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狂婿〕〔战神,你家萌狐要〕〔穿越之兽世种田记〕〔万界建道门〕〔青梅很强势:小狼〕〔末世之异能进化〕〔老婆快对我负责〕〔娱乐有属性〕〔校花的透视高手〕〔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武神血脉〕〔霍长渊林宛白小说〕〔都市完美男神系统〕〔生随死殉〕〔抗战之猛将召唤〕〔重生六零:翻身做〕〔医妃读心术〕〔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我家有间万事屋〕〔电影世界大拯救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小辣妃 第807章承君一诺守终生(12)
    不能让她起疑,明知她会,但他还是假装什么不知的再问一下。

    他这次伪装上山,有几件事情要做。

    “脱臼了?”沈承君蹙眉,伸手去抬了一下他的左臂,立刻就听到他的吸气声,她一脸凝重的看着他,道:“你这人是怎么回事?手脱臼了,怎么现在才吭声?”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难道我不是因为……”

    咔嚓一声,手臂上传来钻心的痛,但很快就过了。

    墨一诺错愕的看着她,嘴巴微微张着。

    她这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你等一下。”沈承君抽出匕首,直接把墨一诺的裤脚去了一大截,如果不是知道她不会伤自己,墨一诺可能会条件反射性的拍她一掌。

    沈承君笑了笑,“你背靠向溪边,方便我给你清洗伤口。”

    墨一诺闷闷的转过身去。

    不一会儿,沈承君又拿着一截小木棍过来,“你要不咬着这个,因为等一下会很痛。”

    浓眉皱成一团,黑眸迸射出一道冷光,墨一诺别开脸,“不用!”

    她居然让自己咬一根木棍,原因是怕自己会痛得咬断舌头吗?

    这不是小看他,又是什么?

    没有由来的,墨一诺心情很是不爽,糟糕透了。

    “那你忍着,别叫,我就讨厌听到大男人痛得哇哇直叫,这样子的话,我会忍不住下重手。”沈承君见他拒绝自己的好意,便吓唬他。

    这背上伤成这样,待会清洗伤口,不痛才怪。

    墨一诺冷哼一声,一脸傲娇。

    沈承君勾唇,目露狡黠。

    她蹲在小溪边,把布搓干净,这才打湿过来清洗伤口。她的动作已经很轻柔了,可还是不时听到墨一诺的吸气声。

    他的背上有一半都不同程度的擦伤,嘶啦一声,沈承君撕下自己的衣服一角,把他的伤口包扎起来。

    “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回。”

    她要去采点草药回来。

    “小兄弟,你还是别去了。”墨一诺拉住她,满目严肃,“那人搞不好正藏在某个地方等你呢,他能割断你的绳子,就能暗中再下手。你还是别去了。”

    闻言,沈承君怒目一瞪,道:“我就怕他不来。”

    “不可鲁莽,还是小心为上。”墨一诺说着,双眼发黑,一阵晕眩,抓住她的手更紧了一些,“别……”

    话还未说完,他就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欸,你怎么样?”

    沈承君连忙扶起他,不能架他的左臂,便只能走到右边,架着他一步一步艰难的顺寨子里。

    ……

    “承君,你这是?他是?”朱秀放下手中的锄头,提着裙摆跑了过来,看着一身是血的两个人,连忙替她扶住墨一诺,看着沈承君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停的

    粗喘着气。

    累死她了。

    这人还挺沉的。

    缓了一下,沈承君就爬起来,“阿秀,咱们先把他扶到山洞里去。晚一点,我再跟细说。”

    沈承君也不笨,没有直接把墨一诺带回塞子里,而是带到了药圃。

    药圃旁边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那里就是她调试毒药的地方。平时,那里也是他们几个的秘密天地,经常聚在那里玩耍。

    朱秀忙点头。

    “阿秀,别动他的左臂,脱臼了,刚接上还不能动。”

    “好!”

    “阿秀,你先烧点水,我回家去换衣服,拿药过来。”

    “嗯,你去吧。”

    两人好不容易把墨一诺扶到山洞里,沈承君交待了一番,这才急匆匆的回家。幸好木锦春不在家里,她换了身衣服,扛着药箱又急急的跑回山洞。

    她重新给晕迷的墨一诺清洗一遍伤口,拿出最好的金创药给他上了,这才把血止住了。

    朱秀去捡了柴禾回来,生火煎药。

    这个小山洞里,应有尽有,迥然就是他们的另一个家,桌、椅、床、简易的小土灶、小木床,这些都有。有时他们在药圃里忙,中午就在这里做饭吃,锅、铲、碗、筷,一一尽全。

    沈承君收了他身上的银针,搭上他的手腕,确定情况已经稳定了,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呼……总算是稳住了。

    只是他伤得过重,还需要调养些日子。

    山洞外,朱秀朝她招招手,一脸好奇和担忧。

    沈承君收拾了一下药箱,起身走出去。

    “怎么了?”

    朱秀皱着眉头朝里面看了一眼,“承君,这里面的男子是谁?你怎么会把他往寨子里带?这若是让朱丽那伙人知道了,可就不得了了。”

    “他为了救我而受了重伤,我总不能把人丢在荒郊野外吧?”

    “救你?”朱秀这才想起刚见她时,也一身是血,朱秀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着她,“承君,你哪里受伤了?你不是去挖草药吗?”

    沈承君拉下她的手,紧紧的包在手心里,“阿秀,我没事,只是摔破了点皮,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想你或许见不到我了。我去挖铁石斛,可突然绳子就断了,我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悬崖上掉下来?”朱秀吓出了一身冷汗。

    沈承君一脸凝重的点头,“是的。那些绳子我事先就检查了一遍,绝对不会有问题,可当我下到一半时,绳子就突然断了。我也以为自己死定了,幸好他出手相助。”

    “好端端的绳子怎么会断?”

    “好端端肯定不会断,只是有人偷偷的跟着我,把我的绳子割断了。”沈承君把竹篓取了过来,从里面倒出麻绳,指着那个平整的断口,道:“你看,这是断口,这

    明显就是被人割断的。”

    朱秀一脸苍白,“这这这……这是谁干的?”

    “我猜应该是朱丽,这个寨子里除了她,还有谁这么恨我?”

    “不可能!”朱秀立刻摇头否决,“不可能是朱丽,她从那天被你打了一顿后,她就生病了,听说是她的脸上起了不少红点。现在连家门都不敢出,那些红点都化脓了,那张脸怕要是被毁了。”

    “竟有这事?”

    沈承君一脸惊讶。

    她没有朱丽做什么啊,为什么她脸上起红点还化脓?

    这像是中毒了啊。

    “嗯,这事千真万确,我还跟我娘一起去看她了。”朱秀重重的点头。

    沈承君眯起双眼,眉头紧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第一战妃:王爷清〕〔极品逍遥少年〕〔英雄无敌之至高主〕〔极品上门女婿〕〔总裁爹地:敢不敢〕〔柳潇潇的结局〕〔网游之万能外挂〕〔奶系甜心:吸血殿〕〔报告厉帅:夫人还〕〔六零小夫妻〕〔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都市修仙〕〔重生之都市狂仙〕〔玄幻之做菜就变强〕〔我真不是学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