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早安,陆先生时初夏〕〔洪荒之鲲鹏绝不让〕〔漫漫仙路奇葩多〕〔贴身女王〕〔火影之我能无限吞〕〔寻唐〕〔地下城的一百万种〕〔北境天策林北〕〔极品上门女婿〕〔赵阿福贺荆山〕〔穿越后猎户相公家〕〔农家娘子种田记赵〕〔赴惊鸿〕〔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农家小娘子赵阿福〕〔农女阿福〕〔苏北伊雪〕〔时初夏陆琰〕〔北宋之无双国士〕〔陈歌马晓楠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九十八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
    很快,那装满了我和沈逸唯的信物,那存储着我们记忆的锦盒,在曼陀罗花下,在我的眼皮底下悄然无迹。

    </p>

    我以为我是悄悄地做完这一切,只有天知,地知,花知,我知。

    </p>

    不,还有我的“唯唯”猫咪知道。我回家后,它就一直尾随着我,生怕我再离家出走。

    </p>

    “可惜了我的戒指,可惜了我的手镯,可惜了我的……该不会腐烂生锈吧!等过些时日……我真的放下他了,我再把你们取出来留做纪念!”

    </p>

    我心中默念着,只一瞬间的功夫,我便对自己把它们残忍埋入花下地里的行为有些后悔,不舍,不安。

    </p>

    我确信我之所以不忍心毁了它,是怕有朝一日我会后悔。

    </p>

    我只是暂时把它们放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p>

    在外人看来,我并不是一个对任何事情放不下甚至如此纠结的人,唯有对沈逸唯的感情,偏偏就是这样提不起,又放不下。

    </p>

    我不明白,有时候我以为自己活不下去了,但我却能在绝望的肖叶青面前装作坚强无比。

    </p>

    有时候我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甚至找好了一个新的希望和方向,可当我准备出发时,我必须要将它们放在一个安全妥当的地方。

    </p>

    如此,我才心安!

    </p>

    我不知道芊芊她们为何可以牵着新欢的手在别人面前泰然自若,我却很艰难地走出第一步。

    </p>

    唉,我这是在为什么?“葬盒”又是在干什么!

    </p>

    曾看过《红楼梦》里黛玉葬花的各种版本或者片断,“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p>

    也曾觉得林黛玉怜花惜花,多愁善感的艺术形象让人堪怜。但我自己看到落花更多的还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正能量想法。

    </p>

    我天生并不是落叶悲秋的女生!

    </p>

    不论如何,现在,我已下定决心,勇敢地,全心全意地去迎接新的感情生活!

    </p>

    我甚至主动清扫了院内的卫生,打开了院门,希望俞逸凡来我家时是一个整洁的环境,不要误以为我家没有人!

    </p>

    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刚才的“葬盒”和打扫行为,竟然被诗茵一一看在眼里。

    </p>

    是我在全神贯注地提锨挖坑和干活时,“唯唯”大猫疑惑地窜上窜下,猫儿异样的兴奋举止引起了诗茵的疑惑。

    </p>

    她默默地看着我专注地做着这一切,又独自回屋上楼了。

    </p>

    待我再回到楼上时,诗茵主动找我说话。

    </p>

    “你和沈逸唯的事儿,我对俞逸凡说了。”诗茵突然轻描淡写地告诉我。

    </p>

    “什么时候?怎么说的?”本来做事内心有些心虚的我,自然很是意外。

    </p>

    从陈强的的士车下车前,我发给俞逸凡的信息,他还一直没有回我。

    </p>

    我跟他说要谈“感情”这么重要的事情,俞逸凡一定是在认真考虑吧!

    </p>

    就算今天我没有机会与他沟通,我接下来也有的是时间。

    </p>

    “昨晚我们在一起喝咖啡,就随便聊起来了。也没有说太多,我只是提了提,说引起你事故的原因是因为你的初恋。”

    </p>

    昨晚?我和沈逸唯?我俩的事情竟成了他们俩昨晚喝咖啡时的部分话题!

    </p>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你答应过我,咱们互相保密,或者我自己去告诉他的!”

    </p>

    我似乎有些生气。

    </p>

    我一下子消失了刚才充满希望的兴致:“你怎么可以不经我同意就随便提我的私事嘛!”

    </p>

    气愤之后,我颓然地一瞬间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p>

    “他怎么说?他听了是什么反应?他有没有不高兴?”我转又急切地问她。

    </p>

    “他也没有说什么,他早就说过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过我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乎你的!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失望的样子!彩云,他的样子真叫我意外,不过你是我妹妹,我不会计较,也不会多想!”

