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264章 羊皮卷 现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

    这边荷花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面,就连回父母在院子里头叫她,她也不曾停留。

    沿着小路小跑着到了自己房间中,返回到这个充满少女气息的闺房里,只见荷花回到房里扑倒在**上,心怦怦地跳着,愣了一番之后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

    “花儿花儿,你跑那么快干嘛,到底怎么了,”荷花的母亲敲门问,自家闺女如此慌张的跑回寝室,莫不是在外头受了欺负。

    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跟在后头,大声喘气,刚才闺女出门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回了家,笑一言不发地跑回房间了呢,荷花的母亲有点担心。

    荷花没敢太大声的哭泣,听到母亲问自己,值得抹了一把眼泪,努力让声音平静下来说道没事儿我没事儿。

    她只是有点难过没想到,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眼里那个宛如天神一般的男人居然会拒绝自己,她自小到底是在父母手掌心捧着长大的,从小到大的左邻右里没有一个不夸自己美貌贤惠。大家都说娶了她定是有福气的人。

    可是为什么偏偏到了贵客哪里,却如此瞧不上自己呢,荷花只觉得很挫败,好,荷花母亲见女儿半天没有说话,便再瞧着房门口又问道,“女儿你这是怎么了,赶紧跟娘亲说说。”

    荷花节母亲在外面声音十分着急,一下子,只觉得自己,真是太过失态了,于是,便说道,“娘你不要大声大喊,真的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荷花的母亲听到,女儿这般说道。她不禁有点后悔让她独自一人出门,他到底还是应该跟着的,

    这一边到了晚上,我用过饭以后,早早的就回到了屋子里,今天的事情 其实在我的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对于这里我只是一个过客,何必留下痕迹让人徒增伤心呢,所以我还是将注意力诚全神贯注地留在了木匣子上头。

    不知怎么的今天晚上,看着木头匣子伴着那跳动的烛光,我忽地想起那一天,血奴给我的那个原石蜡。

    原始蜡来到这的时候还没有用完,大半块还留在我怀里,不知怎么的今天看着那烛光我居然,不知不觉地掏了出来甚至想要点燃它,这种感觉很奇怪。

    就像这种想法在脑袋里,突然闪过却恰恰又被我抓住了一样。

    我是一个很相信感觉的人,所以我掏出怀里的原始蜡,真的将其轻轻放在眼前,用烛火把它点燃,点燃之后仔细打量着那木匣子,那啥子上面的花纹,在两个烛光的照映下,越发显得十分的生动,上面的雕龙画凤的图案如同真的一般。

    又靠近了一些,这时候,手里的原始蜡火光居然微微一闪,快得几乎让人难以捕捉,看到了这已经想我,只当是自己的视觉出了问题,于是将原始蜡再一次靠近木匣子,同样的情况又再一次发生了。

    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有自己还不知道的东西在里头,于是努力靠近上去。

    这时候原始蜡上头点燃的部分居然一滴一滴的滴下蜡水来,而那拉水恰好滴在木匣子上方

    。

    若是平时的我一定会心疼得手忙脚乱,居然让蜡滴在这上百能的宝贝上,可是今天却不知怎么了,这时候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像平时一样,宝贝似的护着木匣子。

    我突然很想看着蜡叶一滴一滴地滴下去,只觉得就应该是这样。

    事实证明,一时灵感突然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果然,在蜡水一碰到木头上方,说来也奇怪,蜡水居然像是会走路一般,自动的,停留在某一块区域,散落滴到其他地方的蜡水居然还会像水珠一样滚动,也会自动滚在一块,汇聚在一起,直到最后那一片区域被填满。

    我在伸头一看,原来被蜡水填满的那片区域,正是木匣子上端部分的太极图,我只暗暗感到惊讶,或许这冥冥之中就是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让我遇上了,那张太极图我一直认为有什么玄机,直到现在才证明了我的想法是没错的。

    虽然没有亲自尝试过,但我另一个越觉得这可能是得以打开木匣子的关键一环。

    很快,事实再度证明我直觉非虚,慢慢的等最后那滴下来的蜡水,填满了整张太极图,现在再看看这张太极图,明明就在那里我却觉得它活了过来,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旋转。

    这一幕真是让人只觉得无比的神奇,正当我陷入惊叹的时候,“嗒”一声,木匣子一分为二,上半部分一下子弹开一个小口子,这木匣子居然自己打开了!

