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84章 另一个版本

时间:2018-06-25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之前我听麒麟说过关于井中月的故事,觉得非常狗血。简直就好像是言情小说里面的情节,听到开头就能知道结尾的那一种。

    现在我也觉得非常狗血。什么大小姐,落魄书生,还有唯一出现了名字的丫鬟桃红。八点档肥皂剧也差不多这样了。

    不过这恰恰就跟井中月有关。

    今天下着小雨,诸葛一鸣从院子外面回到了屋檐底下,我我跟着坐着个矮凳子,面前放着一个小方桌。

    诸葛一鸣明显就是属于那种,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坐着绝对不站着,懒得出水的懒蛋。但是人偏偏有他一份自圆的说法他这是情怀。

    我觉得和他一块久了自己也会变成懒蛋,毕竟懒癌是会传染的。所幸我现在还能动动笔画画符纸已备不时之需。

    从一桥头带回来的那一盒住朱砂膏绝对是比外边儿的要好得多,毕竟是上了年岁的东西了。虽然现在新科技越来越多,却图了方便省略了步骤。殊不知一种步骤是最难能可贵的。

    雨越下越大,嘀嗒嘀嗒的从屋檐坠落,然后在地上的积水面上炸开。融入其中,难分难舍。

    院子里面除了种植葡萄之外,还有不少的芭蕉。以前我对芭蕉叔挺有阴影的,第一是因为看了林正英的电影,总觉得芭蕉林里面有鬼。

    后来是真的在芭蕉林里面遇见了鬼,被吓得屁滚尿流。当然那时候还小,不然以我现在的这种技术,我早就面不改色的收了它丫的了,还能让它在我头顶上作怪?

    雨水滴落在芭蕉上的声音格外清脆好听,我画着画着就会停一下,吃着甜腻的豌豆黄。还有酸梅汤。诸葛一鸣这里的酸梅汤和外边儿卖的那种不一样。

    不是什么酸梅膏或者是酸梅粉调制的。味道酸的掉牙,但是却十分过瘾。我问起他的时候,他就会从蒲扇底下探出一个脑袋来,高深莫测的对我说:“这可是秘密。你仔细尝尝看,还有少女的味道。”

    胡扯,哪门子的少女味道。我菜刀眼刮了一记,所以少女会是什么味道?我觉得想的方向越来越不对了,立刻打住了自己的想法。

    “说起来,你知道井中月的故事吗?”我画了一张水中备用的金钟符,这个符我翻了以前的笔记才记得怎么画来着。

    因为前几年都少何用到符纸了,自己也倦怠了。要不是前一段被生活所逼迫,可能我现在连平安符都不会画来着。

    我画废了好几张百姓公,才终于画出一张不尽人意的。因为吃了太多关于水的亏,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把金钟符捡回来。

    诸葛一鸣动弹了一下,脸上用细细的麻绳编制的山野画本随着他的动作点了下来,然后又被他稳稳当当的抓住了。

    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似笑非笑的对我说:“一哥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娘了,这厮怎么又懂?

    “可是故事的版本总会不同的吧?你这边肯定还是另外一个版本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一个故事经过千万人的口舌,就会变成一个全新的。

    “你这点跟小孩子真的很像。”诸葛一鸣把画本放在了桌子上,喝了一口茶,拿过蒲扇来,“仔细看着,千万别眨眼了啊。”

    我正疑惑着,他的扇子突然就晃了晃,我眼前的雨幕立刻变成了一片水墨,翻滚着化作一座豪宅。

    我震惊无比,何曾见过这样玄幻的场景?立刻就被震慑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诸葛一鸣缓缓开口:“大约是民国时期,穷人很穷,富人很富,有一家商户大贾,姓袁。”

    我心里一个“咯噔”,禁不住就问:“该不会是袁世凯吧?”诸葛一鸣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饱含讥讽,似乎是在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你继续你继续。”我立刻就不敢多说什么,闭嘴继续看。

    “袁家有独女,名唤莲雾,二八芳华,身娇体弱,深闺俭出。”诸葛一鸣说完,场景立刻又变了。水墨画之中出现一位凭窗而坐的病弱美人,我一时想到了林黛玉。

    “袁莲雾很少出门,不过每逢初一十五总是会到庙里上香。她身边有一位聪明能干的丫鬟,也就是你说的桃红。”

    诸葛一鸣的手又晃了晃,面前的病弱美人立刻变作活泼大方的桃红。我光是听麒麟说她聪明而已,没想到人还生的挺水灵的,比起袁莲雾,是不一样的好看。

    “跟你说的一样,有一天,小姐出门上香,捡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书生。书生长的非常俊俏,即使是落魄依旧让人看一眼难忘怀。桃红更是一见倾心。”

    诸葛一鸣的蒲扇又煽动一下,场景变成了一片滂沱大雨,一辆马车旁边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确实生的有妖言惑众的面庞。

    “侍女桃红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他,觉得必须要给他最好的,才能衬得起这个完美的男人。”那水墨在翻腾着,变成了桃红的一张痴汉脸。

