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352章 老房惊魂

时间:2018-06-24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既然接了这个任务,我就不会含糊。

    看看天色还早,我提出先去第一张****的现场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许然虽然看起来很害怕,但在我的保证下同意了。

    第一张****的死者是个男孩,家住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城中村里

    。过了那坑坑洼洼的路,我们才到。

    全村人没有见过小车一般,我们一下车就围在旁边议论纷纷。许然始终低着头,不敢和旁的人对视。我所站的角度正好看到她那雪白的颈,一个不留神多看了几眼,心底升起些许怜惜。

    这个死去的男孩叫做大庆,才八岁半,死去的时候穿着红色的泳衣在自家悬梁上给吊死。

    大庆家里全部都被****的警戒线封锁,而他唯一的亲人奶奶就住在屋子后的小柴房里。

    看到我们要去大庆家,连忙有村民出来劝说,他们认为男孩的死状很邪门,指不定是招了什么仇人。

    看着那一张张陈恳的脸,我摆摆手说没关系。

    敲了门,老奶奶出来了。这是一个看起来差不多有八十岁的老人,头发早已找不到黑色的痕迹,岁月的沟壑在脸上纵横着。因为孙子的离去,老奶奶瘦弱的身躯看起来更是摇摇欲坠,浑浊的眼角还有泪痕。

    “奶奶您好,我是道士协会派来的法师,为您孙子做法超度。请问方便进去吗?”我十分有礼貌地递上早就准备好的名片。

    这年头没有忽悠人的手段怎么混下去。老奶奶看了名片一眼没有接,侧身让我们进去。

    一进木门,老房子陈旧的腐朽味扑面而来。老奶奶像是没有闻到一般,走在前面絮絮叨叨地向我诉说大庆是个多么孝顺的孩子。

    “老奶奶,我想问一下,您孙子的死法有些诡异,看起来像是邪修的做派。请问他父母有没有惹到其他人?”我一边顺着昏暗的小灯打量屋子,一边问道。

    老奶奶忽然捂住脸呜呜抽泣:“大庆这孩子命苦,他爸妈在几年前就去了,留下一根独苗和我过日子。他爸妈生前也是个老实人,要说惹事是绝对不敢的。”

    怪不得邪修会用大庆作为第一个作案地点,看着老奶奶悲伤的模样我也不好问下去,安慰几句后我让老奶奶先下去休息。

    以大庆的死法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会被邪修带走利用,还有一个就是魂魄散落在其他地方。当然,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在地上摆上香台,拿出红线一根缠绕在香上,一根绑住老房子的栋梁,双手合十闭眼开始做法。

    绿豆大的汗水顺着我的额间流下,我清晰地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我召唤大庆。

    双手绷直,八根手指齐齐插入香炉里猛地反手一翻,红线开始颤抖了,麒麟蹲在我的脚边此刻浑身皮毛倒立,对着空中某个方向龇牙咧嘴。我知道,要来了。

    在最关键的时候,寂静的老屋里发出细微的断裂声,只看到老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手里拿着一把大剪子将红线剪短。

    我被反噬得滚落在地上,香炉里的米散落一桌。

    “老奶奶!”我瞪大了眼睛,老奶奶此时闭着双眼,额头有一团黑色的雾气萦绕着,是鬼上身的兆头。

    “奶奶怎么了?”许然退到我身后,手指抓住我的衣角不断抖动。

    “鬼上身了,你小心

    。”我凝眉,在自己和许然额头上抹上朱砂,手持起桃木剑与老奶奶面对面。

    其实麒麟一身正气,只要一个虎扑那寄生在老奶奶体内的鬼早就被吓飞了。可是我顾虑着老奶奶已经年迈,若是麒麟一扑,还能不能活到明天还是另说。

    最重要的是,老奶奶算是大庆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等找到大庆时超度还需要老***帮助。

    拉住麒麟跃跃欲试的尾巴,我喝令它不要轻举妄动。麒麟只好龇牙示威,却不敢有所动作。

    附身在老奶奶体内的鬼魂见状更加得意起来,双手伸直就往许然那边扑去,我不得不用桃木剑的剑背拍打在老奶奶手上,那鬼被桃木剑所伤,尖叫一声退后,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我。

    猛地,他操控着老***身体往柱子上撞去。我刚上前一步,就感到一阵风吹过,许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了过去将老奶奶拦住。

    与此同时,那只鬼的嘴角扯开一抹得逞的笑容,反手夹住许然快速后退。

    “手下留人!”我大惊,紧接着桃木剑跟上。偏偏这东西诡计多端,一边用许然作为挡箭牌,一边露出老奶奶足以致命的地方,那双幽绿色的眼睛里闪过几丝嘲笑。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没错的确是嘲笑。

    就在我分身的时候,麒麟看到小猫的主人被挟持忍不住了,一个怒吼冲上去,尾巴就地一扫击打在老***腿上。

    尖利的叫声响彻屋内,老***身体也如同失去控制的人偶往下倒。还好我反应得快,一把扶住了老奶奶。

    她的眼睛再一次恢复浑浊,在屋子内扫了一圈,忽然甩开我的手到处呼喊着“大庆,大庆是你吗。”。许然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别过脸去。

