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恰如情深似暖阳〕〔家有悍妻怎么破〕〔学神不好惹〕〔小小房子大大爱〕〔超强兵王在都市〕〔侯府娇宠〕〔地球是神灵监狱〕〔我真的不想打脸〕〔山海狂歌〕〔清风十里农门香〕〔林羽〕〔西游之朕的大唐有〕〔修道红尘间〕〔总裁爸比从天降〕〔蛊仙奶爸〕〔神道帝尊〕〔霸道老公宠入骨〕〔从1983开始〕〔无敌双宝:傲娇妈〕〔修仙小神农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第七百九十七章 追击白鹿
    “一切都听老师吩咐。”兽王低头说道。

    “嗯。”白鹿先生满意的点点头,它将屋子里早已准备好的箱子背在了身上,领着兽王走出了青岩洞,“到达这里还有不少的幻阵,足够拦住他们一阵的,我的弟子已经在森林东角处备好了船只,我们这就出海。”

    山脉入口里一片狼藉,无数的杂草在那里东倒西歪,而践踏它们的那些魔兽却彻底的消失在这这个世界上。

    王乾跟猫理了理破败的衣服,他们看着那丛丛野草有序的开着,山脉之上绿树常青,倒是一处不错的仙家圣地。

    两个人急速的向山顶跑去,王乾开启了幽冥鬼眼,只见一道道阵法从眼中展现,立即就用鬼手将它们破坏掉,一时间爆炸声不断,直到他们冲上了青岩洞的附近,一大堆阵法自行运转,冰霜火焰如同幻影一般穿过王乾与猫的身体。

    攻击阵法法力消耗殆尽,王乾与猫谨慎地靠近洞府,他放出两只纸人冲了进去,片刻就见洞内卷出一团大火,轰出来两团纸灰。

    再次释放两只纸人进去查看,就见纸人进去兜了一圈立马走了出来向王乾稟报道,“大人,里面是空的。”

    “嗖!”王乾闻言眉头一挑,直接释放出一百只纸人,只见纸人围绕着青石岩不断的寻找,不时触碰一两处法阵,一刻钟后,将青岩洞附近都查个遍的纸人们纷纷回来复命,没有看到白鹿先生的人影,不过后山却有一条小道,它们似乎从那里逃了出去。

    “逃了?”王乾闻言眉头微微一皱,这白鹿先生真跟兽王说的那样,阵法了得但本身实力并不强大,他看着身边的这些纸人,这是他能召唤的最大许可权,陪葬纸人倒是要多少有多少,但那东西都不能很好的掌控,他如此想着,伸手一招阴风席捲,鬼镜瞬间开启,透过鬼镜可以看到烈风城堡的画面,那画面最后锁定在两个摔跤的中年人身上,一个是行商,另一个是杂货铺老闆。

    “大人!”两个正扭打一起的人感觉到身旁的一丝波动,纷纷回头向天边望去,就见王乾正在盯着他们。

    “我要搜一个人,需要你们两个的力量,先来魔兽森林。”王乾说道,随后那鬼镜便释放出一团雾气,行商与杂货铺老闆见状立马鬆开了对方,然后向那雾气走去,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二人来到了青岩洞附近。

    “那个东西是一只白鹿精。”王乾见杂货铺老闆走了出来,开口说道,“你的人多,让它们去寻找,看到异常我们立马过去。”

    “遵命大人!”杂货铺老闆拱手说道,随后刹那间释放出大片城隍天兵向青岩洞下四下探查过去,祂做完布置不屑的看向行商一眼,“大人这种事情就我一个人就可以了,那位就是个陪衬。”

    “如果只有你一个人的话那白鹿都跑了,抓人我才是专业的。”行商闻言冷笑道,“那东西既然逃了只定是知道大人神通的,在这陆地上它能躲得掉吗?”

