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356章 附身之鬼

时间:2018-06-25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而这个时候我也不在窗口挡着了,男子完全有机会挟持着许然破窗而逃。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男子竟然并没有那样做,反而回过身子,一手卡在许然脖子上,一手伸出来手掌平摊像是在向我要什么。

    “什么?”我不解,但很快就想到了,难道这个男子想要的是上一次他落在我家的玉佩?

    从怀里摸出玉佩,越是靠近男子玉佩背面刻上的红字就越加清晰,甚至发出些许红光

    。

    可惜,我偏不让男子得到玉佩,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时,我猛地往回一收,并且顺势将许然拉了过来。

    男子就算在愣神的时候也不忘扣紧了许然的脖子,我这么硬是一拉,让许然白皙的脖子上留下几个指印。

    “你!”男子怒瞪着我,跺跺脚冲向窗口。

    可是麒麟早就趁着我和男子纠缠的时候上了楼,见状纵身一扑,庞大的身躯将男子的路堵住,一双大眼里满是讥讽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男子。

    这下他知道自己逃不走了,深深看了许然一眼,忽然整个身体都软倒在地上。一缕魂魄顺着风向外逃窜,再想追却已是不可能了。

    劫后余生,许然脸上的表情呆呆地,似乎还在回味男子的最后一眼。我上前去揪起男子留下的**,软软的还带着余温,不过我知道这具**很快就会僵硬下去如同死人。

    麒麟将许然送回房间,而我趁着日头在搜索男子的身周。

    一颗拇指大小的**,几枚飞刀,还有那淬了毒的。看来男子准备的很充分。不过我在男子身上没有发现任何能够标识身份的信物,拿出玉佩,此刻它背面的字体已经暗淡下来,看来男子对这个玉佩十分看重。

    东西都拿出来后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一瓶化骨水滴下去,这副躯体渐渐融化成一滩水,再随着阳光的照射而蒸发。世上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虽然我也很想用这具**来引男子出现,但许然毕竟只是一个小女孩,整日和尸体呆在一起未免会恐惧。

    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忽然决定放弃钟情这个线索,去探一探第三张照片里的死者。

    他是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父母都在农村务农,直到他死了其老父老母都不知道。而他的职业是建筑设计师,几乎全部时间都泡在工程项目里,和农民工吃住一起。

    我到工地去查看,这栋楼还没有建完,死了一个设计师似乎无关紧要,其他人都忙活着。

    我向负责人说明了来意,得到允许去参观该男子的宿舍。

    说起来有些怪,这个男子的名字和第一个小男孩一样,也叫大庆。他的宿舍里一共住了九个人,此刻只有两个坐在里面烤火,其他人忙活去了。

    看到我来,这两个汉子露出善意的微笑,问我找谁。

    “我是来调查关于大庆的事情,请问现在方便吗?”我对这些善良而淳朴的汉子抱有极高的敬意,他们每个月拿着比白领还高的工资,却要担负一家老小的开支,自己一双鞋都舍不得买。

    他们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上前来关上宿舍门。

    “别怪我们多心,只是大庆原本的其他舍友都搬出去了,现在和我们一起住的是新来的。”关门的汉子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解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可能又要搬出去了

    。”

    我摆摆手示意没关系,毕竟任谁知道自己所住的房间里死过人都会害怕,更何况大庆死时还那么诡异。

    “大庆生前和谁走的最近?”我坐在火炉旁边问道。

    那汉子挠挠头,告诉我和大庆玩得好的工友前几日已经辞职回家娶媳妇了,他们也不知道那工友的方式。

    “那大庆死之前有没有什么很奇怪的举动?”我继续问道,却在心底将那个失踪的工友暗暗记下。

    两个汉子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悚然的表情,纷纷闭紧了嘴巴不愿开口。这轮到我奇怪了,到底大庆在死之前做了什么,能够让一向爽朗的汉子闭口不言?

    在我不断的催促在,那高一点的汉子终于开口了:“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大庆在死的前一天翻箱找柜地找东西,我们问他找什么他也不说,最后还是那位和他要好的工友告诉我们大庆在找鬼。”

    说罢两人都浑身一颤,另一个汉子补充道:“而且大庆在找鬼的前几天,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厕所里笑,那声音像是在惨笑一样。”

    惨笑,那不是和钟情一样的表现吗?我忍不住想起那个所谓的赵宇峰,连忙追问和大庆要好的工友叫什么。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那个工友竟然也叫做赵宇峰。两个大汉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神色,继续描述起赵宇峰的外貌。

    根据他们所说,赵宇峰是一个面白无须,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青年,但力气却奇大无比,工地里什么活都抢着干,也因此和诸位工友的关系很好。

