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全能悍将〕〔诸天之最强BOSS〕〔重生校园女特工〕〔天作不合〕〔仙人问道〕〔重生七零后我成了〕〔末世怪物乐园〕〔逍遥影视〕〔重生年代福妻满满〕〔赘婿之少年宗师〕〔红楼之朋友圈〕〔本能迷恋〕〔女婿来说没人比我〕〔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机战世界〕〔异世界道门〕〔农家丑媳贼旺夫〕〔重生九零:小哥哥〕〔诸天演道〕〔他的春风和煦
海之韵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道荒行 第十八章:年长者医术必高?
    “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苦倾,目为之眩,此为头晕,若平人手指麻木,不时眩晕,乃中风先兆,须预防之。”付程一一道来。

    “至于这如何医治如何预防,按此贴抓药服用,便可去疾!”付程挥笔将药方写于之上,叮嘱一番,便让来人离去。

    “下一位!”这第二位,便是刚才说自己身感寒疾之人。

    付程上下打量,手指轻按疼痛之处,那人却是叫出声来。

    “哎~”付程轻叹。

    “这寒疾为六淫之一,寒为阴邪,易伤阳气,其性凝滞。而这腿寒是为风寒之邪,侵袭腿部经络,大多为风寒湿邪,不是为不可治,但须长期调理!”付程再次提笔。

    “庸医!”天昊轻叹一声。

    这付程所说实为不假,若是调理寒疾,不能根除,寒疾易反复,若是天气阴凉下雨,却是如针刺一般,调理根本是行不通。

    “天昊医师有何见解?”付程看向天昊,被毛头小子称为庸医,也是异常恼怒。

    “抱歉,我不会!”天昊却是对付程言语毫不在乎,依旧把玩着手中银针。

    一众人都争抢着让付程医师问诊,而这人群之外,一个乞丐老头正拿着刚乞讨来的馒头啃食着,虽然馒头硬邦邦的,但他却吃的正香,一脸的满足。

    乞丐蓬头垢面,脸色铁青,几处伤痕显而易见,衣衫褴褛,依稀可以望见裤腿破洞之下裸露的肌肤,黑黝黝一片,如果是正常,当然不是这样,显然是大块淤青,定是因为乞讨被人嫌弃,被打了一顿。

    天昊好似并不在意这场比试一般,从椅子上起身,向着老者走去。

    “哎~,你看他,都离开了,肯定是放弃了!”

    “不自量力!”一群人却是戏谑,暗嘲讽意。

    “老人家,这馒头香吗?”天昊正于老者身前开口。

    “老头子年事已高,膝下无子,倒不祈求每日有好酒好菜,能有一个馒头就不错喽~”老者靠着墙壁,将拐杖插地,缓缓起身,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拖着破碗,便要离开。

    “若老人家只为这馒头,我倒是会满足你的心愿。”天昊喊道。

    “哦?”老人转身,一脸疑惑,毕竟天上可没有掉馅饼的事。

    “我只想请您陪我过这济世医馆旁树下走一遭!”

    “济世医馆,那可是贵人去的地方,老头子可没那福分。”老者摇摇头,甚是执拗。

    “贵人?人生来不曾有贵贱高低之分,街头行乞难道就应该比那些官僚富家子弟低上一筹?我倒是觉得您街头行乞,比那些人却是“干净”好多!”天昊昂首,甚是激昂,正对着树下群人。

    “好好好~,我跟你去!”老者泪目,虽然衣肘上油渍斑斑,轻轻擦拭而过,倒是有一股辛辣,双颜却是带有一股喜悦。

    天昊将老者搀扶着,向着树下而去。

    “天昊医师,我已问诊数人,不知医师意欲何为?”付程一脸笑意,显然是觉得此次比试他已经胜了。

    “兵书有云:兵不在多而在精!”

    “医者自然,愈不在多而在全!”天昊眼神凛冽,倒是将这付程吓得不轻。

    天昊扶着老者坐下,将其裤脚挽起,大大小小的瘀伤浮现在眼前,还有一道深入大腿的刀伤,伤疤早已结痂脱落,但那道刺眼的花白新肉却是让人见了甚是心惊。

    “您这刀伤?如此深入!”好似并不是凡兵所伤,倒像是剑气。

    “你这小娃娃,问这么多干啥,我只是为了馒头,现在你却是提这些琐事,不看了不看了!”老者倒对此有些厌烦,便要起身离开。

    “既然来了,那怎么又有走的道理。”天昊将银针抽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老者腿上淤青之处,一股腥臭味顺着银针缓缓释放,针身却是迅速变黑。

    “毒?”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瘀伤,不曾想这种臭味,却是奇怪异常,身旁闻到之人尽皆躲在一旁,这一瞬之间,老者脸色逐渐变得蜡黄,此毒腐骨,显然毒气已是深入腑脏之中。

    “毒气扩散?”天昊脸色忽变,阴晴不定。

    “小娃娃,你快躲开,这种毒就是老夫行医多年都不曾见到,必定毒辣异常,切不可为了一时之气赌上性命。”付程大喊,毕竟他只是想教训一下天昊,倒不至于说是牵扯到他的性命。

    “天道噬心散!”杜廉默语道。

    何为天道噬心散,天便是极致,道自然是道法,噬心定然是其作用异常钻心,天道之名,噬心之行,只能用恐怖一词形容。

    “啊~”老者好像是毒入膏肓一般,蜷缩着身躯,整个人颤抖着,好似有万千蚂蚁噬心,如受蚕食。

    “你快看,你现在给人治病,却让他如此痛苦,你才是庸医!”一群人唾骂道。

    虽然一群人叫骂着,但是天昊却是不为所动,屏息盘坐,将灵力注入银针之中,再次插入。

    毒气好似游龙,和这灵力来回周旋,每次快要触碰到的时候,又感觉缥缈无垠。

    “小娃娃,你放弃吧,这毒已经跟随我多年了,我已经习惯,若你执意要行,伤了你老头甚感愧疚!”老者强行将天昊的灵力逼出体外,自己却是一口黑血吐出。

    “既然我要救你,那便谁都拦不住!”银针抖动,可能是天昊的执念对它有了触动,微微带着些许梵音,一坐莲花,好似神蕴一般,出现在天昊头顶,让本来普普通通的天昊有了些许神圣之意。

    “业火红莲!你是谁?”老者眼神顿时变得凛冽,好似要看穿天昊一般,宛若蛇蝎。

    银针抖动的更加剧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凌依然易谨离小说〕〔绝代战神归来江南〕〔都市无双战神(又名〕〔弃婿归来叶凡小说〕〔宠婚蜜爱:宁先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农家傻女〕〔被宠成米虫的夫人〕〔年雅璇霍凌沉〕〔夏夕绾陆寒霆〕〔回到原始社会打天〕〔渺渺浮生因你成烟〕〔古武医少〕〔夫人饶命:将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