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第四百零八章 婚礼进行时(中)

时间:2018-11-09    小说作者:我要搞事情  章节目录   书页
    刘星等人在萧大福的带领下,坐到了一张靠近主桌的桌子,恰好这张桌子上坐着一个熟人——蟠龙镇卫生院院长钟人散。

    见到钟人散,张景旭便毫不犹豫的坐在了钟人散旁边,然后开始和钟人散套起了近乎。

    而刘星与石川凌,则是开始讨论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们刚刚走到门口就失去了意识,中间的记忆也完全没有,最后怎么下来的都不知道。”刘星揉着太阳穴说道。

    石川凌摸了摸下巴,开口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这种感觉非常熟悉,这貌似和我们之前在渔人村祠堂里的经历一模一样。”

    刘星眉头一挑,石川凌口中的经历,自然指的是在渔人村祠堂里,自己一行人被松井一郎给催眠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两次的感觉还真差不多,不过这一次更加的简单粗暴。

    “石川凌你的意思是,我们被胡丽给催眠了?”刘星疑惑的说道。

    石川凌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我觉得肯定是这样的,毕竟根据相关传说,狐狸精最擅长的法术就是魅惑与催眠了,所以我们刚刚遭遇的情况十有**就是被胡丽给催眠了,而且我觉得胡丽的催眠手法也非常高明,应该是先使用了某种熏香使我们麻痹大意,然后再对我们进行施法的。”

    刘星眉头一挑,依旧是一脸疑惑的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总觉得这好像有那里不对劲,毕竟在这个时间点上胡丽应该是不认识我们的,确切的说在这个时间点上胡丽都没有见过我们,所以胡丽为什么要催眠我们呢,而且看萧大福他们的样子,好像他们并没有被胡丽催眠,或者说胡丽催眠了他们之后还给他们植入了一段合适的记忆,但是却没有给我们植入,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面对刘星的疑问,石川凌也是一脸不解,只得摇头说道:“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去问胡丽本人才会得到答案,不过最重要的是,在我们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刘星眉头一皱,然后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用心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结构,发现自己并没有失去什么重要的身体器官之后,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在自己失去意识的这段时间里,自己并没有称为第二个萧墨尘。

    石川凌看着刘星的这一系列行为,无奈的说道:“教主,你怎么想到那些奇怪的地方去了,胡丽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对我们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吧,毕竟这种身体上的变化我们很快就能够反应过来的,到时候胡丽就不怕我们大闹她和萧墨尘的婚礼吗?”

    刘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石川凌你说的很有道理,胡丽的确不可能对我们进行如此明目张胆的改造,我刚刚只是因为想到了萧墨尘的遭遇,所以才一时有些慌了神,不过还是那句话,胡丽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总不可能是她闲着没事干拿我们练手吧。”

    石川凌耸了耸肩,看着不远处的胡丽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胡丽真对我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我们到时候这会发现的,现在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我们也想不通。”

    对于石川凌的吐槽,刘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刘星觉得这次的这个模组,从头到尾都有一些神秘叨叨的,从一开始那个莫名其妙的幕间成长,再到模组背景里的那一连串问号,再到模组中各种奇奇怪怪的剧情,刘星现在可以说是一头雾水,还没有摸清门路。

    虽然这次模组的主线任务看起来非常浅显易懂,只需要完成几个支线任务,获得足够的“真相”点数就可以通关了,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支线任务之间的联系若隐若现,看起来这些支线任务相互之间貌似没有什么联系,但是深究起来这些支线任务都是藕断丝连,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出意外的话,当自己一行人完成其中一个支线任务的时候,就会对其他的支线任务造成相应的影响。

    毕竟这可是修格斯区域的晋级模组啊。

    想到这里,刘星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开口说道“石川凌你看会不会是这样,胡丽可能是知道我们是胡苍那边的朋友,所以胡丽才对我们动手的,毕竟这个时间点上胡丽与胡苍的关系可能并不好吧。”

    石川凌看了一眼胡苍,又看了一眼隔壁桌子的胡丽,点头说道:“有这个可能性吧,毕竟看现在的情况,胡苍与胡丽当时应该并不是和平分手,否则胡丽也不会找胡苍的好兄弟萧墨尘接盘,所以胡丽现在应该还是有些记恨胡苍的,然后就恨屋及乌,也对我们产生了敌意,因此在看到我们被萧大福拉上楼的时候,可能以为我们是来捣乱的,或者是来侦察敌情的,于是便想到了先下手为强,将我们给直接催眠了。”

    石川凌的脑洞一如既往的大。。。

    不过石川凌的想法还是有些靠谱的,毕竟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刘星觉得如果自己是胡丽,在自己结婚当天,听说如今和自己关系不好的前男友家里突然出现了五个客人,并且按理来说不可能参加自己婚礼的前男友又决定来参加了,那么你会这么想?当然是会觉得自己的前男友是打算找人来砸自己场子了啊!

