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78章 残魂

时间:2018-06-25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我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妙了,立刻后退了一步,看着漫天的阴气冲天而来,弥漫了整个房间。窗户是越来越响了,一阵阵的阴风猛然的灌进了林世才的房间里。

    “阿白,你招来了什么?”双生低声问我,我也是按着步骤来的,不应该会招到别的魂魄的,可是现在怎么回事?怎么就变成了样子了?

    黑气之中缓慢的走出来了一个影子,浑身都是黑色的,皮肤白色可怕,我定睛一看,瞧见了那黑影苍白的脸上不管是眼睛,嘴巴,还是喉咙,都用着密密麻麻的红色的绳子缝了起来。

    “一个残魂……”而且还少得可怜。

    “这残魂的怨气也太大了一些。”琅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的身边来,伸手摁住我的脑袋,“快走,我吃不下他。”

    色情男主播的言下之意就是,残魂的怨气简直能惊动天地,可能以我大人的身体能够收服他,但是我现在是个小孩儿,身上的阳气不足不说,而且生气也不够用。

    但是我不想现在离开。我和林世才好歹是相处过了,觉得这个男人还算是重情义,不错,现在他很可能不是自然死亡,不然怎么会只有一个残魂?

    他的魂魄很可能被某人拘禁着,不然我召唤来的不可能是这样的。再说了,林世才亲口跟我说,他会杀人,杀人应该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的,他的怨气却那么重。

    这期间一定有很大的问题!

    “你们统统让开!”我借着凳子一下子就跳到了桌上,扎着个马步让自己站着能稳当一些,将手中的那百姓公一字排开四张,嘴里念念有词。

    百姓公立刻悬浮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就好像一支支飞剑一般,向房间的四个角飞射了出去,然后稳稳当当的贴在了墙壁上,“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四张百姓公刹那间化作了一团火焰,然后落成的灰烬变成了黑色的锁链,朝着站在正中央凶神恶煞的林世才飞了过去!

    那锁链才刚接触到林世才,我立刻感觉到一阵无边的寒意,紧接着只见林世才身上的阴气大盛,竟然硬生生的击碎了我的锁链!

    因为不管是符纸,疑惑是业火,还是大水,全部都是源自于我的生气的,所以这锁链被硬生生给震碎了,也损伤到了我的生气!

    我一瞬间只觉得五脏六腑火烧火燎的疼痛,脚步站不稳当就直接晃了几下摔了下去,我还以为会很疼,没想到后边琅东眼疾手快的就借着了我。

    “都说我吃不下去了。”琅东好像有些生气了,脸上的惯有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这不是重点。

    “我带他走!”这事情一定没完!

    我立刻挣脱了琅东,然后稳稳当当的站在地面上,又抽出了四张百姓公,如法炮制,在锁链出来的时候我再抽出四张,如此往复,一直到终于有一根锁链缠绕住了他!

    这个时候我将符纸塞了过去给双生,双生立刻会意,一跃而起,将三角符直接塞进了林世才的嘴里,林世才立刻就动弹不得了。

    我舒了一口气,胸口憋闷,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我抽出用朱砂和鸡血浸泡过的红头绳,上前去缠绕住了林世才的手腕,然后把绳索递过去给双生。

    “阿白你没事吧?”双生皱着眉头看着我。

    对付鬼,双生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但是对于其他的精怪,他却是很厉害的。

    我刚想摆摆手,对双生说我啥事儿都没有,身体倍儿棒,结果才一张开口,突然就呕出一口猩红的血来!

    “阿白!”双生小棉袄的声音总算是有些起伏了,但是现在并不是注意这些的时候。我觉得五脏六腑翻滚得好像洗衣机一样,喉咙感觉有异物,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喉咙在“咕噜咕噜”的响着,特别难受。

    我接着又吐出来两口带着血块的血,就好像是喝醉酒了的人吐出来一样,竟然没完没了了!我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最后眼前一黑,我就不省人事了。

    我昏过去的唯一想法是:我是不是把肠子都给吐出来了?

    事实上没有。

    我被是被活生生给疼醒的,醒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逼状态。迷茫的看着天花板,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瓦房还有一根横梁。

    我艰难的吞咽了一楼唾沫,总觉得喉咙里面还有东西在卡着一样,十分不好受,而且还带着一种腥臭味儿。

    我又吞了几下口水,依然是很难受,而且喉咙里面变得痒呼呼的,我没忍住咳嗽了两下,然后咳嗽出来了一块东西。那东西腥臭的很,刺激着我的味蕾,我立刻就给吐出来了。

    一块暗红色的血块。

    麻辣鸡的,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凝固的血块在喉咙里面呆着会那么臭的。

    “哟,你总算是醒了?”诸葛一鸣的声音陡然传了过来,我有点儿力气了,侧着脑袋看他进来。他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放着两罐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他把托盘放在桌子边上,把我从床上扶起身来,往我身后塞了两个枕头让我好靠着,接着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那个血块“骨碌碌”滚了下去,掉在了床边儿上。

    我:……

    诸葛一鸣:……

    “行啊小子,竟然还能咳出来那么大块的血块?”

