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空间:豪门辣〕〔猛卒〕〔承包大明〕〔盛总,你老婆又闹〕〔弃女轻狂:毒妃狠〕〔神医魔妃:邪王,〕〔仙帝归来当奶爸〕〔不死仙帝〕〔我和黑粉结婚了〕〔地下城玩家〕〔地狱归来当保镖〕〔魔帝归来〕〔武道战神〕〔出道就是巅峰怎么〕〔初婚有刺〕〔嫡女翻身记〕〔云少的替身娇妻〕〔奇门医仙混花都〕〔都市魔尊奶爸〕〔寻宝全世界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小辣妃 第826章承君一诺守终生(31)
    “没什么意思。”沈承君摇头。

    她说那话的语气,还能是没什么意思?

    他又不笨,哪会听不出来?

    常生瞧着气氛不太对,连忙岔开话题,“一诺,走吧,先回去。这里人来人往的,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墨一诺往周围过往的人扫看一眼,点头,驾马进城。

    沈承君莫名其妙的耸了耸肩膀,也跟了进去。

    常生牵着马与木锦春并肩同行,一起回墨府。

    ……

    “姑娘,这里不是你随便能进的地方。”门房拦下了沈承君,已进了大门的墨一诺转身看过来,吩咐,“让她进来。”

    “是,爷。”门房意识到自己拦错人了,态度立刻变好,伸手做了个请势,“姑娘,里面请!”

    沈承君没有多在意,连忙追了上去。

    “喂,你是在生气?”

    墨一诺冷冰冰的应道:“我为什么要生气?”

    一旁扶着他的左弦,有点想笑,便又不敢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爷像一个得不到糖的孩子一般,而且还是在跟一个姑娘怄气。

    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你的样子像是在生气啊。”

    “没有!”

    “更像是在生气了。”沈承君根本不会看人脸色,固执的认定他就是在生气。

    墨一诺深吸了一口气,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她,那眼神中盛满了气愤和无奈。

    “你能不能别这么……”

    “爷……”

    左弦察觉他的不对劲时,墨一诺已经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这一路上,他一直咬牙支撑着,这会儿也不知是被沈承君给气的,还是因为放松了,反而支撑不住了。

    “喂,你怎么回事?”

    “沈姑娘,你快跟我一起去爷的房里给爷上药吧。”左弦情急之下,直接用公主抱将墨一诺抱回。沈承君怔愣了一下,随即又急急的追了上去。

    铁血将军就这样的?

    她有点疑惑。

    沈承君进了,跟左弦一起拆下墨一诺身上的白布,看着那些新伤旧伤,她不由瞪大了双眼。他都伤成这样了,一路上却没吭一声,连眉头都不曾皱过。

    甚至有时还跟她说上几句话,安抚她。

    眼泪不由的噙满在眼眶里团团打转。

    左弦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口气,“沈姑娘,你别太担心,爷会没事的。这点伤于他来说,并不是最重的一次。”

    “还有更重的?”

    “嗯,有。”左弦点头,一边协助她洗清伤口,上药,一边讲起了关于墨一诺的事。

    十岁上战场,十三岁与海盗交手,名扬海域,立下战功,十六岁封为将军,十八被称为少年将军王,接手青城。

    这些荣誉的背后就是血汗的付出。

    伤口重新包好了

    ,沈承君对墨一诺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山寨里那些姑娘口中又爱又恨的男子,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左弦下去煎药,沈承君坐在床前守着他,目光落在他脸上,突然,她站了起来,转身就看到身后的两个人,“祖母,常大夫。”

    木锦春点头,问道:“他的情况如何?”

    “新伤加旧伤,怕是要静养些日子。”沈承君看了看木锦春,又看了看常生,问道:“祖母,咱们是要在这里住下来吗?”

    “先看情况。”

    常生一听,立刻看向木锦春,急问:“春儿,我们好不容易相聚的,你们当然要留在这里。”

    “生哥,这事我们后面再商量。”木锦春没有他那么激动,她看向床上的墨一诺,轻道:“生哥,先把他脸上的东西洗干净吧。”

    闻言,沈承君怔愣了下,这才想起墨一诺易容了。

    常生点头,去净房调配了药水端了出来,坐在床上细细的替他洗去脸上东西。

    没有易容的墨一诺,脸色更加苍白,五官也更为出色。

    “承君,麻烦你在这里照顾一诺,我和你祖母有些话要说。”常生把水端去净房,收拾了一下,便携过木锦春的手,看着沈承君说道。

    “嗯,好!常大夫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傻孩子,怎么还叫我常大夫,既然你叫春儿祖母,那也该叫我一声祖父才是。”常生说着,嘴角溢满了笑容,他没有想过这一辈子还会有叫他祖父的人。

    “啊?”沈承君错愕的看向一旁红着脸的木锦春,笑着点头,“是,祖父。”

    原来祖母和常大夫是夫妻。

    沈承君看着木锦春,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

    “乖,好孩子。”常生笑得眉眼弯弯。

    “左弦,一诺受伤了?”房门外传来焦急的女声,话音刚落下,一抹倩影就冲了进来,“一诺,你小子上哪受了伤回来?呃……常叔,他们是?”

    常生看着唐然然,轻轻摇头,“然然,你这性子怎么还是……一言难尽?”

    性子怎么一言难尽了?

    “常叔,一诺的受到底严不严重?”唐然然朝床上看去,见墨一诺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侧躺上,豆大的泪水就掉了下来,“一诺,你醒醒?”

    她走去,在床前坐了下来。

    常生摇摇头,“然然,他没事!静养些日子就好了。”

    沈承君转身看去,只见唐然然紧握住墨一诺的手,哭得梨花带雨。

    心,闷闷的,酸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这人是谁?

    听着不像是墨一诺提及的倾城啊。

    “常叔,一诺没事吧?”阿贵也从门外进来,看着唐然然哭成了泪人儿,他不由的蹙紧了眉头,上前站在她身后,“三

    姑娘,你先别哭,有常叔在,一诺不会有事的。”

    这人又是谁?

    沈承君看着阿贵,感觉他看唐然然的眼神中充满的心疼和……和祖父看祖母时,一样的眼神。

    对!就是那样的眼神。

    “谁是你的三姑娘?”唐然然嚯的一下站了起来,瞪着阿贵不悦的斥责,“以后别叫我三姑娘,哼!”

    房间里的人惊讶的看着她突然的变化。

    唐然然尴尬的挠着脑袋,问:“常叔,你还没有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呢。”

    阿贵也好奇的看了过去。

    “这位是我师妹,这个丫头是我孙女。”

    “什么?孙女?”唐然然一脸惊讶,有些消化不了这突由其来的消息,“常叔,你怎么会有孙女?”

    “你这丫头,我怎么就不能有孙女了?”常生牵着木锦春的手紧了紧,唐然然低头看去,又是双目圆瞪,“常生,你……她……”

    “她是我师妹,也是我妻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琴记〕〔花掉1000000亿〕〔上门龙婿〕〔大龄剩女之顾氏长〕〔重生之都市仙帝〕〔重生之都市狂仙〕〔近卫高手〕〔武极神话〕〔误惹摄政王:臣女〕〔我一定是到了假的〕〔顾太太每天都在闹〕〔宇宙最强挂壁系统〕〔都市最强龙尊〕〔都市绝品狂尊〕〔奶系甜心:吸血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