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妻临门:夫君求〕〔花都至尊高手〕〔盛世女侯〕〔诸天神域〕〔总裁夫人很逍遥江〕〔超级赢家〕〔赵氏虎子〕〔配音天王〕〔云舒谢闵行〕〔怒剑山河记〕〔温柔的煞气〕〔从水浒到洪荒〕〔逍遥小农民〕〔尝余欢〕〔[清]再不努力就要〕〔我是嫦娥我现在很〕〔余生有你,甜且暖〕〔庞博〕〔开局召唤黑影兵团〕〔异能田园之农女谢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月请伴彩云归 第九十九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俞逸凡显得激动又幽默,仿佛是在向诗茵求婚的现场,我是现场的服务人员。

    </p>

    于是我走过去,对诗茵说道:“姐姐,真是恭喜你,还有俞逸凡大哥,我真是恭喜你们!”

    </p>

    “爸爸妈妈知道你们俩在一起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你们俩真是天生的一对!”

    </p>

    我又接着说道:“什么红纽扣?什么福联医院?只有你们才会叫出这么寓意深刻的名字!我看你们将来的孩子,小名就取名‘红纽扣’呢。对了,我希望你们的小宝贝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她跟姐姐一样好看,还叫我小姨呢,哈哈!”

    </p>

    我这么愉快地说笑着,憧憬着,以为他俩听着一定会更高兴。

    </p>

    但我如此喜庆的祝福反而换来他们俩的片刻沉默!

    </p>

    难道是我说错了话?或是他们俩看出了我行为的夸张?或是听出了我语气的虚伪?

    </p>

    也许是他们意识到了刚才他俩示爱的高调,正压制他们的喜悦之情,以免我这个受过感情打击和伤害的妹妹心里好受些罢!

    </p>

    我突然意识到他俩的职业,他们都是医学教授,是医治我脑神经局部失忆和臆想症的诊断专家!

    </p>

    此时,我真有些后悔我是俞逸凡的病人。

    </p>

    如果我当初不是在“病”中,我确信我一定会因为沈逸唯拒绝了所有异性带给我的好感和暧昧!

    </p>

    而偏偏是他们俩,他们的方法让我陷入这种感情转移的旋涡和陷井。功力不深厚,抵制力不强的我难以自拔!

    </p>

    “我去帮你们把花养着!”我接过诗茵手中的玫瑰花。

    </p>

    我的声音说得又大又急,虽然说话的呼吸及语调自己都听着不自然,但我说得是那么诚恳,那么由衷。

    </p>

    我以为,当他们俩一心一意地沉浸在自己的甜蜜幸福和喜悦中时,一定会忽略了我这个旁人的直觉感观。

    </p>

    但我想错了,他们还是非常在意我的感受!

    </p>

    俞逸凡一直停留在诗茵身上的视线终于转向我,对我说:“彩云,对不起,如果我们曾经让你有什么误会,请你原谅我们!”

    </p>

    “我们都是为了你好!”诗茵补充道。

    </p>

    我听见我回答说:“我误会?瞧你们说什么笑话,我为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p>

    “你想得开就好,我知道,你一向是一个想得开的人!”

    </p>

    俞逸凡嘴角浮起一丝解脱而苦涩的笑意。

    </p>

    我去找花瓶,来到洗手间装了并瓶水。又大步流星地回到姐姐卧室里,将玫瑰花插上,把花瓶放在姐姐的床头。

    </p>

    他们去了一楼的客厅,聊起了他们的大事。

    </p>

    “范妈妈创办的红纽扣慈善基金会,一直没有中断。我正在联系第三方进行财务审计,以后基金管理会更加公开合法。”

    </p>

    俞逸凡又说道:“我回国的这几年,还听说了以前的一些社会传闻。传说闵江的首富肖富成与慈善基金有关。福联医院的建成,有个姓沈的市领导也受到了牵连。但范妈妈人不在了,很多事实真相如何,谁也无从知晓。虽然这些传闻并不影响目前福联医院的发展,但我还是想从规范的角度,从基金内部进行一次大审计。”

    </p>

    “我们和地方**,以及闵大,美方的人才联合培养扶贫计划,还需要市各区县教委出台具体操作细则。在养老扶贫这一块,民政部门已经谈妥。只是在用地选址上,是租凭,还是选地重建,还需要进一步对利天公司和恒地公司进行实地考察!”