    我觉得要是搁现代,桃红绝对是是抖m,不然也不会没脑子的瞎想。

    我没敢出声,继续看着,这可比看电视剧有意思的多。

    “然后呢,书生也是一个有野心的,喜欢上了袁莲雾,也喜欢桃红,总之是两个都喜欢,难分难舍,最后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那就是入赘了再和桃红苟且。”

    我操,这简直是渣男中的战斗机啊!我差点就一口老血喷出来了,看着水墨变成了书生那张脸,还有旁边左右两边出现的袁莲雾还有桃红的脸,再次觉得这书生是个心机**。

    “但是事情不顺利,因为小姐的爹在,所以书生根本就没办法入赘,袁莲雾十分的伤心,对书生说:自己是爱他的,但是家族不允许,所以就不行。”

    画面再次换成了梨花带雨的袁莲雾。

    “书生心里着急的很,面对那么多财产,他垂涎的很,可是自己又得不到,怎么办呢?这袁老爷就是一个莫大的障碍啊,他只要解决了袁老爷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了。”诸葛一鸣说着带着笑容看向我。

    我禁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后怎么样了?”其实我差不多能猜到了,袁老爷挂掉了,然后书生娶了小姐,再然后就跟麒麟说的差不多。

    好像听这个也没什么区别的感觉……

    “老爷死了。”诸葛一鸣的手一伸,就出现了一张恐怖的胖脸,小眼睛大睁着,七窍流血,死状恐怖。

    “老爷是被桃红下毒药害死的。书生怂恿了爱他极深的桃红,桃红智商已经归零了,完全无法辨别什么是好坏,听从了书生说的,去下了毒药。”

    “我觉得这里有点不合理。”我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打断了。

    “哪里不合理?”诸葛一鸣问我。

    “小姐就不知道这件事吗?不是说小姐心思细密吗?应该知道书生脚踏两条船吧?”我总觉得袁莲雾不是那么简单的。

    “继续听着。”诸葛一鸣神秘一笑,手又动了动,我看着水墨画翻滚着变成了诡异的画面,貌似是天气,月黑风高的样子。

    “失去了主心骨的小姐柔弱的好像是菟丝花一样,根本就没办法支撑起这个家庭,就连那些经商行当都没办法接手。怎么办呢?这个时候书生出现了,书生对小姐说一切包在他身上。”

    “书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虽然没办法和老爷子一样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好歹也算是能成功的不让店铺倒闭。”

    诸葛一鸣打了一个呵欠,继续说道:“一年后,书生大婚。要娶媳妇,新娘子就是小姐。他春风得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遣送了所有的宾客之后,自己醉醺醺的回到了房间去,但是却被杀了。”

    我操,书生和桃红死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这个结果,不正是那天麒麟跟我说的那个吗?我当时还笑他说他讲故事跟尿急似得,根本就不知道下面是怎么样子的,就完事儿了。

    “其实一开始小姐就知道,自己的娘亲是因为姨娘给害死的,但是她爹知道,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爹是入赘的,后来把所有的企也都冠了自己的名,她心中是仇恨入骨。”

    诸葛一鸣的声音极其缥缈,好像要淹没在淅淅沥沥的水声之中。

    “小姐是利用书生,明里暗里的暗示他,她爹是他入赘的最大的阻碍,结果真的得到了她想要的。只是没想到书生却利用桃红。”

    我开始有些方了,感觉这件事很复杂有木有?

    “后来呢,后来……书生被杀了,丢弃到井里面,痴情的桃红不顾小姐的阻挠你,硬是要跳进井中要寻找书生,最后也淹死了。”

    “再之后,井中月就出现了。井中月里面说的,是个悲伤的故事。”

    “可是我听你一哥说,井中月是可以摄魂的?”我记得当时麒麟是这样跟我说的。

    诸葛一鸣的手挥动了一下,那凝聚在一块的雨幕立刻碎落,就好像大大小小的透明水晶,掉落到了瓷盘上,清脆好看。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前尘往事之惜叶鸣〕〔腹黑帝君:独宠妖〕〔深渊主宰系统〕〔花都极品主宰〕〔大数据修仙〕〔凤倾芳华:三生,〕〔庶女为凰:嗜宠逆〕〔总裁爹地霸道宠〕〔透视小保安〕〔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都市之万界至尊〕〔终极狼魂〕〔婚令如山:宝贝,〕〔斩神绝之君临天下〕〔萌妻难哄,首席宠〕〔凌天剑神〕〔人道天尊〕〔极道骑士〕〔亘古剑尊〕〔婚然天成:总裁的
热门小说推荐:穿越之变身绝色女〕〔铁板木匠〕〔艾泽拉斯游侠之王〕〔钟少私宠:呆萌小〕〔惹爱上身:霸道总〕〔逆天九小姐:帝尊〕〔妖龙古帝〕〔一剑倾国〕〔无敌真寂寞〕〔绝品强少〕〔仙医小神农〕〔重生之折腾年代巧〕〔风是叶的涟漪〕〔快穿法则:腹黑男〕〔我的老婆是女王
海之韵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