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俩宝,老婆大〕〔宠妻总裁坏透了〕〔重生之亿万首富继〕〔痴傻前妻不复婚苏〕〔爱你在尘埃里苏晴〕〔诸天大造化〕〔斗米仙缘〕〔大佬媳妇甜又野〕〔玄清卫〕〔失忆之王〕〔我从禁地来〕〔木叶之残火太刀〕〔满级绿茶穿到八十〕〔叶新林清雪〕〔慕斯盛莞莞〕〔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执着随风再不爱你〕〔不败战神杨辰〕〔苏家小姐是个傻子〕〔赵旭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九十七章 在地愿为连理枝
    我觉得我现在好像越来越不明白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了,有时候你处在热闹的人群中,你会层层包裹隐藏心事。而在一个陌生的人面前,却偶尔可以倒出自己难以启齿的秘密。

    </p>

    我们吃完午饭,陈强继续去跑出租。他果然顺便送我回家,一路上他满嘴的笑话不断。

    </p>

    经过闵江市政大道,只见道旁的各色广告小彩旗迎风招展,仿佛在迎接我的平安归来。

    </p>

    “你看市容倒真是漂亮了,但广告太多了混乱路标,尤其是影响我们司机的视线呢。”陈强开玩笑说。

    </p>

    “是啊,是什么新广告?还到处都是?”我问。

    </p>

    “这季节,一般都是饮料和啤酒,还有房地产卖房的。不过,你看现在广告电子屏上闪耀的是‘云唯网络,无形掌握’,看样子是家做网络的大公司。把利天房产,恒地房产的风头全抢了!”

    </p>

    “‘云唯网络,无形掌握’!大公司?我没听说过。”

    </p>

    我只是不经意地随口重复一句:“这词听着还挺新鲜顺口!现在真是网络时代,出门不用带钱包,网上能买车买房,真是什么都离不开网络了。”

    </p>

    我并不知道,市政大道尽头的市政大楼里,招标结果公示,三千万的**网络维护竞标项目,由s城云唯公司获得。

    </p>

    富成大厦云唯网络闵江分公司正在开会部署该项目的启动方案,会议由总部麦田老总亲自主持。

    </p>

    “陈哥,想过再买一套房?利天的房还不错啊!”陈哥家的房子实在是太老旧小了。

    </p>

    真是端人饭碗受人管,过去端过二年利天的饭碗,现在无形中我还在为它卖力推销。

    </p>

    “我家的房住习惯了,买房?太贵!现在不是买房的时候了,就连利天、恒地这些大房产公司的房,现在都不好卖。房住不炒,房产公司都着急转型呢。”

    </p>

    “哦,你懂得的还真多。”我别过脸看他,他正握紧方向盘,目不斜视。

    </p>

    发现我似乎没有了心理负担,陈强问我:“昨晚上你到底有什么伤心事儿?喝成那样?哥看你怪难受的!”

    </p>

    “都是高兴的事儿,我的一些老朋友久别重逢,我自已喝多了。”我还在虚掩心事。

    </p>

    “那你作为女孩子喝酒也不能太实在,自己别主动喝,让你喝你也别喝!下次要喝,你叫上我,我帮你挡酒去!再说我喝了,还可以不用酒驾,找机会停工!”

    </p>

    哈哈哈!我笑。这陈哥,为人还真是爽快!我的心门开始漏出一丝丝缝。

    </p>

    “没啥想不开的就好,记住了啊,老妹!你听说过吧,天上掉下来的那五个字……”

    </p>

    “‘那都不叫事’!”我俩同时说,又同时笑。他又补充六个字:“一会儿就完事!”

    </p>

    陈强叫我老妹,听着就让人安心。我终于忍不住,不禁开口有话问他。

    </p>

    “陈哥,我想请教你二个问题,你见的世面多,经历的事情多,实话实说啊!”

