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04章 鬼新娘2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官人,你这是在看什么?”

    那个声音又凭空的出现了,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看着蓝绿色的光芒下面阴森森的并列坐着十来个新娘子,一个个的都盖着红盖头,一种诡异的感觉席卷上心头来。

    我心中感觉到不安,一不安我就想要抓着些什么。我伸手往旁边狼崽子的方向探,却什么都没抓到。

    我立刻朝着那边看过去,发现狼崽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跟前,身上穿着很滑稽的衣服,黑色的绸缎油光水滑的,底下是一剑大红色的长衫,头顶上是一定黑色的帽子,跟西瓜似得。

    脚上穿着的也是跟绸缎一样鞋子,胸口前跟脑袋一样大的绸缎红色的花,俨然一副要结婚的样子。

    只是他现在明明就是个小孩,结个毛线婚啊?

    “琅东,琅东……”我小声的叫唤了一声,琅东却用那双亮的吓人的灰色眼睛看着我,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我来不及伸手,他就已经走到了我的跟前。

    我心中十分不安,嘴里明明还含着三角符,可是这三角符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看到的这些怎么可能是真的?可是如果不是真的,为什么会无视我百姓公的存在出现在我的眼前呢?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才对……

    我赶忙从地板上爬起来,这才察觉到地板也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铺上了一层柔软的地毯,顶上也有好多排列整齐的灯笼在上面,要不是阴风阵阵,冰冷无比的,我还真心会觉得我就是在参加一个古代的婚礼。

    “官人到咧——”那声音不男不女,听不出来性别,在琅东站在前面的时候又扯着嗓子叫了一声,我寻思着这声音到底是在哪里发出来的,有些好奇。

    “新娘加进去咧——”

    这话是个什么意思?

    我有些发愣,一点都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在这话音刚落,我的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往前撞了上去,正前方好像有什么东西撞了我一下,我急忙闭上眼睛,被什么挤压了一番,疼的我十分难过,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竟然已经被绑在了一张凳子上,不能动弹!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上了这些红艳艳的衣服,双手被反着捆绑在凳子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没办法动。

    这场景略微眼熟啊……

    感觉跟之前我在看的唐伯虎点秋香里见到的那一幕很像。有很多的新娘子,让唐伯虎一个人点,只要点对了就能结婚……

    麻辣鸡的,难不成现在小狼崽子变成了唐伯虎,而我是秋香了?

    我觉得我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

    不行不行,这种时候我不能方,只要方了就不妙了。

    我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动弹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动不了,这绳子感觉也没有绑多结实,可是就是没办法挣脱——这感觉就跟鬼压床似得。挣脱不了也没办法离开,这真的是在现实中吗?

    我有些怀疑,小心的伸着舌头,发现身体虽然没办法动弹了可是舌头眼珠子还是能动的,也是就是头部都能动。我转动了一下脑袋,然后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一点都不疼。

    我这是在做梦?

    我又用力了一些,还真是一点都不疼!

    我冷笑了一声,难怪我的百姓公完全不切作用,原来是因为这根本就是在梦中……

    可是随即我又想着,就是知道自己是在梦里面感觉也没什么卵用啊……根本就醒不过来!

    “官人猜错了。”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才能从这场奇葩的梦境里面醒过来的时候,突然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又穿了出来,渗人的慌,我一想着那新浪是小狼崽子就的担心的要紧,努力的透着盖头往外看,却什么也看不到。

    该死的,这好歹也让我能瞧见一二好吗?不然狼崽子要是一不小心挂掉了我肯定会很心疼的,毕竟都相处那么久了我还真是当这家伙成自己的儿子了。

    我只听见很巨大的声响,就跟有什么给撞击到地面上一样,我的脸都被吓的煞白了,但是又想着这就是一场梦而已,根本就流感觉不到疼痛,心里又稍稍好受了一些。

    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一直在问琅东问题,问他究竟哪个才是我,猜错了就会被惩罚,而且我感觉我被移动过,大约是不想让游戏结束的那么快。

    我不太清楚这游戏的意义何在,就是为了惩罚新郎官吗?

