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火影开始签到〕〔仙朝〕〔我真没想做渣男〕〔星际战争:守护者〕〔最强狂婿归来〕〔你跑不过我吧〕〔家有悍妻怎么破〕〔女神的上门狂婿〕〔神捕大人又打脸了〕〔反派宿主是大佬〕〔我的北海动物园〕〔大神你人设崩了〕〔陈青阳主角〕〔从大佬到武林盟主〕〔都市之杀婿归来林〕〔最强利刃陈青阳〕〔最强赘婿庞飞〕〔武神纪元〕〔修仙琐录〕〔动力之王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七十七章 爱似零陵香惹衣
    俞逸凡沉默,我便以为我抛给他的希望火苗,马上又要被他无情地掐灭。

    </p>

    “那个女孩你可认识?”俞逸凡问我,他好像并没有听清我最后的问话。

    </p>

    唉,我可怜的诚意与仪式感,又被他无声胜有声了!我到底想跟他说什么呢!

    </p>

    俞逸凡正看向远处的湖面,水廓游船,你来我往,波光粼粼,水面一片茫然。

    </p>

    “你看那座最大的船!有个女孩!”

    </p>

    顺着他的手势望去,我果然看到不远处一座雕龙秀凤的游轮甲板上,一个一身素白,长发披肩的女孩正扶栏向我摆手张望。

    </p>

    “彩彩!喂!顾彩云!”对方确认是我,她的两只小手正在向我狂飞乱舞。

    </p>

    幸好她身旁有一个男孩将她拦腰抱住,否则我真担心她会跃入湖心,葬身湖底。

    </p>

    “你认识她吗?她好像跟你很熟悉,很激动的样子!”俞逸凡在一旁问我。

    </p>

    逆着光,我抬手眯眼,皱眉疑惑地看了她一会儿。游船离我越来越近,我渐渐露出笑脸。

    </p>

    “芊芊!芊芊!”我终于朝她一阵惊喜地回应,作出拥抱的手势。

    </p>

    而她也急于下船,但船还未靠岸,于是她急得在游船上跺脚。

    </p>

    “顾彩云,是我,我是芊芊!别走啊,等我!”

    </p>

    她不顾一切地大声嚷道,引起湖中船上的人都朝她张望。

    </p>

    然后他们又转过头来看我是何许人物,看是一男一女正常人一对,立即便失去了兴趣,又掉转过头去看芊芊美女。

    </p>

    芊芊身边的男孩示意她淡定,并礼貌地向我摆了摆手。

    </p>

    待她下得船来,我们俩有如女版许仙与白娘子一样,千年等一回不顾一切地拥抱在一起。

    </p>

    “彩仙儿,这二年你仙哪去了!唉哟,你想死我们了!”

    </p>

    光天化日之下,芊芊从头到腰到处触摸我,高兴得眼泪哗啦。还嫌自己亲手摸到的我不真实,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不愿撒手。

    </p>

    “嗨,你不至于吧,咱身边还有别人呢!”相反,我没有流泪,只是笑,提醒她旁边还有两位男士。

    </p>

    果然她一旁的男孩为她递过纸巾,芊芊不好意思地擦眼泪:“嗨,你看我,年纪越大越重感情了,老啦!”

    </p>

    我这才看清她身边的男孩,完全陌生,约莫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p>

    “哦,他叫胡木,我男朋友!”芊芊倒是落落大方,毫不隐瞒。

    </p>

    “又换了?”我递给芊芊羡慕她成功女士的眼神,她眨眼默认。

    </p>

    我俩一切还是如此默契,仿佛友谊的时光从未间隔过。

    </p>

    “你好!我是顾彩云,芊芊的铁党!”我向胡木自我介绍。

    </p>

    “嗯!”他从鼻子里哼出与他的年龄极不相符一声冷漠,好似我并不受他欢迎!

    </p>

    “这是我们四大美人的顾昭君!”见此状,芊芊连忙向她补充我高贵的身份。

    </p>

    我自惭形秽地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的事!芊贵妃瞎封的,我就是芊芊的掌灯跑腿!”

