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九十一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
    “唉!”我终于长吁一口气。

    </p>

    说完我和沈逸唯的故事,我本应该是一阵轻松。

    </p>

    但想到俞逸凡,如释重负后的我,反而很快又增添了新的负担。

    </p>

    这以后,我该以何种身份,再与俞逸凡相处?是患者?女朋友的妹妹?还是自认的小妹?

    </p>

    而为什么我的心底,却是如此地想要抓住那一抹情感的希望之光?

    </p>

    “姐姐,求求你,别告诉俞大哥我和沈逸唯的事情!”

    </p>

    “行,以后有机会你亲自跟他说。我的事情也是,咱俩互相保密!”

    </p>

    诗茵竟然在意俞逸凡知道她的身世秘密,虽然我知道的并不详细。

    </p>

    但我认为,比起我的感情经历来,那又算得了什么,我们这一家人,才更像一家人,她上辈子就是我家的!

    </p>

    我们还像小时候一样拉勾勾!

    </p>

    我只担心诗茵会告诉俞逸凡我的过去,担心他知道我过去的一切后,会对我更感失望!

    </p>

    俞逸凡,我该怎么办?

    </p>

    可惜他并不在我身边,以后我也不能再随意地与他在一起!

    </p>

    “又在想什么?别想太多了,早点睡觉。明天天气不错,俞逸凡要来我们家看看你,正好我还省得出门去福联医院找他!”

    </p>

    诗茵临出门前再次握了握我的手。

    </p>

    “你们有自己的事业真好,我好似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朋友,还没有希望!”

    </p>

    “唉!是我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p>

    我这次叹气,是为自己的一无所有而焦虑。

    </p>

    “无名氏说得好,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些话也适用每个人的当下,任何时候都不晚!”

    </p>

    诗茵不知是在安慰我,还是在鼓励她自己!她放心地离去。

    </p>

    我在卧室里翻箱倒柜地找,终于找到了我的上锁的久未开启的紫色铁皮匣子。

    </p>

    我突然发现,我已忘记当时锁它的密码了!

    </p>

    我把它抱在怀里,抚摸着它。它里面,有很多我当时锁起来的关于我和沈逸唯的东西。

    </p>

    有卡片,手镯,日记本……它们沉睡了二年。

    </p>

    没有密码,我只好把它又收藏起来。

    </p>

    我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明月,真不知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p>

    总之,我所思所想,一片混乱!

    </p>

    果然,第二天,阳光刚漫延到窗帘腰际,就听见楼下有了动静。

    </p>

    “诗茵,俞大夫来了!你们都下楼吧!”父母在楼下叫我们。

    </p>

    “好的,我们马上下来!”诗茵回应,我当没听见。

    </p>

    “彩云,我们下去吧!”

    </p>

    “晚晚没睡好,我想再睡会儿!”她推门时我说。

    </p>

    一反常态地,诗茵竟是那么积极鲜亮地跑下楼去。

    </p>

    我只在房间内听到他们在楼下的声音,却不想听清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p>

    但很奇怪,他们的每声每响分明都飘入了我的耳朵里。

    </p>

    “iva

    </p>

    !你来啦!”诗茵在家里也开始称呼他的英文名了!

    </p>

    好似这是他们专属的爱称。

    </p>

    “sei

    </p>

    !这名字都有些陌生了,我们还是叫中文名吧!彩云呢?还好吗?”

    </p>

    “挺好的,我家彩云和大懒猫都在楼上睡懒觉呢!”

    </p>

    父母自然是热情接待,然后识趣地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俩。

    </p>

    我听见诗茵和他在客厅里聊天,而后他们是越聊越投机,不一刻我还会听见他们的无所顾虑的谈笑声。

    </p>

    我竟然想,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牵手?

    </p>

    比如递茶杯,比如递水果,比如他临走时诗茵给他递过去他忘了拿的公文包或者他故意落下的外套。

    </p>

    现在他们俩每一次的聊天和接触,一定让诗茵心情愉悦至极吧?

    </p>

    诗茵的脸上,一定又蒙上了一层爱情滋润的动人的炫晕?

    </p>

    他们能聊的东西可真多!而聊得最多的还是红纽扣福利院。

    </p>

    俞逸凡说,诗茵听,他们彼此互动回应都很积极!

    </p>

    到现在为止,俞逸凡还不知道诗茵的身世秘密!

    </p>

    诗茵可真守信!对我昨晚讲的沈逸唯的事也只字不提!

    </p>

    沉得住气的诗茵,让我暗暗佩服!

    </p>

    “经过这几轮洽谈,我最终锁定了利天与恒地公司,以他们目前在闵江房产界的实力,拿出专门的用地做养老医疗项目,对我们而言,可以最安全、最快速地启动我们的计划,对双方绝对都是双赢的好事。”

    </p>

    “利天?”

    </p>

    诗茵反问一句,她似乎想起了我刚告诉她的我和沈逸唯工作的地方,有点耳熟。

    </p>

    “怎么啦?利天房产是知名的上市公司,而我的却是一个总裁级的年轻的女孩。说起来,利天公司能启用年轻人,而且还非常的敬业,令我非常佩服!”

