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地鸡毛的美好〕〔元帅您马甲掉了〕〔娇女种田,掌家娘〕〔霍不凡宁晴雪〕〔奶油味的她〕〔谁说摆地摊的不能〕〔玄天后〕〔我的神通有技术〕〔大佬的小祖宗又凶〕〔太子爷的鬼迷心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夫人每天都打脸〕〔荣耀战神〕〔错过高考,系统教〕〔清妾〕〔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攻略的反派都黑〕〔吞噬进化:从一朵〕〔我不要再当圣女了〕〔大夏封神记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七十三章 衔恨愿为天上月
    网上麦田正在和我聊天的同时,?红纽扣福联医院的办公室却灯火通明。俞逸凡打开桌上放着的病历档案,档案袋上姓名那一栏,填写着:顾彩云。

    </p>

    他从里面抽出一旮材料。从最初的第一篇患者个人基本信息页开始,一直到当天的入户访视情况,他逐页认真地翻看着,思考着。

    </p>

    看到最后,他犹豫着拿起手机,想要拔打电话。但拿起手机的他又若有所思,最后放下了电话。

    </p>

    他起身习惯性地泡了杯咖啡,一个人闷头默默地喝完。接着他又走进洗手间,抽完一支烟,站在墙上挂着的中国结“福”字前,沉思良久。

    </p>

    桌上手机响了,他快速拿起手机。很意外地,这次来电显示不是那个对他关心备至有些啰嗦的助理吴,显示是“茵”打来的。

    </p>

    “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吗?”来电的正是诗茵。她先开口说话,好听的嗓音和温柔的语气一如既往。

    </p>

    虽然看到了来电显示是她来的电话,但俞逸凡还是很是意外和紧张。因为已经有很多年了,她从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次电话,尤其是在晚上,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在深夜办公后,睡在办公室里。

    </p>

    以院当家,这是俞院长的工作习惯,也是福联医院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p>

    诗茵也正在卧室内品着一杯咖啡,她正在整理她的调研报告的数据,突然想起父母说的俞逸凡要带我出去的事情,忍不住拔通了他的电话。

    </p>

    “哦,怎么是你,很荣幸啊!”传来俞逸凡整理后惊讶的语气。

    </p>

    “少来!真要荣幸你应该打给我!”诗茵不屑道。

    </p>

    他们的名字一直互相躺在彼此的好友列表里,他们只关注不打扰,直到诗茵这次回国,他俩又意外地碰到了一起。

    </p>

    “你以为会是谁?你的助理吗?还在忙什么呢?”诗茵挑起话题,问道。

    </p>

    “嗯,刚喝了杯咖啡,睡不着。我正在想一个新的项目,关于医养结合的,和咱们的扶贫联系在一起。”

    </p>

    “哦,是这样啊!我的想像被你限制了,哪天请教你?我也在喝咖啡呢!猜猜看,什么口味的?”诗茵问。

    </p>

    “没猜错的话,是摩卡吧,我刚喝的也是!”他答,并不求证他答的是否正确。

    </p>

    “嗯,是的,我还记得我们俩都爱喝这个口味呢!不过,人的精力很有限,我们的扶贫计划才刚开始,我的数据已经出炉。彩云的事情刚有希望,听说你要带彩云出去?你哪来的这么多时间?你可别把自己当救世主,可要多注意休息哦!”

    </p>

    诗茵听完不由一惊,想起当初两人在美国经常喝咖啡学习聊天的情景,恍如隔世。没想到这次回国,自己好像对俞逸凡又有了新的认识,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家人和妹妹,也无意中与他有了交集。

    </p>

    两人聊着聊着,很自然地便聊到了我。刚才诗茵主动致电的目的,本来就是想问关于妹妹的话题。

    </p>

    “是啊,这些天,真的很谢谢你的配合和信任,彩云她本来还是很有往良性方面发展的主观意愿的。”俞逸凡说。

    </p>

    “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纯粹的西方医学,你回国后掺合了多少你自己的理念?什么时候变成心理医生了?”

    </p>

    “但凡自己心理不健康的人,久病便成了医呢!”

    </p>

    “难道你哪里不正常?”诗茵笑。

    </p>

    “哈哈,顺便和你开全玩笑!”

