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第六百一十四章 没救了,准备后事
    想什么呢!

    yy什么的最可耻了!

    就在孤十三扶着大白裤衩的精细边沿往下挪了第三寸,很快就能露出最关键部位的时候,他猛然收手。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忽然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顺着赛台跑了一起来。

    一边跑,一边还不断地吹着响亮的口哨朝着赛台周围的围观者送上飞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眼前霎时间的变化,也没有计较孤十三让他们的计划泡汤,应和着孤十三也吹起了口哨。

    口哨声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整齐,甚至随着孤十三的步伐,形成了一种很美妙的整齐音律。

    谁也没有想到,孤十三将这样的游戏也能玩得如此high,成功将赛场外的许多男男女女给圈粉了。

    甚至连评委席上几个白胡子白头发的老头子,也不觉扬长了脖子一直吵朝着他仰望着。

    三圈跑下来,孤十三的身上出了细微汗水。他生长在淮疆,由于光照充足,皮肤有些黝黑,再蒙上那一层透明的汗水,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诱惑。

    不少已经看得直愣了双眼的女子瞧着,眼神就更加大胆直接了。

    “其实孤国师还是蛮帅的嘛!

    “就是啊,也很性感呢!”

    “哇哦……”

    不过他们再大胆,也不敢说出想嫁孤十三的话。

    毕竟诸国和淮疆表面看上去十分友好,但在暗中关系却是波涛汹涌。哪国的姑娘想嫁到淮疆去,那就是大家默认的叛国贼了。

    孤十三穿好了衣服,淮庆公主双手负后,浅笑着走上台,拍了拍孤十三的肩膀,笑得眉眼弯弯:“孤国师,辛苦辛苦!”

    孤十三不说话,只是朝着淮庆公主拱了拱手。不过满心的怒气藏也藏不住,全都表现在脸上。

    淮庆公主也知道孤十三受了委屈,且这个时候不是在老虎头上动手脚的时候,所以忍着没说什么。

    “东陵凰,唐雪,现在总可以了吧?”

    东陵凰轻摇着折扇没有说话,唐雪环抱双手仰着脖子。

    “不可以还能怎样?等比赛完了我们好好打一场。”

    说着还故意装作很霸气,很厉害的样子,朝着淮庆公主握了握拳头。

    一个小小的插曲,算是做了比赛中场的助兴小节目。主持人宗惊尘、第二轮的参赛选手苏钰和淮庆公主走上台,比赛重新开始。

    还是和之前一样,两人商量,抽牌决定病者。

    宗惊尘按照两人所选的号码牌,让服务的侍从将相应的病者请上了赛台。

    病者是被人抬着上了赛台的,且已经失去了意识,身边还跟着两位侍从。

    看病者身上所穿衣服的料子和两名侍从的打扮,这位病者的身份应该不低。

    依旧是按照之前的流程,苏钰和淮庆公主分别上前给病者诊病。

    淮庆公主刚摸到病者的脉象,眉头就紧紧低皱了起来,用眼角的余光瞧了一眼苏钰,什么话都没有说,站到了一边。

    虽然有的时候很刁蛮,有的时候还很不讲理。还有的时候刁蛮任性中带着那么一点点可爱,跟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一样。

    但是在关键时刻,淮庆公主还是很认真的。就比如此时,一脸的认真,小脸一本正经地绷着,还挺有模有样的。

    苏钰也上前给病者诊脉。

    和淮庆公主一样,在刚摸到病者脉搏的时时候,眉头忽然一跳。

    不过苏钰比淮庆公主看诊的程序复杂多了。他摸完脉象之后又看了病者的脚心和手心,看了胸口的肤色。然后问了两位侍从一些问题。

    比如,之前都服用过什么药?

    病者是不是经常头疼?

    清醒的时候是不是经常晕倒等……

    显然,这些问题淮庆公主完全没有想到。

    她很有耐心低听着苏钰问完两位侍从所有的问题,满脸的疑惑:“苏家主,你问这么多问题有用吗?这位病者的身体都已经渐渐凉却了,根本就没得治了。与其你我在这里耽误这么长的时间,还不如赶快让他的家人将他带回去,准备后事。”

    苏钰还没有说什么,随着病者而来的两名侍从就不答应了。

    “这位姑娘,你休要胡说八道,办什么后事?我家公子好端端的,且宗家主和宗大将军已经答应过我们了,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医治我家公子的病,你如此口无遮拦,休要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淮庆公主一噎,难得的没有暴怒,撇了撇嘴:“我说的也是实话啊!身体都凉城那样了,正常人早就死了。不过是因为他练过武功,平时的身体素质就比别人好一点,所以还存着一丝气息罢了。”

    两位侍从的脸色更黑:“这位姑娘,我们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你若不能医治我们家公子,就请你闭嘴,我们也不想对你不敬。”

    淮庆公主蒙圈了,她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用得着这样生气嘛!

    再说了,她也是好意啊!

    这人本来就快要死了,就算有仙丹,也不见得能将他从鬼门关上拽回来。她不过是好心提醒,让她们早准备后事而已。

    其实也不怪淮庆公主。就算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这两个人为什么会着这么生气。

    其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两国之间的文化不同,造成了两国之人对很多事情上的认知有着一定的偏差和差异。

    南离地处中原,中原人都很含蓄,即便是人去世了,还要很含蓄的说“仙逝”,对很多不吉利的事情都会尽量避免不提,更何况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就更讲究这些。

    但是在淮疆,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啊!他们甚至能将死字天天挂在嘴边。

    淮庆公主越听越气。

    “你们若不信可以问苏家主啊!他可是中宁很有名的天才神医呢!你们就算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他吧!”

    其实,淮庆公主也不知道苏钰的医术怎么样,只是以前听人这样议论过苏钰,便将苏钰拉出来当挡箭牌了。

    两名侍从都忘了这是比赛,苏钰和淮庆公主其实是对立的了,所以还以为他们是一伙的。

    “苏公子,你都问了我们二人那么半天了,你是什么意思?也和这位姑娘一样,认为我家公子到了该准备后事的地步了吗?”

    在赛台外观看的众人是不知道病人是什么情况的,见侍从问苏钰,皆将目光转到了苏钰的脸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