    </p>

    诗茵很洒脱的样子,连看也没有看我一眼,只顾继续在键盘上辟辟啪啪地敲打着。

    </p>

    “他失望吗?姐姐,对不起,我……”

    </p>

    我无望地站起来,我要冲出去找俞逸凡,我要亲口告诉他这一切,请求他的理解。

    </p>

    我已然完全忘了诗茵她是什么感受!我是多么的希望他们都能理解我。

    </p>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诗茵已经是美国公民,她一定不会留下来,她一定不会真的选择俞逸凡,他们俩已经结束了!

    </p>

    俞逸凡不能再白白地等顾诗茵,俞逸凡一定是喜欢我的!

    </p>

    “诗茵,你们都在啊!院门没关,我就自己进来了!”

    </p>

    啊,俞逸凡!他真的来了!

    </p>

    我和诗茵的眼睛都望向门口,他什么时候自己上楼来了?

    </p>

    他正春风满面地站在门口,手捧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

    </p>

    玫瑰花还是送给我的吗?一定还是兰贵坊的花!

    </p>

    我就要扑过去接住花儿,可是我的脚却像生了根无法再移动。

    </p>

    因为我听见俞逸凡温柔的声音抢在了我已张开嘴的前面。

    </p>

    “诗茵!送给你!”

    </p>

    他径直走到诗茵背后,用手圈住了诗茵的纤腰,将整个玫瑰捧在她的胸前。

    </p>

    他们亲昵的举动,一点都没有避讳我的感受!

    </p>

    我想我是傻了,居然目不转睛地看着诗茵转过身来。

    </p>

    她的脸掩映在红色的花簇里,花美人更艳,我甚至听到了她急促的呼吸声。

    </p>

    “是送给我的吗?今天花外包装有些不一样!换了一家花店,虽然没有以前兰贵坊的花包装精致,不过更加鲜艳,味道也变得更好闻了。”

    </p>

    诗茵迅速地扫了我一眼,不相信似的,再一次地问:“是送给我的吗?告诉我,这回怎么没有彩云的?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好像在做梦一样!”

    </p>

    “你当然不是在做梦,玫瑰花只能送给女朋友,我去玫瑰花店买的,只有玫瑰花,没有别的品种,再说彩云身体也康复得差不多了。你还记不记得,在美国,我第一次鼓足勇气送你的第一支玫瑰,当你接过收下,我也感觉好像是在做梦呢。”

    </p>

    “为了我们的红纽扣梦想,我一直等你回来。我以为我等不到了,现在,你终于愿意回来了。”

    </p>

    “我好幸福!谢谢你!”

    </p>

    他们俩当着我的面,幸福凝望,紧紧拥抱!

    </p>

    诗茵不自觉地将头埋在了俞逸凡的怀里,我看见诗茵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们忘了我的存在了。

    </p>

    我立刻清醒过来,清醒地意识到他们曾经相爱,或者是,他们一直彼此牵挂着。

    </p>

    他们原来一直相爱着,那我又算什么呢?

    </p>

    难道我真的只是他们诊治的医护对象?或者是他们感情冷战前女友的妹妹?

    </p>

    我的出现,只不过是调节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气氛!

    </p>

    很可笑,我哪来的重新追求俞逸凡的勇气?我又有什么资格呢?

    </p>

    虽然曾经有过一段难忘的刻骨铭心的感情,也曾收到过沈逸唯的玫瑰花,可我现在刚下了勇敢的决心,想要重新开始!

    </p>

    我刚给俞逸凡发去信息,想要跟他谈“感情”,我刚才的想法是多么羞耻!

    </p>

    我还担心他知道我和沈逸唯的事情会不开心?

    </p>

    我极力调整自己的心态,我对自己说:“正常点!不要表现出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表现出异常,你这个倒霉蛋!”

    </p>

    我该怎么办?溜走吗?

    </p>

    如果我逃下楼去,我相信我跑到院外,再看看我刚葬下的紫色锦盒,一定会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笑话!

    </p>

    我不可以走开!

    </p>

    我很勉强地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屋里充满了他俩的说笑声,而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p>

    而俞逸凡好像并不理解我的心情,还开玩笑对我说:“彩云,还不恭喜你姐姐脱单了?”

    </p>

    唉,回家的日子真是令人沮丧!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万族之劫〕〔秘巫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婚久成殇〕〔苏北伊雪〕〔狂妃逆袭记梅开芍〕〔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最豪赘婿叶辰〕〔最强龙婿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