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53章 林世才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你个小娃娃,年纪小小就满口胡话,孙淼是谁你查过没有?”林世才嗤之以鼻,直接把我给架到了他的脖子上,我从小到大也没再谁的肩膀上坐过,这还是头一回。(

    虽然我是知道他想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因为这个姿势我自己下不来。

    林世才把塑料袋给大打开,倒出来一条鱼,是那种比较便宜的肉却很多没有什么营养价值的鱼。

    鱼还活着,他用刀背狠狠的砸了那鱼脑袋两下,鱼就不动弹了。他腾出一只手拿出来烟盒,我看他这手脏的也不好拿烟,就伸手给他拿了烟盒倒出一根烟来,塞进他嘴巴里顺便帮着点了。

    “这样讨好我也没用,你说说这孙淼让你来跟我说什么了?”林世才叼着烟,含糊不清的开口问。

    “他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对不住。”我的话音刚落,他砍鱼头的手一顿,随即就笑了:“他有什么对不住我的?”接着刀起刀落,鱼头就被砍了下来。

    他的动作很利落,看的出来他的手劲很大。

    我沉默不语。

    想起了那时候附身到林世才身上的孙淼的回忆。孙淼给人给打死了,林世才护着孙淼,兄弟之间的感情哪里是我能说出来的?这一声对不住也是矫情。

    我没想到的是林世才竟然还照顾起来了孙淼的妈妈。

    “孙淼的妈妈一直都是看不见的吗?”我小声的问他。

    “没有,我们上高中的时候才开始看不到的。孙淼死了之后她的眼睛更加变本加厉了。我出来的时候她基本上已经瞎了。”

    林世才麻利的把鱼给腌好了,然后又去洗菜。大白菜,胡萝卜,还有一块肉,一条鱼。他的动作很快,显然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我没事做又下不来,这样坐着挺累的就伸手趴在了他的头上,“你说你刚出来?去哪儿出来?”

    我感觉我隐约捉到了一些重点。

    “吃牢饭刚出来呗,还能怎么样?”林世才冷笑了一声,然后切肉。

    “吃牢饭?为什么会吃牢饭?”我赶忙又问。

    “你这样子很容易让我以为自己是在跟一个成年人说话的小鬼。”林世才把切好的肉放在了一边缺了一个口的碟子上,擦了擦汗。

    我本来就不是小孩,虽然现在这小孩子的模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当然这个事情不能告诉他,因为就是告诉他了他也不一定会觉得是真的,兴许还会用那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也说不准。

    “告诉我呗。”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脑门,一手都是汗水。

    林世才抽了一口烟吐出来,然后把青菜给切了,“如果你是那边的人,应该知道这事情的。不过再说给你听也不是不行。孙淼被杀的那天我也在。”

    我知道你在,因为我亲眼看见了。

    “你伸手摸摸,我脑袋上有个疤,现在不长头发的了。”林世才把切好的菜给丢进篮子里,然后开始拍生姜和蒜头。

    我低头一看发现还真是有,很长,至少有八公分这样。

    “这是护着孙淼的时候被人揍的?”

    “嗯,是。”林世才喘了一口气,“孙淼的死一方面是因为木薇,一方面是因为木薇的男人。”

    木薇……果然是跟她有关系。

    “不过其中的门道我是不知道的,因为我被控告杀害了孙淼,被判刑了。当时因为是学生,又没有直接的证据,再加上我身上也有伤,判了三年。”林世才把拍好了姜蒜之后热锅,他们的锅是那种很大的铁锅。

    铁锅下面是是那种使用燃气的。其实还要一个灶头是放煤球的。我除了小时候见到这样的灶头之外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林世才熟练的倒了油,然后把蒜丢进去爆香,接着放了菜进去,翻炒。

    一股子蒜香味儿扑鼻而来,很香。

    想要救自己的好友倒是还把自己搭进去了这事情我还是头一回听见。这样被诬陷他也没办法吧?

    “出来之后我就回来这里了,没有文化坐过牢,我去哪儿都被人给唾弃,所以只能搬砖。”林世才嘴里的烟已经燃到了烟屁股下去了,“我以为一切都尘埃落定了。但是每次想到木薇的男人让人找上门来。”

    “为毛要找你们?”我听着有些来气,把人害成这样子了,还想怎么样?