    </p>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也是福利院出来的人!这是我们俩共同的责任和梦想!”

    </p>

    听他俩谈话的内容,我便知道,他们俩的世界真的是一个令我头疼,无法逾越的干事创业的世界!

    </p>

    我只能听出来,诗茵在告诉俞逸凡我的秘密的同时,也坦白了她自己的身世秘密。

    </p>

    我不自觉地也下楼去,他们俩又情侣般地在我眼前眉来眼去,聊起还要去会一些福利院的院友和同学。

    </p>

    他们要去的地方很多,他们讨论得是多么热烈,已俨如新婚蜜月后的小俩口!

    </p>

    我赶紧上楼,为他俩腾出私人空间。

    </p>

    我看见姐姐也上来了,我以为她看出了我的什么情绪破绽。

    </p>

    原来她进来是为了换一套新买的衣服,我听见俞逸凡在房外关心地嘱咐:“带一顶小帽,防紫外线啊。”

    </p>

    诗茵在镜前迅速地转了转,在我脸上飞快地一吻。像个小姑娘似地“噔噔噔”地再奔下楼去。

    </p>

    我听见他们阖上院门的声音,他们终于走了!

    </p>

    房间里,我一个人,孤单与寂寞同时爬上我额头。

    </p>

    我无所事事,我觉得我的人生是多么的惨淡。

    </p>

    有些事,突然就发生了。有些人,突然就失去了。有些光,突然就黯淡了!

    </p>

    一切都发生得那样快,容不得我细细思考。

    </p>

    我傻傻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p>

    我打开了手机!我想聊天!想打发时间!不管是谁!

    </p>

    李进、芊芊……陈强大哥……我朋友圈子里有限的名字我全都过滤了一遍。

    </p>

    忙的,闲的,知心的,狐朋狗友,谁会愿意陪我无聊地度过呢?

    </p>

    通讯录里的朋友过滤来过滤去,结果竟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p>

    此刻,我满肚子的心事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

    </p>

    不行,我还可以找一个陌生人!

    </p>

    事情就是这么巧,我的第一个网上朋友——麦田,他雪中送炭,突然又冒泡了。

    </p>

    我以为的那个给我发闵大网络课程链接的小男生麦田,难道此刻他下课了?和我一样正在大学宿舍里,没有女朋友打发时间的他闲得百无聊赖?

    </p>

    “课程你听了吗,感觉怎么样?”

    </p>

    果然,麦田一开口就问我课程的事情。

    </p>

    “没时间,也没有心情看!”我如实回答。

    </p>

    “约会开心吗!”他在继续我上次回答他我在约会的话题!

    </p>

    “不开心,我失恋了,正狗血无聊绝望中!”我回答。

    </p>

    “正好我叫麦田守望者!”他调皮地说道。

    </p>

    我没有回答他,只顾写了这样一些话:

    </p>

    他们的脚步是多么轻盈??像舞者/

    </p>

    卷起的轻尘/

    </p>

    丢我一个人在黄昏/

    </p>

    我守着黄昏的夜灯?累了?倦了/

    </p>

    夜空的那颗心?忽明忽暗?/

    </p>

    在灯影里碎了/

    </p>

    愈合怎可不要一颗心/

    </p>

    怎可以有相似的眼睛/

    </p>

    怎可以有黄昏来临/

    </p>

    怎可以一路星光,是别人的轻盈/

    </p>

    ……

    </p>

    给麦田发送完这些话,我便趴在床上生气。

    </p>

    我知道父母今天不会回家,而且,恋爱中的诗茵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

    </p>

    此刻的我终于又拥有生气的权利。

    </p>

    “你怎么啦?和男朋友闹别扭了?”麦田关心地问我。

    </p>

    “我没有恋,也没有失恋,我是一个失败者!”

