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地鸡毛的美好〕〔元帅您马甲掉了〕〔娇女种田,掌家娘〕〔霍不凡宁晴雪〕〔奶油味的她〕〔谁说摆地摊的不能〕〔玄天后〕〔我的神通有技术〕〔大佬的小祖宗又凶〕〔太子爷的鬼迷心窍〕〔然后和初恋结婚了〕〔夫人每天都打脸〕〔荣耀战神〕〔错过高考,系统教〕〔清妾〕〔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攻略的反派都黑〕〔吞噬进化:从一朵〕〔我不要再当圣女了〕〔大夏封神记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八十六章 星河欲转千帆舞
    在闵江大学,诗茵与俞逸凡,正亲切地与闵江大学校长交谈。

    </p>

    “顾教授,俞院长!”满头白发的校长精神矍铄,双眼炯炯有神。

    </p>

    “上次我校有幸邀请到两位年轻的贵客参与我校组织的全国专家座谈,你们俩关于医学人才的培养,就本土教育扶贫输入,就业指导创业实践输出,中西方教育课题共享,临床探索等创造性的思想交流,令我印象深刻,感受颇深!”

    </p>

    “李校长,您记性真好!”诗茵对态度和蔼,语气亲切的校长记忆力深感佩服。

    </p>

    “谢谢!我老了,记忆力严重减退了!”校长不由自主地推了推老花眼镜。

    </p>

    顿了顿,他继续说:“听说你们都很早就在国外名校留学,顾教授现在留在了国外,俞院长回到了闵江。”

    </p>

    “是的,但我们都是中国人,心系闵江!”

    </p>

    “好,说得好!”

    </p>

    看来老校长这次邀请他俩私谈,已做了一定的功课,大致了解了他们的情况。

    </p>

    “几十年前,我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也有很多的想法,但转眼就老了。现在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两位不愧是现今医学界的良心与担当,我希望你们有理想就大胆去做,也希望社会给你们提供更多施展抱负的舞台。”

    </p>

    “谢谢李校长的关心,您过奖了!闵江大学的教育成就,您的学术成果和声望,全球共瞩!我们能受邀见您,实在是您抬举我们。”

    </p>

    俞逸凡恭敬作答,诗茵亦学生般地仰望着他。这位国内大名鼎鼎的李道元教授,自己早就如雷贯耳!

    </p>

    李校长办公室摆了一排书柜,书柜里摆满了书籍和奖项。而有一列书柜却摆放了几张合影照片!

    </p>

    诗茵只是不由自主地看了眼那摆放的照片。

    </p>

    “这是我一家三口,这是我女儿一家,他们也在国外留学!这张大合影,是我中学时声乐社团的大合影!”

    </p>

    他走到书柜前,拿起大合影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诗茵,这女孩,看着还是面熟。

    </p>

    他没有说,其实眼前长发飘飘的诗茵,神情特别像那张大合影里的那个女孩。

    </p>

    其实上次座谈会上,他看她的第一眼就意识到她像一个人。

    </p>

    这次他想趁这个机会再仔细辨认下,或与她多聊几句。现在他终于想起她像谁了!

    </p>

    她长得多么像那张合影里当年与他同一个社团的刘芸小师妹!

    </p>

    不仅是人长得像,就连声音也像!

    </p>

    “声乐社团?李校长,您年轻的时候真多才多艺!”诗茵笑道。

    </p>

    “每个人年轻的时候,总会有自己的梦想。”

    </p>

    “今天找你们来,是我作为个人,也代表我们校方,诚挚地邀请两位精英作为我校的特聘教授,为创造闵大的教育辉煌作出自己的贡献!”

    </p>

    “你们与我们学校合作的人才培养扶贫计划,我们校方已经研究决定,一致同意,合作协议办公室已签字盖章!”

    </p>

    “谢谢您!我们一定努力,不让您失望!”

    </p>

    两人感激万分,起身作别,校长亲自送他们出来。

    </p>

    临别时李校长忍不住问诗茵:“请问你父母在哪个行业工作?”

    </p>

    “不瞒校长,我父母只是非常普通的卖菜的小市民。”

    </p>

    “哦!你父母真的了不起!培养子女成才不容易,我很敬佩!”