    难道钟情的男朋友赵宇峰与大庆要好的这个赵宇峰是同一个人?我陷入了沉思当中。

    工地里响起急促的短铃声,两个汉子歉意地站起来表示他们的休息时间到了。

    我跟在他们身后走出工地,在转角处被我留下的麒麟立刻迎了上来。

    “主人,刚才小猫来了一下,好像大姐姐遇到了什么麻烦。”麒麟晃着脑袋,一双大眼滴溜溜地打量着过路的工人。

    今日出来的时候,我让许然到钟情家里再探查一番,看来钟情的母亲那里发生了什么。

    驱车来到钟情家里,出来开门的却是许然。她脸上浮现出焦急之色,拉着我就往里走,一边噼里啪啦地告诉我钟情的母亲似乎不行了。

    怎么可能,我抱着怀疑的态度,还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我特地看了一下钟情母亲的面相,至少还能活个四五十年,怎么会说不行就不行了呢。

    当我进入屋子里时,就看到倒在地上抽搐不断的妇人。她双目开始涣散,瞳孔长大,口中叫着“情情,情情”。这不是疯病,更像是中了邪。

    奈何我来的匆忙,身上根本没带有工具,只好上前掐拙人的人中。

    也还好妇人并没有陷入这个状态太久,掐了人中后渐渐转而苏醒。她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情情来接我了。”

    钟情不是死了吗?我愣了一下,钟情死了之后魂魄也被邪修带走了,怎么会来接妇人呢。

    而且看样子,妇人似乎知道了许然不是她女儿的事情,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陌生

    。

    我让妇人先休息一下再说,顺便将屋里屋外都探查了一遍,发现妇人的房间里在最角落处有一些灰,像是有人刚刚做法。

    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许然已经在和妇人聊了,她给我使了个眼神让我在门外等着。没办法,我只好出去和麒麟一起吹着风等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许然一脸疲惫的出来了,我张口就想问,许然的手指抵在我的嘴唇上摇摇头。

    憋了一路,回到侦探所后我才开口道:“刚才你和她聊了什么?”

    “我们在聊钟情的事情。”许然一边掏出钥匙开门,一边对我道:“她其实一直知道我不是钟情,但没有说破。直到刚才,她恍惚中看到钟情的身影后,才决定把这些话说出来。”

    “什么话?她到底说了什么?”我把围巾脱下来,坐在沙发上追问道。

    “其实她见过赵宇峰本人,知道这个和钟情交往的是一个冒牌货。”许然一向不说则已一说惊人,我这是被吓到了。

    既然钟情的母亲知道和自己女儿交往的是一个冒牌货,为什么她没有出面阻止?

    许然给了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开口道:“所以她认为女儿的死和少管所里的赵宇峰有关,因为是他自己告诉妇人这个冒牌货没有危险的。”

    我立刻站起来,顾不得拿回围巾就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走,我们去少管所一趟。”

    在我印象中赵宇峰应该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可是当警察将他带出来时,却看到一个沧桑的大叔。看来监狱的生活还挺折磨人的。

    没错,赵宇峰在年满十八岁后就被转到了监狱里。

    他拒被关押了这么多年,眼神里却还是那么桀骜不驯,吊着眼角看向我十分不屑的模样。

    警察把他的手拷在椅子上,向我点点头出去了。一下子探望室里只剩下我和赵宇峰。

    他交叉着双腿,晃动脚尖问我找他有什么事。

    “你认识钟情吗?”我盯着赵宇峰的脸,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

    果然,他听到钟情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表情都明显一滞,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把拍着钟情死状的照片放到赵宇峰眼前,再问了一次。

    他死死盯着照片,被拷住的双手剧烈颤抖,抖得脸都在哗哗作响。看来钟情的死对他影响很大。

    “你犯了什么罪被关押在这里?”我换了个话题。

    “****。”赵宇峰面无表情,还在盯着照片看。

    第一次看到一个****犯这么毫无悔改意思地说出自己的罪名,我楞了一下,一把将照片收起来。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一品少主〕〔太古道尊〕〔提拔〕〔重生八零甜蜜军婚〕〔灵兽供应商〕〔重生之我本枭雄〕〔校草的专宠:池少〕〔神级大魔头〕〔媚子的新装〕〔写手无敌系统〕〔帝国的晨辉〕〔吞天仙帝〕〔校草心尖宠,萌妻〕〔纨绔高手混都市〕〔农门嫡秀:娘子太〕〔梦游诸界〕〔王者荣耀造神时代〕〔异域降临〕〔袁术天下〕〔惊天仙途
热门小说推荐:钟少私宠:呆萌小〕〔铁板木匠〕〔无敌真寂寞〕〔风是叶的涟漪〕〔正牌美女总裁〕〔惹爱上身:霸道总〕〔军婚如火〕〔神术武装〕〔克斯玛帝国〕〔新帝谋婚:重生第〕〔美女的超级高手〕〔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明鹿鼎记〕〔万界道尊〕〔重生最强妖兽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