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鼎帝尊〕〔三国之袁氏天下〕〔山狼〕〔我和冰山总裁老婆〕〔忍者战争〕〔农女有田:娘子,〕〔虫屋〕〔重生末世当宅男〕〔九天剑图〕〔别惹那条龙〕〔冰魂王座〕〔伦敦桥〕〔人道之劫〕〔嫡女有毒:冷王爆〕〔萌女仙缘〕〔庶妃惊华:一品毒〕〔红星巫师学院〕〔风云中州〕〔我本港岛电影人〕〔御天武帝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小辣妃 第545章这是好习惯
    外面酒席一直吃到快傍晚了,幸好请了十几个人在厨房里帮忙,饭菜是热了又热。

    唐悠悠和凌氏清点了一下午的礼品,果然附有一份礼单,谁送的,那人又是什么身份,凌氏一一给唐悠悠讲明。唐然然起先看着那些新鲜玩意是兴致勃勃的,后来听着这不能用,那个不能戴,这个要注意,那个要小心,她的一腔热血瞬间变冷,径自到一旁照顾一诺倾城了。

    有人进来说唐逸志喝醉了,罗氏拉着唐珊珊匆匆出去了。

    墨子安和顾嘉阳把唐逸志扶进屋里,罗氏打了水替他擦手脸。这一折腾,唐逸志狂吐起来,罗氏又急又气,唐珊珊去找常生要了醒酒丸,母女二人喂他服下后,他才安静下来。

    罗氏直起腰,擦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看着床上沉沉睡着的人,埋怨,“你爹也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喝酒也不知道节制一些?”

    唐珊珊轻晃了下她的手臂,“娘,咱们还出去忙吧。大家都吃好了,我们帮忙收拾一下。”

    “嗯,走吧,让他睡。”

    母女二人来到院子里,村里人已自动自发的在帮着收拾东西,各自将自家的碗筷和桌椅带了回去,终于在天色灰暗的时候,唐家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

    晚上,上官泰宁和顾嘉阳合计了一番,决定推迟三天回去。

    此趟,上官泰宁除了赶来喝喜酒,还顺带过来巡视一下扩种茶树的进展。累了几天,大家都早早回屋睡了,凌氏让人把摇床推到她房里,她想趁着这几天好好的照顾孩子们。

    唐悠悠也没拦着她,只是让她别把门栓牢了,方便自己晚上去喂奶。

    “大姐夫,大姐,我和小川先回去了。宁大哥,你们先聊正事。”唐珊珊轻拉了一下唐小川,两人默契的起身告辞。

    上官泰宁点头。

    唐小川朝众人拱手,牵着唐珊珊离开。

    顾嘉阳看着他们牵手离开,笑着看向唐悠悠,“姐,有你和墨大哥的示范,好像大家都习惯牵手了。”他感觉樟树村的民风都比外面开明。

    “这是好习惯。”墨子安一本正经的点头。

    上官泰宁和江慕白勾唇笑了下。

    顾嘉阳存心抬杠,“这也就樟树村才这样吧?”

    “与自己心爱的人牵手,这样很丢人吗?”墨子安斜睨了他一眼,“还是说你看着别人这样,你羡慕?你若是羡慕,那就老实承认,反正我们是不会笑你的。”

    “别胡说!”

    “对啊,我们不会笑你的。”江慕白也渗合。

    唐悠悠提起茶壶给大家续茶,眸中含笑的扫了大家一圈,“好久没有这样围坐在一起了。虽说现在正月已过,但只要有心,什么时候都不晚。来!我们以茶代酒喝一杯。祝大家都心想事成。”

    “说得没错!”上官泰宁站了起来,举杯。

    大伙全都起身,一脸笑意,举杯,“愿情谊地久

    天长。”

    “愿幸福围绕。”

    “来!喝!”

    “喝!”

    五人相视一笑,一起坐下。

    唐悠悠继续为大家续茶,顾嘉阳看着杯中碧绿的茶汤,犹觉不足,便道:“姐,这酒逢知己千杯少,咱们是不是该将茶换成洒?”

    墨子安轻笑摇头。

    上官泰宁见状,好奇问道:“子安,你这是不赞同嘉阳的意思?这古来豪杰,多以酒会友。他说这话也并无不妥吧?”

    唐悠悠往铜壶里添了水,放回小炉上。

    她拿起小铁棒,轻轻把炉火拨亮,“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

    呃?

    顾嘉阳闻言,端起茶低头喝了起来,一脸的尴尬不想让大家看见。

    江慕白瞟了他一眼,也端起茶来喝。

    “当然,每个人的表达方式是不一样的,有人喜欢以酒会友,而我热衷于以茶会友。我很喜欢一首诗,完全写出了饮茶的境界。”

    几人闻言,好奇的相视一眼,齐问:“哪一首诗?”

    唐悠悠突然想起上次她咏李白的诗,墨子安事后问她是不是她作的诗?如此猜测这朝代并不知唐朝的事物,而她喜欢的那首诗,正是来自唐朝。

    还是别念了,不然他们一定会追问的。

    “不念了,我们聊点别的。”

    顾嘉阳不悦,“姐,你这样是不对的,你挑起我们的好奇心,而你又不接着往下说。”

    “小悠,你此举真不够意思,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上官泰宁也附合。

    江慕白在听到与茶有关的诗句时,早已勾起了好奇心,现在听她不说了,也是不肯,连声附合。

    墨子安含笑扫了几人一眼,“各位如此为难我家娘子,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你不重要。”顾嘉阳把他白天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唐悠悠看着他们,失笑摇头,“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啊。大家既然想听,那我就试着念着大家听。这诗我也不知出自何人,我师父喜欢与茶有关的事物,我是从他看到的,也不知还记不记得全。”

    “快说吧!没人要问出处。”上官泰宁笑道。

    江慕白点头。

    顾嘉阳却一反刚刚的态度,“姐,别说了。你这样护着某人,我心里不舒服。”

    “嘉阳别闹!”

    “我没有闹!你们怎么能理解我这个亲弟的感受。”

    “我错了!”墨子安端起面前的茶,“以茶代酒,我向你道歉,今天的那句话,我收回。”

    闻言,顾嘉阳嘴角终有了笑意,端起茶与他对碰了一下,“彼此彼此!既然你道歉了,那我也就不道歉了。”喝了茶,他又把空茶杯推到了唐悠悠面前,“姐,再给我倒一杯,然后给我们念一下那首诗。”

    “噗……”几人皆被他逗笑了。

    唐悠悠给他倒了茶,看向几人,红唇轻启,感情饱满的咏诗。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牙爨金鼎。

    素瓷雪色缥沫香,何

    似诸仙琼蕊浆。

    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

    愁看毕卓瓮间夜,笑向陶潜篱下时。

    崔侯啜之意不已,狂歌一曲惊人耳。

    孰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

    大厅里,一片寂静。几人默契的看着自己杯中的茶,久久不语,脑海里在回响唐悠悠刚咏的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花掉1000000亿〕〔上门龙婿〕〔大龄剩女之顾氏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近卫高手〕〔武极神话〕〔误惹摄政王:臣女〕〔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都市绝品狂尊〕〔财阀小娇妻:谢少〕〔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