    </p>

    “我替我父母谢谢您!”

    </p>

    待校长返回,看着校园来来往往的学生,诗茵与俞逸凡忍不住地校园闲逛。

    </p>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突然好怀念国内的校园图书馆和食堂!”诗茵道。

    </p>

    “那我请你,共同祝贺今天的好消息!”俞逸凡道。

    </p>

    “好啊,是该庆祝!”

    </p>

    道旁绿草如茵,阳光照耀,青春激情洋溢。

    </p>

    诗茵与俞逸凡走着走着,突然便又想起在国外,两人手拉手漫步校园的场景。

    </p>

    “怎么啦?”俞逸凡回头问她,她正试图去挽他的胳膊,却又犹豫不决。

    </p>

    “没什么,走慢点啊,我都有点跟不上了!”

    </p>

    “下次穿平跟鞋就能走快点了!”

    </p>

    俞逸凡体贴地接过她手中的提包。

    </p>

    “那样,平跟鞋的脚后跟太平,我反倒不会走路呢!”

    </p>

    “那你妹妹,她不穿高跟鞋,不照样走得飞快吗!”

    </p>

    俞逸凡不小心提起我。

    </p>

    “换条道吧!”诗茵转身,假装换道。

    </p>

    “顾老师,我错了!”俞逸凡赶紧跟上道歉。

    </p>

    “换条道也好呢!尝尝!”

    </p>

    诗茵突然娇嘀嘀地,为转头的俞逸凡嘴里塞上了一块糖。

    </p>

    “什么味道?”她问。

    </p>

    “真甜!”他答。

    </p>

    “奖励你的!”她笑。

    </p>

    诗茵与俞逸凡在校内一直呆到下午,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校园。

    </p>

    当我与芊芊他们聚会玩乐,期望接到俞逸凡的电话时,他们已由校园转移到了某咖啡厅。

    </p>

    他们聊他们的合作扶贫计划,聊往事,只是还没有执手相看泪眼!

    </p>

    两人走了,而李道元校长却在办公室里看了好一会合影照片。

    </p>

    犹豫片刻后,他还是拿起了电话,但他却没有刘芸的联系方式。

    </p>

    他们已经好多年不联系了,当年,他追求过她,但她拒绝了他。

    </p>

    当年他彻底死了心,他选择了出国留学。

    </p>

    他还记得她选择了一个名校的大学生,后来他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沈市长。

    </p>

    听说她的丈夫官运亨通,他就更没有理由与她联系了。

    </p>

    他一直以为她会过得很幸福,但后来听说她家的沈市长出了事,她从此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p>

    很多年不联系了,此刻,却突然想起年轻时候的美好。

    </p>

    好在他们曾经还有几位共同的老朋友。

    </p>

    拔了好一通电话委婉打听后,他终于拔通了他想要打通的电话。

    </p>

    “喂!”

    </p>

    电话通了,李道元只是了喂了一声,不知该说什么。

    </p>

    “喂,你是?李道元?”她也有些犹豫。

    </p>

    “是我!你还好吗?”终于,他说出这句简短的问好。

    </p>

    “我,还好。怎么会是你?”电话里传来刘芸的惊奇的声音。

    </p>

    “是的,是我!好多年不联系了,你们都还好吗?”

    </p>

    “我们都还好!”他没有直接问侯沈剑涛,她也没有提起,两人心照不宣。

    </p>

    “你们的孩子呢,几个孩子?都还好吧,男孩还是女孩?”他终于问。

    </p>

    “我们就一个儿子,唉,不是还好!谢谢关心!”

    </p>

    “不好是怎么回事?”他问。

    </p>

    “没什么,只是没与我们生活在一起!还是别提了!”

    </p>

    刘芸语气有些沉重,他自然不便再多问。

    </p>

    “总觉得你应该有个女儿,一定会很漂亮。我家的是个女孩,还挺孝顺,但也没与我们生活在一起,她一家人都在国外。”

    </p>

    他放轻松语气,想以此安慰她。

    </p>

    他想告诉她,他看见有个女孩,长得很像她年轻的时候。

    </p>

    但他怕她误会他,误会他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在自作多情?看谁都像她呢!