    我上前一步,低声道:“奶奶,刚才那个不是大庆,是捉走大庆的恶鬼。”

    ***脚步骤然停住,弓着背剧烈颤抖,一滴滴带着温度的眼泪落了下来:“我的孙儿啊,我做了什么孽啊。”

    此刻我没有上去安慰,老奶奶那一副快要哭晕的模样让我愤怒至极,这个邪修手段之残忍,真是天理不容。

    匆匆和老奶奶拜别之后,我再一次与许然回到了事务所。

    “许然,刚才你是怎么有勇气去救老***。”我看许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只好找话题问道。

    许然看了我一眼,低声道:“那***年龄与我爷爷相仿,我忍不住就将她当成了我爷爷。”

    那是一双通红的眼,我咽了咽口水故作轻松转移话题。许然的心情很低落,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大约是想起还在家中的爷爷了吧。

    将她送入客房后,我一脚将还在和小猫玩耍的麒麟踹了出来。它依依不舍地和小猫道别,直到门被关上什么都见不着,还处于乐颠颠的状态当中。

    “主人,你看到那只小猫了吗,你说人家和它配不配?”麒麟椅着尾巴,丝毫对不起它御风麒麟的称号。

    我睇了它一眼,哼道:“今天你做的不错,但我还是觉得小猫不喜欢你

    。”

    “为什么,为什么,”麒麟上蹿下跳开始急了:“刚才我那威风的一扑难道主人没看到吗。”

    说到这里我就来气,敲了麒麟一记严肃道:“刚才若不是我反应及时,你觉得老奶奶还能活下去吗?”

    麒麟也知道自己错了,默默低下头来,晃着大脑袋。

    “驱鬼什么时候都能做,但人命只有一条。要是下次再这样,我只能把你关在家里了。”我趁着麒麟沮丧之际继续教训道,这家伙就是这样,若不再三叮嘱下次一看到小猫又忘了正事。

    麒麟点头,乖乖跟在我身后,进了许然的隔壁房间。

    我让麒麟注意许然房里的动静后,就拿起纸笔将线索一个个勾勒出来,看着纸面上那残缺不全的信息忍不住头疼。

    三个死者,除了死状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相同之处。这时候我托朋友调查的资料也发来了,这三个死者的资料在公安局里都有备案。

    从名字看到出生年月日那一栏,我的眼睛忽然慢慢张大。

    如果没错的话,我似乎发现了什么。掐着手指一算,这三个人都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相差不过十二岁。第一个男孩八岁半,第二个女子死时二十岁,第三个男子三十二岁。

    而且他们都有一个特点,不是父母双亡就是孤儿寡母,家庭贫困请不起道士法师,也没有能力追究。

    这肯定不是巧合。我猛地站起身来敲响许然的门,她开门开的很慢,身上穿着睡衣头发被打湿了,似乎刚刚洗完澡正要睡。

    我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她的睡衣下有什么雪白的东西若隐若现。

    “有什么事吗?”许然询问。

    我注意到她的小猫没有跟出来,正要开口说我的发现时,忽然看到许然的眼底满是恐惧,这让我提高了警惕,难道屋子里有人闯进来了?

    “没什么,只是大晚上的我也睡不着,请你来和我一起分析分析。”我示意麒麟站好位置准备。

    如我所料,许然拒绝了,她时不时想要回头看,却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这下我更加肯定了,屋子里有人挟持着她。

    我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手撑着门道:“别这样,我资料都拿来了,在你房间里看也可以。”

    说时迟那时快,我猛地将许然抱起放在身后,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就显露出来。他的手里拿着****,想必刚才就是站在许然身后用****威胁她。

    看到事情败露,男人转身要跑,被早已准备好的麒麟虎扑在地上,洁白的獠牙抵在男子脖子上,只要轻轻一碰就能让男子毙命。

    那男子也不虚,即使被扑倒在地上也试图挣扎,似乎打定了主意麒麟不会杀他。

    的确,麒麟没有动手,而是我冲过去拗断男子的手,用那****抵在他咽喉处。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怪物磨磨牙〕〔重生之资本巨鳄〕〔变身之绝色伊人〕〔领主的卡片有点东〕〔蜜恋100分:霍少,〕〔穿越女配拒做妃〕〔萌宝来袭:早安,〕〔轮回之大剑圣〕〔阴阳赊刀人〕〔悍妇当家:娶个相〕〔乡村小邪医〕〔钟少私宠:呆萌小〕〔桃运透视兵王〕〔女秘书仕途笔记〕〔超新人〕〔神医狂妃:傲娇鬼〕〔六御江湖〕〔这个海贼不太冷〕〔副本入侵者〕〔龙城新羽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乡村小邪医〕〔恶魔就在身边〕〔大唐好相公〕〔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风是叶的涟漪〕〔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一路仕途〕〔九转道经〕〔贴身战龙〕〔蒸汽时代的道士〕〔御鬼者传奇〕〔不朽狂神〕〔超能小农夫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