    </p>

    “不会是美人计吧!”诗茵开玩笑。

    </p>

    “怎么会!虽然人确实很美,不过我注重的是专业与情怀!通过视频第一次接触,我就感觉对方很敬业。我们又面谈了二次,对方更注重的是做一份良心事业,为养老扶助和扶贫倾注一份力量,而不是为了卖房子赚钱,这令我刮目相看!”

    </p>

    俞逸凡又不知不觉又聊起了福利院,聊起他们曾经的理想。

    </p>

    唉!我又暗自叹息:生活中没有理想的人,是可怜的人!

    </p>

    而这个没有理想的我此刻正躺在床上,为自己的偷听羞愧难当!

    </p>

    现在的福联医院就是他们曾经共同的梦想,也是他们曾经相爱过的见证!

    </p>

    他们才是天生的一对!我暗暗拭去眼角的泪水!

    </p>

    “我想留下来,开辟一片新天地,我不想回美国了。我想在这里实现我曾经的理想。”我听见诗茵说。

    </p>

    “可是,在国外创业也曾经是你的理想。你倔强得像一头牛!”俞逸凡不相信似地问。

    </p>

    “是啊,也许我现在长大了,才知道一个女人无论飞得多高,最想要的原来是一根栖枝!”

    </p>

    沉默!俞逸凡在沉默!

    </p>

    我的心几乎也跟着要窒息!

    </p>

    我和俞逸凡像一道天然鸿沟,距离越裂越大。

    </p>

    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俞逸凡了,从我恢复记忆起!

    </p>

    不,是我敢于面对现实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永远地失去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希望了!

    </p>

    我没有办法改变事实,也无法逃避俞逸凡竟也曾与诗茵交往的过去。

    </p>

    诗茵,你还不如没有回国!

    </p>

    你为什么要说得如此直接?俞逸凡,你这个大傻瓜,难道你还不明白,姐姐一直是爱着你的吗?

    </p>

    难道你还听不出来,哪怕是天底下最笨的笨蛋,都可以听得出诗茵的言下之意。

    </p>

    那么高傲的诗茵,那么出色的诗茵,此刻,只差对他说:“可不可以原谅我?我们再重归于好!只要你答应,我就留下来!”

    </p>

    可是我却不希望听到她这样说!

    </p>

    我更希望是俞逸凡主动向她提起,甚至是请求她!好一个花开堪折直须折!

    </p>

    我又有什么理由不让她说?

    </p>

    他们曾经相爱过,有那么多年深厚的感情,我难道不能理解?

    </p>

    如果此刻不是他们,是沈逸唯站在我眼前,难道我……只会是语言吗?

    </p>

    恐怕我会不顾一切地抱住他……

    </p>

    唉!我都在想些什么!

    </p>

    不论他们在一起谈些什么,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p>

    可我的心里难受极了!

    </p>

    我是在吃醋吗?吃诗茵的哪门子干醋?

    </p>

    我并没有这个资格和条件啊!

    </p>

    此刻,她可以和他自由地谈话,聊天。

    </p>

    而我,只会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自我疗旧伤,貌似舔新伤!

    </p>

    与俞逸凡认识交往的一幕幕却越来越清晰。

    </p>

    他第一次介绍他的名字时说:“我姓俞,愈合不要一颗心的俞,安逸的逸,平凡的凡。”

    </p>

    那是我第一次那么清晰地见到他的脸。

    </p>

    他给我讲他小时侯的故事,谈到他的理想:“我想尽我所能,努力改变那些孤儿和弱势群体的命运!”

    </p>

    他劝我别哭时告诉我:“你可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当我洗净你血肉模糊的脸,你长了一张和我妈妈一样的脸!”

    </p>

    在闵心公园他试探地问我:“要不,做你的男朋友,我考虑下吧?”

    </p>

    ……

    </p>

    沉浸在这些回忆里时,我不知道俞逸凡和诗茵后来又说了些什么。

    </p>

    他终于走了,临走时他提高声音对诗茵说:“看彩云,小孩子一样,有心思就挂在门上。”

    </p>

    “那倒是可以挂上一把锁,想取走她心事的人可以随时把锁带走呢!”诗茵回答。

    </p>

    “那倒不知是谁有这福气!”俞逸凡笑应。

    </p>

    听到他们俩似乎默契无比的对话,我不由地打开手机,点开麦田的界面。

    </p>

    自从上次麦田找我聊天我没有及时回复他后,好些天,他也不再与我搭话。

    </p>

    麦田这人,还真有些个性呢!

    </p>

    俞逸凡走出院外,父母又及时地出现,与他热情地笑别。

    </p>

    而我耳边却又飘起他所说的话:“以后我会每天都来看彩云,直到她完全好为止。”

    </p>

    只要此刻他再说一遍,我一定会开门奔下楼去送他!

    </p>

    我不是小孩子,我不可以对他将心思挂在门上。

    </p>

    可惜他并没有说。

    </p>

    我扑在窗户边,我看到俞逸凡的背影渐渐离去。

    </p>

    他笔直的背影冷漠地对着我,没有回头。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