    那么,作为一个有实力的狐狸精,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胡丽应该怎么做呢?

    当然是发挥自己的种族天赋,先把这些可能是想来砸场子的人控制住,以免发生意外。

    不过在这里可能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刘星比较想看到的,那就是胡丽只是为了保险起见催眠了自己一行人而已,并没有对萧墨尘等人进行催眠,所以在三楼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对自己一行人不利的事情,毕竟其他人都还在看着呢。

    而第二种情况自然就是刘星所不想看到的了,那就是胡丽为了更加保险起见,直接把三楼上的所有人都给催眠了,然后又从被催眠的自己一行人口中套取情报,获知自己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胡丽很有可能就会知道蟠龙镇时空错乱的情况,以及自己一行人知道她是狐狸精。

    那么,刘星觉得胡丽应该会选择在婚礼结束之后,对自己一行人下手了。

    不过,刘星现在还是有些心存侥幸的,毕竟到现在为止kp雪风都还没有发布与胡丽有关的支线任务,那就应该不会是第二种可能性。。。吧?

    这时,石川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说道:“啊,原来今天是我生日啊。”

    刘星眉头一挑,有些意外的看着石川凌,“什么,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记得你的生日是在上半年吧?而现在我们所在的时间点应该是在十一月才对。”

    作为一个优秀的教主,刘星还是大致了解了一下自己手下这些核心信徒的生日,并且效仿某些大公司的政策,会为自己的信徒举行生日派对,以增加团队的凝聚力。

    石川凌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按照我们进入蟠龙镇当时的正确时间,再加上我们在蟠龙镇待的这两天时间,今天就恰好是我的生日了,没想到我这一次生日会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度过。”

    刘星呵呵一笑,拍了拍石川凌的肩膀说道:“当石川凌你决定加入我们拜黄衣教的时候,你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觉得以前十多年都难得见到一次的超自然事件与神话生物,在这个几个月里经常看到了吗,不过不管怎么说,在这里本教主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吧,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石川凌眉头一挑,有些夸张的说道:“哇,教主你确定这是在祝福我吗,我可不想每年都在这种地方过生日啊。”

    刘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这可就由不得你了,不过既然今天是石川凌你的生日,那你还是对着这盘凉菜许个愿吧。”

    这时的桌子上已经上好了凉菜,而石川凌便正对着一盘猪头肉。

    石川凌一脸无语的看着刘星,开口说道:“我就没有见过谁对着猪头肉许愿的,不过还是希望我以后能够在教主你的帮助下,开一个水晶宫吧。”

    刘星听到石川凌的许愿,还好当时没有喝水,否则自己肯定会一口水喷到石川凌的脸上去,因为刘星可没有想到石川凌会许下这种奇怪的愿望。

    水晶宫的意思就是后宫。

    “石川凌啊石川凌,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思想境界竟然如此之低,还想着开后宫,厉害厉害。”刘星开口说道。

    石川凌又是一笑,“大义凛然”的说道:“毕竟我可是教主你的左膀右臂,拜黄衣教的忠诚信徒,开个后宫不是简简单单的吗,而且这开后宫怎么能说是思想境界低下呢,要知道窈窕美女,君子好逑吗,我只是求的人数比较多而已,而且像我这样优秀的人,说不定在另外一个世界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呢。”

    石川凌一边说着,一边冲着刘星挤眉弄眼。

    听到这里,刘星便明白了石川凌的意思,这一次石川凌许愿的目标是“尹恩”,毕竟现在的“尹恩”的确是已经脚踏两只船了。

    不过“尹恩”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啊,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装死”,这都不过是一个小问题而已,大问题是如果泽田大小姐如果知道“尹恩”脚踏两只船,勾搭上了女警的话,那么刘星觉得以泽田大小姐的暴脾气,应该会直接把“尹恩”从病床上拖起来,然后直接一套技能带走。。。

    所以,刘星叹了一口气,又拍了拍石川凌的肩膀说道:“任重而道远,石川凌你得多加努力啊,千万不要出师未捷身先死,触发柴刀结局啊。”

    石川凌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我会努力的,教主,我还是很有信心不会被柴刀的。”

    刘星能够听出来,石川凌这时的语气还是非常忐忑的,毕竟这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又不是恋爱养成游戏,虽然克苏鲁跑团游戏和恋爱养成游戏都可以自由的做出选择,但是克苏鲁跑团游戏还得投骰子来赌人品,所以克苏鲁跑团游戏gg的概率可是远远高于恋爱养成游戏的。

    所以,在这里刘星只能祝尹恩好运了。

    就在这里,张景旭已经和钟人散聊完了天,凑过来笑着说道:“流星同学,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呢,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刘星指着石川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今天是石川凌这家伙的生日,所以石川凌他刚刚许愿想要开一个后宫,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有些想太多。”

