地陪伴招呼着,我当然乐于没有他们监督我们的行踪。

    </p>

    “俞大夫,你有姐姐妹妹吗?如果有,一定很漂亮呢!”有一次我看着他帅气的脸蛋忍不住问他。

    </p>

    “真的吗?我有好多呢!”他的回答令我相当意外。

    </p>

    “好多是多少?”我一脸好奇。

    </p>

    “数不清!”他说。

    </p>

    “那您父亲是段王爷?嘻嘻……”我忍俊不禁。

    </p>

    “那我可不会六脉神剑,否则先……先杀死这世上有损健康的各种脑毒,病毒!”俞逸凡作出食指剑击状,调皮得像个小孩。

    </p>

    “没想到俞大博士也这么可爱,跟我姐姐一样!我真对你们高学历人才刮目相看!”

    </p>

    他的动作,让我笑得乐不可吱。我心想,他要是我哥哥就好了。

    </p>

    “你姐姐也这么可爱吗?嗨!又想什么呢?”我一愣神的功夫,就被他看出来了。

    </p>

    “我姐?哈哈,其实她并不像她外表那么知性和高大上,其实就是个爱臭美的小女生呢!你都难以想像,偶尔她还给我做时装模特表演!”

    </p>

    “我好想有一个哥哥!”我又接着说。

    </p>

    “别人家都是独生子女,你有个姐姐还不知足啊!那你就叫我俞大哥吧!”他趁机爽快地认了我这个妹妹。

    </p>

    “好,你别后悔!俞大哥!”

    </p>

    我毫不犹豫地叫了他一声大哥,心里顿时有了安全感,反而是我的一声甜叫,让他听得有点发蒙了。

    </p>

    “哎!彩云妹妹!你还真不客气!我这当大哥的还真不知道该咋表示呢!”他说。

    </p>

    “那,俞大哥,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故事吧!”

    </p>

    “这?窥人隐私?不好吧!”他好像在逗我,又好像是真的并不想讲给我听。

    </p>

    “讲吧,讲吧!你又不是名人,又不是明星!跟妹妹有什么好保留的嘛!”我一再鼓励他,央求他,非听不可!

    </p>

    为什么我什么也不想听?偏偏就只想听他小时候的故事?

    </p>

    俞逸凡自然禁不住我一阵死皮赖脸的软磨硬泡。

    </p>

    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的故事与我身边人小时候的故事版本,还真是完全不一样!

    </p>

    他讲的真的是他的童年吗?他说他有很多很多的兄弟姐妹,他的母亲是很多人的母亲!

    </p>

    他说他的母亲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爱唱歌的女孩,但后来不幸得病已去世了。她一生中除了孩子她什么都没有,因为他的家是孤儿院,一家叫做“红纽扣”的孤儿院。

    </p>

    他说他不知道他的父母亲是谁,他还从来来得及问他的母亲,她便已经走了!

    </p>

    原来他胸前佩戴的不过是院里妈妈给他们留下的纪念,他一直戴在身上。他掏出来给我看,像个孩子似的让我摸一摸。它的质地,是轻巧的,在他心里的份量却又是**沉甸的。

    </p>

    他说他的兄弟姐妹们有很多,但都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因为他很小就开始在国际学校住宿!

    </p>

    或许是他的母亲偏心爱他,或许是因为他太聪明,他受到了最好的教育!

    </p>

    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不断地被人收养,从此便杳无音讯。他的母亲在孤儿院里很想念他们,但她绝不去打扰他们的正常生活!

    </p>

    甚至是他自己,他母亲也很少与他联系!

    </p>

    除他以外,他的那些小伙伴们,他们从小都将精力集中在渴望被人收养上,而不断地又有新人来加入这个大家庭。

    </p>

    “你后来呢?”我欲转移他这悲惨的童年经历。

    </p>

    于是俞逸凡讲他的大学,谈他的工作,还有他的理想。

    </p>

    原来他也曾申请奖学金出国留学,他有过在国外勤工俭学打工的经历。他讲他一定要回国救死扶伤的抱负。

    </p>

    “后来,就是你现在见到的我!”

