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婚战〕〔盛世医凰:腹黑夫〕〔诸天之主〕〔重生娇妻撩夫记〕〔你欠我一个拥抱〕〔我不是兵王〕〔悲催村女重生记〕〔盛芳〕〔反套路之吊打诸天〕〔颤抖吧,渣爹〕〔至尊狂兵〕〔重回五零当军嫂〕〔都市超级高手〕〔我为天帝召唤群雄〕〔一剑独尊〕〔透视神医在花都〕〔捡个王爷去种田〕〔剑徒之路〕〔神殿倾天之妖妃好〕〔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小辣妃 第558章怎能心安
    闻言,唐悠悠低头看向废墟中的碎瓷片,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

    那年几人相聚,顾嘉阳看着自己手中的趣味茶杯,突然问:“姐,你的东西很好看,又有趣味,有时候看着心情都变好,你就没有想过大量烧制趣味茶具,或是其他用品?”

    唐悠悠的茶具,种类多,但大多是以质地和颜色区分,模样也是中规中矩的,像那样充满趣味,她只烧给家人烧制了一套。

    她当下只是笑了笑,并没有答应下来。

    顾婉若那个商业界的女侠一听,当时就双眼放亮,瞒着她去户部注册了水墨江南的商标。后来,还喜滋滋的问她,这个名字是不是很有诗意,正好墨子安的墨字有了,江慕白的江字也有了。

    不过,顾婉若也是有小算盘的。

    她要的水墨江南产品的专供权,在南昭国除了林家和江慕白,其他人都拿不到水墨江南的销售权。

    “小悠,你别这样,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也跟你没有关系。你放心!我一定会揪出真凶的。”墨子安握紧她的手,她的手真的很冷很冷。

    唐悠悠摇摇头,弯腰伸手就去拿杂物中的一块瓷片。

    “别拿。”墨子安拉住了她的手,把手中的铁片递给杨捕头,又用手绢将那块红色的瓷片取出来,“你是要这个吗?”

    “嗯。”唐悠悠点头,连同手绢一起接了过去。

    还是热的,炸了这么久,这个破窖里还是热气灼人。

    江慕白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看向墨子安,道:“子安,你先送小悠回去。我和杨捕头再让人在这里仔细找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这事我们一定要彻查清楚,不管这人是什么目的,我们都不能让他得逞。”

    闻言,唐悠悠摆手,“子安,江二哥,你们不用管我。我现在就是回去了,心也是难安的。你们在这里查,我到外面去看看那些伤患。”

    这个时候回家,她怎能心安?

    还不如出去帮常生一起照顾伤患。

    墨子安知道唐悠悠的性子,点点头,道:“小悠,你小心一点。”

    “好!”唐悠悠颔首,转身离开。

    目送唐悠悠离开后,杨捕头立刻问墨子安,“墨公子,你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

    这么多年的默契,他知道墨子安还有话没有说完。

    “从这铁片来看,这并不是咱们南昭用来装火药的铁球。”

    杨捕头闻头,大惊失声,“那这是?”

    “我一时也不好说,这个要调查。”墨子安蹲下身子,取出一把匕首,在杂物中翻找。杨捕头和江慕白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也没有出声打扰他。

    窑洞外,唐悠悠站在那里听着里三个男子的对话,心中涌起了惊涛骇浪。

    那些人,真

    以为她唐悠悠是好欺负的吗?

    这么多年来,她一不管朝堂中事,二不与人争长抢短,他们为何总是不放过她?她只不过想到平淡的生活,难道就那么难吗?垂落在身子双侧的手紧攥成拳,凤眸微眯,眸中冷光乍现。

    瓷片刺破了她的手掌心,血染红了手绢,一滴一滴的落在废墟中。

    而她却是丝毫没有感觉到痛。

    听到他们要出来了,唐悠悠连忙避开去找常生。

    他们不想她担心,故意支开她,她不能让他们担心。

    唐悠悠四处扫了一圈,直接朝常生走去,“常叔,我来帮忙上药吧。”

    常生点头,把手中的药粉递过去给她,却又抽手回去,他紧盯着她那流血的左手,“小悠,你这是怎么了?你手在流血,你难道没有感觉?”

    “啊?”唐悠悠后知后觉的低头看去,苦笑了下,“我真的不知道。”

    她松开手,把全是血的手绢塞进了衣袖中,常生想阻止,但见她心不在焉,心事重重的样子,也知她心里难过,便道:“把手伸出来,我先给上药包扎起来,不然,你还能帮我?”

    “哦,好。”唐悠悠伸出手,常生将她掌心的伤口洗清后,简单的上了药,包扎起来。

    “痛吗?”

    唐悠悠摇头,“不痛。”

    “想帮忙是吧?来,他的伤口我清洗过了,你来上药。把这药粉洒在伤口,再包扎起来。弄完之后,你再过来找我。”常生把装了药粉的瓷瓶递给她,提着药箱就去看下一位的伤势。

    这些伤患的伤口都简单的包扎过了,有些止了血,有些血还在流。

    常生只能一个一个,挑着重伤者先上药。

    唐悠悠拿着药粉,面带歉意的看着受伤的男子,“这药粉洒下去时会有一点痛,你忍一下,等我包扎好了,养些日子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常叔的医术很好。”

    那男子以前远远的看过唐悠悠,这下近距离的看着她,忍不住的涨红脸,“嗯,公主上药吧,我不怕痛。”

    “什么公主?”唐悠悠苦笑了下,“还是叫我墨夫人吧,你们为我做事,却死的死伤的伤,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你们。”

    “不!公……夫人不必自责,这是天灾,谁也无法预料。”那人摇摇头,扭头看向废墟处,“夫人,不知以后还开不开烧窑场?老实说,我没有别的本事,就一年前跟着师父学了点手艺。现在能在家门口上工,工钱又不低,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现在我能一人养活全家,村里又有茶园,家人都在那里上工,家境宽裕了。”

    他担心因为这一炸,这烧窑场就不开了。

    那他的一身手艺就没用了,再要谋一样的工,还得离开家。

    远没有在本村好。

    他身边还躺着一个伤得较轻的男子,听他这么说,也是急急的看了过来,“墨夫人,这烧窑场还开吗?”

    “是啊,夫人若是不开这烧窑场了,我们一家老小的生活又没有着落了。”旁边照顾伤者的妇人也是忧心忡忡,她望了一眼废墟,长叹了一口气,“这些年都平安无事,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炸了?”

    “白天,我和几个哥们还商量着过几天一起喝个酒,想不到一夜之间他们就没了。”

    “唉……当家的,你也别多想,这生死由命。”

    “嗯,凤儿,你有空就去大权哥家多走走,他家只剩下一个老娘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可怜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上门龙婿〕〔花掉1000000亿〕〔大龄剩女之顾氏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武极神话〕〔误惹摄政王:臣女〕〔我一定是到了假的〕〔近卫高手〕〔顾太太每天都在闹〕〔都市绝品狂尊〕〔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都市最强龙尊〕〔奶系甜心:吸血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