    </p>

    两位男士见我们说得热闹,都只冷静地站在一旁。虽然看我们两位女孩久别重逢激情相拥,却随时静侯我们台面的冷场。

    </p>

    “别管他俩,咱俩这也算是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咱俩偏要好好说说话!”芊芊的热情真让我感动。

    </p>

    我也顾不上另外二位男士的感受,只是突然想起芊芊以前有一个很喜欢的男朋友。

    </p>

    我记得芊芊曾对外公布过,她的最后一任男友是位唱歌的浪子,她曾说他的深沉和忧郁是她一生都追随的那种。

    </p>

    我看看胡木,那个能唱的?与这个会写的?能是一路她喜欢的人吗?

    </p>

    我对芊芊发出疑问。

    </p>

    “我的木木呀?”芊芊这样介绍他:“他今年才大学毕业,别以为我是他的初恋啊,人家从幼儿园就开始恋爱,现实的,笔下的恋爱经历比咱们这些大姐经验还丰富呢!”

    </p>

    “哦!比你就行,你别带上我。他是干什么的?”我忍不住小声地问。

    </p>

    “他啊?我们俩也算是志同道合。不过我是办公室的小文案,他是写小说的大神。只是难得,玩文字游戏里居然有跟我一样长得这么好看的!”

    </p>

    芊芊自恋的毛病还是一如从前!

    </p>

    “木木专写玄幻加穿越小说,我算是他的读者!最近他在写一部四魂八魄,有意思吧!除了天魂,地魂,命魂外,人的精神还有自还‘游魂’。除了天冲,灵慧,气……七魄外,还有一魄为‘念’……他随便一写,便能续上五百集!现在他出版的小说已有上千万字了!不信你上网搜搜,人气排名第一!”

    </p>

    “啥笔名?”我瞪大眼睛,实在是孤陋寡闻!

    </p>

    “他的笔名叫‘草木丛生’,小说界如雷贯耳,大神就在你眼前!”

    </p>

    “啊?我好像还真是看过他的小说!不过都是一晃而过,印象并不深刻!”我实话实说。

    </p>

    我忍不住地将“草木丛生”与眼前的小男孩努力联系起来!

    </p>

    “彩彩!你能不能别那么实在,每次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暴露无遗。你就说几句崇拜的话,给我点面子嘛!”芊芊好意提醒我。

    </p>

    “那他知道你的年龄,还有你以前的那些事,你们靠谱吗?”我难免为芊芊有点担心。

    </p>

    可她根本就无所谓,听了我的话,她反而亲昵地向木木喊道:“喂,木大人,我没吹牛,我的历史也没隐瞒过你吧!彩彩可是我的见证人!”

    </p>

    芊芊终于放开我,走向木木。他随手揽过她的小细腰,并不说话,果然有一种傲世的冷俊。

    </p>

    凭我的直觉,芊芊的木木绝不是一块木头而是一块冷钢。芊芊绝不是木木的对手。

    </p>

    如今纤瘦的芊贵纪,随时都有被木木“草木丛生”淹没的危险!

    </p>

    俞逸凡一直不说话,只露出他置身事外,礼貌的微笑。

    </p>

    芊芊终于狐疑地看着俞逸凡,也发出一脸的问号。于是我忙给他们介绍说:“俞逸凡,我姐姐的同学。芊芊,我的朋友。”

    </p>

    我并不确定他和我姐是真的同学,我只是一时不知该如何介绍他的身份。

    </p>

    “不会仅此吧?”芊芊想要发掘什么。

    </p>

    “这些日子你都消失了,我们都给急死了!原来你在这里开开心心地搞地下情人!你倒乐得逍遥,你今天非得要好好地坦白交待不可!”

    </p>

    “我?”我不知该从何处解释。

    </p>

    “顾彩云这段时间病了,我是她的医生,也不见你们这些急死人的朋友来看望她!”

    </p>

    俞逸凡显然是不满意我刚才的介绍,对我们刚才浪费时间的表演忍受到了极致,一见面就故意和芊芊针锋相对。

    </p>

    “她病了?什么病?我看她好好的,很正常!”

    </p>

    芊芊在我身边转了两圈,用命令的口吻对他们二人道:“二位先生可不可以挪下步,我借用顾彩云半个小时?我有女孩子的私房话要和她谈。”

    </p>

    真不知芊芊肚子里卖的什么药!