    </p>

    俞逸凡一边叙述那遥远的往事,眼里流露出我从未见过的依恋。

    </p>

    我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俞逸凡的故事,那么凄惨的身世,那么动人的母亲和家庭!

    </p>

    我一瞬间就流下了眼泪,原来他是个可怜的人!

    </p>

    等不及他说完,我早已是泪水涟涟!

    </p>

    “彩云,你为何哭了?”

    </p>

    我看见他伸出了那双干净的手,他为我擦眼泪,他温热的指头碰到了我脸上的肌肤。

    </p>

    我感到一种哥哥般的感觉,真的很温暖!

    </p>

    他轻轻地替我拭去满脸的泪水,温柔地问:“为什么我看到的这张脸,总是哭?没有笑?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就像刚才一样,样,调皮可爱!”

    </p>

    “可是,我现在觉得我的生活是灰暗的,看不到前途和光明!”我真诚地对他说。

    </p>

    “生活是那么美好?,那么来之不易!相信我,只要你肯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p>

    他用一只手指背帮我擦拭眼泪,另一只手将我的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p>

    他的手温柔而有力,不容人拒绝。

    </p>

    我在心里有些犹豫:“哦,这是刚认的大哥,我不可以这样!”

    </p>

    但我的头却不听使唤深深地埋在了他的怀里,我听到了他的呼吸和心跳。我感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我莫名其秒地哭出声来。

    </p>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吧!”我听见他说。

    </p>

    此时我竟然真的哭得泣不成声!我曾经想过,我会在哪个夜晚,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大声地哭一场!

    </p>

    我哭什么?我哭一个人!那个人已永远离我而去!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p>

    俞大哥哪里会懂得我的心思!

    </p>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不断地替我递纸巾。不一会儿纸巾就堆满了一筐,但我的眼泪止也止不住!

    </p>

    我就这样放肆地哭了好一会儿,这才收起我眼前狼狈的泣泪交流场面!

    </p>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哭,我好像好久都没有哭过了,也许是高兴!”我不好意思地替自己解释。

    </p>

    “为什么我好像在做梦?感觉到不是真实的自己?为什么好像我曾认识你?而你又对我这么好?我也不知道,也许你不应该认我这个妹妹!”

    </p>

    他叹了口气,说:“你不说我也能明白!我也好像曾经见过你,你可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当我洗净你血肉模糊的脸,你长了一张和我妈妈一样美丽的脸!你在找人,你是那么孤单,无助!我对自己说无任如何我一定要尽全力救活你,不让你留下一丝伤痕。我要看你睁开眼睛。可是你后来醒来,哭叫凶蛮着又晕了过去。你一点都不留恋生命,一直不肯睁开眼睛,你为什么这么不愿意活着?有什么想不开?你真是一个可怜的大傻瓜。”

    </p>

    “是真的吗?怎么会呢?可是我要急于见我的姐姐。”

    </p>

    我挣脱开他的双手,说:“我父母告诉我说,我要去机场接她,她好多年都没有回家”。

    </p>

    “我一定难看得要命,一定是一只带血的愤怒的刺猬,一定把你吓坏了。”

    </p>

    我满怀内疚地,调皮地,用手指在他的额上印上我轻轻的一指弹,又迅速闪开我的手。

    </p>

    我看着他几乎不敢相信地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发怔,正要追过来用手指回弹我。

    </p>

    我们听到了我父亲进屋的脚步声,我们即刻正襟危坐,隔了一段的距离。

    </p>

    我们为我们的默契会意一笑,我在心里暗自感激父亲来得真是时候!

    </p>

    我听见俞逸凡说:“一个人的心情是至关重要的,有很多病,不需吃昂贵的药。身病即心病,心病解,即身病除也。”

    </p>

    而我也即刻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