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暗夜记〕〔第七小队的XX日常〕〔楚大佬的病只能我〕〔上门狂婿当奶爸〕〔快穿宿主她又软又〕〔误上王榻:邪王请〕〔漫游在影视世界〕〔这个大佬有点苟〕〔从1983开始〕〔皇上臣妾做不到呀〕〔崇拜的我自己〕〔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巫师,白霜纪元〕〔巫师世界的大领主〕〔丁薇记事〕〔皇后是门技术活〕〔在一充江湖当童工〕〔朔气传金柝〕〔妾本尊〕〔神器大道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界降魔传 第二十四章 深夜亡人归
    “在下就是王仕奇,老人家,您这是·····”王仕奇打量着老者,指着马车上的人说,“这是患了什么病吗?”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茶园的三叔,他奉命去给婉玉姑娘和其老父亲收尸,奔波劳累不说,刚才到村口时,还险些被四处横冲直撞的黄巾官兵撞坏马车。

    三叔想,无论如何,少爷交代的事情,一定要快快办好,死者为大,这父女本来就死得惨,还是早些入土为安吧。

    “王大夫,请您节哀,这是婉玉姑娘的尸体,还有她老父亲,我只找到这团灰炭·····”三叔揭开白布,掩面而泣。

    王仕奇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惊住了,大叫一声:“什么?”仿佛不敢相信眼睛,姐夫跟婉玉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说好今晚回来给欣桐买红参,欣桐等不到药来,就撒手走了,如今爷俩回来了,却是阴阳两隔。

    “不是真的,不是·····”王仕奇手扶着马车,看着婉玉冰冷的尸体,跟她旁边老者烧炭的尸骸。嘴里喃喃自语,眼中泪水流淌,如决堤的河岸。整个人都垮下来了,颓废在马车下。

    “婉玉姐姐,大姨丈。”若兮跟雪菲跑过来,两个人顿时哭成了泪人,若兮仔细看了看婉玉跟大姨丈的尸体,然后轻轻将白布拉上,从头到脚盖好。

    若兮抽泣着,举起衣袖,擦擦眼泪,转身走到三叔面前,跪下磕头道:“谢谢爷爷送婉玉姐姐,跟我大姨丈回家。”若兮哽咽着问三叔道:“爷爷,请您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会这样?”

    这时王仕奇才缓过神来,扶着马车缓缓站起来身来,也对三叔跪下磕头道谢,雪菲也跟着磕头,三叔一一将他们搀扶起来。

    王仕奇将三叔让进客房,三人将婉玉姑娘和老人的尸体抬进房间,若兮不用王仕奇示意,即下去烧水沏茶,片刻功夫,端茶水敬献三叔,三叔一路劳顿,正是口渴,喝了两口热茶,身上也是温暖许多。

    “王大夫,小人是受我家少东家之托,去酒楼给姑娘收尸的,我过去时,听酒店掌柜讲了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三叔从头到尾,细细讲来。

    起先三叔不知情的时候,觉得东方逸仙少爷给了钱,东方逸辰少爷又给,二位少爷花钱如流水,别说安葬尸体用不了这么多钱,就是活蹦乱跳的丫鬟,也买十几个了。最后他到了酒楼,听吴掌柜讲起这姑娘父女如何被恶霸公孙启欺侮杀害,少爷们如何跟他们搏斗拼杀,最后婉玉姑娘拼命为少爷挡刀而死,那大仁大义真的是给多少银子也不为多啊。

    三叔讲的老泪纵横,听得王仕奇、若兮、雪菲姐妹俩悲愤交加,最后得知公孙启那恶人被东方逸辰少爷杀死,心里才透过一口气来,只是因为这事,东方少爷惹上官兵追杀,至今下落不明。

    三叔将钱袋掏出来,放在王仕奇手里,说:“这是东方少爷嘱咐我的,一定要交给你们,快给姨母看病。婉玉姑娘临死不能释怀,牵挂她的病情。”

    “拙荆已经去世了。”王仕奇哽咽道:“婉玉这孩子有心了。”

    “对不住。小人来晚了。”三叔起身深深一揖。

    王仕奇也赶紧起身还礼,道:“三叔,我们亏欠东方少爷太多了,他为我们报仇雪恨,还让您把婉玉爷俩送回家。这份大恩大德,小人一家没齿难忘。这个钱,我们不能收,您一定要带回去。”王仕奇执意不收,握着三叔的手,道:“请三叔老人家,代为转告东方少爷,我们办完丧事后,一定登门拜谢!”

    三叔为难道:“王大夫,您别为难小人,这个是我们少爷的一点心意,里面还有婉玉姑娘的卖唱钱,您赶紧收下,好好安葬他们吧。”

    两人推脱半天,王仕奇看怎样都推脱不掉,三叔是执意不肯拿回去,只能作罢。吩咐若兮与雪菲,赶紧去打扫偏房留三叔住下,明天再启程回茶园。

    三叔执意不肯,说茶园事务繁忙,起身告辞。

    若兮急忙出去,在院子里摘了一筐葡萄,送与三叔,王仕奇示意若兮将钱袋放在葡萄底下给三叔带回去,穷苦人命贱,可是知道知恩图报,婉玉虽然舍命救了东方少爷,可是人家东方少爷也为她爷俩报了血海深仇,自己反被连累,惹上官兵。所以这个钱是抵死不能收的。

    送走三叔,三人返回客厅,心情沉重,谁也不说话,悲愤与心痛占据整个心房,似乎连空气都凝结了。

    王仕奇找来自己换洗的衣服,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包好老人炭烧的尸骸,哭道:“大姐夫,你死的好惨啊·····”

    若兮拉着雪菲出来,说道:“我们也给婉玉姐姐洗洗身子,换套干净衣服吧。总不能让姐姐这样走啊?”

    雪菲点点头道:“嗯,婉玉姐姐跟我一般高,我的衣服刚刚好。我这就去拿,若兮姐姐,你烧水吧。”

    “好的。”若兮心中酸涩,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想着婉玉前几日,还活蹦乱跳的跟自己在河边一起唱歌,一起洗衣服。如今就阴阳永隔了。

    小院雨落纷纷,斑驳的墙壁上爬满青苔,若兮快步去厨房打水,脚下碎石板砌成的小道,缝隙宽大,间隙小草茂密,雨湿地滑,若兮步子太急,脚下不知被什么拌了一下,身子斜扑过去,差点摔倒,只见一只黑色的大猫,嗖的从腿下钻出去,窜出院子。

    “讨厌的大黑猫。”若兮心里暗暗道,差点绊我一跤。她从厨房烧好水,端着水盆毛巾出来,雪菲也找好了衣服,王仕奇见若兮与雪菲进来,悄悄退出回避。

    男女有别,虽是晚辈,但死者毕竟不是自己女儿,这种事情姨丈是不方便的。王仕奇心中虽然也不太放心,两个女孩给尸体擦洗穿衣,何况婉玉遭遇不测,至今身上还插着一把刀?自己见血就晕倒的毛病,着实没办法在旁边陪着。

    若兮放下水盆,捏干毛巾,轻轻给婉玉擦拭脸上的污渍,看着婉玉后背的匕首说:“雪菲,你扶住了婉玉姐姐,咱不能让姐姐插着刀子下葬,那样太凶,投胎转世找不到好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弃婿归来叶凡小说〕〔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农家傻女〕〔被宠成米虫的夫人〕〔年雅璇霍凌沉〕〔夏夕绾陆寒霆〕〔回到原始社会打天〕〔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古武医少〕〔神级上门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