    </p>

    “说实话,我回国这几年,慢慢地,我更加了解了我们这个国度传统的东方文化,蕴藏着丰富的生命奥妙,我只不过是想将博大精深的中西医养结合,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俞逸凡接着又说。

    </p>

    “你呀!又是一个追梦者!和彩云一样!”诗茵竟然这样将俞大夫和我等同在一起。

    </p>

    “太晚了,抽空我们一起再详细深入探讨!”

    </p>

    “好吧!对了,你什么时候开始带彩云外出?”

    </p>

    “明天吧,当然是越快越好,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她现在在忙什么呢?”

    </p>

    “她呀?除了睡觉,就是发呆做梦呗,还能做什么!”诗茵笑着回答。

    </p>

    挂了电话,俞逸凡手机再响,刚才接电话时它已经响过几次了。这次真的是吴助理打来的。

    </p>

    “院长,我是吴娜。明天上午有一位患者家属想见您表示感谢。同时闵江卫视记者想采访您个人。下午利天公司和恒地公司的项目战略经理想约您洽谈关于养老项目的事宜,不知您想先跟谁谈?是否临时有其他安排,如果没有,我就正常给您安排了?”

    </p>

    “明天?不!我明天一整天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抽不开时间。这样吧,电视台先推了,病人家属代表你代为约见。利天与恒地公司洽谈的事宜往后推辞几天,先安排视频初步了解意向,视情况后续再当面进一步细谈。”

    </p>

    “对了,你帮我发几条出游攻略,方圆五十公里内可用的,我有用!”

    </p>

    “好的,您早点休息。”吴助理最后仍然不由关心地嘱咐。

    </p>

    俞逸凡干脆果断地安排了自己的日程,这才开始洗漱睡觉。

    </p>

    果然第二天,我还没有来得及从网降好友麦田的疑惑中反应过来,便迎来了俞大夫带我出去玩的喜悦。

    </p>

    俞逸凡不再只是我的医生,更是我们全家信赖的朋友。他还是我的大哥,好似我久不联络的亲人一样。

    </p>

    有时我甚至想,看父亲看着俞逸凡喜爱的眼神,父亲是不是有些后悔送诗茵出国留学了呢?或是在思考着如果几年前诗茵选挑回国,现在碰上俞大夫,正是天赐良缘哪!

    </p>

    虽然诗茵与他同岁,奇怪,前些年我的父母好像从来没有担心过诗茵这位大龄剩女嫁不出去,除了这次见到俞逸凡外。

    </p>

    他们好像从来不担心俞逸凡和我可能会发生故事,或许他们是觉得俞逸凡和我差距明显。

    </p>

    “彩云,什么都不用带啊!我们轻装上阵!”

    </p>

    出门前,俞大夫一再嘱咐我。虽然母亲已经为我准备了很多好吃好用的,但俞逸凡坚持只许我一个人上车,原来吴娜已经已事无巨细全都周到地帮他考虑到并准备好了。

    </p>

    俞逸凡开车,我坐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系上安全带,慢慢地打动方向盘,车里流出轻缓的音乐。

    </p>

    我坐在后座,悠闲地摇着我的公主扇。

    </p>

    “有那么热吗?需不需要开空调?”俞逸凡问我。

    </p>

    “哦,不用,我不热呢!”我收起扇子,专注地看着前座他开车的背影。

    </p>

    “你好像与一般的女生不同,不喜欢坐在前座听音乐臭美也就罢了,坐在后座不说话哑巴啦?”他有些疑惑地问我。

    </p>

    “别说话,认真开车!”我严肃地提醒他,可是他总是故意要扭过头来看我。

    </p>

    “我还真不习惯女生坐在我后面,而副驾驶是空的。感觉我好像是黑车司机啊,是你怪癖还是我怪异?”

    </p>

    “应该是你怪异吧!我这谈不上是什么怪癖,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像我闻不惯你男士身上的香水一样,我却见怪不怪呢!”

    </p>

    “再说了,假设你座位的危险系数为100%,那我坐你旁边的危险系数是101%,而我现在旁位置的危险系数只有73.4%,我还告诉你,我这坐这正后排中间座位的危险系数只有62.2%呢!”我报出这些数字如数家珍。

    </p>

    “哟,原来你还是枚安全学霸,说起数字来一套一套的啊!真没想到你还是个惜命的怕死鬼!”俞逸凡哈哈大笑。

    </p>

    车经过繁华的城区,开向桥西,那是一片乡村园林。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幸福地在飞,不知飞向哪里,而不论飞向哪里,我都希望我与如此美丽的风景同在。

