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韵网 玄幻 武侠 都市 历史 穿越 竞技 科幻 同人 社会 其他

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第697章 薛家阵

时间:2018-06-20    小说作者:语时侦探  章节目录   书页
    “你在家里的时间长,你知道这是什么阵吗?”我看着头顶,一片黑,看着四周,也是一片黑,几乎哪里都是一片漆黑,我们基本上是摸着墙壁向前的。

    “我也在老宅呆了好多年了,可是我从来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阵法,而且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薛凛杰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别管那么多了,先往前走走看有没有路再说。”我小心的摸着墙壁,其实我挺怕墙壁上有两个什么蜈蚣蛇毒蜘蛛之类的,摸上去基本上也就没救了。

    但是不摸着向前走又好像走不了路,没两下子就会失去平衡的摔倒了。但是停滞不前就要挂在这里了。我还有大把事情要做,最重要的是就是死也让我睡个女人再让我死好吗?!

    “白哥,以你现在的硬件设施,很难睡女人的。”薛凛杰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我立刻恶狠狠的骂了他一句:“闭嘴!”我刚刚竟然一不小心就把心中所想给说出来了。

    “要是知道做这样好保持童子身的话,我就不那么早交女朋友了。”薛凛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我怎么都觉得这厮是在嘲讽我。嘲讽我是个单身狗没有女朋友。

    “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你个臭流氓!”我啐了一句,然后继续往前的。

    “还有你的符纸画的很差劲。简直既是狗屎。”我想了想补充道,但是我发誓后面的那一句我不是有意的,真的。

    薛凛杰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给打击到了。但是我是真心不想他学这个额,并不是担心他抢我饭碗,毕竟一山更比一山高,高人我也是有幸见过的。

    我可不觉得自己的这三脚猫功夫能有多大的能耐。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能看清楚自己的短处和长处,千万不能没有自知之明。

    我不觉得我自己又多厉害,所以我很爱惜自己的这条命,不过我仍然是命运多舛。可能是接触到这个行业是在是太惊险了,几乎要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一样,我怕根本就没办法好好活着。

    我当时还奇怪为什么一定要选我?是我又天赋吗?也不对啊,以前我画符纸薛凛杰还要狗屎的。做什么事情不是要千锤百炼,熟能生巧?

    我晃了晃脑袋,被磕到的地方有些靠近太阳穴,所以头疼的时候还伴随着晕眩感。我好多次都看到了雪花在我眼前飘是那种电视雪花的那种感觉。

    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累的都没力气和薛凛杰说话了,就连骂人都提不起精神来。

    又走了一阵之后,我好像瞧见了一些亮光,我率先往前,走那个亮光的地方,发现是一块只能供一个成年人勉强过去。我现在身体是小孩,所以很容易的就过去了。

    走到里面发现是一个挺大的房子的,房子里面几乎什么都有,我和薛凛杰一前一后的进来,都觉得很奇怪。我抬头看了下贴在周边上的会发光的东西,有点像是一张白纸,但是感觉又不太像,因为在我的印象之中白纸应该不会发光才对。

    “这里竟然有吃的!”薛凛杰惊叫一声,我赶紧过去看,结果发现一大箩筐的旺旺雪饼,看了一下包装袋竟然还没过期?真是可喜可贺。我赶紧拿了一包撕开吃,味道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来着。”薛凛杰也撕开了一包吃,蹲在地上一点形象都没有。

    不对,我们现在就两个人也不需要什么形象。

    我头很晕,所以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坐着坐着就半躺着了。我睁着迷瞪的眼睛看着凹凸不平的天花板,脑子是越来越昏沉,然后不知不觉的就睡过去了。

    我睡得很沉,以前双生不在我身边的话我是没办法睡的那么舒服的,因为总是会觉得那里不对劲,有人要害我一样。很担惊受怕。

    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觉得在这里很安心,就好像小时候我上学那会,根本就没有担惊受怕的感觉的。

    睡醒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手都压麻了。薛凛杰也不知道什么是也睡过去了,看来这厮也是累得够呛的。

    趁着他没醒,我也不想发脾气的情况下我正好可以去翻找一下这里还有什么。

    我慢吞吞的看着,这里真的除了吃的就是吃的。还有一张小桌子。我到小桌子面前,看见上边放着一张泛黄的字条儿,上边写着:“避难所。”

    字迹我十分的熟悉,几乎是一眼我就给认出来了。

    老爷子的。

    这大约是他担心后代子孙,所以给弄出来的阵法。我把上面那泛黄的纸张给收到一边去,然后拿着地下垫着的那本书,很厚,几乎要跟辞海一样。封皮是非常柔软的,好像是某种动物的皮做成的。

    竟然还带着一种温度。

    要是前几个月的那个我碰到了这本书,肯定会被吓得屁滚尿流的吧?只可惜了现在不是之前的那个我。

    我翻开第一页,上面就是根目录子目录之类的,分的非常的详细。我翻了几页,发现其中一页上面有一张书签一张以前人用的大团结。

    我的严谨有些睁大了,老爷子是壕成啥样儿了拿钱做书签儿?