    “你什么意思?”杂货铺老闆闻言问道。

    行商没有搭理祂,转身看向王乾说道,“大人,那白鹿也不是白给的东西,必然是了解自己的状况,如果觉得无法力敌而又知道我们会斩草除根,势必会逃离魔兽森林,绝没有等待死亡的可能,我认为还是叫一下鱼鳃比较好。”

    “不排除有出海的可能。”王乾闻言点点头,那无尽之海对普通人来说致命,但对于这种强大的妖修可没有那么大的威胁,只见王乾伸手再次释放了一只鬼镜,下一刻画面就出现在一处水滩上。

    就见鱼鳃此时正躺在水里,一旁的迦娜在给他按推,看着那惬意的鱼脸,王乾都不好意思叫祂,直接将手伸进鬼镜之中,把祂从水里薅了出来。

    “呀大人!”鱼鳃从惬意中惊醒,它刚露出自己的钢铁牙齿就看到拽自己的竟然是王乾,于是收回了要咬人的表情问道,“大人叫我有什么事吗?”

    “白鹿跑了,你现在动用力量在沿海布防,不让任何一只船或物出海,如果有什么消息立即向我彙报!”王乾开口说道。

    “没问题,放心大人我这就过去。”鱼鳃闻言立即点头,随后看了看自己的下巴,王乾将手鬆开给祂重新推回水里,然后关闭了鬼镜回头对行商说道,“跟我去最近的海边,我要去堵它!”

    “那大人我的人用不用叫回来一起去?”一旁的杂货铺老闆闻言急忙问道。

    “不用,让它们继续散着,它能出海也只是一种推测,如果真被我们截住了,肯定会四处逃窜,你们正好将它围住。”王乾吩咐道,随后拽着行商就向山下散去。

    “等等我!”猫喊了一声,随后尾随其后。

    顺着下方的小路王乾拽着行商一路奔波,转瞬百里,一路上吓跑了无数中低级魔兽,猫在后方紧紧的跟着,不时的向左右看去,沿途有城隍天兵已经跑到了这个位置,由于搜索的範围太广,几乎十里才能看到一只纸人,众人一路奔波,终于到达了海边,王乾将那行商放下,随后看向那深蓝的海水。

    “噗通!”一只巨大的水怪从大海中跃起,随后朝岸边吐出一只水柱,待那水柱散去,鱼鳃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人,有发现,在陆地的东角那里,有一只结实无比的大船,上面有一些直立行走的动物。”鱼鳃向王乾彙报道。

    “看来是有人接应白鹿先生啊,这种玩阵法的人都精通八卦五行,它这是给自己留了生门。”王乾看向鱼鳃说道,“等它们出海一定距离之后就攻击它们,我现在就往那边走。”

    魔兽森林的东海岸,一艘巨大的宝船坐落在那里,无数的人类巫师与巫人在船上充当着水手,不断的擦拭着甲板,在那宝船的了望塔处,五个兽首人身的身影正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并不时的在那小了望桶里晃动。

    “我说黑熊你能不能别动,本来就你佔据的地方最大,你再晃悠一下就把我们都挤出去了。”一直向魔兽森林面无表情观望的猴子突然眉头一挑,呲着牙看向身后的黑熊说道。

    “我这不是着急吗?”黑熊不满的哼了一声,“你说师父的阵法那么厉害,能将我们几个都能玩弄于股掌之中,对面的是个什么来头,既然能让老师都放弃这经营许久的陆地?”

    “对面的来头大了,没猜错应该是和老师获得了一样的传承。”猴子向后挤了下,两只手把着了望台的边缘说道,“先锋将蝗虫大概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同样出自一处的传承,本应该和睦相处,为何要自相残杀呀。”黑熊闻言身体一哆嗦,彷彿被吓到了一般,“而且我们在魔兽森林好好的他非过来干什么?”

    “你和你隔壁的棕熊还都是同根同源呢,你想不想弄死它?”猴子面无表情地说道,“别忘了老师的愿望是什么,是统领六块陆地,对方想必也有如此一般的理想。”

    “可怜了我那经营的领地,我那些下属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黑熊微微摇头。

    “谁的不是呢。”另外几个弟子也跟着说道。

    这地府教会太坏了,几个弟子越想越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