    </p>

    我们最后停在了闵心湿地公园,一个我曾经熟悉的地方。

    </p>

    确切地说,今天从出门开始,无任途经什么地方,都好似我和俞逸凡曾经来过一样。

    </p>

    我们在湖桥上眺望远方的湖光山色,看游人兴高采烈地划船。我们在树林里散步,看小鸟自由自在地飞来窜去。

    </p>

    树林旁有一片空阔而自由的绿色的草坪,我好似已经好久未曾这么开心地融入大自然中了。

    </p>

    俞逸凡牵着我的手,我们在草地上野餐,我将点心丢得到处都是。俞逸凡一边教育我,一边警觉地担心四处察看有没有管理员来教训我们。

    </p>

    我们忘情地追赶蝴蝶,躺在草坪上听彼此轮流讲故事,对歌,我们在小溪边打水仗,喂小鱼……时不时地游人会注目看见有一个小姑娘傻傻地放声大笑。

    </p>

    累了,我们在湖畔紧挨着坐定,俞逸凡的电话响了,是吴助理打来的。

    </p>

    “院长,上午此事已经结束了,我带他们参观了我们的展览室,家属给我们送来了锦旗……下午,我准备您晚上的视频会议……”

    </p>

    “好了!娜娜,我知道了!你告诉他们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全权处理就可以了!”

    </p>

    “您现在在哪里?吃饭了吗?需不需要我给您订餐?”

    </p>

    “不需要,我自己来,辛苦你了,谢谢!”

    </p>

    “喂,我扫下你的二维码,我们添加下朋友!”俞逸凡挂了电话,用胳膊碰了碰我。

    </p>

    “哦?真的不是你?”我蓦地想起麦田,看来麦田真的不是俞逸凡。

    </p>

    “你说什么?”他问我。

    </p>

    “没什么!”

    </p>

    俞逸凡熟练地添加了我为好友,我们肩并肓地坐着,他给我发来一个握手的符号,我给他回了一个笑脸。

    </p>

    俞逸凡的昵称简单明了,他叫“俞大夫”。

    </p>

    我的好友列表里,不再孤单,里面有了两个朋友。一个麦田守望者,一个俞大夫。

    </p>

    俞大夫让我没有任何幻想,而麦田,无由地,让我多了些诗情画意想像的空间。

    </p>

    趁着俞大夫又接电话的功夫,我悄悄地浏览了一遍昨夜我和麦田的聊天内容。

    </p>

    我看看俞大夫,又看看手机,原来他俩真的不是同一个人,我只觉心情格外愉悦。

    </p>

    今天从凌晨到现在,麦田连一句话都没有和我说,不知道他晚上会不会再与我联系?

    </p>

    我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远处依稀可见的高楼大厦,只感觉溪桥柳细,草薰风暖,离愁渐远渐无穷,散尽在这青山碧波外。

    </p>

    “你累不累?”俞逸凡问我。

    </p>

    “不累!就是看你太忙,怕耽误你们的大事!还担心你的助理批评你不务正业哦!”我摇摇头。

    </p>

    “小小年纪,你哪有那么多担心?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

    </p>

    “唉呀!糟了!”我一声惊叫,闭上眼,双手捂住眼。

    </p>

    “怎么啦?怎么啦?”俞逸凡一把就抱住了我的头。

    </p>

    “有一只小虫子钻我眼睛里去了!”

    </p>

    “别害怕,别乱动!让我看看!”他慢慢地挪开我的手,小心翼翼地帮我打开上下眼皮。

    </p>

    “果然有只小黑蚊,我帮你弄出来!”他说完,拿出随手带着的医用棉签,轻轻地吹着。

    </p>

    “好了,出来了!”经过一阵精细的拔弄,我果然感觉眼睛舒服了很多。

    </p>

    但俞逸凡双手却仍然捧着我的脸。

    </p>

    “俞大哥!”我叫了一声。

    </p>

    “哦,忘了!”他这才尴尬地放开手。

    </p>

    “俞大哥,你先别打扰我!让我闭上眼睛想会儿伤心事,这流下的伤心泪水能消毒呢!”

    </p>

    “好,你只管死劲地想,我去趟洗手间。”

    </p>

    我一个人坐在湖畔,果然一会儿待他回来时,只见我正吸鼻瞪脸,眼角硬是挤出了泪。

    </p>

    “快看,快看,我的泪两行,青衫湿!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

    </p>

    “调皮鬼,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俞逸凡笑着说。

    </p>

    “好!好!”我一呼百应!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