    “为了一个东西。我没有,他们硬说我有。反正我就一条命,不怕死。他们来的时候我就操起菜刀出去,我就是杀人犯,所以我一点畏惧都没有。”

    林世才吐了嘴里的烟屁股,用鞋子狠狠的碾了一下,然后盛了青菜出锅。

    洗了一下锅又炒胡萝卜炒肉。

    “你们来是不是也为了那东西?”林世才终于是问道了重点,我并不是为了什么才过来的,但是他现在显然是不相信。

    “我不知道他们要找什么,但是我他让我给你带一个东西。”我这样说他应该会比较信服。

    林世才的手一顿,然后继续翻炒胡萝卜炒肉,“他让你带什么来?带遗言吗?”林世才嗤笑了一声,放了点盐进去。

    “这个。”我把牡丹盒子给拉了回来,然后翻找了一下拿出来了那个粉色的泪滴一样的吊坠,放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林世才的炒菜的手立刻就顿了下来,然后一把把火给关掉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从肩膀上给拉了下来,“这东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他质问我。

    “孙淼给的。”我被他一把卡住了脖子,说话有些困难,这家伙的手劲实在是太大了,几乎要把我的喉咙给拗断了一样,疼的我的说不出话看来。

    兴许是感觉到了我说话一字一顿的,林世才才把手给松开了,一双眼睛阴鸷的看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这东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孙淼给的,真的……”我都快疼死了这家伙都不见放手,疼的我呼吸不过来,难受的要命。

    “孙淼怎么可能给你这个?!孙淼早就死了!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些我就当做是小孩子胡话或者是你在试探我,但是!现在!你赶紧告诉我这玩意儿你是在哪里弄到手的!”

    我感觉我的脑袋都要缺氧了,难受的不行,寻思着这人要是力气再大一些估计我就要挂掉了。

    “快说!”

    大哥,你这样我很惆怅啊!我喉咙被你给掐着你叫我说什么?

    我寻思着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肯定会被他给掐死的,我要想个办法挣脱他的手才行,我的手还有些力气,摸索到了一张掉出来的百姓公,希望我里面的朱砂没有摔坏,不然又要浪费我一批百姓公。

    我的运气十分背,一拿就拿到了一张没什么卵用的平安符,正想再多拿几张的时候,林世才毫无征兆的就松开了手了。

    我正奇怪呢,他的手有些发颤的把地面上的一张百姓公给捡了起来,睁大他那双阴鸷的眼睛,“这是你的东西?”

    “嗯。”我咳嗽了两声,揉了揉自己的喉咙,有些甜丝丝的,不知道是不是嘴巴出血了。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林世才狠狠的看着我问。

    我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这是我画的,肯定就在我的身上。”不然呢?再说了薛家的符纸不是谁都能照着画的,我画的符纸还有防伪标识呢。

    “这也是你的?”林世才从怀里掏出一个钱包,黑漆漆的布满伤口的手才破钱包里翻找了一下,然后找出来了一张泛黄的有些发皱巴的纸张,他一摊开我的眼睛就睁大了。

    我的娘亲,这上边怎么会是我画的?

    我立马寻思着,我之前是在什么时候画过符纸,立刻就想到了第一次进入到孙淼的记忆里,他帮我写了检讨,我把这张随手画的复制了给他。

    这是什么个情况?我做的事情难不成会影响真实的世界吗?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我吞了一口口水,喉咙还有些发疼,一脸懵逼的看着林世才,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是你画的没错了……”林世才摇摇头,“你的东西……”

    “这东西真的是孙淼让你给带过来的?你还记得什么吗?”林世才这会才真正的肯信任我,问了我好多的问题。

    “他说让我把这东西给你,然后跟你对不起,还让我过来看看他妈妈是否安好。”我回想了一下,好像是这样的没错。

    “那他呢?”林世才又问。

    “他往生了。”那时候门打开了,执念也消失了,应该是往生去了。

    “啊,这样……这样挺好的。”林世才点点头,然后接过来我手里的那粉色的吊坠,看着看着,他竟然就哭了。

    我一句话都插不上,他就握着那只粉色的吊坠,头埋在双手致中,低声的哭着,那种隐忍的哭声,很凄凉。

    我这个时候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就跟坐在地板上看着他哭。

    人一辈子总是会有那么一两个挚友,男人身边总是会有那么几个好兄弟。他是把孙淼当做好兄弟来着,不然也不会坐牢之后还出来照顾孙淼的妈妈。

    得好友如此,夫复何求?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重生之庶色可餐〕〔农门悍女〕〔梦游诸界〕〔酒鬼醉天〕〔农门小丑妃〕〔庶女妖娆:撩定将〕〔最强技能系统〕〔爆笑宠妃:太子有〕〔农村全能小电工〕〔贵女邪妃〕〔甜宠盛婚:总裁的〕〔万帝至尊〕〔惹上妖孽冷殿下〕〔魔法种族大穿越〕〔奇侠系统〕〔超级大宗师系统〕〔重生之绝世青帝〕〔龙傲武神〕〔神奇道具师〕〔护花强少在都市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大唐好相公〕〔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风是叶的涟漪〕〔九转道经〕〔艾泽拉斯游侠之王〕〔一路仕途〕〔奶爸的科技武道馆〕〔恶魔就在身边〕〔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超能小农夫〕〔御鬼者传奇〕〔官梯〕〔捡个总裁做老婆〕〔天师打脸攻略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