    我默默的把这本书连同大团结一块放进了布袋子里面去。我又翻找了几本书,觉得不错的也想一块放进去,结果根本就没办法放。

    我心中觉得很奇怪,猛然想起了诸葛一鸣介绍这布袋子的时候隐约说过一句:只支持宝器类收藏。

    难不成那本书的是宝器?还是那张大团结成精了?

    都不太可能吧?或许是只能装那么多的东西了……

    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想想看也就不管了。兜兜转转的一圈之后我回到了原地,坐下来的之后继续掏出那本书看了一下。看里面的介绍,看那个被放了大团结的那一页。

    上面用蝇头小字儿详细的写着怎么布阵,怎么破阵,总之是个识字儿的的都能看出来怎么弄。

    我查看到这里面说了只大喊三生解阵,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这还真是挺方便的,而且还玄幻。感觉就跟大喊芝麻开门一样,门就开了。

    还挺好笑的。

    我知道怎么出去了之后立刻把薛凛杰给摇晃醒过了,薛凛杰还一脸懵逼的问我怎么了。

    我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他脑袋一巴掌:“赶紧醒醒,咱们现在立刻马上就出去了。”薛凛杰这才从半睡不醒的状态上完全醒过来,然后木木的点头问我:“现在要怎么做?”

    “大喊三声,解阵,我们就可以从这里出去了。”

    薛凛杰一脸你是不是没办法出去才用这个来糊弄我的表情,让我感觉十分的不快,于是我干脆自己大喊到:“解阵!解阵!解阵!”三声刚落,我只觉得好像从四面八方涌进来一阵冷风,吹得我瑟瑟发抖,然后我就给风吹走了……

    这是真吹走,我一晃神,自己就到了前面本来离开的宅子正中央。

    我回来的时候他们竟然孩子啊对峙着,我总感觉我好像离开了很长的时间了,所以现在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阿白!”双生大叫我一声,我下一秒就被一个人给掐了起来,正好就是脖子,他的力气非常大,我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反驳的能力,就被他这样卡着脖子。

    “你竟然摔了它!”梁子山双目通红,浑身发颤,力气大的几乎要把我整个喉管给捏碎了!

    “放了阿白!”双生一把抽出了千机变。没有人敢挡在他的面前,却有一个例外梁子山,他借着我做肉盾,把我放在了最前面。

    眼看着双生的刀就要下来了,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转身就硬生生给改了一个轨道了。

    “你们别乱来,不然我告诉你,他死定了。”梁子山说的咬牙切齿。

    “放了他,我能让人把它恢复的完好无缺。”双生说的话在我的耳朵里面“嗡嗡”作响,我因为供氧不足已经呼吸苦难了,喉管发出腥甜的味道,我怀疑这厮用的力气太大了把我的喉管给捏爆了。

    梁子山显然是在考虑双生说的话,还好最后他是同意了。把我粗暴的丢地上,我还因为冲击力滚了好几个圈。直接滚到了一边去。

    双生急忙把我给拉了起来。琅东过来撕开了自己额衣服,把太妃石给捡一点不剩的捡起来,“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会把他复原好的。”

    “你们除了这里,哪里都不能去。”梁子山点了一根烟,咳嗽了一声,眼睛阴沉沉的好像能飞出刀子一般的看着我们。

    我知道这是我闯的祸。所以心中十分的愧疚。

    “我们会把太妃石完好无损的给你送回来的。”双生说的鉴定无比,我听着越觉得十分的有安全感。

    梁子山给了我们最多一周的时间,过了一周还没弄好,他会有一百种让我死的做法。

    我之前可以不信,但是现在不能不信。我当鬼侦探那些年
返回【首页】
刚更新的小说:王妃神动天下〕〔诗意的情感〕〔时空之穿越者〕〔我家古井通武林〕〔纨绔农民〕〔最强修真在都市〕〔征战诸天世界〕〔倾城兽妃:王爷太〕〔重生八零:娇妻,〕〔绝世民间高手〕〔邪妃在上:殿下,〕〔重生之最强仙农〕〔摄政王的小医妃:〕〔末路剑客〕〔斧传〕〔无限之神源系统〕〔超仙传〕〔形意宗师〕〔掌心上的大叔〕〔重生之祸害江湖
热门小说推荐:乡村小邪医〕〔风是叶的涟漪〕〔艾泽拉斯游侠之王〕〔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一路仕途〕〔九转道经〕〔恶魔就在身边〕〔超能小农夫〕〔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奶爸的科技武道馆〕〔大唐好相公〕〔御鬼者传奇〕〔官梯〕〔捡个总裁做老婆〕〔天师打脸攻略
海之韵网