    我一下子眼前一亮,翻来覆去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似乎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珍贵无比的那个木匣子,这个被我们参考了几百年,让我无比头痛的木匣子既然就这样打开了。

    若不是情况不允许,现在的我真想光着脚,在地上蹦达欢呼两声,再绕着寺庙狂奔一圈,当然这也是只是头上,当然这也只是想一想而已。

    带着兴奋劲儿,一脸的欢喜让我嘴角忍不住裂开几分,凭着尚存的几分清醒,我强行压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看着,开了一条缝的木匣子,之前居然没有一丝的缝隙被人发现,现在却像普通的盒子一样。

    看到开的一道口子,我慢慢地拿起木匣子,掀开盖子,只见黑红色的木匣子里头,衬着黑色的绒布,黑色的绒布上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白卷子,卷子被卷的小巧异常,中间扎着一条红绳固定住。

    我想取将那静静的躺着的卷纸,本以为过了几百年,就是再上好的纸也变得脆弱才是,但我一接触它,感觉到额确实十分细腻光滑的触感,这不是任何一张纸能带来的感觉。

    再度触摸,发现这卷子不但表面光滑细腻,凑上前进一些居然还能闻到一丝好闻的墨香,加上触感上让人觉得其厚实又有韧性,所以我猜想这卷子是皮质的。而具体是什么动物额皮,我现在还是暂且无法辨认。

    想起我先前对长老们的承诺,一定当真大伙的面前打开木箱里的秘密,现在木匣已经打开,那么里面的密码当然也应该一起公之于众,这不是我伟大无私,而是在我看来他们有权利知道他们的祖先给自己留下来什么东西。

    我强压着好奇心,虽然真想一把将其打开,那皮卷上面缠着一根细细的绳子,可是我最后还是忍住了,想着还是和大伙一起看,所以我带着木匣子连带着羊皮卷放在里头,出来房门就赶紧往长老那边敢去。

    今晚因为我早早的进了房间,而现在还算不上晚,这个时候长老们带着童子还在做晚课,所以我直接走到了庙堂侧殿,想要把这好消息告诉他们

    。

    当我兴匆匆的跑了过来时,站在外面没有马上进去,里面的晚课还没有结束,看着每一个人都在十分虔诚的完成这手里的东西,他们闭着眼睛神色认真的,念着经诵读书籍,居然给我一种平缓的震撼感觉,我知道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于是我静静的站在门外等着他们,知道下了晚课才进去。

    而我一进到屋子里,长老们看到我一脸的喜色,心里那大约也有了一个轮廓,连日来的失败在他们看来实属平常,所以相比起我来,长老们的心态要比我更加沉得住气。

    我走了进去,一脸还是忍不住笑意的告知他们,木匣子已经打开了!

    长老们一听,先是一,虽然心里有了一个准备,看我的神色也能猜出几分。

    但是现在亲自听到这个消息,长老们还是忍不住激动,甚至有几个眼眶都泛着红色,似乎下一刻就要激动的掉眼泪了。

    先是大长老性格直爽了,听到这个消息便上前拍拍我的肩膀朗声大笑,说道,“当真先生是个有缘人,我等参透了几百年的东西,都没悟出来什么,倒是不过短短几日,便被先生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难怪祖先说要讲,这东西是属于先生的。你现在想来却是自有一番道理,到底还是先人们目光长远,非我辈轻易能及。“

    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只觉得,自己许多成功,都是存在着侥幸的成分在里头,包括这一次解开木匣子的奥秘,所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光荣的。

    长老们看来这已经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而我只能再三告诫自己勿忘初心,这般样子恰又落在长老们的眼里,于是他们对我的夸奖,一时之间我只觉得有些;老脸微微红。

    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之下,我先是打开了木匣子,这一过程每一个人都瞪大这眼睛,就怕自己错过关键的一幕。

    这时候不仅是我,就连长老们都激动了,祖先们留下了几百年的义务,终于要,被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她不再属于自己但是,能一窥究竟也是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满足。

    先是惊叹的掀开木匣盖子,里面静静躺着的小羊皮卷,我将它取出来,没有轻易拆下绳子,而是想要征询长老的意见。

    还没等我开口,现场就有人惊呼,“这,这是不是檀香羊皮?”

    檀香羊皮?是什么东西?我不是很了解。

    不是我见识太少,而是比起深水人对上古法器宝物的了解知之甚详,他们的其中几个祖先在去世前留下一部,上面记载着实际上成千上万的神法器,而这本书在镇子上是人人家必备的书典。

    其地位就和今天应试教育下人人必备的数理化课本一样,每一个深水人都不会将它遗忘掉。

    我现在就在借阅这本书籍,简单的学习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所以我在平时尽可能多借阅它,甚至在上面看多许多自己听都没听过的宝贝。

    但是现在说到的这个檀香羊皮,我只能虚心的表示自己不了解。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王妃神动天下〕〔诗意的情感〕〔时空之穿越者〕〔我家古井通武林〕〔纨绔农民〕〔最强修真在都市〕〔征战诸天世界〕〔倾城兽妃:王爷太〕〔重生八零:娇妻,〕〔绝世民间高手〕〔邪妃在上:殿下,〕〔重生之最强仙农〕〔摄政王的小医妃:〕〔末路剑客〕〔斧传〕〔无限之神源系统〕〔超仙传〕〔形意宗师〕〔掌心上的大叔〕〔重生之祸害江湖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一路仕途〕〔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超能小农夫〕〔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唐好相公〕〔御鬼者传奇〕〔官梯〕〔捡个总裁做老婆〕〔天师打脸攻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