    </p>

    “问吧,只要不是高考题,别客气。”他预感到我问的问题可能与我昨晚的状况有关。

    </p>

    “你说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总是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为什么有时候还会心里同时装有两个人?”

    </p>

    我怕他听不懂,又继续说得明白些:“比如说这个女孩先是喜欢一个有女朋友的人,然后又喜欢自己亲姐姐的前任男朋友。结果是一个忘不了,一个又开始不了。你说,这女孩是不是本质上人品有问题?是不是应该有罪恶感?或者是犯错感?”

    </p>

    “你自己是怎么想的?”他反问我。

    </p>

    “我觉得每个人在还不太懂事的时候,都有属于自己最初产生的感情,也许是这辈子都无法放下的。这种感情或许甜蜜,或许苦涩,或许不值得,但它会一直隐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里。”

    </p>

    “我以为时间会冲淡它,它会成为美好的回记。可是我没有想到,当其中的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剩下的那个人却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那些回忆还会时时地纠缠她,她真希望有个对的人来帮助她!”

    </p>

    我似乎是自言自语。

    </p>

    这些话,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去倾诉,现在说出来,心里好受了很多。

    </p>

    听得陈强一阵发蒙,瞪着大眼疑惑地看了我一眼。

    </p>

    “世界这么大,找一个正常点的人呗,干嘛为难自己!”他来这么一句。

    </p>

    “你说说你真实的看法。”我只想知道他真实的看法,虽然我才刚认识他。

    </p>

    “这有什么啊,女孩找男朋友只要男方还没有结婚就有选择和喜欢的权利。至于喜欢姐姐的前男友?如果姐姐他们确实分手了,后来的两人,如果是互相喜欢,也可以去争取。不过要与姐姐处理好关系。”

    </p>

    “一个人要是想投入一段新的感情,并不一定要急于先放下前一段感情。先想办法把自己整理好,时间一定会慢慢地让你放下。如果还是不能够放下,不是你自己不够好,而一定是时间还不够长!”

    </p>

    这次他回答得倒是认真,反倒绕得我似懂非懂。

    </p>

    “你说得怎么这样轻巧?就是等时间到了,再去旧迎新呗!我怎么知道时间长到什么时候,人生苦短,反正是剪不断理还乱!”

    </p>

    “不会是你自己吧?老妹!你问我可算是问错了人,我也是一个人单身汉!”

    </p>

    “你一个小女孩儿,干嘛整这些复杂的?要真是你,你把你喜欢的人拉来让老哥我看看行不行?我看男人八九不离十,我来给你把把关,你可别自己瞎捉磨,一不小心就上当啊!”

    </p>

    “不是我,不是我!是我姐们呢!”

    </p>

    我连连摆手否认,甚至有点小后悔刚才不该跟他说那么多。反正既然已说出口了,也没法再收回来。

    </p>

    我发现陈强家离我们家真的不远,车只不过行驶了五公里地,就到了我们家。

    </p>

    我还真希望距离还能再延长一些,陈强大哥的笑话好似没有止境似的,他的开导也让我似乎拔开了云雾。

    </p>

    但我还是有点不忍心,我知道他要靠出租车赚钱养陈妈。

    </p>

    车有些破旧了,他却在这破车里神采奕奕,养着不是亲生母亲的岳母,我不禁为他的乐观感动。

    </p>

    我是真的应该想办法放下沈逸唯!而俞逸凡,我能勇敢地去追求他吗?

    </p>

    我敢吗!我为什么不能去试试?

    </p>

    哪怕,我真的只是为了尝试去忘记沈逸唯,我也要去试试!

    </p>

    是谁说过爱情与喜欢的区别,爱就是克制,喜欢就是放肆!

    </p>

    此刻我的思想,我放肆到甚至一瞬间把诗茵放到了一边!

    </p>

    我真的很欣赏俞逸凡,他哪方面都很优秀!