    张景旭摇了摇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说道:“流星同学,这就是你不对了,人总是要有梦想的,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或多或少都会幻想自己能够开后宫,想当年我小时候都曾经考虑过一个问题,我长大了之后要娶几个老婆呢,不过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小时候是真的想太多了。”

    开了一个玩笑之后,张景旭进入正题,“钟院长是一个不错的人,在得知我的来意之后,他对我也算是有问必答了,就像胡苍之前所说的那样,钟院长的爷爷曾经见到过猪头屠夫,那是在蓉城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钟院长的爷爷因为也是一名医生,那天下午出了急诊,因为病人情况比较特殊,所以钟院长的爷爷花了几个小时时间才稳定住了病人的病情。”

    “因为急着回家,钟院长的爷爷便决定抄近路回家,在路过了一个狭窄的小巷子时,钟院长的爷爷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有点像是磨刀的声音,这让钟院长的爷爷有些忐忑,毕竟当年蓉城的治安可不好,所以钟院长的爷爷决定原路返回,重新找一条回家。”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钟院长的爷爷听到几个醉汉骂骂咧咧的声音,好像是和别人起冲突了,钟院长的爷爷也是一个好人,便一咬牙准备上去劝架,不过钟院长的爷爷还没走一步,就听到一声刀切进肉的声音,然后那几个醉汉发生了恐惧的叫声。”

    “钟院长的爷爷连忙上去一看,发现猪头屠夫正拿着杀猪刀,一刀一刀的砍在一个倒地人的身上,而那个人自然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至于其他的醉汉,此时已经跑的不见了踪影,钟院长的爷爷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听到的磨刀声,应该是猪头屠夫拖着杀猪刀时,杀猪刀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就在钟院长的爷爷两股战战,不知所措的时候,猪头屠夫发现了钟院长的爷爷,于是便开始追击钟院长的爷爷,虽然猪头屠夫看起来是慢条斯理的一步步走着,但是实际上移动速度非常快,钟院长的爷爷就算是一路狂奔,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一点一点的缩小。”

    “就在钟院长的爷爷已经绝望,准备停下来的等死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三个手持灯笼的巡夜人,在看到猪头屠夫追杀钟院长的爷爷时,有一个巡夜人情急之下将自己手上的灯笼丢向了猪头屠夫,结果没想到猪头屠夫立马避开了那个灯笼,然后逃之夭夭了。”

    “这就让钟院长的爷爷很奇怪了,毕竟像猪头屠夫这么可怕的存在,怎么会害怕一个灯笼呢,结果第二天钟院长的爷爷就遇到了猪头屠夫曾经所在的那个流浪杂技团的团长,那个团长在得知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便告诉钟院长的爷爷,猪头屠夫生前就很怕火。”

    “因为当年猪头屠夫的父母就是因为火灾而死的,而且起火的原因正是猪头屠夫一不小心打倒了油灯,所以大火瞬间吞噬了猪头屠夫的家,虽然猪头屠夫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也受到了很严重的烧伤,从此变得非常畏惧火焰,所以这也可能是猪头屠夫只选择在雨夜行动的原因吧。”

    怕火?

    刘星眉头一挑,看来这个猪头屠夫的弱点也很明显嘛。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猪头屠夫比我们想象中的好对付的多,只要在白天找到猪头屠夫的藏身之处,一把火把他烧了就可以了。”石川凌轻松的说道。

    刘星摇了摇头,这个支线任务不可能这么简单。

    “不不不,这事情并没有张景旭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们想要烧死猪头屠夫,就必须使用汽油柴油之类的液体燃料来引火,否则肯定是会让猪头屠夫逃脱并且惹怒猪头屠夫的,到时候局势就对我们很不利了,至于汽油与柴油,现在蟠龙镇里基本上都没有。”张景旭认真的说道。

    ps:祝尹恩生日快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带着机器狗去唐朝〕〔狼性总裁,超会宠〕〔我从天界归来〕〔正义的拳头〕〔天地星尊〕〔绝品护花兵王〕〔全息海贼时代〕〔蜘蛛科技帝国〕〔垂钓未来〕〔晚明霸主〕〔崛起复苏时代〕〔扑克巫师〕〔极品系统高手〕〔快穿之戏精的自我〕〔养个夫君是皇子〕〔混迹在二次元的重〕〔强势锁婚:总裁老〕〔创业吧学霸大人〕〔小姐快住手〕〔山村庄园主
热门小说推荐:最后一个契约者〕〔高冷学霸撩妻365式〕〔都市共享男友系统〕〔狼牙兵王〕〔细胞修神〕〔重生之少将仙妻〕〔仙帝归来〕〔天才小农女:学霸〕〔我真的不想扮猪吃〕〔重生空间之少将仙〕〔重生七零王牌军妻〕〔豢养人类〕〔我开棺材铺的日子〕〔回到八零当女兵〕〔幻兽进化图鉴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