    </p>

    我以为麦田并不明白我的心思,但很快,麦田也给我发来一段似诗一般的话。

    </p>

    他们的脚步尽管轻盈??像舞者/

    </p>

    卷起的轻尘?成全二个人在傍晚时份/

    </p>

    抬眼望天际,月光正为你积攒晨曦的每一缕温馨/

    </p>

    总有一种记忆??一种心情??在未来/

    </p>

    扬起你美丽的青春/

    </p>

    星星也会你生动地跳舞/

    </p>

    弱者才有受伤的眼睛/

    </p>

    神圣的不仅仅是爱情/

    </p>

    层层心蚕剥开/

    </p>

    轻盈的是你美丽的心/

    </p>

    ……

    </p>

    我不由发呆,“轻盈的是你美丽的心!”

    </p>

    麦田,他回给我好美丽的安慰!

    </p>

    “你有一颗美丽的心吗?”我问。

    </p>

    “是的,我有。看你很忧伤,我不希望我的朋友伤心,我希望我的开心传染给你。”

    </p>

    “我曾经也有过开心,可是我现在有的只是一颗污秽的心灵。开心它终于看清我了,开心有它自己的朋友,不再理我了,‘开心’从此要与绝缘。”

    </p>

    “为什么?你在为你的‘开心’离去伤心?你的工作和生活呢?都不如意吗?”

    </p>

    “我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注定是‘开心’的天敌,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

    </p>

    我告诉麦田我有一个很成功的姐姐,而我现在浑浑噩噩地在家无事可做。

    </p>

    麦田现在是我唯一可以倾诉的人,我感觉说完后我轻松了很多。

    </p>

    “谢谢你这么信任我,真希望我能够帮你。请你记住,我永远是你可以倾诉的人,是你的‘麦田守望者’!”

    </p>

    “为什么一定要呆在家,而不出去找一份工作?换一种环境有一份工作可做,也许对你更好。”

    </p>

    “我一个高中生,我没有学历,没有技术,而且,外表也很丑!总之什么都不会,我怕我找不到工作。”我如实相告。

    </p>

    “你上网查查招聘信息,网上有很多!”

    </p>

    “我看过,都是需要有学历有专业的,我只能去做快递员!送快递按件挣钱,可是我连骑摩托也不会!”

    </p>

    “如果你有时间,这几天你可以去富成大厦,27层云唯公司正在招人。”

    </p>

    “是那个地标建筑富成大厦吗?云唯公司?你怎么知道的呢,是你也要去面试吗?”我问。

    </p>

    “我也去,将来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同事呢!祝你成功!”麦田答。

    </p>

    “你是大学生,你一定行!可是我行吗?我已有二年没有工作了。”

    </p>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一个冰雪聪明的人。有时间一定看看我给你发的网络课程,别把时间浪费了。我们可以成为网上同学,不懂的随时可以问我!”麦田鼓励我。

    </p>

    “那你是我师兄,我叫你麦师兄吧!”

    </p>

    “只要彩云师妹你开心,怎么称呼我都愿意!”麦田似乎很高兴。

    </p>

    而在富成大厦,麦田正对一位年轻经理嘱咐:“广发招聘信息,所有职位都要精挑细选!这次所有应聘的个人信息,我全部要亲自把关。以后分公司的人事权,你自己决定就好!”

    </p>

    唉!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哪里知道,这个叫麦田的沈逸唯又在再一次为我安排工作!上次去利天是如何去的,我还没有弄明白呢!

    </p>

    “好的,麦总请放心,谢谢麦总这次给分公司项目的支持!明天您就要回s城了,今天晚上有空的话我们全体成员想为您饯行如何?”

    </p>

    “不用了,我还有别的事情。”麦田看了看自己的行程备注安排。

    </p>

    “回闵江,看父母!”麦田脸上没有一丝回家幸福的表情。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