    </p>

    “是,或许还是养女儿好。”传来她的叹气声。

    </p>

    “我们都老了,保重身体!”挂电话前她说。

    </p>

    李道元轻轻地放下电话,铺开纸笔。

    </p>

    末了,他摇摇头,轻叹,将纸团揉乱,扔进垃圾桶。

    </p>

    原来,他竟然不自觉地写了这两句诗:

    </p>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

    </p>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p>

    诗茵他们的事业和世界,我并不懂得。

    </p>

    而我,正稀里糊涂地身陷未知的危险中!

    </p>

    有一个妇人开门进来了,惊异地看着我:“姑娘,湿衣服怎能穿?当心身体。”

    </p>

    说完她强迫着我换上一套老人衣服,像是她自己的。

    </p>

    “回家也不急于一时是不是?衣服马上就要干了。”

    </p>

    老人慈眉善目,不像是一个坏人!

    </p>

    “我?昨晚?”

    </p>

    我吞吞吞吐吐,肯求地看着她。

    </p>

    “哦,是我的女婿带你回家的,你醉得历害,他不知道该送你去哪里,就带你回家了!”

    </p>

    “是我帮你清洗的身体,你和我睡一张床,姑娘你放心,我这女婿,可是个好心人。”

    </p>

    见我满脸疑惑,她继续解释。

    </p>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哦,my?god!上帝保佑!

    </p>

    “您女儿可真大气,有福气!”

    </p>

    我没来由地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p>

    我心想,这司机胆够肥的,能把顾客拉自己家里来。

    </p>

    “是啊,可惜她命薄,前两年她患了癌症去世了!我这女婿是上门的姑爷,他不肯丢下我一个人,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哪。”

    </p>

    “啊!对不起,老人家,我不该提您的伤心事。”我不由得一阵震惊,

    </p>

    “没关系,头几年,我伤心得夜夜流泪,我那女婿陈强也是,但既已成事实,伤心有什么用?记住啊,时间是最好的疗伤的药。你叫我陈妈吧,他们都这样叫我。”

    </p>

    “陈妈!”

    </p>

    我亲亲切切地叫了一声。带着无比的尊敬。

    </p>

    我们一起做了早点,吃了早餐,然后我帮她准备午餐。

    </p>

    我又里里外外地帮陈妈收拾家里,我居然哼着歌,和陈妈开心地讲一些有趣的事情。

    </p>

    “妈!您买菜回来了吗?”

    </p>

    人未到,声先到,是个活泼厚实的大嗓门!

    </p>

    跨得门来,一个粗粗壮壮,是个虎虎生威的中年人,未看到中年油腻男的样子。

    </p>

    看到我,他却是腼腆地笑了笑。

    </p>

    “你醒啦,跟家里联系了吗?现在记起回家的路了吧?”

    </p>

    “谢谢你,陈大哥!”

    </p>

    我也提高嗓门,用开心的语气,并向他调皮地鞠了一躬。

    </p>

    “哈哈,顾彩云,我没记错吧!你的衣袋里有身份证呢!”

    </p>

    “嗯,叫我小顾就行!”

    </p>

    “吃完饭了吗?我还得送你回家呢,昨晚没有回家,你也没有给家里打一个电话,你家人一定急坏了。”

    </p>

    “我已经给我姐发信息了!我在等衣服干呢,你要用车送我回家吗?”

    </p>

    我给诗茵发信息,说我住在我同事芊芊家。家人对久未出门难得聚会的我似乎很放心。

    </p>

    我知道其实我的衣服早就干了。

    </p>

    我只是好奇,想看看陈强,这位老太太赞不绝口的伟大女婿长得何许样也。

    </p>

    “当然,送佛得送上西天哪。”

    </p>

    他嘿嘿地笑。

    </p>

    陈妈指指他的脑门:“看你,多大才长得大,跟小妹妹说话还贫嘴。”

    </p>

    这母子俩,多么亲密的母子,看着这老少的两个人,我感到一种亲切。

    </p>

    “以后有空经常来坐坐。我在家整天闲得慌。”陈妈说。“我一定会来,我也闲得慌。”

    </p>

    我笑着说,依依不舍地告别陈妈。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