    </p>

    别看芊芊长得一副淑女相,平时也作淑女妆扮,但她的嘴里所说出来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听都像平地刮起一阵古风。

    </p>

    此刻我就不知自己被这股风旋进了哪里,但我又深知她虽然在语言上不容别人商量的余地,但实际上却是一副豆腐心肠。

    </p>

    但听俞逸凡刚才说“也没见这帮急死人的朋友来看她一眼”的话,我心中也不免有些委屈。

    </p>

    我也几乎不能原谅芊芊,这些天,如此友好我的她怎么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

    </p>

    俞逸凡和胡木还真是听话,两人未置可否地远避到一边去了。

    </p>

    就在稍远的一个小店,胡木要了二瓶啤酒,递给俞逸凡,他拒绝了。

    </p>

    俞逸凡走到更远处打电话,他打给诗茵,两人就今天到此时为止我的情况正在沟通。

    </p>

    “彩云今天真的有些奇怪,竟然突然想找男朋友?现在碰到了她以前的熟人,记忆很正常呢……”

    </p>

    而我和芊芊,看到不远处二位男士并不合群,我们只是无可奈何地笑笑。

    </p>

    我想男人们之间是不会有什么知心话可以交流的,除了用喝酒与打架来耗费时间。

    </p>

    尤其是俞逸凡,显然不太喜欢芊芊与胡木这样的朋友,和胡木在一起,说不定感觉像在受罪。

    </p>

    而我和芊芊却不一样,我们的老交情,随便躺在公园的哪片草地上,都可以嘴巴像磕瓜子似的东拉西扯地瞎聊。

    </p>

    如果是深夜躺在床上,我相信我们只需一晚,便一定能掏心掏肺,通宵达旦地把人生和稳私聊个通透。

    </p>

    我真不想打开这闺蜜话聊的闸门,我再三地向俞逸凡张望,我在心里一遍遍地说:“对不起,我一定会节省时间,我一会尽快把她打发走立刻就来。”

    </p>

    “嘿,别看了!还改不了你这重色轻友的毛病!”

    </p>

    芊芊使劲地把我前前后后的转了个遍,像在验证我这块古董的真伪!

    </p>

    “别瞎说啊,我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p>

    “你不是,那谁是?全利天公司的人都知道!”芊芊还在继续损我!

    </p>

    芊芊看来不是开玩笑,她脸色逐渐变得严肃,似乎对我充满了疑惑与不屑。

    </p>

    这种不屑的眼神让我感到非常陌生,尤其是从她的眼神里流露出来,就好像满满的一碗纯白无暇的豆腐脑被无故地淋上最后一勺浑浊的黄花料。

    </p>

    “首先,我告诉你,不仅是我,还有我们所有的朋友,都找不到你!”

    </p>

    “你的所有电话我们都打不通,你家的地址是搬家查无此人,我们找你只差没有登报报警寻人启示!然后你回答我,那位姓俞的,怎么回事?给我解释!”

    </p>

    “干嘛这么严肃?芊芊,是不是羡慕嫉妒我男朋友比你的强?他俩看起来好像父子二代人哦!”我故意笑噗一声。

    </p>

    继而我又万分委屈道:“我还没有问你们果真找我了吗?打了哪些电话?找了哪些地方?我没有哪一天不在我家里静候你们!还有我这个姓俞的,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们可以有一个排一个连的男朋友,难道我就不可以谈一次恋爱?瞧你们都成双成对的,偶尔看见我和男同志在一起,就不是滋味了?真不知道你是什么心理?”

    </p>

    “嗨!你还谈恋爱?谁会信呢!”芊芊竟然怀疑我!

    </p>

    “你不会是玩真的吧?你们准备开始了?不像啊!”她有点不确定!

    </p>

    她先是吃吃地笑,然后是咯咯地笑:“我们可以有一个排甚至一个火车皮的后备,可你顾彩云却没有谈一个的本事。为什么?因为你在感情上是弱智,大家玩得这么好,我才提醒你,我真不希望你在感情上再折腾啊。”

    </p>

    芊芊言辞恳切,好像我谈恋爱地球会蹋下来似的。

    </p>

    “有这么严重吗?”我问她。

    </p>

    “你看俞逸凡,那么帅的小伙子,一看就是有知识有品位的人!你再看看你自己!”

    </p>

    我俩一起打量我,我回答她:“对不起,我今天感觉还算良好!”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