    这是在夸奖吗?但是我不需要这样的夸奖,谢谢。我在心里腹诽着,嘴角抽了抽。

    “用这个水漱漱口,我给你上点儿药。”诸葛一鸣打开左边手的那个盖子,我看着那冰凉凉的水上似乎还浮着几片白嫩的花瓣。

    镜花吗?

    “想什么呢,赶紧的。”诸葛一鸣把杯子往我这边儿移了一下,我拿过喝了一口,漱漱口,吐出来,整个托盘都是暗红色的。

    吐了好几次之后总算觉得那种腥臭味儿总算是少了点了了。我咂咂嘴,满口都是一种奇特的香味儿。

    “把衣服撩起来,给你上点儿药。”诸葛一鸣敲了敲桌子,我立刻从回味之中惊醒,后知后觉才把衣服给撩起来。

    我低头一看,整块肚皮竟然都是乌青的。

    “一哥也是不走运,摊上你这种固执的宿主,看看你现在这狗样,想要好利索还要三天呢。”诸葛一鸣一边数落我一边从托盘里面的小盅里挖出一块白色的膏体,然后在放在手心里面揉搓。

    揉搓得差不多了,他才上手摁住我的胸口,热乎乎的,带着中舒服的清香,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四散开来。

    “你给我涂了什么?挺舒服的。”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我胸口的淤青一下一下的变得浅淡,接着又恢复成原样。

    “这东西贵咯,你都不知道,要做一盒雪莲去淤膏要花费多少心思,便宜你了。”诸葛一鸣冷哼了一声,然后继续帮我涂抹。

    涂抹完了之后我肚子明显就没有那么疼了。

    诸葛一鸣把我扶着躺下来,然后把枕头移到了我的脑袋后边,“你先好好养着,我这边儿有个阵法没办法进鬼魂,你收的那鬼又和一哥绑在一块儿了,所以他没办法进来。但是你另外一个凶兽在,要不要叫他进来?”

    麒麟是祥瑞兽,他们都管麒麟叫做一哥,所以他一说凶兽我就知道是谁了琅东。

    我点点头,想到让他也担心我了我倒是挺自责的,可能他并不是在担心我,但是我这也算是很不负责任。毕竟我们现在是一条命的人,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他也没办法独善其身。

    诸葛一鸣出去之后琅东就进来了,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只是我总觉得这个笑容阴恻恻的,让我心里有疙瘩。

    我在心里暗暗做了比较,首先是体型速度,都打不过琅东,而且我现在还是这副鸟样,更加没办法抵抗了。

    于是我机智的立刻道歉:“对不起。”

    琅东明显一愣,然后笑得更欢了,我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颤,那脑袋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但是我现在这狗样想要跑也跑不掉。

    然后琅东这厮真的就那么没有良心的伸手压住我的肚皮,刹那间疼得我哭爹喊娘的!

    “疼吗?疼就对了。让你不听我说话,硬要把那只东西收了。”琅东的笑我总算是有些明白了:皮笑肉不笑。

    我捂住肚子疼得冷汗直流,觉得这厮下手真狠。虽然我是个男人,但是也忍受不住这样蛋碎一般的疼痛好吗?

    我蜷缩起来翻了一个身没有理会琅东,琅东可能也不觉得哪里不对,而且心情还因为刚刚压了我那么一下子觉得很开心。

    兀自玩起来,还哼了小曲儿。我觉得有这样的契约兽简直是我人生之中的污点,早知道当时不不应该被这厮的颜值给欺骗了。

    我现在感觉好后悔。如果那时候不那么心软就好了,现在是哭都没眼泪了。

    “叩”正当我整个人都不好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我条件反射的往门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是碧绿端着个托盘走了进来。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前尘往事之惜叶鸣〕〔腹黑帝君:独宠妖〕〔深渊主宰系统〕〔花都极品主宰〕〔大数据修仙〕〔凤倾芳华:三生,〕〔庶女为凰:嗜宠逆〕〔总裁爹地霸道宠〕〔透视小保安〕〔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都市之万界至尊〕〔终极狼魂〕〔婚令如山:宝贝,〕〔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萌妻难哄,首席宠〕〔凌天剑神〕〔人道天尊〕〔极道骑士〕〔亘古剑尊〕〔婚然天成:总裁的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铁板木匠〕〔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钟少私宠:呆萌小〕〔惹爱上身:霸道总〕〔逆天九小姐:帝尊〕〔妖龙古帝〕〔一剑倾国〕〔无敌真寂寞〕〔绝品强少〕〔仙医小神农〕〔重生之折腾年代巧〕〔风是叶的涟漪〕〔快穿法则:腹黑男〕〔我的老婆是女王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