    如果我是新郎官我绝对掉头就跑,这亲我也不成了。

    只是现在的我不能说话,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小狼崽子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情。

    事不遂人愿,从刚刚开始我就一直听见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在说着猜不对,也不知道狼崽子怎么样了我很着急,却又无济于事。

    我想着要是我现在能动弹一下就好了,这样狼崽子就能找到我了,找到我之后这场梦境应该能够消退……

    我越是这样想,越心焦,每一次试图挣扎都觉得疼的厉害,这恐怕就是他们绑人的手段来着。我吞了一口唾沫,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我都感觉舌头要被要断了,却一点都不疼,一口咸涩的腥味在我的口腔蔓延开来……

    我操……这该不会是在梦境中感觉不到难受,待会醒过来就断掉舌头了吧?我这样一想就感觉心中惊悚万分,正分神呢,那娘娘腔的声音又响起了:“官人好记性,这会是猜对了。”

    那声音刚落,我就被猛然一推,推向了前面去,盖头也顺着就掉了下来,一瞬间灯光亮了起来,即使是蓝绿色的我也觉得有些晃眼的厉害。

    迷糊的眯了两下眼睛,我的眼睛才感觉聚焦得上,看到地面上那一滩恐怖的血渍,我心猛然一跳……

    狼崽子趴在了血渍上面,因为那地方并么有铺上红毯,而是惨白从的一片,所以看的十分清楚。也正是清楚才让人感觉触目惊心。

    “琅东!”我叫唤了一声,从凳子上摔了下去,却没有任何的疼痛感,我虽然知道这是梦,但是还是感觉到很心疼,那小孩就那么点小能想到什么?能够记得我在哪里也算是好的了。

    现在还要遭受这样的对待,简直就是虐待儿童啊我去。

    我挣脱了一番,身上的束缚松懈了一些,我赶忙爬了过去,把琅东给抱了起来,刚伸出手去,猛然听见了一声:“掰?”

    我操……这声音在我身后,那我现在准备包起来的这个是什么?

    那滩血上面躺着的“琅东”突然就爬了起来,用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我——真·空洞啊我去!这眼眶里面就根本没有眼珠子好吗?!嘴巴里面也是一根牙齿都没有,看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猛然吞了一口唾沫,也不管现在自己还被绑在凳子上,迅速的往后边开口叫我“掰”的狼崽子移动过去。

    狼崽子上前来几下就把我身上的那些个绳子给拉扯掉了,我这才发现绑在我身上的竟然不是什么绳索,而是一片浓密乌黑的长发。我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就涌了上来,立刻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脱离了凳子的束缚之后,我立刻和狼崽子站在一边去,看着那依然端端正正坐着在那里一排的新娘子,还用从血泊里面爬起来的“琅东”,心里有些发毛。

    “官人其他的都不收了吗?”“琅东”一边说着一边喷着血水,一阵阴风吹过去,那些个新娘子的红盖头全部都掉了下来,她们全部都是跟这个人一模一样的,没有牙齿,眼睛嘴巴都是黑漆漆的空洞。

    “这是梦,这是梦,这是梦来着……”我不断的念叨着,刚刚我就在想是不是和琅东一块就能走出这个梦境,可是现在在一块了这个梦境却依然没有消退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我突然感觉手心一疼,我立刻低下头来,看见琅东一口咬着我的手腕,因为力气又些大,所以疼的慌……

    疼……为什么我会感觉到疼?奇怪……

    这不是梦吗?我又呆愣着啃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依然是半点疼痛感觉都没有的,我心里立刻了然,感情这还是在现实之中,是我自己一个人感觉不到知觉,一定要让别人来才行……

    我操,那我刚刚要是咬得用力一点了我不得舌头断掉自尽了?

    我的心猛然一跳,低头看着琅东,琅东则是抬头看着我,伸手指了指地面上的东西,我看过去,一整片的都是骷髅,,一点皮肉都没有的那种。

    那一排的新娘哪里还有刚刚光鲜亮丽的模样,一个个的长着血盆大口,我心中一跳,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两个字来:“血尸!”

    难怪他们浑身都是血红色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新娘服,也根本不是什么新娘子!这就是个活脱脱的全套!引人进去让他们吃掉的圈套!这里的阴气煞气太重了,人的阳火要是弱一些就会受到干扰,不然我这样饿的情况也没办法解释得清楚!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名门暖婚:战神宠〕〔乡村妙手小仙医〕〔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抗日小山传奇〕〔娱乐三人行〕〔星辰之主〕〔美利坚财富人生〕〔听说神棍不好当〕〔帝国的晨辉〕〔腹黑总裁夜夜撩〕〔全草原的大猫排队〕〔一卦定君心〕〔她迷人又危险[快穿〕〔亿万萌妻:hello,〕〔农家医娇:腹黑夫〕〔超级鳄龟分身〕〔一寸锦绣〕〔一品道门〕〔夜行者:平妖二十〕〔重生之我本枭雄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官梯〕〔捡个总裁做老婆〕〔天师打脸攻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