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强特种兵之战狼〕〔武神天尊〕〔乱晋我为王〕〔踏星〕〔篮坛紫锋〕〔神级基地〕〔小妻爱你如初〕〔摄政冷王俏医妃〕〔夏子安慕容桀〕〔攻略极品〕〔重生末世当宅男〕〔秀才家的俏长女〕〔五行御天〕〔全职武师〕〔重生之仙帝归来〕〔流浪之城〕〔武侠仙侠世界的厨〕〔咸鱼系文豪〕〔带着无敌分身闯聊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第九百六十四章 还活着吗?
    苏槿夕和夜幽尧迈步来到了九幽台上。

    “北堂琴歌?”

    苏槿夕喊了北堂琴歌一声,但是北堂琴歌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从解毒系统中拿了一颗药丸出来,塞进了北堂琴歌的口中,北堂琴歌这才缓缓转醒,抬眸望着苏槿夕。

    “放心,我会救你的!”

    北堂琴歌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一扬,笑了。

    那笑容有些奇怪,苏槿夕的心底一怔,但又说不上来奇怪在哪里。

    “大哥,时辰差不多了,再耽搁,天可就要亮了。”北堂鹤对北堂觉道。

    北堂觉眼角的肌肉狠狠地颤了颤,扶在太师椅上的双手紧紧地捏着扶手,指节泛白,咔咔作响。

    沉默了好半晌之后才道,“来人呐,将这个逆女推下九幽台去!”

    几名护卫铿锵上前,将北堂琴歌架了起来,朝着九幽台的台口而去。

    苏槿夕连忙出手,想将北堂琴歌救下来。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发出的功力对于那些护卫来说,却一点用都没有。

    “夜幽尧!”苏槿夕连忙喊了一声夜幽尧。

    夜幽尧帮着苏槿夕一起,但是结果还是一样。

    眼看着北堂琴歌就要被投进九幽台了,但是苏槿夕和夜幽尧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想替北堂琴歌解开绳索,却连绳索都解不开。

    “怎么办?怎么办啊?”苏槿夕急道。

    夜幽尧握住了苏槿夕的手,“这里是北堂琴歌的记忆,有些事情,是我们无论如何都无能为力的。”

    “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投进九幽台吗?”

    “在北堂琴歌的记忆中,这件事情是确实发生过的。我们无力改变。”

    无力改变!

    一句话,点醒了苏槿夕。

    转眸间,北堂琴歌已经被投入了九幽台。

    苏槿夕的脑海中有些莫名的想法一闪而逝,似乎有点清晰,又似乎如梦如幻,怎么也琢磨不清楚。

    大雪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北堂鹤等人已经离开,整个九幽山上,唯剩下苏槿夕、夜幽尧以及北堂觉三人。

    北堂觉是瞧不见苏槿夕和夜幽尧的。

    纷纷扬扬的大雪,更衬他面色凄然了许多。他一步步朝着九幽台走了过去,但是并没有太靠近,却在阶梯口上停了下来,“咚”一声,重重地跪了下去。

    好半晌之后,九幽台的上空,传来一阵阵北堂觉悲痛万分的哭泣声。

    “琴歌,是为父……是为父对不起你。是为父没能保护好你。琴歌……琴歌……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你就不该出生在北堂家,不该出生在北堂家。”

    那声音越来越悲痛,在这寒冷的雪夜里听着,比夜枭声还要凄惨几分。

    苏槿夕的身子有些重,只觉得周身无比寒冷,不禁环抱住了胳膊,身体缩了缩。

    夜幽尧退下身上的外衫,披在了苏槿夕的身上。

    苏槿夕抬头望着夜幽尧。

    “雪下的太大了,夜幽尧,你会受凉的。”

    “本王无碍,这点冷本王还能受得住,别冻着你和孩子。”

    苏槿夕的心底浮升起一股暖流。

    “夜幽尧,你方才说,北堂琴歌的记忆是无法改变的?”

    “是!”

    是不是,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她的记忆中发生过的?”

    “对!”

    “你我救了蓝玄明,以及参与了北堂篱的出生呢?难道这些也是她的记忆中发生过的?”

    夜幽尧没有说话,明显地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疑惑。

    还有,为什么整个记忆当中,唯有北堂琴歌能瞧见他们二人?

    夜幽尧沉默了半晌,才道,“这些,只能走出这里,找到北堂琴歌本人之后才能弄清楚了。”

    如今,也只能这样。

    苏槿夕道,“夜幽尧,我想,我已经找到了走出这个记忆的办法。”

    “是什么?”

    苏槿夕没有立即回答夜幽尧,而是抬步朝着九幽台的台口走了过去。

    “就是这里!”

    夜幽尧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一切和现实生活中的都是颠倒的,却唯有事情发生的顺序是没有改变的,还有这九幽台也是没有改变的。”

    夜幽尧瞧了一眼九幽台四周看守的凶兽,以及九幽台四周的景物,确实和他们在北翼九幽山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或许北堂琴歌的这段记忆就是想告诉我们,尘归尘,土归土万物千变万化,唯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从何处来,从何处去。”

    夜幽尧赞同地点了点头,来到了苏槿夕的身边。

    瞧着苏槿夕的双眸之中,顿时多了一抹欣赏的光芒。然后,牵住了苏槿夕的手。

    两人纵身一跃,从九幽台跳了下去。

    眼前的万物再次虚化,犹如时光隧道一般快速旋转。苏槿夕只觉得有些头晕目眩,闭上了双眼。

    过了很久才落了地,耳边传来一阵冷风呼啸的声音,和水涛拍岸的声音。

    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天边乌云漫天,黑压压地遮盖了整个天空。眼前是一条长河,长河的两端与天边相连,看不到尽头。而且河水竟然还是黑色的。这里寸草不生,到处都是黑色的岩石,整个天地都被玄黑色遮盖着,没有

    一丝生气。

    苏槿夕的周身再次一阵沁凉。夜幽尧将苏槿夕身上披着的衣服裹紧了一些,然后将其揽入了怀中。

    “有没有暖和一些?”

    苏槿夕缓缓摇头,“我没事,还是尽快找北堂琴歌吧!也不知道这是哪里。”

    “好。”夜幽尧道,“这里应该就是九幽台底下了。夕夕,你真聪明,九幽台果然是北堂琴歌记忆的出口。”

    苏槿夕嘴角浅浅一笑。

    “其实殿下早就知道了,没有跟槿夕说。”

    “本王知道,夕夕迟早能猜出来。”

    北堂琴歌的记忆是走出来了,但是北堂琴歌本人又在哪里呢?

    这九幽台下面那么凶险,她被丢下来那么多年了,还会活着吗?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答应了北堂篱,她苏槿夕就会给她一个交代。

    正思忖着,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王妃娘娘!”苏槿夕听到那声音,顿时一喜,连忙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奶系甜心:吸血殿〕〔缠绵入骨:总裁好〕〔仙侠邪魅一笑〕〔总裁枕边有埋伏〕〔重生洪荒棋圣〕〔重回五零当军嫂〕〔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快穿:病娇哥哥,〕〔守陵家族之西北宁〕〔我成了富一代〕〔奇迹的召唤师〕〔我只想享受人生〕〔六零俏佳人〕〔六零小夫妻〕〔少年篮球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