    </p>

    时不我待,我想到做到,我连忙给俞逸凡发了一条信息:“俞大哥,今天有空吗?我想单独与你谈谈!”

    </p>

    “谈什么?”他很快就回了我一句。

    </p>

    “感情!”我着急下车,便发了这简单的两个字,来不及看他是否回信息。

    </p>

    我想要与俞逸凡面对面好好地认真地沟通一次,我甚至想告诉他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叫做沈逸唯的男生,我愿意毫无保留地向他坦白一切!

    </p>

    一切都是过去,我想要走向未来,与他俞逸凡拥有一个新的开始!

    </p>

    我这样做的自信来源于,俞逸凡对我的关心与陪伴,似乎已远远超出了他只是我家的家庭医生或者事故肇事者!超出了我是他前女友顾诗茵的妹妹!

    </p>

    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我仅仅只是诗茵和他共同尝试用他们的方法来医治我心病的试验对象!

    </p>

    到了明月居,我下了车。陈强也下了车,从后备厢里拿出一袋桃:“我妈采摘的,叫我拿给你的,包甜!”

    </p>

    我说:“下次如果我在大街上碰到你,你可要主动停下来,我要坐你免费的的士呢。”

    </p>

    “好啊,只是要是一个清醒的你。不然,我又只有带你回家,忙坏我老妈,加倍收住宿费!”

    </p>

    “谢谢陈哥,代向陈妈说谢谢!”我们握了握手,算是告别。

    </p>

    我们挥手,再挥手。我看着有人上了车,他调转车头,很快他的车便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p>

    我很高兴地回到家,仿佛聚会回来很开心的样子。

    </p>

    诗茵在笔记本上飞舞着她的芊芊玉指,我记得她曾经说过,其实她是个工作狂。

    </p>

    我凑过去,我看到她写了一堆英文。

    </p>

    “姐,其实我昨晚没有睡在我同事家。”我忍不住实话相告。

    </p>

    “那你睡哪儿?”诗茵虽然见我已安然无恙回家,仍不免关心地问我。

    </p>

    “昨天我喝醉了酒,谁相信,我居然被司机送回了家,和他岳母睡了一晚。今早还是他免费送我回来的呢!”

    </p>

    “啊,你?你骗我发信息说住同事家里!这多危险!下次可别这样,父母知道多担心啊!”

    </p>

    诗茵对我的聚会内容表现出毫无兴趣,也没有再提一句问,只是淡淡地对我说:“爸爸妈妈昨天下午动身去乡下了,这几天都不回来。我和俞逸凡还有不少事要忙,你自己安排自己的事儿。”

    </p>

    “嗯,好的。”

    </p>

    我悄悄地取出我刚找到不久,那个装有我和沈逸唯故事,却忘了密码的紫色铁盒。

    </p>

    又找了好几个塑料包装,重重密封装好,走到庭院内院墙下那几丛开得正茂盛的蔓陀罗的花丛中。

    </p>

    在最绿的两片蔓陀罗枝叶下,我挖了一个坑,把铁盒放进去,再将土填平。

    </p>

    我双手合一,握手祈祷:

    </p>

    沈逸唯!我还是很想你!但你早已远去,肖叶青现在和明明都是好好的,你的叶叶现在是利天的副部裁。

    </p>

    沈逸唯!对不起,我不想再待在原地!我想要去追求我自己的新生活。我们真的要再见了!

    </p>

    沈逸唯!我不想瞒你,有一个优秀的男生叫俞逸凡,我似乎是喜欢他,请你保佑我一切顺利!

    </p>

    我在心里又一千万次地与沈逸唯作别。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但愿来世我们在最合适的时间相遇!

    </p>

    曼陀罗花仿佛夏风吹起的小花伞,我们渐渐被吹散。

    </p>

    花叶生生两相惜,我以为花与叶永无缘再相见。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婚久成殇〕〔苏北伊雪〕〔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最强龙婿叶辰〕〔战神王婿陈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